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气吞寰宇 > 第六十二章 冲突(下)

第六十二章 冲突(下)

        医院大楼后面还有二层小楼,几个医生匆匆走进去,小白猫蹲在屋顶上,已经先到了。

        姜山也跟过来,没有参与一大一小两个女孩和少年的讨论,但一直严肃的脸上也不由柔和些:“纪伦少尉,医院会对你姐姐做一次检查,医生已经在设备室等我们,请快点过来。”

        到了检查的科室门口,有个女护士出来,招呼:“专家已在里面等候。”

        进去里面,一个三十岁的医生翻看着病历本,他看见纪伦推着轮椅少女进来,手指敲打着桌子:“纪江的儿子,新进术士?”

        纪伦眉微扬,指了指姐姐:“不是我的病,是给她看。”

        “哦,对……”医生目光落在纪相思的双腿上,问了她一些症状,笔尖在病历本纸上唰唰唰写着潦草字迹,又问一些,又写。

        纪伦视觉敏锐,但根本没认出这医生写什么玩意……就放弃了辨认,不愧是医生的字。

        这医生挥手让护士将纪相思扶到后面的机械白床上,护士看了眼纪伦和姜山,拉上白床前的白色幕布遮挡住两个男人视线。

        姜山自觉到门口,纪伦还留在房间里,一言不发,有一道非常单薄的雾丝,顺着墙角到幕布后面,连通到姐姐的耳侧,传给她声音:“没事,我在守着你。”

        医生挥手对护士说:“你去叫一下专家团的张医生,叫她来这里会诊。”

        “是。”护士出去了。

        这个医生简单检查了下,很快“州里下来巡诊”的专家****过来一个老医生、一个女医生,老医生面无表情,年岁久了也见多识广,没有多话,检查了一遍纪相思的双腿,又让一个跟来的年轻女医生在帷幕内检查了纪相思全身,等她出来,和她交流了一下,就在病历上写总结:“这需要专家团会诊来确定治疗方案。”

        “你是说,可以恢复?”纪伦握紧了轮椅把手。

        “不能保证,但还有方法可以尝试唤醒功能,疗程多久也难说。”老医生用词谨慎,尽量避免给患者家属太大希望,免得落差后产生医患纠纷……眼前这个少年可不是普通人!

        纪相思抬首,她抱着白床单,释然微笑,雪白脸颊上露出两个小酒窝:“姐姐的身体自己清楚,弟弟就不要为难医生。”

        纪伦:“……”

        将纪相思安顿下来之后,留着苗轻云在病房里照顾她。

        纪伦自己在医院大楼、前后附属楼都转了一遍,最后上到阳台观察周围建筑、树木的高度和距离,留意几个有可能狙击地点。

        确定没有威胁隐患,才看向默默跟着上来阳台的姜山:“对了,刚才在街道上,你就不怕自己杀错人了?”

        “我得到命令只是保护你,消灭一切威胁,别的与我无关。”姜山手扶着栏杆,目光扫过下面医院门口每个出入的行人,许多骚乱患者送进了医院,这会增大了甄别难度:“去军中报道前这两天,你需要更严密的保护。”

        “谢谢。”纪伦点首,一时两人无语。

        “叮当~~~叮当~~~”

        铃铛在医院屋顶上响起,苏小小眉又开始她屋顶大冒险了,好奇是猫的天性,强大的行动力支撑着天性,纪伦看着它的身影在一座座屋顶之间跳跃,那是属于灵敏猫科动物的自由世界,不由拍了拍栏杆:“看看我们面前铁栅栏,再看看那猫,一下就觉得,人还不如猫活的自由自在……”

        “嗯?”姜山顺着少年视线看去。

        阳光下,小白猫在屋顶上跳跃,郡城展开一道道纵横交错街巷,还处在全城戒严,空旷而少行人。

        居民和商户都自觉或者不自觉被拘束在屋里,军警还在沿街巡查搜捕嫌疑,军犬的吠声猩猩远近可闻,听到犬吠,小白猫会警惕趴在屋檐上看看,又跳开远离……

        两人脚下的医院落在距离租界不远,一部分也方便为租界服务。

        在这里目光追随着猫的身影望去,空荡街巷一直铺展到不远的港口租界区,又变得灯红酒绿,车水马龙,繁华如织,黑色燕尾服绅士和雪白裙装的淑女出入会所与酒店。

        在一片土地上,军事警戒线形成的咫尺之隔,与这面空空沉寂相比,那面似乎是遥远的一方世界……

        警戒线是有铁丝网和军队巡逻组成,一面是青黑制服的卢侯军队,神情沉默,一面是各色制服的租界军警,放声谈笑。

        小白猫轻松越过军事界限的上空,在没有阻碍屋顶之间继续跳跃,偶尔躺在某个阳台上晒晒太阳,偶尔蹲在某个屋檐上,探首屋檐下,端详着白水泥彩绘出来的泉水和游鱼。

        “喵~~”苏小小眉聪明机智趴在屋檐边,伸爪去捉鱼,只蹭下些油彩,身子反一晃栽下屋顶,不过这点高度是摔不死猫,长长尾巴甩动,身形轻盈一翻,就稳定落在阳台栏杆上,她仰望墙壁上这‘鱼’,冰蓝的眼睛里有着迷惑……为什么,捉不到呢……喵?

