笔趣阁 > 气吞寰宇 > 第四十五章 铁狱(上)

第四十五章 铁狱(上)

        纪伦踏出镇门,深吸一口早晨略寒而清新的空气。

        一段时间不见,虽整个天地之间还是笼罩着雾气,但明显改变了许多,山间田野里,满目是丛林、花草。

        动物也增多了,而不是恐怖的怪物。

        “怪物还在,但是不继续诞生,或者说很少了。”

        “杀死一个,就少了一个。”卢胜一挥刀,染了血肉的长刀收回,说着。

        “是改善了。”纪伦看了眼身后的军队,行了七八公里,所见怪物不多——这支军队人数不多,卢胜戴着牛角盔,身上的盔甲沉重,罩着披风,而后面士兵,都是皮甲,戴着铁盔,腰间悬着的长剑,有的还带着弩弓,令人望而生畏。

        一路行去,到了医院,看见都变成了废墟,以及一个钢铁桥梁,纪伦脸色有点沉重,说着:“他来了。”

        “杀,沿途所见怪物,一概格杀勿论!”卢胜命令着,而这些士兵,有十五个,都扑了上去!

        喊杀声连绵,纪伦并没有动,只是仔细观望着四周。

        等喊杀声停止,才靠近着铁碑。

        一行人站在铁碑残骸周围,中间是个深不可测的黝黑洞穴,卢胜摘下铁手套,隔着内甲的布手套摸了摸扭曲麻花样废铁,说:“冷的,爆破时间过去很久,有人先进去了……我们也进去吧。”

        “落羽!”

        纪伦举着火把跳入洞穴,盔甲轻盈,落地无声,瞬间增厚变重甲,有些冷意,火把晃了晃没有熄灭,有氧气,呼吸一口……空气清爽没有沉闷,一定有通风口。

        卢胜等战士相继跳入,举盾,持弩,一支支火把照亮周围,到处都是黑暗:“是个地宫大厅,仔细看,墙壁上有绘画……”

        最靠近出口的石质墙壁上阳刻浮雕,绘着一个道士在怪物中纵横,这画风古朴而不类今世,纪伦想起来了小男孩的那副画,意蕴熟悉,就特别留意了里面怪物,发现人形怪居多,再看看这地宫的格局:“它是一座陵寝……”

        卢胜望着画中的道士,一直冷酷面瘫的神情微微变化,深呼吸一口气,点了个一个士兵:“去探路。”

        “是!”

        那人走到大厅中心,举起手,吐了口唾沫在手心和手背上,转换方向来回感应凉意,判断风向,顺着一指:“出口在那面。”

        过去,就发现地上有灼烧痕迹,十几个怪物尸体躺着……纪伦扫了眼,越过去,卢胜留了一个战士补刀和检查,这个战士很快追上来,轻轻:“伤口都是一击同时毙命,用的可能是法术,很强大。”

        “都散开!”卢胜立刻说。

        队伍迅速散开分组,由大厅入口向出口的门户跃进,纪伦感应到没有敌人,但没对此评价,这支镇卫队并不是自己手下,只是友军,协同交替掩护地迅速切入了一条黑暗走廊,它有五米高,五米宽,不是给正常人类使用走廊,不过这里就没见过几个正常人类……

        没多远,石壁凹陷进去方形,火把一晃照亮,走廊两侧都是整齐排列的石门……黑暗中,似乎是监狱。

        “怎么有地牢?”

        卢胜身躯忽然定住,目光望着这些,突闷哼一声,踉跄倒退,而几乎同时,一只怪物自阴影中扑了上来。

        不知道怎么样,这次卢胜反应有点慢,这怪物有角,低头顶在卢胜胸口,长角就刺入了盔甲中!

        一股血自盔甲的缝隙间喷出来,卢胜吼一声,举刀而刺,刺出一个喷着黑血的大洞,甚至隐可见里面森森的白骨。

        “杀!”这突然之间出现的怪物,立刻受到了士兵的砍杀,股股黑血洒在地上,流淌出一条条诡异纹理!

        纪伦看着卢胜,又转过去看着,这段走廊两面都是石门、石门里有的关着怪物,在里面挣扎咆哮着……更多监禁室,里面都是空空。

        不知为何,卢胜的表情有点狰狞,见纪伦在看他,说:“这是关押同胞的铁狱……鼎盛时,关着上万人。”

        “那些怪物,其实是不甘所化。”

        锵锵——

        话才说着,就有铁链拖动的声音,在走廊黑暗尽处传来,红光照射过转角,盔甲覆盖下丝丝透射的灼烧岩浆,巨大的铁甲人,拖着沉重的枷锁——这枷锁是打开拿在手上,给别人用,它在拖着沉重步伐巡查着地牢——转首向这面:“呵呵……牢房又有新人了……”

        就在这时,突然之间,众人只觉脚下地面一震,又生异变。

        “轰!”

        走廊背后的铁门关上。

        卢胜紧张的说着:“这家伙移动缓慢,只是狱卒头目,杀之不难,但是问题是可能召唤着别的狱卒。”

        纪伦听着,不紧不慢一点:“沉默!”

