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气吞寰宇 > 第一百三十二章代号锄奸下

第一百三十二章代号锄奸下

        这个混血的双国籍中年男子黑着脸色,在胸口做了个十字动作,沉痛说:“我们商会自查贸易环节,到航线部分时发现一艘南洋货船超载,货损和报关品类不对……那其实是一艘大半运载橡胶的船,遭遇风暴后到港来晚,但在我们检查时,船长自锁在船长室内,饮弹自杀了,大副在船底开启了通海阀……整支行动队都折损,剩余抢救上来的几个船员扣押拷问,但那几个只是小卒子,没人知道私相联络的名单……”

        一个年轻商人挥舞双手,鼻子通红,眼睛燃烧着急迫:“这些猪锣,全都抓起来!”

        “先生,这是个好主意。”张·福克斯克制住讥笑的表情,用布列艾坦风格的礼节抚胸鞠躬,冷幽默说:“诸位知道我们公司的货船有三百多艘,这段时期航线上有嫌疑的就有五十多艘,不可能大规模扣留拷问,而且他们多数已出港了……按照这个聪明先生的主意,我们可以目送更多财富消失在海上。”

        之前的年轻商人涨红了脸色。

        别人交头接耳一阵,又有人指责说着:“当初租借这些鲁国海军成员开船就是个错误!”

        “他们便宜,几乎不要钱,先不说退休金,同样十个船长价钱你在本岛只能雇佣到一个!不,是半个,那船长还不乐意到荒僻远东来,他一年就要半年休假在本岛享受下午茶与宴会,讨论他们在殖民地的甘蔗种植园……”张·福克斯脸上笑容更讽刺。

        众人都不吭声了。

        张·福克斯也适当停下讥笑,淡淡:“而这里的船长能不要命工作,没有假日休息,没有停泊驻留,最快效率转运航线,这让我们的货物比弗兰斯人、独意志人更快两倍的速度跨过大洋……先生们,不管你们承认不承认,我们不能裁撤掉所有本地员工,甚至不能拷问他们,只能找到名单……否则,相信我吧,大部分船长会消失在某个港口,带着我们的钱。”

        钱这个字,刺激了所有人的情绪,他们忍耐下来不满情绪,说:“那么,这个名单在哪里?”

        张·福克斯摊手:“这就要问交易所的同仁了。”

        “对不起,先生们,交易员已经失踪跑掉,我们在一个小巷子里找到他的尸体……这是照片。”

        一个褐发老人拿着照片分发,黑白画面上是仰面倒在地上的一个年轻男人,浑身都是弹孔:“他叫宏·周,资深交易员,之前从未出过纰漏,是交易市场的明星,我们发现他时,他已死亡了十二个小时,无法找到任何线索,他的未婚妻已经提前失踪,怀疑是早就转移了……而死者身上的枪伤经过检验,是会党最常用的一种手枪,也就是说……”

        “混蛋!这不管我的搬运公司的事情!难道你要告诉我这是一个偶然巧合,劫匪枪杀了刚刚得手的交易员?而且这两具尸体又是……”

        “辨认身份后确定是两家银行的员工……但很遗憾,分别是弗兰斯高岭之花银行和独意志骑士团银行,他们拒绝交出员工信息和过路资金的账根,并且……”褐发老人顿了顿,摊开双手:“可能在幸灾乐祸。”

        “线报说有十几家银行同时出现大额资金过境……但问题是,它们是分散,买通的雇员无法将他们与别的资金分辨出来,而且更不好的消息是这已牵涉到七个国家,并且可能更多……我想着这不能归我们银行的责任,我们已经尽力了。”

        “交易所只负责交易,当时我甚至都以为那个人是你们安排,动手时间也刚刚吻合相近,而之前市场上曾出现走私橡胶砸价的小幅度震荡,我以为你们紧急改变了主意提前收割。”

        “有人预判出我们的操作时间?”

        “不可能……除了上帝,没有人能算准到节点时间,一定是我们当中出了叛徒,谁是犹大?谁抢走了大家的钱?”

        “反正不是我们银行……”

        “no!你们这些吸血鬼最有嫌疑!”

        “请注意你是在和债主说话!”