        正好一阵风送来港口的鱼腥气,有渔船靠岸,顿时转移了苏小小眉的注意,吸引她跳过去,消失在青年和少年两人的视野里,纪伦不担心她的安全,港口桅杆交错的环境,就和树林一样是猫科动物的天堂。

        纪伦对自己刚刚的话解释:“睡觉,吃饭,玩耍,冒险,这是一只小白猫的生活日常——你看她的日子,多欢快,所以我说人还不如猫的自由自在。”

        “确实……这世道,人不如猫。”姜山神情平静,收回视线,看着院门口送来的又一批枪击的患者。

        已经接到情报,死十三人,伤三十五人,大部分是无辜者,他们的血,流淌浸透了这片土地,姜山并不说这情报,只是低沉着声音:“但我们没得选,还得活着。”

        “有时我发现姜山你应去攻读哲学,作军事外的选修,或还能写出军事理论著作来填补空白,你很有天赋,少尉。”纪伦说。

        “……谢谢,战争结束后,我也许会听你,去上大学。”姜山没有听出别的意思,认真回答。

        “砰——”

        枪声又在城里某处响起,姜山条件反射抽出枪,但这次……是租界,那面一个东瀛商会馆门口打开,跑出来不少绅士淑女,产生了一点骚动,又平息下去,但可想而知这次的骚乱会在报纸上扩大,对小卢侯声誉形成一次打击,而小卢侯势必不能简单接受这种暗算,必会有着针对。

        沉默了会,纪伦说:“医院我已检查过了一遍,世道这样乱,你再向上级申请加派保卫人员,就带我去郡政厅吧。”

        “你现在就要报到?”姜山一怔,还差着两天。

        “漩涡是谁都避不过,以我现在的身份,更难避过,既这样,就投入更深些吧……我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你和你身后的人——包括之前和你在院长办公室谈话的少校,无论他是谁,无论他代表军方那个派系,只要能保护好我的姐姐就行。”

        纪伦露出一个笑容,似乎是一个早熟,却终不知道世情险恶,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的少年:“那我……就可以安心了。”

        姜山对此却感觉到心里一凛,一种说不出寒冷,稍瞬感消失不见,似乎只是错觉,缓了缓:“少校刚才的确在,但和我交流后,就离开医院回军营了,对于你的要求,我无权处理,现在我得下楼打个电话。”

        纪伦点首,目送离开:“谢谢你的坦诚,姜山少尉。”

        申请报告打上去没有遇到阻碍,军方第一时间,派过来四个士兵在医院内执勤,还有两个术士轮流——据姜山说,原也是纪江上校的人,来病房门口守卫。

        考虑到纪相思是女孩,两个身手利落的女兵长期调配到苗轻云手下,贴身保护纪相思。

        这些是明面上,纪伦自己观察,医院内外还出现了几个便衣,以这个时代眼光来看,算隐藏很好了。

        “对我还是很重视。”苗轻云、折寒梅、还有二个女兵当勤务员,这起码是少校的待遇。

        虽士兵、术士、便衣只是临时性十人队伍,但结合起来,也是上校待遇了。

        只是来的士兵面无表情,术士的表情更是有点阴沉,他们对纪伦的态度并不怎么样友好,甚至冷淡中显出了反感。

        “是因我没有去葬礼么?”

        但是他们对看上去才十岁的纪相思,却流露出一丝温情,很明显,保护上校的女儿,并不使他们反感。

        果然,一个术士穿戴着上尉军衔,他的表情显出了冷酷,厉声说:“纪伦少尉,你应该向我行礼!”

        “难道上校的儿子,连基本的军礼都不会?”

        纪伦顿时皱了皱眉,沉默一会,才说:“你说得对,少尉是应该向上尉行礼。”

        说到这里,年轻人表示认可,只是下一刻,眼睛向着眼前的两个人,淡淡的说:“只是我还没有受军衔,现在还不是正式少尉呢!”

        “你——”上尉术士就要发怒,还有个术士拉了拉他,让他停住了口,这新的术士看了看纪伦,突然一笑:“年轻人,别这样冲动卤莽,军人,就得有着军人的规矩。”

        “你父亲是个好军人,我不希望你羞辱他!”

        纪伦一笑,没有说话,转身离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