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气吞寰宇 > 第五十九章 游行(上)

第五十九章 游行(上)

        纪相思举起毛茸茸的小白猫,与她冰蓝色的两只猫眼对望一下,又放在怀里摸了摸,完美顺滑的手感,让女孩的眼睛立刻弯成了月牙,恢复成她这个年纪才有的少女心:“弟弟,我们带上她好不好……小小她一个人在家里,很孤单。”

        蓦地,这句冲破了纪伦心防,他想起首次见到纪相思时,机械大床上躺着的三四岁女孩,她说:“阿吉在家里会很孤单……”

        但其实阿吉只是小布熊,她只是移情想念在家里孤单的母亲,于是纪伦点首:“好。”

        姜山看了看小白猫,没发现危险,发动了汽车。

        纪伦看着军帽的后脑勺,收回视线……姐姐纪相思其实是外刚内柔,容易受到感性影响,这也是女孩子的特点,她们容易将男人表现代入自己。

        这种盾牌一样保护,对女人来说,可能是她的完全展现,但出现在男人身上并不能充分证明,可以有太多理由,男人都知道,更关键而难以掩饰是……一个人,为什么拿起枪,枪口对向谁,扳机是不是能自控……

        这些,才是一个男人的本质!

        框框哐哐哐——

        一路颠簸,沙土路的路面硬化处理最多压实了,雨水一泡再一晴,很多地方出现了坑坑洼洼,亏得小汽车速度不快,纪伦目测它最多只跑到了三十码……要是敢七十码,就是飞天骨灰盒节奏。

        “苏小小眉睡着了……”纪相思抚着怀里慵懒的小猫,瞌睡容易传染,她也打了个哈欠,逐渐靠在了苗轻云的肩上:“相思也困了……”

        苗轻云还想掏出晕车药给她吃,小心翻了翻包裹,等找到玻璃小药瓶后,却见女孩已睡着了,就微笑着捋了捋女孩的黑色柔滑长发,不慎碰到小白猫脖子下的铃铛,青铜钥匙晃的叮当一声。

        纪伦看了一眼后视镜,见到苗轻云对着小白猫做了个‘嘘’的安静手势,后座两大一小的三个雌性,都陷入安静,只有前座的两个男人,在保持着警觉。

        这个时代的路并没有后世那样穿山隧道、过河架桥的便利,而有许多弯弯折折,路况又不好,更糟糕是交通……你能想象传说中的省级公路是条单行道,就这样还有牛车、驴车、手拉车占用路面,沿路数了数一共遇到了十头牛、七群羊甚至三群鸭子、一群鹅地聒噪占用路面吗?

        尤其鹅,看到冒烟怪物一样的黑色小汽车过来,还会扑腾翅膀,有一只战斗鹅甚至上前啄:“嘎嘎——嘎嘎!”

        对此鹅的疯狂挑衅,姜山少尉眉毛也没抬一下,直接碾过去了……一地鹅毛。

        死是没死,鹅跑得快,后视镜看去是残了翅膀,留下养鹅人的痛骂,姜山少尉充耳不闻,只有遇到牛羊时,他才会开到崎岖不平的稻田上避让,对疑惑看过来的纪伦解释说:“牛是农民的命脉,死了一只,就可能破了一家。”

        纪伦琢磨着,说:“哦,羊呢?”

        “惊了领头羊,羊群就要乱了。”

        纪伦:“……你说的有理,佩服,佩服。”

        姜山:“……”

        现在纪伦大致确定了,两人并没有共同语言,至少现在还没有……于是半路上,汽车停下来加油的时,纪伦对姜山说:“换我来开一段路,你休息会。”

        “你会开车?”姜山有些惊讶。

        “现学呗,多个技能也好……对了,上路要驾驶证么?”

        “驾驶证是什么?”姜山反问。

        “……”纪伦感觉到了巨大代沟,并且深深羡慕对方不用考证,也不解释,打火开车上路。

        原始的手动档,方向盘没有电力助动,幸力气大,驾驭得住,花费了些时间适应这糟糕车况,倒也没出车祸,最主要的是车速慢……三十码想出车祸都难,且路上没有什么来往车流,这时很少人用得起车。

        姜山神情有些讶异,称赞说:“你学得挺快……以前我是跟着老司机学了半天,就上盘山公路了。”

        半天……盘山公路……

        纪伦忍了忍,不能说自己其实就会开车,没话找话说:“怎么第一次,就上盘山公路?”

        “在前线紧急,送纪上校去司令部……你要知道交趾郡北山一带的山路多窄,车轮子旁就是悬崖,石头扑簌簌往下滑,掉下去就是十头牛也拉不上来,一准没命。”

        “……”纪伦忽发现,自己应感谢这姜山少尉不杀爹之恩……纪江上校神经也粗,什么车都敢坐……想着又问:“怎么不要老司机开?”

