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云雾山 第五十八章 管家(下)
    苗轻云过来:“今天提前到郡城里,不是纪伦你报到的事,还早,去郡城医院里看看你姐姐纪相思的腿,姜山说最近那里正巧有省城专家团巡诊……”

    “哦,这么巧……”纪相思翻了个白眼,看向姜山:“你能解释一下,让我好相信么?”

    姜山:“……”

    要瞒过一个聪明早熟的女孩,根本不可能的事。

    幸纪相思没有刁难,良好家教让她不会随便为难人——年轻少尉的前途远大,在曾经上校女儿来说,也是不在意,相反,她宁愿自己弟弟不要牵涉到军队,更不想自己成弟弟的累赘,忍不住刺一下罢了。

    苗轻云不放心小姐让两个粗糙没有经验的男人带着,她也是要一起去,正到门口准备上车,恰巧一辆黑色小汽车停下,是老管家费宏回来,这个老人神情微怔:“小郎这是要出远门?”

    “嗯,去郡城……”纪伦抱起姐姐纪相思,摆手拒绝了姜山的帮忙,让他把车门打开,自己将姐姐抱进后座:“管家这五六天去了哪里,你似乎也没参加葬礼?我还以为你卷款跑路了……”

    姜山听着目光一凝,盯向老管家,上下审视着。

    费宏神情不变,对纪伦鞠躬:“小郎担心的极是,大人临走交代老朽去郡城整理几家店铺,都是与地方商界分享合作,厘清私人股份关系和今年结款,这是账本和单据,小郎请看……”

    “哦?”纪伦意外接过,看了一眼姜山。

    少尉的神情有些茫然惊讶,甚至有些怒火盯着费宏:“我没听上校说过这事,你最好再编个真一点……”

    费宏冷冷说:“这是私事,你不是大人的儿子,只是义子,大人需要告诉你一切家底?”

    少尉的气势一滞,他不善言词,顿时梗住,只坚持说:“上校不是会做……这些事情的人,他想要钱的话,早就富甲一方……”

    “我看看……”纪相思微微一笑,她问弟弟要来账本和单据,唰唰唰翻着,快速心算了一遍,点首:“帐是真的,足以抵得过两座房产价值,但都是费管家你名下的……费管家忠心可嘉,不过请恕我多问一句,你说这是上校私产,有他的签名遗嘱,或者授权么?”

    “这……这没法落于纸面,有损名誉。”费宏神情为难,又指了指单据,语气诚恳又带一点告诫:“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些是维持这个家以后开支必要,小郎,没有把钱往门外推啊……这样子只出不进,连仆人都雇不起了……”

    叮当——

    隐风铃声在二楼响起,一只小白猫探首望向下面,冰蓝色瞳孔倒映着几个人影,清晰的人声在下面传来。

    事情看上去有些明朗了,上校并没有什么私产,这个忠心耿耿的老管家离开五日是有情由,自献家财给主人家,这比表面的参加葬礼更忠诚,尤其‘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女勤务员苗轻云的神情都有点意动,她是知道家计不易,但这时不吭声,只看向现在当家做主的姐弟。

    纪伦摊手,神情无辜:“我不懂这些,姐姐你说呢?”

    纪相思看了弟弟一眼,她的大眼睛里就有笑意:“那就容我任性一些……”

    啪——

    枪响,纸片纷飞。

    她一枪打碎了所有账册和单据,灰飞烟灭两座房产的价值,吹了吹黄金枪口,看向目瞪口呆费宏:“现在,我家没钱了……正如你所说,仆人都雇不起了,更别说管家薪水了,要不,费管家你自谋出路?”

    噗!

    费宏跪倒在地,连磕着:“老朽为纪家服务一辈子,生是纪家人,死是纪家鬼,小姐……你要赶老朽,就连老朽也一枪打死吧。”

    “哦?”纪相思摆了摆枪,猎魔枪闪耀着黄金光芒,似乎是一辆昂贵的灵车漂移一样晃过费宏、姜山、苗轻云……

    费宏磕头更响。

    姜山肌肉一下绷紧,军人对枪口有着本能反应,但没动弹,眼睛继续盯着费宏。

    苗轻云稍微受到惊吓,她没真正上过战场,但懂得用枪,放轻声音:“小姐,这是双管枪……当心走火,往上对向天空,再关上保险……”

    纪伦在旁边观察三个人的表现,而纪相思表现得就是刁蛮任性的大小姐,最后犹豫了下,冷哼一声收起来:“父亲对这个家虽不像样,但招牌以后还可以用用,请不要玷污它……这比一两幢房子值钱,这点我这小姑娘都知道,老管家你不知道么?”

