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气吞寰宇 > 第六十五章 影子堂(上)

第六十五章 影子堂(上)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街道·夜色

        梧桐叶落满地,蛐蛐叫声在地上响着,听起来明明在脚侧,细看没有,这种昆虫的翼膜发声频率所致错觉,实际或在街道旁的某个大树后面吧?

        街上还亮着灯的店面不多了,但总有些老字号还开着,其中就有张记药铺,这个时间点,几乎没有上门客人,但店还是开着,一个身穿朴素的灰色袍子、带宽帽子的女人出现在店门口,她压低黑色帽檐遮住脸,环顾下四周,小心进来。

        药铺里面的电灯不太亮,天花板是有些年木板了,上面是药铺的二层楼,给贵宾服务。

        一层楼分前后的两进,她跨过脚下包铜皮的木门槛进去,前进左边是柜台和整面墙壁的药柜,右面是给客人等候休息的椅子。

        在前进和后进的中间,一道雕花屏风挡住,避免过堂风,大抵有些截留财气的意思,屏风两侧是两条过道——通常客人进来都直奔柜台,不会注意屏风。

        灰袍女子进来就瞥了眼过道尽处的内堂一角,角桌上小花瓶今天插着白花,雪白娇嫩花瓣,是……茉莉花?

        “伙计,你好。”她的声音有点中性,并不自然。

        一个年轻伙计在柜台后面抬首,来客低着头,黑色宽沿帽子遮住了容貌,但伙计眼神毒辣,看灰袍下身段也认得出是年轻女子,衣着分不清已婚还是未婚,就不好用夫人或小姐称呼,他微笑:“女士,你要买什么药?”

        灰袍女子压着帽檐,低声:“当归二两,熟地三两……甘草五钱……”

        伙计立刻看看外面,手指了内堂:“当归在二楼,请上楼抓药,到里面左转,楼梯在插着白花桌子侧,小心别碰到消防水枪。”

        实际这种药铺通常将珍贵药物放在二楼,当归并不珍贵,身后药壁小抽屉上标号便是有,灰袍女子说:“不是在家里么?”

        “啊,抱歉女士,是我记错了,请跟我到后院来……”伙计笑着,出柜带路。

        过楼梯下面时,她抬首看了一眼墙壁,挂着消防水枪只是一根木头做的长圆锥,原始木桶按压供水,还没用上医院里先进的直接水管消防枪,各方面看起来都是一家经营普通的药铺。

        灰袍女子跟着来到后院的一个小房间,伙计推开沉重的药柜,地面上出现一个木隔板,敲敲隔板,里面传出声音:“谁?”

        “有贵宾,是女士。”伙计说着转首,微笑伸手对她做了个请的手势,绅士:“身上有枪么?有请交给我……好的,谢谢。”

        吱呀——木隔板打开了,石台阶通向地下室,灰袍女子走下去,木隔板就在身后一下合上——嘭!

        四周陡陷黑暗,让灰袍女子脚步一顿,黑暗里似乎有目光在盯着她看,她僵在那里:“谁?”

        这是极具备穿透力的目光,她有种自己没有穿衣服的错觉,本能双手抱在胸口遮住,对方似乎判断出她没有威胁,在黑暗中目光才收回去……听不到呼吸声,是术士。

        人类的双眼经过明暗落差,渐渐适应了环境,灰袍女子才觉察到这里并非纯黑,隐一个发亮的长方形门框屹立在黑暗中,里面传出怪异沉闷的规律声,似乎是地狱之门竖立在那里。

        术士没说话,只是在后面黑暗中传来翻报纸声音,明显懒得理会。

        灰袍女子深吸一口气,走过去推开门,伸手遮挡陡亮的光线,耳边听到鞭子当空挥舞的声音,接着是“啪”,还有男子惨叫声。

        她心下一紧,重新适应了灯光,放下手。

        面前有一个黑色长裤、挽起白衬衫袖子的中年男人,他在挥舞鞭子,抽打着绑在铁架上的青年男人。

        这青年浑身赤果,光猪一样,两只手吊在两个钩子上,整个人随着鞭子抽打在悬空晃荡,这时发出了非人惨叫……见灰袍女子进来,行刑的中年男人丢下鞭子,掏出枪:“叛徒!”

        青年男人抬首看向灰袍女子,神智清醒了点,看见她时,眼神里流出一丝亮光,灰袍女子呆了呆:“黎明客……褚正?”

        “我不是叛……”褚正发出沙哑声音。

        “啪!”的一声,褚正闷哼一声,表情凝固,额上一个血洞,子弹带着脑浆喷在后面墙上,尸体垂落下来。

        “狡辩!”中年男人冷笑。

        灰袍女子身体一颤,克制着没有动,低首:“没想到他会背叛……好几条线都损失了吧?”

        “牺牲总不可免……”中年男人晃了晃枪,吹飞了青烟,看向灰袍女子:“这损失甚至波及到樱花,上面大人对此很失望,现在全城戒严搜捕,风声很紧,影子堂决定临时启用新面孔,作他的小一届同学,你说呢?”