        “他阵亡了……狙击手子弹穿透他的脑门,在我脸颊滑过去,就这道弹痕,你看……现在淡去了。”

        纪伦早就观察到这个细节,听了故事后沉默下来,良久,才缓缓说着:“你们是好样的。”

        姜山淡淡:“当兵吃粮,为国卖命,没有什么不可以付出……我十一岁时跟了上校,他就这样和我说,十年了,到现在我还记得……我一切都是上校手把手教的,如果说父母生育了我,上校就是养了我。”

        “你父母呢?”

        “父亲征高丽的铁原一役战死了,村里地主见母亲漂亮,逼迫娘家,母亲就改嫁了……”

        纪伦忍了忍,没问怎么没有军婚保护。

        “军中都这样,袍泽战死了,就收养未成年孩子,当自己孩子养……我们从小在军队里,长大也是当兵吃粮,有人叫我们孤儿营……报纸文人吹是汉武朝时的羽林孤儿,但也就这样。”

        姜山自嘲一笑,顿了顿,又说:“卢侯办了讲武堂,才有我们能正式学习军事技能和知识的路子,有了出身……所以我们都感激老卢侯,他是个好人,给了我们……一条活路。”

        纪伦不置可否,心中觉得姜山还太天真,但点首称赞:“卢侯义举!”

        姜山得到认同,谈兴也更浓了。

        而知道这个少尉经历丰富,纪伦就又引着口风,询问了他许多过去的南征北战的事情,尤其是敌人列强军队或者殖民地仆从军、特殊雇佣兵的一些热武器力量交锋细节……

        同样作为交换,也说了自己一些冷兵器战斗,姜山也听得津津有味,不断询问一些古典手法。

        半途中,纪相思醒来过一次,看着前面两个低声谈话的男人,女孩就感觉一头雾水:“你们聊得好欢……”

        纪伦一怔,和姜山对视了眼,都是一笑……只要说到战争杀戮,男人就有共同语言的。

        但暂时就仅仅而已。

        …………

        郡城·租界·东瀛商会馆

        地下道场,阳光透过小小的栅栏窗口照落进来,王孙尘一身雪白的武士服,舞着木刀,与一个年轻东瀛浪人对战,啪啪啪……啪啪啪……尘土飞在光明与黑暗的交错之间,一种非常奇特的星光点点,变化形态,并且交错幻影,地上开着鲜花,或者落叶,各种光影配合两人本身极快速度切换,让两人攻击快到了旁人根本看不清的程度,非人的程度。

        只有盯着两人的脚时才能确定不同身份,一个穿着百纳布鞋,但旧了,甚至有着补丁,一个是没穿鞋,雪白的袜子很是醒目。

        听得没穿鞋的东瀛浪人冷声:“孙尘阁下……你在玩火,将军府已不许你无休止拖延下去了。”

        “时间还没到,阿布阁下,人们对诸侯们还抱有信心,认为其中有人能继承老卢侯的志愿,恢复疆土,驱逐外辱……”

        “那就摧毁他们的信心!”

        啪——

        木刀飞舞出去,另一柄木刀架在王孙尘的颈下,年轻浪人露齿一笑:“你老了,帝国的暗刃……就和你的帝国一样,新的旭阳帝国,将在它的尸体上升起。”

        噗——

        一条钢丝红线出现在浪人阿布胸口,他的木刀顿住,不敢妄动。

        王孙尘别开他的刀子,冷冷:“那一日前,先在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佩服,佩服!”

        一个前前朝唐式文官穿着的东瀛文士,在道场上站起来,鼓掌为同僚解围:“孙尘阁下真是宝刀未老,一线牵运用的出神入化,引人上钩,绝地反击完克我们新阴流,不亏是排名还在纪江之上的术士……”

        光暗粉尘迅速散去,鲜花与绿叶的幻觉迅速消退。

        “坂田阁下过誉,战场对拼我不是纪江的对手……甚至可以说任何传统术士在战场上遇到纪江,都必须退避三舍,毕竟是火器的时代了,他将火器与法术的结合运用到了巅峰。”王孙尘放开对手,转身和东瀛文士说话。

        新阴流的年轻浪人阿布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盯着王孙尘的后背,举起刀,又放下去,似乎是草原上的豺狗不敢独自偷袭一个年老狮子。

        文官坂田目光一闪,深深鞠躬:“孙尘阁下,您的个人实力强大,我们都看见了,但这挽救不了你们整体衰退……如果你还想帮助你的主上取得优势,真的想要聘娶织子公主,那就必须接受我们的合作条件……我们才会帮助你们,击破卢侯龙脉,没有我们的外援,你们能赢得过卢侯,以及那位虽稚小,但已经初步具备了帝国兵器的少年?”

        “还有作这次联姻的聘礼诚意,请帮我们解决上次枪击事件的小麻烦……浑水摸鱼,是你们暗刃最擅长的事!”

        王孙尘沉默下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