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云雾山 第四十六章 铁狱(下)
    而没有回应,这个不知名的亲切女子解脱变成了透明虚影,又崩解化点点萤火星光……这种消失方式,与苏细眉、费管家都一样,所有凡人都是这样?可是那种力量……

    萤火星光飘动,在黑暗中指路,纪伦冷静下来,招呼卢胜,追着星光向地宫深处奔去。

    越往深入,就越多分歧岔道、每个岔道里都有牢房,很多都已空了,星光箭头路过不会停,有的还有在用刑,星光箭头就停下来指向牢房。

    其实这些人面目陌生,衣袍古旧,或并非当代人,纪伦一个都不认识,也不确定他们作地宫囚犯是否真相应有罪,实话说有没有罪都与自己半点关系都没有,由着他们死亡也是无所谓,但刚刚接受了女人的一点遗泽,她愿意这样付出,那纪伦就帮她救下这些人……哪怕没有再获得回报。

    卢胜等人留下两个武士引导这些还存活的人出去,继续跟着纪伦前进,星光箭头正在逐渐变得暗淡下来,最后到了一座桥梁前,嘭得撞上一个无形透明屏障,屏障出现了一个孔,星光箭头就在孔中轻轻转动。

    啪!

    星光箭头化一枚青铜钥匙,落在纪伦手上,他神情一怔……又见到这个钥匙。

    但钥匙这次表面纹路并非雷电,而是星星点点,用光了力量一样,没有反应,纪伦就收起在怀里,不知道它和母亲手里那柄有没有关系……

    钥匙打开了透明屏障,前面一道桥梁,类赵州桥的双拱形石桥悬空跨接对面三十米悬崖,两边没有栏杆,下方没有桥墩,底下幽暗,卢胜投下去两个火把,烈焰在半空中翻滚,红光映亮了星星点点的金属寒芒,最后跌落在底下,照亮周围插满了的一条条钢铁枪林。

    卢胜这时上来,又探脚试探了桥梁上,说:“铺设是结实方砖,但有积年青苔湿滑,还不确定有没有机关……要不派两个战士探路……”

    “没必要浪费人命,这地宫既在等我,对我来说就不会是死路,你们做好接应准备,我一个人过去试试……”纪伦说着一个滑铲出发,平衡着冲过了桥梁,抵达对面崖壁的方形洞口——典型墓地甬道。

    “快!快!快!”卢胜立刻带人跟进。

    第二个武士跟着踏上桥瞬间,咔哒,两块方砖同时下陷,判定触发超过一人,整个石桥缓缓下降,卢胜等人并不畏惧,快速奔跑同时,抛绳进行串联。

    但就在这时,桥梁对面甬道走廊里,出现一道道石雕兽口,仔细看是战貘头颅,这时一个个石雕兽口轰轰开启,在甬道喷吐绿色雾气……战貘毒雾,按照规模怕不下几吨的毒液,如果没有法术根本不可能存活。

    纪伦就有了觉悟,说:“不用再过来了,卢胜,你带着人撤退吧,这下面的路不是你们能进入了。”

    “回去有不少牢房还没有清理,你们一一清理,把犯人救出去,顺便把狱卒清理掉——不管怎么样,它们现在是我们的敌人,我可不想回来还有麻烦。”

    说罢,也不理会镇卫队,纪伦自己金属盔甲塑化一种合成树脂材质,柔软贴身,就是不透气,后背甲片隆起增加一个箱型,填充了空气,头盔扩增成球形,同样填充空气,他深呼吸一口气,啪放下透明玻璃面甲,踏步进入雾气……这个材质和造型都奇怪,但本能就用了。

    进去,盔甲没有腐蚀,但丝丝缕缕黏着绿色雾气,面甲玻璃变得模糊。

    纪伦空出一只手,时不时擦拭玻璃澄清视野,同样很习惯动作……

    同时纪伦也开始摸索试验如何过滤这些战貘毒雾,这东西致密和轻量的特性很难缠,一时没有多少进展,人的屏息,静止状态据说能十分钟,剧烈活动状态就严重下滑,但盔甲扩容空气好几倍,条件限制没能压缩多少,但相对还能提供保障。

    这或又是地宫一种关卡条件限制,纪伦决定接下来节省体能,少用物理攻击,多用法术。

    就在这时,甬道,前方雾气中出现黑白光线。

    纪伦一怔,停住了脚步,墙上出现一个老者,是个老术士,玄色道服,眼睛干枯,双手双脚都穿着血迹铁锈钉子,叉开‘大’字挂在墙上……不,是‘天’字刑具,刚刚远了不明显,近了就看到老术士头顶百会穴也插了一根深钉,钉子连接一块厚厚铅板,贴着一团黄纸符封……这是‘天’顶上的‘一’横盖住了下面的‘大’人,是在阻隔沟通。

    就在这时候,身后一道石门降下,断了后路,面前墙上老人干枯眼睛睁开来,浑浊眼珠里焕发神采:“终等到你了……请帮我拿掉铅版。”

    纪伦并不动手,按剑绕着他,观察顶上黄纸符封的格式花纹,辨认出是有些类似帝国军的形制,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中年军人路过。”

    老术士神情微扭曲了一下:“你是他什么人?”

