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云雾山 第六十一章 冲突(上)
    这样堵着不便,有人试图掀翻小车敞开通行,姜山将车子熄火,举起自己军官证:“诸位——”

    “嗯?”一个少尉警惕的看了车窗里一眼,见是军官,扫了眼证件就没多管。

    纪伦目送他们过去,留意到力量细节,这些武装警察没有带热武器,却配备漆木盾牌和短铁棍,淡淡:“看来某些时还是冷兵器好用,这闹剧要结束了。”

    “阿伦有点冷血啊……”纪相思说,声音通过细细的雾气小带传播,就姐弟私密单线电话。

    “我的热血很多,但只给真正在乎我的人……”纪伦说着。

    轮椅少女神情变得微妙起来,低喃‘真正在乎的人’,点点首:“这样说的话……其实,姐姐也很冷血。”

    这时武装警察阵列在长街侧面,并不说话警告,直接就顶着盾阵,缝隙间抽起棍子就砸人,动作娴熟凶狠,他们训练就是这个,隐隐听到带头的武装警察:“驱逐暴民——”

    “给我打!”

    “滚!”

    游行人群很快崩散,根本挡不住专业暴力驱逐,就在这时,人群中,突响起了枪声——砰!

    有个女学生胸口鲜血流出来,缓缓倒下,手中拿的花落在泥地上。

    “娘的!谁开的枪——老子没下令——谁他娘干开的枪!”军官额上血管都拧成栗子,扫过士兵们,却见士兵神情也是茫然,暴怒:“有种站出来认了,回去老子要——”

    砰!

    军官话音顿住,缓缓低首看胸口,鲜血涌出来,他难以置信倒下去,喃喃:“混蛋,还敢打老子黑枪……”

    “蠢货!蠢货!”姜山在车里拍着方向盘,车子倒退离开,眼睛盯着那个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同僚,脸色扭曲:“给人圈套了——”

    而这时,士兵才在上官阵亡的骤然惊变中反应过来,立刻呼喊:“长官!”

    车子里,纪相思的视线给前面弟弟阻挡住,还没看清楚混乱人群中发生了什么,她迷惑:“怎么了?怎么了?”

    “没事……”纪伦寒光一闪,手中弥漫出一团雾气,看了一眼姜山腰间枪套。

    砰!砰!砰!砰!

    游行队伍中又是一阵乱枪,有的打学生,有的打商贩,有的打士兵……混乱中都看不清楚。

    而军队是暴力机器,是非常敏感,士兵们遭遇这种突然火力袭击,下令‘不许开枪’控制场面的长官又第一个死了,有些立刻条件反射,举起长枪对着火力点方向开火。

    砰!砰!

    人群震慑了一瞬,立刻就炸了锅,往后乱跑,还有听到几声高喊“有炸弹”,踩踏事件也发生,惨叫声不断……在纪伦看来,这一切简直是标准、幼稚的套路,偏偏更没经验的还输了。

    下面士官连忙弹压,都压不住,到处都是混乱,到处都是枪声,连之前威风一时武装警察都立刻结阵后退,盾棍打人是最多重伤,热武器是要命!

    几个莽撞的年轻学生人被荷枪实弹的军警拦住,稍有不服,就立刻给拳打脚踢,捆绑起来,这在一片枪声环境下,还是看在他们是学生且赤手空拳份上,给予某种保护了。

    姜山的驾车技术不错,撞飞了几个鸡笼总算倒车出了小巷,就在小汽车掉头离开时,混乱随着四散人群已蔓延到了相临街区,但还没有军警控制场面,很多店铺的伙计出来张望情况,神情茫然,有的甚至在看热闹。

    突有几处火头在街道上燃烧起来,这才纷纷呼喊救火,而分明有几个人在投掷纵火,其中一个年轻的男子快速向这小汽车奔来,手中举起一个酒瓶,里面满满的透明液体,瓶口的布条已点燃:“去死吧——你们这些为富不仁的人!洋人的爪牙帮凶——”

    “******!”

    少尉姜山毫不迟疑掏枪,扣东扳机,黑洞洞枪口喷出光焰,“啪”一下,子弹穿透男子前额,红白脑浆飞溅,喷洒在地。

    一时间,全场鸦雀无声。

    “杀人了!”行人尖叫,快速离开,纵火者不敢再招摇,直接后退,沿街的店铺也都迅速关门。

    哗!

    透明弧罩出现,纪伦双手遮住姐姐的眼睛,不让她看见刚刚暴力血腥一幕,又看了眼少尉,少尉姜山接受了这目光,平静说:“纪伦少尉,术士是国之精英,与国运相关,我必须保护你的人身安全。”

    “而且,这些人是受列强煽动的叛贼,杀之正是帝国军人的责任!”

