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云雾山 第五十章 过去(下)
    这些狱卒,卑怯弱小的东西,明明感觉到一手就能捏死,笼罩着一种力量光环,此时无法灭杀它们。

    似乎是夏日夜晚里挥之不去蚊子一样恶心,要是有一盘蚊香就好了……或蚊帐也行,奥运会上运动员神器……咦,这又是什么东西?

    经常有奇奇怪怪的记忆触发,尝试变化之术,都无法真实具现,什么反应没有,嘿,法术……成人的童话。

    某天,事情有了变化。

    一柄青铜钥匙的星光投影穿梭进地宫甬道,视角观察到,就忍不住触探它。

    “轰!”眼前一晃,视野越过宫殿,看到了地面小城镇,似乎是七八十年代的小县城……嗯?什么意思……想不起来了。

    习惯了不多想,而是留意,吸引点在一个小阁楼地下室的祭坛。

    一个青年军官抱一个沉睡孕妇上来,扶着她,除去她全身衣物,将她胴体放在黑色石台上……

    年轻美丽的女子,不到二十岁,胴体给怀胎十月破坏了匀称,但配着她娴雅安宁的面孔,这隆起的腹部又有一种母性美感,而洁白的身体与黑色的石台鲜明反差,还有一种妖异,而最引人注意的是——她高高隆起的雪白肚皮下面鼓动,胎动剧烈,似乎快要生了。

    视角绕她一圈,又注意到,她修长脖子上挂垂一枚青铜钥匙,古朴金属表面正有一点点星光,摩擦出一丝丝雷电花纹……很熟悉!

    “是它召唤我,这是我的东西。”一瞬间,就自然有着明悟。

    而似乎无法承受某种负担,女子轻蹙细细弯弯的柳眉,呈现痛楚……见到她脖子下的青铜钥匙,再见到她痛苦一幕,自己心中微紧,不知为何希望她能平安。

    青年军官用毛笔沾上一些腥臭的颜料,在孕妇雪白的肚皮上画出一个朱砂红圈,似乎是个红色的眼睛,然后是复杂花纹,一直越过她的胸脯,到脖子上青铜钥匙,青铜钥匙星光就流淌出来,顺着花纹没入雪白腹部朱砂红圈,瞬间,一种力量,隔着空间传下地宫。

    “如此亲切!”一股血脉相连感的召唤,不由微怔:“这召唤是要……”

    孕妇肚皮鼓动更剧烈起来,她开始抱着肚子呻吟,这时已开始苏醒,但却吃了******药一样,精神处于恍惚,而她的周围并没有医生和护士,眼见要产,青年军官看了一眼,肌肉在抽搐,显并非没有感觉,只是一咬牙,又继续画着花纹。

    “够了!”

    莫名愤怒在自己心底生出,挥手,青铜钥匙上星光稳定下来,没了星星点点,只剩下雷电花纹……孕妇停下叫痛。

    一股巨大的抽吸,越过空气直达地宫。

    火焰牢笼在咯吱咯吱作响,自己的身形受到巨大牵引,似乎是海船下锚拉向港口某处,即将脱离这折磨,心中惊讶同时也是微喜。

    “还有这样机缘……我要复活……我要复活……我要复活!”一种似乎熟悉,又非常陌生的声音响起。

    这一瞬间雾气在地下室里扩散,力量涌动干涉,祭坛周围蜡烛都一瞬晃动起来,光影摇曳。

    青年军官停下来,将手放在孕妇的肚子上,感应着里面一种激动人心的力量,脸上露出喜悦:“稳定牵引了!我将创造一个奇迹……”

    时间缓慢滑过几个小时,孕妇额出现汗水,汗水蒸干,痛苦喊声变得虚弱下去,眼见得就要一尸两命,青年军官脸上露出痛苦,他摸了摸手上的婚戒,又亲吻女子手上的婚戒,热泪盈眶:“坚持住,细眉……你不能死……”

    女子手一松,没了声息,力量增长一瞬间停止了。

    “死了?”青年军官失魂落魄。

    滋——电流划破幽暗,钥匙上的雷霆花纹在空气中一点点凝聚,出现光影,似是阳光在露珠下的折射,巨大身影出现在空气里,某种本能,让自己瞬间明白了它们的作用和女子血脉,原来是……一种窃取。

    女子身体咯咯两声,又有明显吐气,心跳渐渐恢复,只是脸色还有着苍白……半响,女子在昏睡中醒来,见到并不是丈夫,而是火焰中的男人。

    她神情一怔,手捂住胸口白布,目光警惕:“你对我做了什么?”

