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云雾山 第六十四章 军职(下)
    纪伦看看猫铃铛里的迷你青铜钥匙,童心大起,又举起自己手里一串钥匙,摇得叮当响:“就你有钥匙?我也有啊,而且是大房子钥匙……叮当叮当叮当,羡慕吧羡慕吧……”

    竟还有人和猫炫耀,开车的姜山少尉脸色抽搐一下,小白猫也目光呆滞瞪着少年,有些无力垂下脑袋,趴在他肩上,有气无力地叫:“喵……”

    “谢谢,不用羡慕。”纪伦收了笑容,随口:“临时分配暂住的房子,连暂住证都不给,我们,都是这个城市的过客……”

    “我们到地方了,纪伦少尉。”

    姜山踩了刹车,在前面一幢院子的大铁门前停下,门是一把八卦造型的黄铜锁封着的,让纪伦感觉有点奇怪,他下车后,眯起眼睛看了看院子上空。

    姜山随手关上车门,走在前面介绍说:“就是这幢……以前上校住过很长一段时间,听说夫人也住过这里。”

    “听说是在她离家出走,被上校捡到……咳,是救下她后,有一段时间就收留在这里,那时她才十五岁,呃,我只是听说……听说。”

    “……”纪伦神情古怪,他还不知道温婉的母亲有那样的历史,逃家……出走?被捡到?感觉是不良少女……说不定其中还有一段离奇爱情故事。

    纪相思最喜欢听这种离奇故事,但可惜当事人都已去世,无处得寻了。

    “锁有点特殊,上面有和你说是哪根钥匙么?没有?也行,我来试试……”姜山接过钥匙串,在一柄柄极相似的钥匙当中翻找可以开锁的钥匙:“我想想,记得应该是这根……不对,或者是这根……不对不对……”

    “这货的开锁技能值……是零么?”纪伦无语看着满头大汗的少校,感觉这家伙以后娶了媳妇要是吵架了,肯定要连门都进不去,忽感觉到肩一沉:“苏小小眉?”

    “喵~~”小白猫蹬跳上了墙头,蹭蹭蹭消失在院墙后面,似乎什么东西在里面吸引她,又似乎女主人受不了两个仆人的蠢笨,先行回家了一样。

    “所以猫虽可爱,但我不能理解喜欢养猫的……简直是在养主人啊。”

    纪伦叹了一口气,拍拍肩上的落叶和几根猫毛,而姜山终于试对了钥匙,铁大门在面前缓缓打开,显出一条布满凹凸不平鹅卵石的幽静道路,夕阳霞光下闪着熠熠微光。

    …………

    租界·********

    夜幕降临,晚宴要持续很久,少校叶春中途出来,扫了一眼警卫,重新回到车里,警卫司机老熊讶然:“结束了?”

    “大人物还喝着呢,我出来透透气,受不了里面气氛……”

    叶春说着,嘭地关上车门,看了眼霓虹灯闪烁的商会招牌和沿街一溜停满小汽车,冷笑一声:“这真是——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老熊摸了摸头,没听懂长官这句诗里陌生的古地名,但也领会意思:“我们武人,和那些文人聊不到一块……嗯,上校呢?”

    “还在里面解释,解释个蛋……娘的,这帮文人球都不懂,我们是藏在鞘中的剑,抽出来就是要砍人,为这种破事增加我们曝光度,嫌我们死得还不够快么?”叶春暴露出他的武人本性,踹了车门一脚:“特别行动处,是这样使用的么?鬼才知道那些洋人里多少间谍。”

    说到这里,听到又一面车窗笃笃敲响,上校谢庭树也回来了。

    “踢车做什么?老熊在外面吹冷风,我给你顺了一瓶红酒回来……”谢庭树在后座位置上坐定,变魔术在空气里一抽,晃了晃手里的细长酒瓶:“要喝么?”

    “还是您手快……”老熊大喜,接过酒瓶,瓶口牢固的木塞,他随手拔了就灌,咕嘟嘟喝了一口,又说:“也不咋好喝,甜倒是甜,又酸……洋人不会弄些醋加糖来糊弄我们吧?”

    “老熊你这酒中豪杰,碰上洋人的酒就不懂了吧,酸是葡萄酒的骨架……只甜的话,和肥肉一样两口就腻味,纯甜还会涩口,酸才能盖得住涩味,你这牛嚼牡丹的浪费了……给我也喝一口尝尝鲜。”叶春笑骂着。

    “哈,尝尝鲜……长官你也是纸上谈兵,没真的喝过啊……”

    “谁说的,以前跟着老卢侯前线缴获过酒车,上敢死队一人一大口……不过热血上涌,也没尝出味道……上校不来一口?”

    “来!”