        “您说的对,已有这样多志士被捕被杀害,但我们不会放弃,只有梁侯才是拯救天下之人……”灰袍女子加重语气,似乎是要说服她自己:“我们影子堂,为了大业,都是过河的卒子,都没有退路了!”

        “没有退路了……这句话我欣赏,别看现在的光鲜,就忘记了自己底子……哼,什么黎明客,以为自己是下一个纪江?”中年男人冲着青年尸体啐一口,这才收起枪,对她说:“卢侯龙脉已失去了纪江坐镇,流经穴点,基本都已探明,还有几处疑点不明,你去查这个……”

        灰袍女子拿起桌上的一张图纸,看了看某个红圈,有些不确定:“它有什么特殊么?”

        “不该问的,你不要多问,去了现场你就知道了,查看一下院子里面是否有稳定的两界状态特征。”中年男人面无表情地挥手,让她离开,忽又望着她窈窕身影,抛给她一份纸包:“带上药!还有……下个月信号是红花。”

        灰袍女子鞠躬,转身离开这个血腥逼人的地下室,关上门时,才在黑暗中大口喘息着……有些不适应眩晕,定了定神,黑暗里已没有人,大概是上去检查周围了,风声鹤唳,地下据点的人手并不充裕。

        她也去敲响上面隔板,年轻男伙计打开门,还是一副礼貌的笑容,但已让人感觉不到任何温度:“女士,这是你的枪,请拿稳了。”

        出去街巷上,灰袍女子压低帽檐,左右看了看,匆匆离开这里。

        一个男人在黑暗小巷子阴影里出来,看着她背影消失在街角,对空气中说:“审讯不成功,黎明客没有供出什么人,你认为她可信么?”

        “她没得选择……”空气中声音说。

        “也是,毕竟是潜伏者,什么资源都没有,等于是新人,和黎明客那种枢纽上的老人不一样……不过还是奇怪,黎明客会背叛?”男人皱着眉,不敢多说下去。

        “汪汪汪——”

        长街一面传来犬吠声,警靴脚步声,男人连忙转移到一条畅通的小巷。

        三四个黑皮的郡守府巡警一路过来,牵着条大黑狗,神情无精打采,说是巡逻倒有些是遛狗,甚至那条大黑狗都比他们活跃有精神,更不如说是——被狗溜。

        狗一路溜着他们到到了药铺门口,看到还在营业,带帽子的黑皮小队长就停下,例行招呼店铺的伙计:“你,出来……晚上有没有看到异常人?”

        “各位长官好……抽烟吗?给,给,给……”年轻伙计笑着先散了一圈纸烟,连说没有看到,又抱怨宵禁影响了生意,问:“什么时戒严结束啊?”

        “你问老子,老子怎么知道?”黑皮小队长没好气地喷了一口烟圈,弹弹烟灰,挥手让人进去检查一圈,自己在门口和伙计扯淡:“那是大人物们的事,听说租界东瀛商会馆枪声,还着火……死了个倒霉露西亚洋人,郡守府大人们不是死了爹一样……一层层催命,今晚不算,明天还要过来扫街!”

        “啊,这事摊下来,我们也真倒霉。”年轻伙计叹着口气,借着身体挡住光,往小队长手里塞了块银洋:“各位长官保境安民,辛苦了。”

        黑皮小队长摸了摸,没有动作,伙计就知趣地又塞了两枚,黑皮小队长这才满意地拍拍伙计肩:“明天正常做生意就行了啊,哈哈……”

        几个黑皮听到笑声,就在药铺里出来,摇摇首:“没问题。”

        倒是那只大黑狗冲着小巷子里嗅了嗅,开始往里面钻,正是灰袍女子之前离开的方向。

        伙计目光微凝,盯着那条大黑狗,这条大型犬的体态修长,速度敏捷,一旦加速奔跑起来甚至可以直接扑倒成年人,并且明显经过特殊训练,很难处理,比几个黑皮巡警难对付多了。

        但接着不知听到什么,它竖起耳朵,又转向街道一侧撒腿狂奔:“汪汪!汪——”

        “有情况!”

        黑皮小队长神情一紧,将卷烟一丢,立刻带队伍追上,隐隐看到一个白色影子晃过大树,还在快速奔跑,就拔枪喝着:“那人,站住!再不站住!老子开枪了——”

        “喵~~”

        一只小白猫蹿到树上,看了下面愚蠢人类一眼,掉头消失在繁密枝叶间,跳到了屋顶的背面。

        树下面的狗还在龇牙咧嘴,冲着小白猫离开的方位狂吠,黑皮巡警一个个举着手枪,都还来不及瞄准就已丢失视野,面面相觑一阵,又松懈下来,有人冲着地上呸的一口:“原来是只猫啊,我刚刚还以为是个穿白衣服的女人……”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