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云雾山 第四十九章 过去(上)
    巨大牢笼有火墙,阻挡不了纪伦进入,扑面烈焰瞬间化成了凉风。

    纪伦靠近着,看见巨人在团团的火焰中,高有5米或更高,看不清面孔,就连身体细节也看不清楚,但纪伦发现,在它身上,根本感觉不到“活着”感觉,就似乎是一个石雕。

    “杀!”纪伦挥刀,一道刀光化成半圆,斩在了巨人身上。

    “吼!”火巨人就发出沉闷嘶叫,不似是苏醒过来的真君,更似是亿万年梦中无意识挥手。

    “啪!”纪伦被拍的飞出去,重重撞在笼栅上,似是巨掌拍死的蚊子,不过盔甲及时增厚缓冲,再滑下时,已翻身而起。

    “无意识?”

    纪伦冲上,这次切换成法术,母亲冻僵在夜晚的冰冷在心中涌出,顿时就化成了相应力量,冰雪从天而降,打击在了火巨人身上,冷与热交替,在身体上迅速产生了丝丝裂纹。

    火巨人的身形在冰雪中缩小下去,这似让它觉得冷了,吐出一口气,烈焰喷出,瞬间将冰雪雾化。

    雾气带着波纹沾在冰雪上,每一颗冰雪都瞬间点炸,“轰”,巨大的烈焰冲破笼子栅栏,席卷四面,腾起巨大蘑菇云。

    纪江插刀在地,死死抗住不后退,眼睛紧盯着囚笼里的身影。

    少年身影在地上匍匐,是火焰气浪冲击地面的气压形成气垫隔层,没有火焰,没有浓烟,可以呼吸!

    纪伦听不见声音了,他放下面罩顶住气压,就继续攻击火巨人下盘,化出了一个巨锤,重重砸在火巨人的脚上。

    才砸完,纪伦身体一缩,在纪伦刚刚地点,一道火焰划过。

    纪伦趁机而上,冲到了身体正上,手中长矛,自巨人肚子一捅,只听“噗”一下,巨人身体就骤一僵硬,但下一刻,矛尖就融化了。

    纪江声音在外面催促:“快点,它就要苏醒,你的时间不多了!”

    纪伦咬着牙,根本不听这声,剑法,身法,道术,不断切换,让纪江都屡屡惊异这孩子的表现,但纪伦还是一次次失败了。

    武器切下,道法攻击,只在它躯体上留下痕迹,但转眼就愈合了,并且随着打击,它似乎渐渐灵活。

    体型差距只是表面,沉睡了这么久还活着,生命力量可见一斑,凡人不可能和真君比拼,更糟糕是刺激太多,无疑会让神明苏醒……火巨人反应越来越迅速。

    这时就只剩下一招。

    在纪江紧张目光中,虹桥出现……

    纪江神情凝重:“少尉,你在干什么?”

    “不能用这个方法,一旦虹桥连接,同源的力量会对接,下面就是意志的战斗——你是一个凡人,而它是真君!

    纪伦咬着牙,虹桥一点点出现,在一瞬间,纪伦能感受到周围环境骤一变,同源的力量形成巨大威压,让纪伦一时间呼吸困难。

    “我会成功完成任务,真君没有身体了,上升到现世,我就有着身体,意志对抗,我至少有胜率,而非这样战斗,这样战斗的话,我只能消耗它的力量,却绝不能胜利。”

    “相信我……上校。”

    神在灵界无敌,拉到现实世界,是纪伦有着身体。

    “不,少尉,我很失望……”

    纪江缓缓摇首,无法接受,沉默了片刻,目光变得冷酷,低声说了一句,手上一团赤蛇出现,化成了轰光,对狱笼砸去,“轰”一声,出现一个大洞……得益纪伦战斗,一次次磨损,一个凡人直接干涉真君内战的通道,出现了!

    纪伦神情微怔,肩上的烙印红光淡下去,在某种情绪中复苏,回醒现在局面,三两句间没法解释,只说:“等等,别进来……回到现实中见我,它不会成功!”

    纪江进来,低首看看,说:“你不明白,少尉……你的机会只有一次,而你失败了!”

    “而且,帝国无法接受这样风险。”

    脸上一些痛苦,他恢复了平静,长刀直刺:“不要怕……在这狱笼中,你不用死很多次,只再死这么一次……走好,儿子。”

    “不!”

    纪伦口中吐着血,这瞬间,一种冰冷真正穿过了心,感觉到力量迅速流失,血液在心脏窜成喷泉,鲜血将这附近染成红色,绝望冰冷迅速吞没着他。

    恍惚见到,白色空间终点地铁站,弟弟纪伦遗憾:“我都这样努力了……没能成最强的孩子,他就不来看我!”

    医院特护病房,姐姐纪相思评价:“为了这个帝国,他是个好人……但有次听到妈妈哭了,说他不是个好父亲……”

    原来这就是父亲纪江,一个完全把自己献给了帝国和民族的男人。

    所有一切都可以为这个理想而呈上当祭品,包括他自己和孩子们的生命,这就是纪江的付出。

    轰!