        “——”

        它的声音断掉,纪伦的消音吞没了它的声音。

        “杀!”卢胜等人越过纪伦冲上去,走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每个战士沉默着,挥着上去。

        这狱卒头目甲具和帝国甲士有点相似,但更巨大,明显经过一次特化,纪伦不知道它的力量从何而来,现在队伍里最高大卢胜也只到它肩位置,这让它占据高度,面对冲来的武士们挥起枷锁——就是毋庸置疑的重兵器,就击了上去。

        “防御!”

        “嗡!”每个士兵周围都临时出现了白光,这本致命的一击,击了上去,只使一个武士跌了出去,鲜血飞溅,却没有死。

        “杀!”刀枪剑戟插向它身体四肢,限制住它的动作。

        纪伦手对空气一抓,短枪出现,对空一投,穿透它的胸,卢胜就扑倒了它,扒开铠甲,疯狂刺入……血光浸透了这个沉寂的空间,仿佛一处冰冷色调的滑稽剧。

        “嘭!嘭!嘭!呜呜呜……”这是一声女音,带来了痛苦呻吟,在不远黑暗中传来,还有几个狱卒大声呵斥,并询问这面声音。

        卢胜立刻分组跃进,迅速与狱卒们接火了。

        纪伦在安静中穿过战场,循着声音走向一道铁门:“既是铁门,还是选择这武器来攻击。”

        纪伦说着,抡起斧头就砸去。

        “轰!“

        只是几下就砸开门,是个牢房,见到一个高大圆形滚桶,一个女人被禁锢滚桶内,一层机关在扭动,上下拉着她的身体,骨骼经历反复碎裂、修补。

        她看上去二十多岁年纪,鲜血喷出,就是不死,只是动静很大,非常痛苦,实在忍不住地发出了惨叫。

        “她是人?”纪伦还在观察。

        身后一个狱卒冲过来,顶着枷锁当盾牌撞向。

        “很好……不用判断了。”

        纪伦跨前一步进牢房,回身按住它的枷锁,直接反扣它双手,手中出现长枪……

        冰冷枪尖锋芒在面前闪动,狱卒顿时猛改向,同时想要举盾,两个都没能成功,长枪穿过枷锁中间空隙,顺着它自己冲势,捅穿了它的颈椎,头颅只剩下皮肉挂在脖子上无声喷血。

        就在这时候,牢房内门打开,一个挺胸叠肚的狱卒穿过门梁,身形比狱卒都还要大一圈,乃至在里面小房间出来行动都不方便,看见纪伦,它上来张口就是喷吐熊熊烈焰,轰卷牢房每个角落,所经都是焦黑。

        “小头目?”

        纪伦俯身在滚桶里,之前就留意到了滚桶特殊,机关重重包围,形成特殊的气囊包裹隔离开了火焰,刑具中的女人有些茫然看着,要说什么,整个滚桶在剧烈晃动着升起,机关解锁脱扣的咔哒声,整个桶抡起倒悬。

        女人的上半身得脱,顿时倒挂的秋千晃荡,雪白晃眼,下身还在刑具机关牵扯中研磨,灰白森森脊椎都露出来了,她脸上立刻扭曲,却忍住了不吭声,这比之前全身拉扯要减轻得多。

        而纪伦一下悬空掉下去,长枪直刺那狱卒头目,攻击的就是它胖大而在牢房行动不便的弱点。

        “啪!”狱卒头目头顶天灵盖一下翻卷打开,喷出大片浊黑腥臭的水。

        纪伦举起臂盾增厚装甲,都听见盔甲上滋滋腐蚀声,而长枪刺向的目标落空,就连护目镜也只能看到浓浓黑水,看不到对方,就深海里的乌贼喷墨藏匿起来,法术型的单位就喜欢这么干。

        就在这时,女人轻轻:“它在你左面。”

        噗——

        长枪刺过去,少许坚硬阻力瞬间突破,狱卒头目的叫声响起。

        纪伦一抽,抽不出枪,弃之,换刀砍下,一刀又一刀……

        惨叫声变得响亮,然后低落下去,直到黑水消失,狱卒头目尸体躺在了地面上。

        随着主人死去,牢房里的火把也瞬间熄灭,只剩下外面走廊里的打斗声和光线漏进来,时断时续。

        又一个狱卒头目的死亡,让狱卒们缺失了最核心力量,根本挡不住小镇武士进攻和杀戮。

        只是两方面似乎有不共戴天的仇恨,杀的惨烈而谁也不后退一步。

        牢房里变得一个小小与世隔绝,上面吊着的女人问:“我不认识你,刚刚为什么相信我?”

        “我看到了你对它们的憎恨与痛苦……来吧,同胞。”

        纪伦打开机关枢纽,解放下来这个赤果吊悬的女人,将她抱出滚桶刑具时,她捂着脸哭泣起来:“谢谢……谢谢……”

        “那么你熟悉这里?还能不能指路?我要去地宫最深处……”

        “啊?”

        黑暗中,女子在怀里轻轻叫了一声,纪伦以为她是痛,但随即额上传来柔软触感,芬芳温柔,女子给了他一个亲吻,在耳边一声叹息:“原来是你……终等到你了,孩子。”

        纪伦一震,在这一吻中感觉到血脉相连的共鸣。

        “你是谁?”

        就在这个瞬间,几乎在女子脱离了滚桶刑具,给纪伦抱起来时,她身体就迅速变轻、变淡,似乎是一缕芳魂消失在幽夜里的最后叹息:“往前走,走过桥……不要停留。”

        “等等,告诉我你叫什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