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云雾山 第四十七章 是,上校(上)
    而甬道阳光中逆着军队,奔进来老术士……不,他还一点都不苍老,此时是个风采魅力的中年术士,一身道服,青云丝履,点步不惊尘,身份迅速通过了卫士们的校验。

    持钥的女子进了殿,她盈盈屈膝万福,对纪伦身份毫不起疑,又皱眉看了一眼后面过来术士,挥手让侍女退下。

    术士进入大殿,额上都是汗水,“噗”的一声向纪伦跪拜:“君上!”

    需要互动?

    纪伦想起了刚刚苏醒时遇到小男孩,这个术士似乎也是关键人,不过记忆障碍了,只是简单“嗯”了一声。

    术士这才起身,恭谨整理衣冠,开口:“纪侯战败了。”

    持钥女子身躯一晃,脸色苍白:“你说哥哥……”

    轻纱在空气中轻晃,纪伦走了下来,身侧就充满了光,而两人都恭谨低首,似乎把纪伦当成某个存在,只听术士沉重声音在大殿里:“我有罪,我使本门支持了纪侯,甚至促使君上娶其妹,使其气数相连。”

    “纪侯得君上之助,水师先大败鲁侯水师于鄱阳湖,接着趁势舰队炮击沿江,连卷十二城至浅滩,丞相力劝暂缓而不听。”

    “纪侯嗜胜,不待后军抵达,当即渡江临压鲁营……决战遭遇大风,天降大雨,火器不燃,重炮哑声,功亏一篑,反被重围。”

    “骑阵护主,冲锋突围时纪侯身中敌箭,而全军因此顿崩……诸将多数投降,余部护得少主退避,虽还有数万军,十数郡,然大势已去,已无再起机会,鲁侯此战,已取三分之一天下,已成蛟龙,将成真龙,取得天下。”

    “……”纪伦沉默。

    术士接着:“纪侯战败,我方弟子多战死,门派精华不存,这还是小事,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只怕鲁侯会对您下手——以天子之名。”

    “天意莫测。”纪伦说着,声音如玉珠相击。

    术士叩首:“是,天意,我们是凡人,当时本门必须做一个选择,选择其中一个……我选择错了,我请求您的降罪。”

    “术士,天意虽莫测,而神不会死。”纪伦平静说着。

    话才落下,迷雾又浓郁。

    整个场景褪去,瞬间折换若干年,只见辉煌宫殿已变成处处废墟,地上带着红黄色光辉的大军攻击,宛然是天兵,到处都是焦黑痕迹,壁障已打破,箭雨漫天覆盖,卫士们抵御防线越来越支离破碎,一个武士进殿跪下:“事已急,请您决断。”

    右侧的门轰撞开,大批铁甲兵冲入,角度上看,很类似后面遇到的狱卒。

    外殿侍女惊惶逃窜,又一个个倒在血泊中,内殿妃子们一言不发,在神光保护下退入主殿,其中就有手持铜钥的女子。

    纪伦抬手一点,无声波纹席卷而出,所有冲入的狱卒,都立刻一呆,火炬一样燃烧成了灰烬,完全承受不住这力量。

    但随后有着更多狱卒冲入,海水一样,这就是享有天下,坐拥四方天子的权柄,不需要任何多余,只要数量平压就能淹没……

    用高质量神力,去这种低级对抗,等是给拉低到狱卒的水平线,给他们用丰富经验打败,这是他们最乐意看到的事。

    宫殿的神光开始收拢,轰隆隆下沉地面深处,封闭所有出入口,埋葬所有狱卒。

    而在这时,有光在上空凝聚,一个声音响彻。

    “奉天承运!”

    “皇帝敕曰:夫翊圣云符真君者,人为立观,谓修炼于云雾山,功成飞升,前朝显灵阴佑,故封之,此神事迹,本非甚正,多是附会,其僭号宜革正罢免,其祠拆毁,敕之!”

    话雷霆一样,才一说完,天空中坠下巨大雷火,其中一张青色火焰的敕书,上书着眼熟的字句,上盖着敕命之宝……火焰敕书轰砸穿宫殿大顶,身体溃灭的巨大痛苦,却奇怪仍旧漠然,似乎对自己生死也无半点在乎。

    接着,又抬首见得是一座巨大铁碑,惩罚火焰熊熊燃烧,一块纯金的宝印在火焰中载沉载浮,紧接着纪伦意识又是一沉。

    “啪!”

    纪伦意识在剧痛里恢复了清醒,但他发现自己此时不对,火焰在自己四周燃烧着,而“自己”却没有表情,视线看着对面。

    对面是一个穿着朝靴朝服。

    “真君,你现在还不畏惧天威么?”

    这是对面声音,声音深沉,带着一种不容置疑。

    “鲁侯此时,的确可称天命天意,只是又能多少年?”