    自己坐在石台上,对她点首,温和:“你好,夫人……或你看看,你的孩子。”

    “孩子?”女子下意识摸摸肚子。

    手一挥,光影闪过刚刚景象的重现,巨大身影说着:“你三天后会生下这个孩子,这是未来。”

    医生举起了精钢柳叶刀,缓缓切开她的肚子……伤口翻卷,出现女子冰冷美丽的雪白胴体上,触目惊心。

    最后手捧出婴儿,是个女婴,小心翼翼放在襁褓中……青年军官出现在手术台前,按住女子肚子上的伤口,手中亮起一片白光,很快伤口修复,没有留下半点疤痕,青年军官不再多等,就将一片白布覆盖上女子身体,亲吻了一下她额,就抱着女婴匆匆离开了地下室:“来人——准备侦测法阵!甄别灵魂……准备药浴……”

    外面围绕着新生的女婴忙碌起来。

    而留下她的母亲躺着沉睡,推出手术台。

    看见这些,女子神情不断变化,怔怔半响,手指将白布攥的紧紧,轻声:“我的丈夫,他为什么要这样……”

    “也许,他想得到一些东西吧。”巨大身影无所谓说。

    女子又回醒,看看面前巨大人影,似乎是渔夫打开漂流瓶上的所罗门封印放出来魔鬼,她有些紧张:“你……你是什么魔鬼?”

    “我不记得了。”自己说着,反有些期待地问:“你知道我是谁么?”

    “嗯?感觉你有点……”女子摇摇首,握住了青铜钥匙,一种熟悉气息,让她忍不住:“是这个钥匙的主人……不过,我不是术士,我去世了的母亲才是术士……她或知道些祖辈渊源,能知道你身份,我却不知道,血脉沉睡也不会法术,只隐听母亲说过一些法术原理……刚刚那一幕,你是将力量授给我的女儿了吗?最后又救了我?”

    “是。”巨大身影点首。

    这回答让女子有点好感,她不会忘记一个救了自己命的男人,但又有着母亲的警惕,小心问:“为什么?”

    “你不是说我是魔鬼么,因为地狱里待着无聊……”巨大身影微笑,享受与这女人的对话,没有火焰地狱痛苦,是酷刑中的小憩,语气随意:“可惜那一股牵引不足,白白送了些给你,没当成你的女儿。”

    “当我的……女儿?”

    女子脸上神情哭笑不得,她可不敢要这样的女儿,低首看看祭坛,变得忧伤:“我本以为,他是个好男人……”

    巨大身影耸耸肩,不懂她的情绪,更直白:“夫人,我可以做你的下一个孩子?或者下下个?”

    “啊……什么?”女子受惊。

    视觉冲击,电光一闪,青铜钥匙的能量消失,顿时光影一散。

    本以为这件小事就这样结束,自己又恢复到日复一日火焰折磨与火鞭拷打,但一些准备却未雨绸缪。

    一年,青铜钥匙召唤再度传来。

    这次又重新目睹青年军官带着他的孕妇妻子进入地下室,细节来看,此人肩上的军衔提高了,在地下室外面放了更多人手配合,准备更充分,法阵的吸引效果变得更好。

    轰!

    这一次仪式的力量巨大,整个牢笼都给青铜钥匙击穿一个大洞,意识瞬间与那沉睡中的女子产生沟通:“夫人,咱们又见面了……请问你的名字?”

    “苏细眉……喂,等等,你……你要干什么?”

    “给你一个孩子啊……”

    巨大身形在青铜钥匙牵引下脱离火狱,越过雾气,瞬息拉向某处,在那里,一个白色阳光巨大世界扑面而来,心中欢喜。

    “轰!”

    伴随一声龙吟,一道黑白双色锁链,在天空远处而来,扫过整片空间,啪一下拦腰截住,这瞬间反应,身体炸开,只有一小半力量拉扯到了孕妇的肚子里……温暖、柔软、包容……又回来了,这片温暖港湾,真好。

    啪!

    祭坛左右两排蜡烛,一排齐齐熄灭,又瞬间齐齐点燃,这瞬间晃动,让青年军官警觉回首,看到只是风吹过晃动的焰光,松了口气。

    视角切换,巨大身体沉坠下去,火狱牢笼合上,心情没有之前压抑,自由呼吸的感觉能在冥冥中传来,好一会才淡去,震惊狱卒这时在外面回醒过来,它真正意识到如果这强大囚犯越狱的恐怖后果,当下拼命挥舞鞭子:“你以为自己还有翻身机会,永远……永远……永远别想!”

    “哈哈……哈哈哈……”自己大笑着,不再理会鞭打,不需要时刻再保持清醒,闭上眼睛休眠沉睡。

    地下室里,苏细眉又几乎躺尸,全靠人工呼吸和心肺按压才急救回来,这次直接在这里生产,青年军官抱起的是一对双胞胎,神情变化。

    门口笃笃两声,青年军官过去打开门,进来是一个白大褂青年医生、一个鹰钩鼻的中年老人,没有一点避讳看了眼祭坛上只盖着一张白布的美丽女人,目光都落在那对双胞胎男孩身上,老人眉皱起来:“是双胞胎?力量会分散……”

    青年医生检查一番,摇摇首:“这个……嗯,哥哥是吧?几乎没有多少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