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气吞寰宇 > 第五十四章 遗产(下)

第五十四章 遗产(下)

        郡·租界

        “费君啊……”一人手挥折扇,折扇上绘一颗旭日照耀松岗,面前两个涂着厚厚****的歌舞伎,立刻趋步后退离开,轻轻拉上白纸黑木格的滑门。

        东瀛风格装修的小房间里,只剩下两人时,那人才看着费宏:“这里人多,你叫我王孙尘就好……尽日相望王孙,尘满衣上泪痕,我们这些老卢侯府沦落的旧人……好些年没亲眼见到你,费君又老了啊……”

        “多谢孙尘阁下关心……”

        费宏顿首称呼对方的假名,看这男人腰挂弯长武士刀,俨然就是一副东瀛浪人的样子,垂首施礼时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东瀛,本是帝国属国,帝国崩塌后反叛,不过是小国夷民。

        不过态度恭谨:“凭先祖血脉,感觉到翊圣云符真君的神力复苏……复苏点在医院当中,它复活了,但没有第一时间通知我。”

        王孙尘听着,将扇子一手,托着费宏的下巴让他抬首正视自己,审视他的双眼,说:“纪江得到神力?你现在还能进入云雾山么?”

        费宏硬着头皮说:“不能……医院方面安排的线人已确证了纪江死亡消息,这个男人在灵界战败身陨了,云雾山似乎启动封闭,我再不能凭着祖先血脉进入,但又没有得到祖先的呼唤,还有一个消息是纪伦苏醒了,这孩子只有星光境,不可能战胜他父亲纪江的星桥境,决斗中可能有第三方力量干涉,他可能只是表面的傀儡。”

        “第三方怎么回事?翊圣云符真君……不是姓费?你费家不是它唯一的直系后裔么?”王孙尘脸色微变,目光森冷,手指按在了刀柄上,语气丝丝寒意:“你可是告诉过我们,除非纪江手里一封逝去卢侯的赐封手令,和苏细眉几个孩子,活人当中就只有你费家才能出入云雾山……”

        费宏额头冷汗渗出,噗地跪倒:“是钥匙!那柄青铜钥匙……真君迎娶纪侯亲妹——纪君恩,彼时真君已无身体,现实没有留下子嗣,和纪家并无血脉关系,但它授过纪君恩一柄钥匙作灵界种子,作对她的补偿,谁吸收了钥匙,就等于说灵界认可的第一代子女,优先权远高于我们这些六百年的后裔……”

        王孙尘皱眉听着,语气冷硬:“继续说……”

        费宏抬起首,继续辩解:“这青铜钥匙在三百年前帝国伐山破庙时,由妃子纪君恩送出地宫,交给了纪家小侯爷的夫人保存,作一代代传家宝物,三代纪家少夫人拜佛进香时遭遇匪徒截杀,又失落在外,后辗转为旁系血脉苏家得到……这一代也就是苏细眉,她不会法术,空有钥匙发挥不出来也没用,但现在看,难保有别的旁系血脉……”

        “谁会知道?”王孙尘不置可否。

        费宏一咬牙,不肯背黑锅,抗辩:“毕竟当年组织上为了促成婚姻,算计死她的术士母亲,这事对纪江隐瞒,但在有心人是留下痕迹……”

        “闭嘴!”

        王孙尘神情微变,推门出去看了看周围,又回来沉声:“混蛋,别随便提起以前旧事,这不是老卢侯在时一手遮天了,租界对我们并不安全,你想引来审判官么……”

        “在下错了……”

        “算了,这次事发意外怪不得你,且留着你,继续担任纪家管家,有什么事立刻向我报告……另外,去找到那柄青铜钥匙……你的机会不多了,费宏。”

        “是!”

        费宏说着,躬身后退,出了门,才松了口气……

        回首看看这家雕梁画栋的阁楼,这是伪装成东瀛商会馆的组织秘密基地,在街道西边的红色夕阳照耀下染上明艳血色,有些配武士刀的东瀛浪人出入,部分甚至带着杀过人煞气,在一个曾经老兵眼里很容易分辨出来,他目光里闪过一丝猜疑:“这么多东瀛人,上面最近在搞什么?”

        不过这些上层斗争,并不关自己这底层的事,所谓的真君后裔,在六百年后并不值钱,若非搭上关系,有着利用价值就不过庶民而已,费宏想着王孙尘的最后警告,又摇摇首,上车离开。

        “老爷,接下来去哪里?”司机老赵的声音沉厚,他穿着普通民服,不是军方配给上校纪江的专用司机,但也领着纪家工资,用这样称呼来对一个管家,如果给主家听到就是很大的问题——吃里扒外。

        费宏似乎习惯了,甚至享受这声‘老爷’的称呼,脸色沉沉:“那柄青铜钥匙,它一定还在云雾山附近,一定还有人佩戴着它……找到那个人。”

        小汽车外,租界街区与普通街区交接的街道,分外繁华热闹,这时候人流一片拥挤纷扰,小汽车滴滴两声喇叭都难以催开人流,只好停下来,费宏问:“又怎么回事?”

