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气吞寰宇 > 第五十一章 复活(上)

第五十一章 复活(上)

        空气中,一个无形目光静静注视着双胞胎中的哥哥,在几人背后的祭坛上,没人留意到一排蜡烛比一排矮了许多,而青年医生还在继续摇首:“弟弟相对优秀,但兄弟加起来,加上姐姐也都大大低于预期……没有得到真君的全部力量……更糟糕的是,之前就警告过你,这样接连两年怀孕神子耗费她的元气,她已无法再怀孕了,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青年军官沉默良久:“天意难测,事已如此,只有事后再设法补救了……先出去说。”

        “怎么补救?”

        “……现在不说,检查两个孩子,尤其这个弟弟的力量强盛,要小心……是不是它已经在……”

        几人对话声音在地道里远去。

        而护士将女子推到病房里,等护士退出,在病床上,女子醒过来,拥着白布坐起,抱着膝盖吐一口气,眼眶微红,没有哭泣,她捧起家传青铜钥匙,轻轻:“魔鬼……你还在么?”

        “在,但时间有限,我快不能响应你了。”幽蓝电光在青铜钥匙上闪动,已力量不足陷入沉睡,意识无法形成投影。

        女子秀眉微挑,意识到:“你失败了?没成为我的孩子?”

        “运气不太好。”选择性说。

        “真开心……啊,对不起,忘了你是魔鬼。”女子回醒,秀气玉足在白布下轻轻一缩,又想起地摸了摸青铜钥匙,嘴角微笑放松下来,双脚伸出白布,一颗颗晶莹的脚趾展开,一下一下的节奏点着:“那我就有三个孩子……他们都完全是我的孩子?”

        “是,你的丈夫会检测灵魂,这点瞒不过他,或说他图谋此事已久,这场召唤要的就是吸引我的力量。”巨大人影说。

        女子皱眉想了想,轻轻:“我能问个问题么?”

        “可以,但时间有限,请在五分钟之内说完。”巨大人影说。

        女子一根手指压着粉润嘴唇,眸子里明光熠熠,敏捷思考着,最后松开手指:“那好……故事里都说人可以与魔鬼交易,可以吗?”

        “可以。”巨大人影有些好笑,看她还能说点,而也许是自己最后的机会……完全脱离火狱折磨的机会。

        “作一个母亲,我想如果哪一天,当我丈夫要对孩子动手,我无法再守护我的孩子时,能不能……”女子表情逐渐认真起来。

        光影一散,青铜钥匙在一闪一闪地发亮,模糊了笑容与言语,听不清楚愿望,似乎是某种预先契约规定……母亲的爱之守护么?

        有些敬佩这个女子强大的执念。

        具体细节无法回忆,似乎是将这份记忆暂存在了一个世界青铜钥匙里,不过还能记得——自己答应了她的愿望,交换的条件是……她自己。

        在青铜钥匙视角中,一个晶莹、美丽、纯洁的灵魂。

        噼啪!

        青铜钥匙的电光回溯加快,似乎是十几年的沉睡,一段少年的记忆开始切入,是双胞胎中的那个哥哥纪伦……也就是……

        自己。

        确切的说是自己灵魂一部分,不含任何记忆,最单纯无法被侦测的一部分,经过了母体的孕育规避了针对,笨拙活了下来。

        诞生后场景一幕幕滑过,记忆对比,分析,事情越来越清晰。

        十五年前的云雾山,那青年军官……哦,术士纪江,这个少年身体的父亲,很聪明,很警惕,也很不幸,他利用怀孕的妻子苏细眉,在地下室引灵仪式只召唤出来一半力量,仔细侦测甄别后确定并无真灵。

        婴儿只有一半力量无法显圣,也就无法夺取真君的力量,而一个凡人术士直接杀入云雾山,根本奈何不了真君——哪怕是沉睡的真君。

        于是纪江选择了布局。

        这个身体,少年纪伦,自小笨拙,却深受母亲和姐姐的喜爱照顾,可以说正常发展下去,两份不求回报的爱,会让他简单灵魂变得丰满独立起来,甚至彻底成一个新人,那主体的自己就要永远沉沦在火狱中了,但……幸福总是这样容易破坏。

        心思不同的弟弟,第一个受到刺激,企图觉醒力量,结果它死在了手术台上。

        姐姐瘫痪,永远保留在十岁,不能成长。

        少年纪伦在八岁时就受到了车祸,在医院中下咒,直接沟通灵界,日日受到折磨,夜夜受到追杀,但还是无法显出力量,直到近些日子……

        “黄医生,云雾山真那么神奇么?”

        “这就不知道了,只是山上平时确实很少有雾,只是每年十月十五日会形成雾,那时许愿会获得成功……”黄医生推了推眼镜,镜片在灯下闪过一丝白光,露出个微笑:“想想大人对你的期望……父亲总是爱孩子,对不对?”

