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气吞寰宇 > 第四十八章 是,上校(下)

第四十八章 是,上校(下)

        寂静杀戮,面对汹涌似乎杀不尽的勇士,纪伦在反冲锋着。

        或七年间曾在医院里死过上千次,与人对很多事情的适应一样,死着死着也就死习惯了。

        相反,不断杀戮,一种明悟渐渐产生。

        “原来这样……鲁朝鼎立,乱世中各方牺牲者在灵界可能也被选中,鲁军是嫡系帝国军,有战旗,有士官,有将军。”

        “没有出现在狱卒序列,但纪军等诸侯兵,就变成了狱卒,没有战旗,没有士官,没有将军……精髓早已摧毁、吞掉,帝国与后嗣慑服了人,曾经诸侯之卒化新朝灵界的鹰犬。”

        “这些鹰犬,必须戴上铁面具,遮掩自己的烙印。”

        纪伦看穿了狱卒的虚实,这些狱卒并非嫡系……没有帝国军旗,上百人作战都没有组织,只有最基础人海战术,一波箭雨,一波冲锋,再一波箭雨……

        天空中落下无数黑点,笃笃笃敲打在甲面上,弹开去,无法击穿纪伦的复合装甲——特别针对弹开箭镞强化。

        纪伦豁免了远射,还需要对付敌人近战——尤其拿枷锁钝器狱卒,就要第一时间找到且杀死,不能使之成阵。

        一架人形重装坦克在步兵中冲锋,趟过一路血泥,敌人并没有炸药包、手雷的武器存在……

        “看来力量也必须与时俱进才能适应竞争,兵马俑尘封了三百年,已落伍时代了。”

        “或者,在此处,那些热兵器并不具备横扫的力量。”

        勇气不会落伍,不断可以听到呐喊,众志成城,山呼海啸,跨过三百年时光带来蓬勃朝气的意志,撼动人心力量:“帝国万岁——”

        纪伦默不作声,反着冲了上去。

        “轰!”一声火光炸开,血肉横飞,不少狱卒身躯上已裹着熊熊烈火,还带着皮肉烧焦的臭味!

        “杀,杀光敌人一个不留!”这些人越是众志成城,纪伦心中一种莫名其妙的仇恨就越是燃烧,不断有术法击下,杀的尸横遍野。

        直到杀戮到全程结束时,这种仇恨才徐徐消退,纪伦揭开面罩,走下尸山血海,一切安静,只有风吹过战场,擦过一处处倒折铁锋呜咽声,没有旗帜荣耀,只有兵器当墓碑,他吐了一口气:“听吧……新征程……号角吹响……”

        一种轻快活力的战歌声中,间杂忘词了的旋律,似乎是对三百年前勇士送行,狱卒们尸体在战场上逐渐消失,但破碎地板上洒满鲜血,一点点吸收进砖石裂纹中,似乎是红色的岩浆在大地上流淌……

        “国要强我们就要担当……”

        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有过多少次这样揭竿而起的火山,又冷却了多少岩浆?

        “战旗上写满铁血荣光……”

        漫天雪花飘落,阳光照射进战场,映着无数细小精灵,似乎是整个宇宙的繁星在陨落向地球,纪伦伫立在这片星雪中,用战歌超度送走了这批三百年前乱世英灵,等着全部净化,突大地一震。

        “轰!”

        原地塌陷一个坑,看了上去,坑底出现一面血旗,没有旗杆,没有标记,一时看不出作用。

        纪伦将它收起来,现在面前一片坦途,去往祭坛上,将祭坛上残余蜡烛逐一点燃,祭台中央神像周围一圈花纹上,就有一层透明罩子出现,隐是敞开顶部的金字塔,阳光照射在冰晶上,流淌起金红色的液体纹路,涌入神像中。

        神像突有一团红光在裂纹上炸开,整座燃烧起来,变成一条火焰组成走廊,撑开迷雾,通向神像基座……

        “还有个秘境?”

        纪伦踏入其中,看见了雾气中一个燃烧的火焰囚笼,里面是一个巨大人形,莫名觉得熟悉……但看不到面孔和目光,它似乎在火狱的折磨中安静沉睡。

        而在火焰囚笼前,立着一个中年军官,正望过来。

        虽没有在现实中遇到,但纪伦看过照片,脱口而出:“父亲!”

        纪江静静看着,颔首:“你终于来了!”

        纪伦端详着笔挺的军姿,染霜的鬓发,都不言声相对默站,良久,纪伦才说着:“父亲大人,你欠我一个解释——我们,为什么在这里见面?”

        “说的对,我欠你一个解释!”纪江望着儿子,眸子里闪着光,吁了一口气,神情充满无奈和痛苦,声音低沉:“为了帝国,我的儿子!”

