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气吞寰宇 > 第一百三十一章代号锄奸上

第一百三十一章代号锄奸上

        昏黄油灯下,笔直的军服、肩章、军刀闪闪发光。

        纪伦坐在桌子前,一张张填写着空白委任状,有点微妙的感觉,这种大撒委任状做法,还真是低成本而好用,难怪历代朝廷到最后混不下去时,还可以卖官鬻爵,而总有人会趋之若鹜。

        片刻完成,进去内室,小海伦蜷缩在被子内侧,在外面留着很大一片空间,纪伦钻进被子,就沉沉睡去。

        与成长中的女孩需要休息一样,她的老师也需要休息,以在内外伤中恢复,迎接更大的暴风雨。

        …………

        公寓地下室里,新换白炽灯光通明雪亮,新打开一个通气口风扇在轻微旋转,“咔哒”推门进来不是孙铭,而是两个青年,各提着一个黑色手提箱放到办公桌上,开口对着桌里。

        中年社长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修长指甲拨开锁扣,打开箱子,满满当当的红红绿绿的现金钞票,都是各国银行货币,比大洋更硬通货,还有两打灰白的银行本票。

        “这是抄出来的资金,姓柳什么都不肯说,我们都吓一跳,这家伙不会是抢银行了吧?”有个青年啧啧称奇,目光兴奋紧张:“社长,这一大笔钱……我们……”

        “还有什么?”社长神情如常,看了看他们身后,说:“人呢?”

        “打得不成样了……孙铭还在揍他,对了……”一个青年想起什么,怀里掏出个小册子,说是小册子,倒似是给学堂小孩子用的作业本,给人翻得都毛了边,封皮上面写着‘经济篇·卷一’,笔迹快捷而清晰。

        社长看到这笔迹,就是手指微顿,伸手抓住这册子,快速翻阅起来。

        这期间,又有几个男女青年进来报告,见两个青年打手势噤声,都好奇留意着社长到底在看什么。

        白炽灯的雪亮光线下,青年们都留意到社长翻阅的速度越来越快,快速浏览完了,又回到开头重新细细阅读,看得速度越来越慢,神情牵动,额皱纹隐约加深,空气似乎有些闷热了,边看着边伸手松了松红色的领结。

        最后哗啦一下合起册子,闭眼沉默了会,他才抬首看向两个青年:“你们,都看过了?”

        “没,小月姐要过去看完了,但她受伤精力不济,想说什么就昏迷过去,孙大哥没空翻这些赃物,他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我们就直接给您送来了……怎么,上面有问题吗?”

        在青年们迷惑的目光里,社长淡淡“哦”了一声,点首让他们离开,自己打开办公桌的加锁抽屉……

        一份相类的作业本安静躺在那里,在他准备将册子收起来时,瞪着眼睛看封皮上的‘卷一’,叫住已走到门口的两个青年:“就只有这一本?”

        “是,还有什么缺漏?”两个青年一头雾水,其中有个还忍不住说:“册子上到底写了什么?”

        社长观察着两个青年的表情,又看看正等待报告的青年男女目光,挥挥手:“没什么,就是一些背叛我们而谋取私利策划,行动步骤很清晰了,但是还没有罗列出他勾结的那些外敌名单,你们要审问清楚,无论如何,武力抗捕是事实,这些抄出的资金、手册更是证据确凿,他已不是我们的同志了……而是勾结外敌的叛徒!”

        “社长说的对!”孙铭在外面推门进来,手里还拎着带血的鞭子,神情未消:“柳清明落网了,可是那些勾结的人怎么办?”

        “这个先不提……小月呢?”

        社长露出关切神情,问了小月在私人医院里的情况,知道没有大碍,又问了医院名字,点首:“冯医生的医术不错,别担心,小月她会……好好。等她醒来时,我也会抽空去看她,至于与柳清明勾结的外贼纪伦……”

        “纪伦?这名字好像是报纸上宣传过的一个英雄,强大术士,后来重伤养病没有音讯了?”

        孙铭神情一怔,有点狐疑:“且您怎么知道是叫纪伦?我拷问柳清明勾结外人名单,他死也不肯说,册子首尾我匆匆翻过也没有落款人……”

        青年大多是好学而率真,目光看过来,社长手指在红木桌面上顿了顿,又轻轻敲击几下,神情不变:“我认识对方字迹,他以前写过一些危险的东西,在欧陆留洋的学生当中小范围传播过,很有鼓动性和迷惑性……真说起来这人学贯中西,论起知识渊博程度不下于我,但是诸侯的一条忠实走狗,猎鹰,爪牙,一心站在洋人扶持诸侯搅乱神州,之前没和你们说起是我们缺乏行动资金,也不想引得此人注意……但他帮助柳清明反叛,就说明他已盯上我们神州社了,这本小册子就是一份没有落款的挑战书!接下来怎么做,你们懂我说的意思吧?”