        “嗯……”

        云雾山上,护工老张背着少年纪伦踏上山,少年纪伦不知道为什么,寻找到了一处真君遗迹——虔诚叩拜。

        随着叩拜,道观里一点灵光亮起,钻入脑海,置换立场,一种若有若无吸引自然产生,而四面八方散落的力量,一点点回笼……

        “上千次死亡,少年的纪伦灵魂本已基本消亡,只剩一点执念。”

        “寻根之旅开始了,并不出意料的结束……”

        一个人最大的渴望,往往是最大弱点……少年纪伦无欲无求,使得几乎没有弱点,根本不会与火狱产生半点关联,但父亲纪江,一辈子孜孜以求力量来挽救帝国,必定会来这火狱深处,且是带着神子纪伦过来,而这时,记忆一片空白的纪伦,对这里一无所知,就成了弱点。

        “现在,弟弟纪列消亡了,单纯少年纪伦死在了父亲手上。”

        “而我,真正复活了。”

        “我是谁?”

        “我是翊圣云符真君。”

        “不,连这个也不是,我是穿越者。”

        随着这声呐喊,“轰”一下震动,其实这些不过是一瞬间的思考,在狱笼里,纪伦的尸体还没有冷去,鲜血自心脏里涌出,源源不断输给了纪江,这时一下鲜血,绕过身体,向身后流去,纪江转身一怔。

        “怎么可能?”

        血流到了火焰巨人身上,而没有按血脉流到纪江这父亲身体内,他立刻举刀割掌,同样血流了出来混淆在血中,紧握着举起手:“血脉是第一准则,这神力已是他的了,他是我纪江的儿子!”

        “你……确定?”

        “哗!”火焰巨人睁开眼,青铜钥匙浮在半空,星光点点,似是筛子过滤,将属于纪伦的血吸取一空,只留下纪江自己一点血飘散。

        “血就是力量!”

        红光在巨人身体内顺服的流动,下一刻,化成了一个带着缺口小圆镜,光照住周身的火焰,徐徐收拢。

        而纪江只是怔怔看着青铜钥匙,认出了是妻子贴身带着的家传宝物,现在落在这真君手里,脸色抽搐:“原来这样……苏细眉你……”

        “请你尊重一个用灵魂保护孩子的母亲。”

        火焰巨人张口吞下钥匙,来自青铜钥匙射出星光点点则塌缩向火焰巨人身体内,乳水交融。

        整个世界的敌意消失,地面由冰冷金属一下分解,变成雪白沙海,抬首看了看顶上的缺口圆镜,似是天空的一轮明月,有种‘身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恍惚感,却想不起家乡,只能在明月镜面中看得到自己倒影……自己有了身份,多谢你,苏细眉,或者说……母亲。

        钥匙里散发出一种柔和波动,是母亲的爱……只是她不知道,她孩子在一开始,就与众不同,整个世界上都独一无二的异乡客。

        火焰吸收,化一个青年……在顶上的缺口圆镜倒映中,自己面目与少年纪伦几乎一致,身材更高,年长了几岁的青年纪伦,火焰化成了盔甲,伸手一招,天上缺口圆镜落下,化成了一方残印落在手上,触手冰凉。

        “青铜钥匙,神宫之钥。”

        “这方残印,龙气敕封。”

        “其实,纪伦虽是由我灵质而生,但是一片空白,你是他父亲并不为过,只是你先指使车祸,企图激发力量,七年内上千次纪伦死亡,你不闻不问,父子之缘已经尽了。”

        “故上次纪伦祭拜道观,就已转化,恢复本来面目。”

        “只是纪伦一点执念,故还在排斥于我,所以我不记得这些记忆。”

        “待你杀了纪伦,这点执念就此灰灰,我才能完全复活。”

        “不过就算这样,还是给你窃去了一部分力量,来吧,战斗,决定力量的真正主人……如果你能杀了我,血脉下个轮次就是你,纪江,苏细眉的丈夫。”

        “翊圣云符真君,帝国的反贼,不管你怎么骗得她,但我现在告诉你……”纪江两眼都是怒火,抬手就掏出一把银色左轮手枪,黑洞洞枪口对准这边,枪口焰光一闪,子弹飞旋而来……

        自己视觉放缓,一瞬间能看到银色符文刺目,眉心隐隐刺痛……热武器?

        呼——

        火焰形影一闪,自己偏身侧向冲向纪江,子弹在鼻梁前面擦过,眼角余光里枪口一闪,啪啪啪啪啪……接连五颗子弹连锁封住他的上下左右空间。

        身形火焰扭曲成一个S形,穿过这些子弹封锁,听到对方:“……你的时代已过去了,或你认出这是火器,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