    牢笼缺口弥补上,重新变成了真君复苏祭坛,神子决战的斗兽场。

    几乎同时,眼前一黑,最后的念头只是释然的轻松……妈妈,我回来了,我一直想念你……

    一枚青铜钥匙掉落下来,在笼子地面上跳动两下,叮咚二声。

    “力量……这就是力量……”

    纪江在血雨中张开双臂,来自直系血脉的牵引,血喷出,汇向了纪江,接受着儿子的力量,这个男人看了一眼地上抽搐尸体,闭上眼,泪水划过抽搐的脸:“对不起,儿子,帝国需要力量……为了这片土地,父亲愿意沉到地狱最深处……”

    在身后,火巨人身体动了动,缓慢转首青铜钥匙掉落的位置。

    “轰!”

    青铜钥匙一闪一闪,走廊渐渐出现,血雨收回纪伦胸口,剑缓缓拔出,死去的纪伦睁开眼,起来与火巨人战斗,纪江退出笼子,身影迅速倒带,回到桥梁,手中的青铜钥匙一闪一亮呼吸,箭头奇异收缩反向,幽静房间里无声哑剧之始,女人黑暗中落在额上的祝福。

    清幽芳香,神秘深远,她的力量霍收拢,化一枚青铜钥匙,在少年额上,化成了一颗星星,不同于肩上少尉军衔,温柔牵引着,消失在火巨人心脏处。

    “是梦么?”纪江看上去,却看见了一个女子的身影,三个孩子怀绕着她,二男一女。

    “妈妈!”三个孩子转着,欢笑着,女子微笑,带着三个孩子前去。

    纪江伸出手,时光倒的幻境一下消失,眼前只有少年纪伦尸体安静躺在地上,虽他的鲜血还自心脏里继续流出,但是他死了。

    …………

    火焰

    一双黑色眼睛睁开,看看四周,不由一丝迷惑。

    火焰滋滋灼烧,刺痛灵魂深处,还能忍受,触目明明都是火焰,自己没有燃烧起来……巨大铁牢枷锁困束身体,仔细观察周围,少年尸体和军官都不见了,自己是苏醒在一处神话中的火狱,还是森严镇压。

    心底有些迷惑:“我是谁?”

    “这里又是哪里?”

    要了解一个世界,最重要的是细节,隐感觉到与周围环境的格格不入。

    “啪——”

    鞭子抽上脊背,巨大痛苦袭来,视野瞬间扩展开,看见一个高三米的狱官,正挥舞鞭子抽打。

    “去死!”自己一言不发伸出手去抓,碰到铁笼,瞬间“噼啪”炸开……两千万伏高压电有这样痛么?

    哦,大概没有,因人体瞬间就焦炭、团缩、灰烬了。

    但自己在这里不会死……

    不会死,才更痛苦。

    “为何攻击我?”

    “嗯?你这反贼糊涂了么……反贼,就是帝国之敌!为了帝国——”

    “啪!”

    又是一阵剧痛,没法正常交流了,心底暗暗:“我恨记忆障碍!”

    火焰笼子外面有个玻璃沙漏,烧制并不完美,带着加工不纯杂色,工艺水平堪忧,印象里这种做工应直接垃圾桶,但对方很小心宝贝使用,玻璃上标记着刻度一个小时。

    “每过二十四个沙漏,狱卒就会换一次,换了一个又一个……狱卒用这个,这里没有太阳?”

    某种知识涌来,莫名其妙知道了些。

    难道是地下监狱?

    或干脆是地狱?

    这样囚禁日子不知道过多久,严刑拷打在继续,习惯了痛苦,还是记不起自己是谁,仿佛丢失了一些重要价值东西。

    “但是,能感觉,它们在很远处一呼一吸,召唤着自己……

    “它们是什么?”

    视角穿透笼子去看,要看到它们,看不远,视野距离最多只能观察这座宫殿周围……宫殿似乎深埋在地下,断壁残垣,祭坛废墟,还点点滴滴散落着鲜血,每一滴鲜血都在于自己气息共鸣,但无法收回,它们封藏在一个个兵马俑中。

    这些兵马俑很诡异,非考古挖掘秦始皇陵墓葬坑中的陶制俑,而是狱卒变成,自己亲眼看到狱卒进行交替。

    “是仇恨,是抽打高贵者的满足,更是生存必须!”

    渐渐,有了明悟,每当一个狱卒通过拷打剥落一点红色,就珍重吃下,封在自己肚子里,离开祭坛。

    这时,又会有一个兵马俑石粉剥落变成狱卒,接过鞭子上来祭坛,原狱卒就立定在某一处空位,石化成兵马俑……

    某一种知识告诉自己,它们在轮流窃取自己东西,汲取一点血肉封印,这有点清朝刑律中千刀万剐的某个变种?

    嗯……清朝又是什么东西……不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