    “我受大徐世宗皇帝册封,当年还历历在目,转眼已经凋零,仅余灵宫宫女、太监、妃子、臣子维持体面。”

    话语还在,但纪伦觉得越来越远,远得让纪伦有些感到不真切,视角脱离瞬间,隐听到是自己在说话,又似是某个人在熊熊火焰中:“朝闻道,夕死可矣……神灵对抗帝国,唯有时光……”

    “轰!”

    迷雾磅礴席卷,越过三百年时光重重砸下,身子一沉,纪伦睁开眼睛,发现他自己口中正重复着一句“回来吧,你就是我”,意识到刚刚瞬间身体失控,所有动作言语可能只是对着空气而作,恐惧潮水一样淹没心中:“不,自己仅仅只是一个影子?”

    老术士已消失不存,身躯所化火焰还在燃烧,昨日焰光与今晨阳光交融形成雾气,仿佛雨后的彩虹,又或沙漠里的海市蜃楼一样存些,隐隐看得到狱卒正在奋力重新打开地宫,一个持钥女子冲出核心寝宫,她身上力量在迅速消耗,倒在了甬道的守关狱卒武器铁桶下,封镇其中,在最后抛出了一柄青铜钥匙……

    披着白色纱衣丧服一队人马出现在夜幕里道观废墟外,下马叩首,接住雾气中陡落下来的钥匙,围绕着中间的年轻男女说着,最后齐齐解下丧服,换上最普通的民服,分散到附近一些城镇。

    转眼,火焰熄灭,这跨越三百年时光的信息就消失不见。

    “我是谁?”纪伦迷茫了,曾经一目了然的记忆障碍病症,也和双腿残疾病症一样,出现了迷雾,这一切背后似乎都不是巧合不幸,而是人为设计!

    这时,正面墙壁已经打开,后面巨大洞窟穹顶下,不是刚刚幻境的辉煌寝宫,而是瓦砾废墟,破碎神像,倒塌祭坛。

    纪伦继续向前,抵达了废墟的大门,怔了会,才推开门,推开门瞬间,纪伦一惊,只见在在自己正前,通向核心宫殿的广场,站着两列铁甲狱卒,似秦始皇兵马俑一样阵列屹立不动,个个持刀。

    这时,受到了惊动,目光一下亮起来。

    “帝国万岁!”它们体表石粉簌簌剥落,焕然一新,恍帝国鼎立之初,天子敕书对惩罚目标最后威慑。

    纪伦向这举起刀。

    “杀!”它们冲锋。

    “杀!”要是帝国鼎立,自是所向披靡,可现在,纪伦毫不迟疑将刀挥下。

    “噗——”

    长刀刺穿了一个狱卒,但它一时不死,要抱住纪伦,低吼:“我们——是因你而苏醒!闻到了你血肉味道……”

    “想吃?”纪伦顺转身,将它整个身体砸向人群,又划过一个狱卒,喷涌黑血——要往前杀,目标是军阵后面的祭坛!

    “惊怖!”

    纪伦高举起手,扑上来的数个狱卒浑身上下顿时僵硬。

    “杀!”纪伦迎面就是一刀旋转半月光,这光长一米,数个狱卒顿时连人带兵器都被斩成两段!

    这杀戮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下个瞬间,单膝跪地,武器化成弩弓,数道白光喷出,几个冲上来的狱卒中箭,黑血飞溅。

    这时,意料之外事发生了,这几个狱卒死亡时,铁面具分解,冒出了灰白色的灵魂,额上雕刻着纪字,都一个激灵,目光直直看着纪伦:“少主……你终于来解脱我们了。”

    “你们是……曾经的纪家军!”

    少主?

    纪伦心中涌起一股难以言述感觉,自己姓纪,难不成这里有更深的秘密?

    而且什么样威能,让曾经士兵矛头对准它们的少主?

    只有天子之威。

    “去吧,到镇上去吧,或你们获得安息。”纪伦不退反进,杀向了狱卒,一个狱卒首当其冲,斩成了两段!

    与此同时,又一个狱卒跃起,拔刀刺来,而两狱卒一左一右欺上掩护。

    就在这时,一道刺目亮光闪过,三人都是大叫一声,不能看见,这时一轮半月平平斩上,黑血喷溅,尸身喷着血滚落下地!

    尸体上冒出的灰白色灵魂,却不是纪家军,各有字号,是当年诸侯之军,则诅咒:“反贼……”

    “你反抗帝国,不得好死!”

    “天子诛你九族——”

    “灭你祭祀——”

    纪伦对这些没有任何反应。

    人本能会抱团寻求认同,无法面对这千夫所指,帝国余威至少会产生恐惧,但不知为何,纪伦没有恐惧……他不敬畏这大鲁朝。

    相反,一种油然产生的愤怒:“亵渎者,偷窃者!”

    “通通去死!”

    在纪伦眼中,这些狱卒,都带有窃取自真君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