        联合商会的衣冠楚楚男人们大声争吵,相互指责,甚至挥舞着文明棍,相互投掷决斗手套,撕扯对方衣领,将好好的谈判会场变成了斗殴会场,商会会长露出一个苦笑,而领事馆的乔治领事只是翻了个白眼,见怪不怪……上下议会的斗殴场面比这精彩热闹的多。

        正当他频频看手表,对这次列席已不报希望,开始计算什么时能回去享受女仆准备的点心时,“砰”会议室大门轰然打开,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男子迈进来,漆黑的斗篷下摆在光滑的大理石镜面地板上划过,似乎是幽魂般脚步无声地走到商会会长的身边,低语几句……

        斗殴中的众人多数还没有留意到这一幕,只是当做普通人,少部分老人则是脸色微变地看着这个人进来,一种异样冰凉感让他们颤栗了下,又见到那人又退出去,自始至终没有摘下斗篷,看不清面目。

        会长沉默了会儿,像是在计算着什么,招呼几个老人过去说了几句,最后站起来,拍拍手:“好了,绅士们,不要相互猜疑,敌人不在这里……收起你们的剑与火枪。”

        刷刷刷——

        所有人的视线都转过去,乔治也坐正了身子,露出感兴趣的神色,就见那个老人说:“我刚刚已得到报告,确定上次交易损失的原因……具体到每个步骤,用一种很令人惊叹的手法狙击了我们,细节将在会后披露给大家……下面要说的一个好消息是,幸一些黑暗世界的朋友帮忙,我们可以相信,我们的钱,账户和背叛者名单都在一个叫伦·纪的人手里。”

        “纪?”

        众人一怔,乔治脸色严肃起来:“上帝,别告诉我是那个纪……”

        “就是那个,恶魔之纪,他的儿子,很显然在恶魔的尸体上诞生了更强大恶魔,不单纯是在军事上狙击我们了,还在破坏我们在远东的经济秩序……这非常危险,乔治领事,你有着火炬般的眼睛,一定能告诉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乔治深吸一口气:“必须追查到名单,追杀这个人……我们不能让人撕咬了一口肉,而毫无反应,那是对帝国光荣的挑衅,会激起一些愚蠢之辈效仿……这不符合女王陛下对这片土地的期望。”

        “天佑女王陛下!”

        众人齐声一致达成了决议,商会的会长点首:“我的老朋友们,已动身前往追杀……关于报酬,我相信大家都是慷慨的,对么?”

        “……好吧。”

        会议散去的时候,乔治在上马车时,对会长:“我的朋友,请注意不要太接近你的那些黑暗朋友们,你不可能一直待在黑暗愚昧的远东,而终有一天要回到上帝光辉沐浴的本岛,对么?”

        “放心,那时我会有足够的钱来购买赎罪券……哈哈……”会长开了个玩笑,戴上礼帽,登上一辆马车,络绎驶向自己的别墅。

        …………

        城中村·破旧小院子,大枣树下面立着几个人,门外一些闲着没事村人在围观看热闹。

        “王容!”纪伦喝了一声。

        “到!”

        “晋升少尉!命你为一排排长!”

        “是!”

        年纪最大的王容,上前接过一个木托盘的军服、军衔和任命状,神情激动而难以置信,纪伦拍拍肩安慰,目送对方退下,又喊:

        “刘麟!”

        “到!”

        “晋升上士!命你为二排代理排长!”

        “是!”

        仪式其实简陋的,年轻小伙刘麟压不住喜悦,领了肩章,喃喃:“我又是帝国军人了。”

        对于他这种简单说法,纪伦不动声色,说:“季案!”

        “到!”

        “晋升上士!命你为三排代理排长!”

        “是!”

        老黄牛沉默的季案神情难以置信一个恍惚,就恢复正常,点首接过佩刀和军服。

        “孙晋!”

        “到!”

        “晋升准尉!命你为连队参谋!”

        “是!”

        孙晋推了推眼镜,压抑住喜悦,敬礼,上前接过。

        授勋完成,眼前四人“啪”的立正。

        纪伦目光扫过,有些感慨,在以前,就算喊着归队,疲倦和失落总隐藏在他们的眉宇之间,但是这时,他们容光焕发。

        这就是帝国军人的荣耀与名分的力量。

        纪伦就交代任务:“我们有着番号和名号,可以公开招募,我们要招募三个班的新兵进行训练……一开始可以每个排可以不足编制,但是三个班和连队的架子都要搭起来。”

        “第一班,我们要亲自训练。”

        “是!”四人响亮回答,目光就不由转向外面围观的村民们,而村民听到这里,都是一哄而散,让人一阵无言。

        “别管他们,我们现在招募的主力不是他们。”纪伦说着:“他们的确潜在人数最多,但在我们控制乡村前,他们不会踊跃参与。”

        “此一时彼一时,我们现在的目标是,那些失业的城市工人。”

        “你们在码头干过,知道怎么样找到他们——去吧!”

        “是!”四人“啪”的应命。(未完待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