    两个军官,一个警卫,也没有杯子,就一人一口拿着瓶子喝,小汽车就徐徐开动了,直接当街酒驾,幸这时代车速慢……

    酒意增加了谈兴,谢庭树对于自己在这次晚宴的救火队员角色,反没有抱怨,他缓缓说:“在我是纪江副官时……他就告诉过我,这个位置,是火山口,抗压不行的人是坐不住,他认为我有这个能力……现在叶春你是我的副官,我告诉你,你的眼光还是低了些,心肠还是软了点,手也不够狠,这是你性格,你都三十五岁了,什么都已成型,改不了。”

    “是,下官知道。”叶春苦笑着。

    “不过叶春你有个好处就是有自知之明,不会奢求,所以我直白和你说这些……那个少年还能改,必须现在就开始学会承受,他和你我不同,你我都没有多少潜力了,而他却有着力量。”

    “只要证明了忠诚和信念,将来就可以在我这个位置,承受十倍百倍压力,甚至卢侯登顶大位时——”谢庭树说到这里,眼里闪动熠熠亮光,又黯淡下去:“诸事艰难,列强干涉,都想要我们华夏继续混乱下去,这条路会很长很长,我谢庭树是看不到这一天了。”

    “但纪伦……还年轻,或能走到那时,阳光之下必然有黑暗,他会为卢侯承担整个帝国的黑夜,承担千倍万倍……到那时……到那个时候……”

    叶春握着酒杯的手微微震动,酒水都撒了出来,没想到上校这样重视纪伦。

    谢庭树扶稳了副官的酒杯,拍拍他的肩,仰首将自己酒杯里的血红酒液一饮而尽:“为此,就算他恨我也没关系,甚至踩着我的尸体上去,我都不怨,你也不要怨……纪江的眼光没错,我能感觉到这孩子的巨大潜力,他能推进卢侯事业……为了帝国,我可以成为祭品,还记得我们的誓言么?”

    叶春怔怔看着他,酒意之中,仿佛看到了第二个纪江上校,忍不住低吟:“我们是黑夜里的剑,黑夜里的盾。”

    “我们的事业无人知晓,我们的功绩淹没尘埃,我们倒在黑夜里。”老熊也低声附和。

    “而一旦曙光来临……我们的理想必将实现。”谢庭树坚定说着,挥挥手,小汽车缓缓驶离。

    视野拉开,街道房屋缩小,枝叶在镜头两侧出现。

    “唰——”

    一只猫头鹰在高高的白桦树上转首,它黑圆瞳孔中倒映着整座城市的夜景,霓虹灯在租界的街道上闪耀。

    一只手在树干里伸出,拂着猫头鹰的羽毛,将它抓进一片光暗粉尘中,鲜花与绿叶交替而落,半空中就不见了形影,只有低低叹息:“……理想,我们的理想。”

    离租界不远·一处别墅

    一个树木下的围墙,一个少年仆人洒扫卫生,神情有些恍惚,这时,一个少女踮起脚跳出树丛,捂住双眼:“哈哈——猜猜我是谁?”

    “三小姐就不要戏弄我了。”只闻到了香气,少年就立刻醒悟过来。

    “好啦,段鸣同学你真没趣……”三小姐拍拍手,看着台阶已干净,左右无人,就拉着少年坐下来:“咦,你的衣服破了……”

    “前天去学堂,给桌子勾到了,哎,三小姐别靠这样近,给人看见了就……”

    三小姐抱着他胳膊,白皙小脸上露出微笑:“看见了就怎么样?你平时不是挺胆大么,做仆人还敢攒钱偷偷去上学,怎么这两天魂不守舍?在学堂上也不见你积极发言了,放心啦,段同学,大人去参加租界晚宴,娘和姐姐们都跟过去见世面,管家去给掌柜们吃定心丸查帐了,现在院子里没别人……衣服脱下来。”

    “唉,这……”段鸣大吃一惊,脸色害臊抓住衣襟:“这恐怕不好。”

    “好你个段鸣!瞎想什么呢!”三小姐抓起他的外套,推了一把,脸红红跑开:“我,我去给你缝上……改天再给你。”

    留下晕乎乎的段鸣抱着扫帚坐在那里,神情甜蜜又带着挣扎,半响风吹着冷了,触摸着扫帚干枯的竹竿,吐一口气。

    “对不起……三小姐,这是为了我们以后的幸福……我不能让你没有名誉跟着我私奔,我要出人头地,我是在为更伟大事业而奋斗!”

    “咕咕——咕咕——”不太寻常的鸟叫声在巷子里响起。

    段鸣紧张看了看周围,仔细听着信号声音,跑到后花园一处池塘看了看,隐见到一丝晕红,跑回去,回应了一个鸟鸣声。

    下一刻,一个人影出现了。

    夜色深沉,晚宴尚未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