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气吞寰宇 > 第五十七章 管家(上)

第五十七章 管家(上)

        姜山沉默将姐弟接上车,打火发动,黑色小汽车突突两声,发动机空转了会,同时鸣笛,确定前后左右无人,车轮下有小猫小狗也能惊醒逃开之后,轮胎才转动起来,驶出了。

        一路的行人,都新鲜又害怕避让开这洋气的黑色小车,让纪伦体会到了现在大致是怎么样的发展水平,到小镇外不远,柏油路就开始变成了坑坑洼洼的沙土路,两侧就出现稻田了,这时已经收割完毕,光秃秃的一茬又一茬,没有生气。

        ……母亲的墓在一座新墓地,姜山留在门口检查车子,刹车声音有点不对,他很小心爬到车子底下看。

        勤务员苗轻云也是随行,出来带路,纪伦推着纪相思的轮椅来到母亲墓前,纪相思注视着墓碑好一会,放下一束雪白的茉莉花在墓前,说:“弟弟你之前不是问我,母亲的名字是源于哪一句诗?”

        “是。”

        “消息断,不逢人,欲敛细眉归绣户。”女孩顿了顿,深呼吸一口气,看着面前冰冷墓碑,幽幽:“这就是苏细眉……她始终没有等来要等的人,无论是丈夫,还是孩子,一直到她进入坟墓,辞世归长眠……这首诗的名字,叫做《木兰辞》。”

        这看去只有十岁的小女孩,终流露出心底的悲伤,不是为了她自己,而是为了她母亲。

        这时十五岁的少年反更似兄长,手按在她肩上,一言不发。

        纪相思就同样将手按在纪伦的手上,不用说,自有一种平静情绪在姐弟间交流,然后女孩冷静下来,转首看身侧的女勤务员:“轻云阿姨,你……”

        “夫人已经不在了,小姐还是叫我轻云姐吧。”苗轻云不好意思说,瞥了眼后面跟着守护的姜山,纪江上校义子。

        纪相思微微点首,端详这个年轻的女子,说:“轻云姐,你是军人出身,经过父亲肯定,安排来照顾母亲,这么多年一起生活,我们也算家人了,尤其母亲……你应很了解她的情况,我听弟弟说,你是第一时间发现她……过世的吗?”

        “是的。”苗轻云看着她明澈的双眼,不敢小觑这个轮椅少女:“我是第一个目击者。”

        纪伦听得心中一动,看着苗轻云,没有出声,而听姐姐纪相思提出一些问题,丝丝入扣,没有哪里对不上……也对,谁也不比谁傻,东方古代仵作传承、到现在法医的研究更深,这里没有福尔摩斯的余地。

        最后,纪相思不经意地问:“她当时身体上,有没有什么异状……我是说,某些超自然的现象……”

        “好像没有……”苗轻云想了想,神情有些迷惑,说:“小姐想问的是?”

        “没什么。”纪相思摇首,将一束雪白茉莉花递给纪伦,说:“弟弟也来吧。”

        纪伦就不再关注苗轻云,放下茉莉花在母亲墓前,嗅着熟悉的香气,眼前只有冷硬墓碑——苏细眉,生卒年,3030年——3041年,也就是去年的最后一天,年龄三十一岁。

        黑白照片里看去几乎是二十五岁的年轻母亲,青春与娴雅融合的最美一面,她的时光似乎就固定在了失去孩子们那一年夏天,叫人更难以接受……现在墓碑下躺着的是她的尸骨。

        看着姐弟的表情,苗轻云目光柔下来,又说:“如果是怀疑死因,姐姐虽不能确定保证……当时大人也没能第一时间回来,但有军方过来的术士,侦测过夫人遗体,没有加害迹象……轻云姐亲眼看到她下葬,又过了两个月,大人前线负伤回来,在夫人墓前坐过一晚上,屏退了所有人,应也是……亲自检查过,没人能瞒得过大人的力量。”

        “明白,谢谢。”纪伦抬了抬手,按在墓碑上,额触碰冰凉的石碑,就触碰那个雪夜里的母亲的额,心中一阵悲凉,没人能理解这份感觉,她不仅仅是母亲,还是穿越者与异乡的最初脐带……穿过了迷雾,穿过了火狱,穿过了生死,来到目标前,却发现又有着穿不过的时光壁障。

        “这个陌生世界,叫我再去哪里寻你,母亲……”