        纪伦不作声,只是看着。

        “你在医院里,可能不清楚,这片土地危亡旦夕,第一次大战,帝国损失了三百万军人,扶桑、高丽、南越诸国反叛,整个亚洲秩序崩坏。”

        “不仅仅这样,帝国天命摇摇欲坠,只维持了名义中枢,诸侯林立。”

        “列国趁机进攻,割取租界。”

        “此非是一家一姓朝廷更新,而是亡天下,我们必须选择,我们每一个人都在为帝国付出代价……只是这个家更多些……”

        纪伦感觉到自己即将得到答案,死死盯着,只是问:“什么代价?”

        这个上校,这个强大术士,这个父亲……他低下首,语调沉重,艰难:“儿子……你车祸在医院,你七年日日痛苦,你弟弟出事,其实都与我的计划有关……”

        “不,别说了。”纪伦只听了这句,一种积郁充满了心,极是难受,觉得眩晕,就出口打断了这话。

        “不,儿子,你有权获得真相,听着……”

        纪江目光一跳:“十五年前,我娶了你母亲苏细眉,她拥有着真君的血脉,四年后,我带着你们三个,奉着卢侯的令喻,秘密举行了圣婴仪式。”

        “圣婴仪式很成功,但你们三个孩子都没有完整获得翊圣云符真君力量……不知为何,或者是真君自保,它的力量只有一半来到地面。”

        “只有一半的力量,本来无所谓,一半也足够了,但不完整的力量,并不显示,必须激发……”

        纪伦只觉得“嗡”一声,心灵深处,某种东西破碎了。

        原来是这样,自己的车祸,日日的梦魇,以及弟弟的死亡,姐姐的瘫痪,都是这个男人的计划。

        纪伦精神恍惚,眼前一切变得模糊,渐渐一幕出现。

        夜幕黑暗,长长的路。

        火把连绵,战旗卷舞,汽车轰鸣,马蹄如雷,炮车迤逦,沉默战士奔赴疆场,跨过了一条江,对岸炮火轰鸣,机枪扫射,照明弹烟花升起,组成一道火墙,挡不住夜袭。

        自己立在阵前,拿着火把照了照桥头的古老界碑。

        正怔怔间,听着号角声吹响,战士唱起了军歌:“帝国欲将大局保,卢侯遵旨练新操,第一立志君恩报,第二功课要靠长官教,第三行军莫把民骚扰,不当兵国家不能保……”

        “敬礼——”

        “礼毕!”

        一片声音在前方响起,有人大声:“报告上校!作战部署完毕,随时可以向目标发动进攻!”

        “行动!”

        这样的对话一路传来,一个军官策马过来,这似乎就是上校……但不是父亲,隐有点眼熟,似乎在门卫报纸上见过照片,卢侯麾下某个大人物,脑满肠肥,左臂有点不正常弯曲,流连纸醉金迷歌剧院,照片上身边搂着歌女。

        但这时军官还年轻英武,赳赳武夫,国之干城,战场上流弹乱飞,炮火中一只手臂吊着血色绷带,一只手举鎏金虬龙吞口剑搭在自己肩上,态度与众不同对自己露出一个笑容,点首:“带上你的人……战吧,纪上尉!卢侯让我送来佩剑给你,期待你的再一次奇迹!”

        军令如山,赴汤蹈火,刻不容缓,纪伦接过剑,来不及思考这剑的份量、重心、手感为何熟悉,在将士们瞩目下,就不由敬了个军礼:“是,上校!”

        …………

        “嗡”纪伦醒了过来,却发觉着自己拿出剑,肩上的少尉烙印,简直和烧红的铁板一样,发出了滋滋烤肉香。

        “你有了一半力量,运用它,去和囚笼里的真君决斗!”纪江脸色肃穆,托起纪伦的手,似乎是年老的狮子托起小狮子,带它去看那片广袤的草原猎场,手指着火焰里的巨大人形。

        “胜者将获得冠冕!一个沉睡真君的完整力量,你将成为地上行走的神灵,帝国的人形兵器……去击败列强,扭转帝国的命运!”

        “人形兵器!”纪伦突感觉着自己似乎分成了两半——愤怒与反感,以及淡漠与亲近——看向火焰,再一次感觉到了吸引。

        是力量相互吸引?

        找不到记忆参照,巨大的亲切感……

        “儿子!请牢记,我们都是帝国军人,牺牲和付出是我们的本分,这一切都是为了帝国——”

        纪江拍在自己儿子肩上,显出少尉军衔,一句命令在这上校父亲口中传出:“去战吧,少尉!”

        随着这个命令,纪伦突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先于控制,就向着这个燃烧的火焰囚笼而去。

        抵达了囚笼,囚笼门无声而起,而在纪伦进入,又迅速关上。

        “轰!”眼前一切展开,狭小的笼子,似乎变成了宽大的广场,只是这广场周围不是观众,而是燃烧着的火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