        “学生游行……”司机老赵说。

        车窗外,一群身穿灰蓝长衫的男女学生举着白色横幅过去,挥舞拳,高呼口号:“抗议租界枪击案!”

        “请愿当局抓捕洋人凶手!”

        “振兴教育,支持国货……保护民族利益!”

        各种驳杂的口号,不断有各色的小商贩加入,汇成五六百人,在郡城里也算得上规模游行,就算在开车的老赵,见此也是一叹:“国家不振,要孩子一腔热血牺牲付出。”

        “当年我们不也是一样的热血学生?”

        “正是神州沉沦,所以我们才必须支持拥有天命的诸侯……本来二十年前,卢侯是最好的人选,是唯一能取代皇室的最强诸侯。”

        “那时,派来纪江上校来执行计划,不过是候补,找到我们制肘纪江配合蛰伏,更是随手下的棋!”

        “当时卢侯本身,就有着取代的力量。”

        费宏说起这段,目光闪亮,似乎在追忆那时梦想,许久吐了口气:“可惜天不假年,卢侯家族的血脉诅咒,年寿难过五十,死得太早,小卢侯威信浅薄不足服众,派系诸将分崩离析成各诸侯,军阀混战,华夏黑暗,前途无光,我们这些底层也失去方向。”

        “当年……”司机老赵听着神情闪过一丝追忆,低声唱:“帝国欲将大局保……卢侯遵旨练新操……第一立志君恩报……”

        费宏也同样跟着哼唱那首军歌,似乎回到了那段炮火轰鸣的岁月,脸皮抽搐,泪水在沟壑的脸上流淌,最后拿起洁白手帕擦擦泪水,吁了一口气:“我们是黑夜中的剑,黑夜中的盾!卢侯既死,组织上层又遭遇一次分裂,我们这些暗子不得不转求别的实力者投靠……这才是聪明人的做法。”

        司机老赵不吭声,半响缓缓:“其实我一直很迷惑,我们现在上线的上线,是哪位诸侯?”

        “这是单线联系,我死了才轮到你替补,那时会有人联系,但这不是你现在该知道……”

        司机老赵连忙低首:“不敢。”

        “老赵也别难为情,我们名是主仆,实际都是一路走过来的袍泽,那些旧事连我儿子都不知道,纪江更不知道……”

        “这里没有背叛,只是为了更好活下去,我们过了那段年轻充满激情的岁月了,知道了怎么做事和做人,只有纪江……”

        “说实际,我很羡慕他,也嫉恨他,因他有实力,能保持他的梦想,而我们,由于力量微弱,只有一个选择——带着梦想去死,或者抛弃梦想活着。”

        费宏和司机老赵说完这话,都沉默了。

        良久,费宏又说着:“术士本来就少,而且他是著名战斗英雄,上校军人眷属保护规则森严,害得我们无法随意对苏细眉和她三个孩子下手。”

        “敢动手脚的李医生,前几天又死了,这里面水很深啊!”

        费宏目光闪动光:“要知道母子连心,很多手段都限制着用不出来,纪江还是太爱她了,府中明暗安排保护的人都是障碍,我们苦寻机会不得,一直拖到了苏细眉意外去世,才真没有了机会……纪江早就该死了。”

        司机老赵神情一滞,迟疑了下:“现在小郎纪伦,给官方授了军衔……”

        “一个小小少尉而已,不用顾忌,纪家窃取神力,我一定要夺回来……放心,少年就算得到真君力量,也不是无敌,这些年里我无数次在灵界里对他灌输——为帝国付出的理念。”

        “这能影响这少年的性格,让我们利用,而且少年还有一个弱点,一个最后的亲人,很懂事可爱的小姑娘……经验教训告诉我们,过于珍视一件事物,就会失去,不是么?”

        “老爷英明,不过,还是要多借助上面的力量,大人物权力更有效果,热血少年的浅薄是应付不了这些套路。”

        “那自然。”

        “纪江死了,上面还是会照顾他的儿子,要不谁还卖命?”

        “何况纪伦还可能继承了真君的力量,必会授军衔,给军职,拉他进入体制内。”

        “至于拉进去了,是当自己人用,还是别有目的,那就是大人物的决断了。”

        “我们这些小人物,只要能分得些油水,就心满意足了。”

        学生徒步游行过去,时光仿佛在身后迅速滑过,年老者说到这里,在小汽车里顿了顿文明棍,黑色小汽车就驶过街上围观的人群,向昏色而去。

        夕阳一收,黑夜降临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