        小汽车发动了,载着姐弟离开了墓园,去往新家。

        ……夜晚,清脆铃铛声在耳边响起,纪伦突惊醒,看见四周迷雾弥漫。

        房间似是陌生,又似是熟悉,回醒是在刚布置家里,家具是熟悉,但房间陌生,自己住在二楼,出去逛了逛,想起按照现实的话,姐姐应是在一楼……她腿不好,方便她生活。

        但这里应是灵界了,姐姐没有力量,是进不来,又是自己一个人。

        “小伦……快下来啦……”姐姐纪相思的声音在楼下响起,纪伦一怔,走下楼梯,看到一个年轻女子背影在厨房里忙碌,而姐姐脚好了,没有轮椅,看去就是个三四岁洋娃娃的萝莉,绕着餐桌奔跑,见到自己:“弟弟又装大人……”

        纪伦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进厨房,看着熟悉的年轻女子背影,再也忍不住上前,在背后抱住她:“妈妈……我回来了。”

        女子转首,正是苏细眉,露出一个微笑来,却不说话。

        “妈妈出现很少,以后还能一直在这里吗?”纪伦说,这是他心底最大的迷惑来源,也是那一丝不切实际期盼的来源。

        苏细眉摇首。

        “那,你还……活着吗?”

        苏细眉放下勺子,神情有些哀伤地看着儿子,轻轻摇首。

        纪伦顿时一阵失落,他其实已确定母亲去世了,只是心底有种不甘,这时死心:“对不起,我来迟了……”

        这时,苏细眉又迟疑着点首。

        纪伦一呆又回醒:“……你还活着?”

        苏细眉又摇首,然后,再次点首。

        纪伦:“……”

        苏细眉之后就不回应,她自己也有些懵懂,神情陷入沉思,对于一个梦游的人来说,想要思考清楚问题是很困难,而这或还是一个复杂的问题。

        纪伦就想起来了,就上次关于父亲遗留的财产问题,她踮脚在灰尘地板上写字……写了很多次,才能熟练一句,她明显是有准备,但这次提出的问题,或是她自己也猝不及防,甚至没有思考过的,那个雪夜对于一个母亲来说,也是突如其来而缺少准备。

        “不过……什么样的状态,才会既是死的,又是活的?”纪伦隐记得有这样,但却想不起来,自己已复苏了身体的全部记忆,但穿越者的记忆还缺失着——只记得自己是穿越者,来源哪里都不清楚。

        怀着疑惑出门去,沿着路,看见卫兵在巡查,而镇上似乎又多了些人家,灯火多了起来,渐渐充满了小镇街道,有了点繁华的萌芽。

        继续远行,发觉小镇边缘出现几座正在新建的房屋,还没造好,搭着临时的帐篷,里面没有亮光,但有沉睡呼吸声,显得这个夜晚更安宁。

        一路走出去,山野间也没有了危险异种,偶尔有着野狼嚎叫,也是深山老林里,镇外的医院也不是废墟了,没有大坑,原本奠基铁碑已变成了砖石,重新建立起的地基。

        医院总是近现代城镇里不可或缺,纪伦没有父亲纪江那样社会资源调动能力,建立不起配置豪华高级医院,但就算是简陋社区医院也要建立一个,这项工程是卢胜带人在做,大概要很久,夜里的工地静悄悄,并没有人影。

        七年间习惯了这片地方,甚至鲜血洒遍每寸砖石,历历在目。

        但风雨过后,散步在这里,有着平静的心情,犹守林老人背着猎枪、牵着大黄狗在看守了一辈子的树林里巡视,嘴里叼着烟斗的平静,都不是一个少年了……或更准确说,是食物链顶层的猛兽在领地上巡游,它的脚步轻轻,力量柔缓而放松,这片土地上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它。

        就在这时,一个陌生又非常熟悉声音催促:“快来,快来!”

        巨大的雾墙在视野尽处打开,在感知极限外的遥远地方,又是它……不,它们,一股亲切吸引骤时出现,纪伦眼前一黑,扑向了云雾山外远方,那片更广阔,但又寂静深邃的黑暗。

        …………

        当纪伦第二天醒来时,阳光自窗帘透进来,姐姐在早餐桌前端详着,不过早上睡醒的事,还是让女孩有点羞窘,她醒来发现自己霸占了弟弟的床,抱着弟弟的手当枕头……在睡梦中不自觉有着力量注入,让她偶然再度进入那个世界,也是这样巧合遇上了母亲苏细眉。

        她相信,母亲没有死,而是以一种形式守护者孩子。

        这种情绪冲淡了早晨的尴尬,让她几乎时不时就要和纪伦咬耳朵,小声议论一些可能性。

        最后大抵,还是没有多少收获,只是纪相思宣布:“姐姐决定了,以后每天晚上征用弟弟的一只手……”

        “你想干嘛?”

        “放心啦,又不砍你,就是牵手一下,才能去见到妈妈……弟弟你不能一个人独占妈妈,姐姐也要!”轮椅少女很机智勇敢,在必须时丝毫不退让。

        纪伦可耻选择了屈服,签订每晚出租一个手臂的城下之盟,他觉得这是神州新诞生的又一个不平等条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