    “看来见过了……那是我的父亲,他没揭开符封,那我也不会。”

    纪伦越过老术士,不料对方愤怒挣扎起来,似乎触动了,四周墙壁出现洞口,伸出许多手臂,有些手臂死死抓着老术士不让他挣脱,有些手臂抓向纪伦,要将他一起拖向那刑具,老术士喊:“别让它们碰到!”

    对方的态度让纪伦有点意外,但不用他说,纪伦也拔剑砍杀着,但紧接,洞口不断传来声响。

    “有着新的狱卒……”纪伦暗想,但是……

    “哐哐哐——”一声啸,带出一条巨影。

    下一秒,一头硕大,外观很似西方三头犬的野兽自洞口冒出。

    它通体漆黑,巨大的獠牙伸出,长着巨爪,尾巴上带着火焰,唯一和西方三头犬区别的就是只有一个脑袋。

    “呵……好吧。”纪伦一声冷笑……寒光一闪,只见纪伦握着长刀,扫向了这地狱犬的腹侧。

    “叱——”伴随着一声,地狱犬避开,爪子一划,只见“噗”一声,纪伦侧面弹出,堪堪避过了突袭,甲衣上却出现了爪痕,深入一寸。

    “动作非人所及,不宜硬战。”

    纪伦没有再使用近战,而是全身一展,只是一点,轰鸣声,化出了一片笼子,直把地狱犬笼罩在内。

    地狱犬怒吼,爪向笼子,笼子震动,就要破开,

    “去死……”纪伦撇了撇嘴,眼神一冷,武器化成长枪,猛的刺入。

    黑血飞溅,地狱犬发出惨叫,挣扎些时间,身躯轰倒下。

    纪伦杀死地狱犬,脸上一副沉静似水,仿佛眼前这些杀戮根本没让他产生情绪。战斗结束,绿色毒雾消散,老术士顶上的黄纸一下熊熊燃烧,发出温度极高蓝色火焰,铅版融化浇灌下来,他身体在僵团起来,脸上反哈哈大笑,干枯双眼射出神光,纪伦与之对视,就是一震。

    瞬间,对方身影渺小下去,视野在蹿升,‘看’到一路过来的地宫全景,卢胜一批人,砍杀着狱卒,将一批狱犯送了出去,卢胜本人,还守在桥对面。

    对此奇怪没有任何情绪,漠然掠过,雾气消失不见,甬道陈旧墙壁焕然一新,精致花纹出现,许多转角墙壁上都出现一面镜子,却看不到自己身影,一束阳光在地宫入口照射进来,经过无数次反射,穿过了卢胜,穿过了老术士缩水身体,照射到了他身后的大字刑具上,啪一下,全部解锁。

    老术士的身影一下融化在阳光中,黑夜里残烬灰尘点点飞舞,火星灼灼扩大成一排幽蓝焰墙,直接烧穿了当面墙壁,一座尘封宫殿在阳光中显出,辉煌瑰丽,卫士如云,侍女往来,宾客盈门……

    纪伦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是视角缓缓后退进宫殿,纱帐在面前晃动,铜炉兽炭,熏龛妙香……这是一处神祠?

    侍女们进来,就一齐收了声音,侍奉水果和琼浆,她们都美丽年轻,有些甚至不似人类,抬首目光看向纪伦,都倾心而敬畏……

    纪伦奇怪没有任何情绪,习惯了一样,神道最贵,不过匹配这样奢华的配置,却也不简单。

    突一声闷雷在天空传来,隐有着某种虎啸龙吟,天地震动,听见外面龙吟,侍女们讶然回首,看向门口射进来阳光,一个妃子在一侧过来,丽色在侍女当中不算最出色,但气质宛众星拱月……

    等等,她很眼熟,纪伦一下想起来是在门口囚室救下女子!

    这时她没有饱受刑罚苍白,而霓裳如羽,越罗香幽,斜簪云鬟,春妆明媚,更有着秀眉垂敛的温和内蕴……最引人瞩目的是,她手里悬托着一枚青铜钥匙,这时星光点点反映出宫殿立体虚影的变化,持钥女子不由神情疑惑,立在广场上:“诸门为何逐一自开?卫士何在?”

    钥匙射出宫内权限,卫士们“轰”的应诺,铮铮出阵。

    几百上千快速奔出主宫,进入各阵防卫,号角吹响,战鼓敲响……这是一支森严精锐的军队,而这还只是宫卫一部分,纪伦心中思索,这个受到天子惩罚的翊圣云符真君,并不是大魏宣传的前前朝时愚民牵强附会的野地毛神,而似乎有着强大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