        众人顿时恍然,丝毫不怀疑老社长的话,点首:“这是汉奸,我们神州社的敌人!”

        “杀掉这家伙!”

        “炸了他!”

        “锄奸!”

        在这些呼吁声中,社长仔细辨别每个人表情,留意到孙铭还有点迷惑,就立刻趁热打铁:“柳清明只不过他随手的一颗棋子,只要幕后黑手还在继续挑拨,我们的同志们就会不断损失,小月这样的悲剧就会不断发生,孙铭你希望这样吗?”

        孙铭脸上立刻涌起一阵殷红,啪得立正:“不想。”

        “那就好,我命令你立刻带队伍消灭与柳清明勾结的外贼纪伦,行动代号……”社长顿了顿,脸上露出一点微妙的表情:“锄奸。”

        孙铭举手敬礼:“是!”

        “记住,此人说话很有蛊惑、鼓动,当面表达比小册子里更强几倍,你们学识有限,与其说话交流,对上他的眼睛……会觉得他很真诚,不超过半小时就会被迷惑、蛊惑、动摇……所以遇到之后不要与之交流,格杀勿论!”社长有点不放心地强调着,双眼看着孙铭的眼睛:“明白了吗?”

        “明白!”孙铭对着社长的眼睛,笃定说。

        “能完成任务么?”

        “坚决完成任务!”孙铭放下手,转身离开,恢复了使命感,再没有半点迟疑和迷惑。

        而接下来男女青年继续汇报事情,社长都处理的井井有条,神情温和而果断,却没有让他们就离开,而是留下这些骨干,当众宣布:“过去时,我们只提出口号来宣传,今天敌人的做法启发了我……也告诉我是时候了,有启动资金后我们的队伍急需扩张,需要有更明确的认识和信心来避免此类背叛事情的再度发生,为此……”

        他推上抽屉,视野里的两本小册子消失在黑暗中,抬起头看着每个人的双眼,对他们露出一个微笑:“我准备写一份神州社的纲领,来指导大家的行动。”

        “什么?要有纲领了!”

        青年男女都是大喜,纷纷高呼起来,又迅速压低声音以免传出基地,但快活的喜气还是传遍公寓各处,除地下囚室里柳清明的一声声惨叫“我为社里立过功,我要见社长,我要见社长”“我不是叛徒”“他不是敌人”……这些稍有点不和谐,但没有人留意一个叛徒的呼喊。

        …………

        租界

        这个别墅有着花园,可容纳上千名客人,布满鲜花的台子上有人跳舞,长长的餐桌上高高堆放着菜肴,和装着红葡萄酒的加仑酒壶。

        但是,外面的喧闹并不影响着大厅内的严肃,那些香气也毫不吸引着这些绅士,他们神色激动,不时交流着。

        “诸位先生,向你们介绍,这是领事馆乔治先生……”片刻,主人出场了。

        “你好。”

        “你好。”

        逐一握手寒暄之后,面对布列艾坦海居市联合商会代表各个目光,乔治挥舞双手,语气坚定沉稳:“大布列艾坦帝国保护她的每个公民利益……尤其是诸位开拓在远东蛮荒之地的勇士们,针对这次大劫案,威廉将军在加腊港发来电讯,帝国的炮舰随时为你们提供真理的支援!天佑女王陛下!”

        “天佑女王陛下!”

        众人纷纷点首,又交头接耳一阵,少数年轻商人脸色欢喜,大多数依旧目光炯炯盯着上首,就见乔治语气一转:“不过……得告诉我们的将军,敌人在哪里,大炮才能对准目标……比如,有走私船名单吗?”

        场上气氛顿时陷入一片尴尬的沉默。

        乔治眉毛抬了抬,有点奇怪:“你们应掌握有一些走私船的信息,那些肮脏的鲁国海盗,应由我们光荣的海军送他们下地狱……只要你们肯出一笔小小的赞助费来慰劳将士们,至少要让军舰吃进优质白煤,不会连这点都不肯吧?”

        “咳,事情有点没那么简单,这次砸进市场的橡胶数目不是走私船能承担,南洋种植园的橡胶公盘数据出现异动,分析师认为是我们自己人的问题,最新消息也显示出……”

        海居市联合商会的会长有点尴尬地说不下去了,众人你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目光聚焦到张·爱丽丝航运公司的名义法人代表、小股东身上:“张·福克斯,你来说?”(未完待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