    纪伦:“……”

    总有种站在岸上旁观,莫名给人拉下水,沾湿了鞋子的不爽,但对方是保护自己的立场,又无话可说,只能催车子转开:“快点去医院,晚了可能专家团都要忙不过来了……趁现在早点给姐姐看病。”

    车子穿过混乱街道,驶进了医院大门,好一会,终听到外面的骚乱屏息下来,在军事镇压下并没有扩散出一个街区……

    …………

    医院

    阳光穿过走廊一侧窗户,映着天花板上常亮的白炽灯,不见半点黑暗,姜山一路上楼,直接敲了开院长室的门,对里面一个男人说着,大抵是……已经安排的意思。

    苗轻云就一阵无语,她没来过郡城医院,还准备自己去挂号排队,没有想到会这样轻松。

    姜山转首看她:“没事了,我和上级汇报一下今天意外,你先回去,带相思小姐去大楼后面的设备室——医生会专门过去,免去她上下楼的麻烦。”

    “好。”

    这个女勤务员顺从了少尉的吩咐,转身离开时,她瞥见院长室里还有一个军装男人,别着少校军衔……她满怀心事回来,看到了姐弟还在原地。

    纪伦坐在走廊的等候休息椅上,纪相思坐在轮椅上,雪白小手托着下颚,大眼睛一眨一眨,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的弟弟,听他在说话。

    这是医院一楼,最是人来人往,休息椅人来人往的护士和病人、家属等,都留意到这对容貌出色的少年和小女孩,少年气质沉稳少见,更醒目是模样才十岁的小女孩,她的面容姣好,丹凤眼,有种这个年纪罕有的明媚,手里抱着小熊布偶和银色笔记本,坐着金属幽光冰冷的轮椅。

    “可惜是个残疾……”有人说。

    姐弟并没有在意别人的眼光,就在家里一样,而没有一般少年男女初来郡城里的局促,而有着自己的节奏。

    “叮当~~~”

    风铃声在窗外响过,苗轻云看着少年和女孩,恍惚看到了夫人,不由露出微笑走过去。

    纪伦正弯腰在摆弄着轮椅,调节金属踏板高度让纪相思踩着更舒服,同时还在说话,似乎是在讲一个故事:“有只小熊和伙伴一起放风筝,风筝的线断了……掉进森林里,它们追进去找风筝,跑啊跑啊,掉进了一个幽深树洞里,进入了一个奇妙的仙境……”

    “是童话?”苗轻云蹲下在姐弟身侧,帮着一起调整轮椅,说:“似乎没有听夫人说过。”

    小女孩抱着她的小熊阿福阿吉,白皙的小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笑……死也不承认她到了十六岁年纪还喜欢听童话,纪伦没有任何障碍,说:“是叫《漫游仙境》的童话故事,我自己胡乱编了。”

    “小郎谦虚了……听起来,好像道教入山遇仙故事,又不太一样……”苗轻云也是读过书,又多年在苏细眉身侧带着熏陶,有些文化。

    纪伦点首:“主题不一样,这是冒险故事,讲究的是接踵而来的危险和悬疑,一种动态,而不是渲染仙家神秘的静态……不过也吸取了很多传统神话元素,改天有空,我画一些漫画故事系列给你们看……轻云姐别笑,这可不是只给小孩子看。”

    “系列么……”苗轻云收起笑容,想了想,语气不太信:“报纸上漫画不都是一幅……这也能讲故事?”

    纪伦:“……”

    纪相思眼睛闪亮,她意识到这是自己没有接触过的新内容,翻开自己的银色笔记本,钢笔唰唰唰地记录:“是通过许多简笔画的组合来讲故事?类似皮影戏,固定成一幅幅画,引起读者想象来形成连贯故事?”

    “姐姐真是会触类旁通,这样理解,也行……不过要更复杂,一下子解释不清楚。”纪伦对一大一小两个女孩说:“晚上再讨论,我们跟轻云姐过去设备室吧,别耽误医生的时间。”

    “好吧……嗯,阿伦你的故事还没说完呢……熊姐姐与熊弟弟走散了,她在翡翠森林碰到了红桃王后,然后呢……”

    “王后听了她的请求,说自己不认识熊弟弟,无法占卜,但是拿起熊姐姐的燕子风筝,施展法术,还给了她一双透明隐形的石蜡翅膀,可以飞翔……”

    “啊……”女孩掩住口,低首看看自己的双腿,羡慕:“那真好,我也想要有一双隐形的翅膀。”

    “弟弟就是姐姐的翅膀。”纪伦说。

    纪相思抿嘴笑笑,没有接话,她在心中轻轻说:那不一样。

    医院大楼有很多区域,姐弟一路轻声交谈过去,偶苗轻云也会插话一句。

    纪伦说着话,通过一些细节确定了一些观察。

    寰球各洲,海权,陆权,枪炮巨舰,神灵干涉,这世界,真是奇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