    姐姐已演了白脸,纪伦演红脸,搀扶起费宏:“老管家说的严重了,姐姐就是任性一下……其实你说的家计考量是有道理,我们是敬重你这些年劳苦,听说以前妈妈在学校里,也得益于你托人照顾……”

    双手触碰间可以明显感觉到对方气息,有点点莫名的熟悉,而似乎说到母亲时,肌肉稍微动了动,但费宏抬首时,是涕泪直流的诚恳:“这些都是做事的本份,老朽……老朽……”

    “没事啦,我和姐姐出远门一趟,家里就拜托老管家照顾了,刚刚的事情大家都清楚了,旧主已逝,老管家还送钱上来,就不是在意钱的人……我们小辈对你是信任了,希望以后相处能够善始善终……对不?”

    “对,对……既要去郡城,司机老赵熟悉路,有什么事可以让他带路。”

    “不用了,谢谢你,费管家……哦,对了,司机老赵,咱们姐弟也雇不起了,就辞了吧,平时你要用车,有寒梅姐帮忙开车就可以了。”

    纪伦微笑着,登上车,挥手告别老管家……看起来身影很是凄凉。

    两面梧桐树上落叶,树桠之间一道白色影子滑过视野余光,纪伦转首盯向车窗外,不见异常。

    姜山发动小汽车开出老远距离,忍不住看了看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少年,判断着他刚刚表现中的状态,说:“纪伦少尉,恕我交浅言深,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既知道言深,你还是别说了。”纪相思在车后座上没好气说,她很不喜欢这人一口一个‘纪伦少尉’。

    姜山梗住。

    坐在后面纪相思身边的苗轻云捂着嘴笑,在后视镜里可以看到姜山是一脸神情呆滞,这个英俊的年轻军人刚刚可以无畏面对枪口,却明显应付不了平民小姑娘……这却是另一种铁血柔情,苗轻云不由附和着说:“我觉得姜山少尉可能发现什么线索?”

    “轻云姐你就帮着他吧……”纪相思撇撇嘴,让苗轻云脸上泛起红晕,不好再说话了。

    姐姐继续白脸,纪伦没得选了,只好红脸,笑接过话:“姜山少尉你是不信任费管家吧?”

    “是,刚刚相思小姐当面开枪,正常平民都会吓软,更别说一个档案里没服役经历的老人,但他的反应……似乎是一个老兵,突然跪倒磕头又弥补掩饰住了,如果不是我一直盯着他看,很难发现那一瞬转换……”

    姜山皱眉说着,顿了顿,又说:“如果纪伦少尉没有意见,我去郡城要查查这个人底子。”

    “嗯……就拜托你了。”

    纪伦从善如流,但心底也不完全就否定费管家表现,毕竟父亲的手下人,要是没点扎实能力才奇怪。

    之所以拒绝费管家的黑色小汽车,而选少尉姜山的车子——只是因军车的用料扎实,更厚重,安全系数高一点点,纪伦确定在自己没正式表态前,自己在军方眼里,还是一柄非常诱人的锋利武器。

    甚至可以说是,国之重器的雏形。

    就算自己不想用力量,也有的是人想用它,毕竟一个久卧病床、不谙世事的天真少年,就是一张白纸,对于军方大佬来说,远比已思想成型的纪江更能控制,更能塑造。

    “叮当——”

    车子开出城门口时,什么东西落在车顶上,姜山拔出了手枪,扑倒副驾驶座上的纪伦:“小心炸弹!”

    “喵~~~”

    听着声音,纪伦眨眨眼:“姜山少尉……那是猫吧?”

    车里气氛顿时有点微妙,后座的苗轻云忍笑出去,在车顶上抓下来一只白色小猫,捻去猫背上的一片茉莉花瓣,说:“小小别就跟轻云姐姐来……”

    一阵风吹过城门,在门洞里发出呼啸,雪白娇嫩的茉莉花瓣飘进车里,落下副驾驶座的纪伦面前,他默算了一下,秒速5分米……心想什么秒速五厘米都是文科生骗人。

    捻住闻了闻清幽的茉莉花香,放在前襟衣兜里。

    姜山为了乌龙事件也有点无语,收起了手枪,回到驾驶位上,不过他的机警,还是让一直看他不顺眼的纪相思目光缓和了一点点。

    “家里有寒梅姐姐照顾你,回去喝牛奶啊……”苗轻云将小白猫放下,安抚说。

    但这次,牛奶对小白猫的杀伤力似乎变弱了,她刺溜一下钻进了车里,跳在轮椅少女的膝盖上,仰首看少女的面颊:“喵~~~”

    “是苏小小眉啊……怎么跟着跑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