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三章求助信上
    城中村·几天

    “稍息!”

    “立正——”

    “齐步走……一二一,一二一……”

    口令声在村外空地上响起,六七十人的队伍按三个排在操练,吸引了很多村人好奇又敬畏目光。

    纪伦目光扫过,微微满意。

    这批人,除个别是村人,别的基本上是码头工人,其中还有退伍士兵,他们原本就已适应了准军事化的规矩,只是受到长期压榨,现在在恢复中。

    “恩,我记得某将说过,矿工比农民更适宜当兵。”

    “至于这将是谁,我不记得了。”

    “但是我又记得,某太祖最喜用农民出身的士兵。”

    “至于这太祖是谁,我也不记得了。”

    纪伦看着这些新进士兵,感觉到身体有一种莫明的活力缓缓流淌,不由露出了一丝笑容。

    “身体,似乎恢复了些。”

    “是掠夺了吸血鬼本源?”

    “报告长官,今天早操完毕,请指示。”王容上前,敬礼。

    “解散,休息。”

    “是!”队伍这才渐渐散去。

    “这批人素质不错。”纪伦一身上尉军服,配着军刀,英气逼人。

    “长官,其实这和我们有些关系。”王容跟了上来,而孙晋在指挥着炊事,按照帝**制,尉级才是军官。

    “上次枪击事件,引发了大规模人员裁撤,失去威严的监工滚蛋了,听人说已潦倒乞讨在街头。”

    “而目睹这事件的工人也不能用了,特别是记者报道后。”王容苦笑。

    纪伦点首,牵涉到码头背后洋人,这个时代对此非常敏感,而国内初兴报社记者也都还是相对白纸而热血,他们之中年轻人,还存在信仰,与码头背后洋人资本存在着对立,这导致了列强无法复制在它们国内舆论一手遮天。

    于是各家媒体大肆报道了枪击事件,甚至有几个青年记者跑进了工人宿舍里采访,死也不出来……名字一下子就红了。

    危险是有,但在变成时事焦点,码头方面也不可能真的雇佣会党灭口,货运公司也承担不起舆论,干脆宣布关门裁员。

    大批码头工人失业,由于枪击事件引发,愤懑者为数不少,却基本给舆论引导到仇恨洋人,在没有了洋人规矩束缚,愤怒爆发出来,各种采访充斥着报纸的版面。

    也就是说,这个临时诞生失业工人群体拥有很好的组织性、充沛体能、对洋人仇视的思想基础……还有最重要,他们现在很穷,走投无路,报社采访并不会解决他们的生计问题。

    在这样情况下,纪伦让王孙刘季四人跑去拉拢了旧工友,不要那些废掉的奴隶,而要还有勇气,最好有过一定军事基础或身体和性格条件适合当兵的人,原本只准备招三个班,但出人预料,合格的很多,精选出来就有七十个……

    没有满整编连队,是为了宁缺毋滥,纪伦准备在这个城中村里补充一点兵员,之前条件并不成熟,只能说是铺垫……

    在城里没法采用激烈手段,纪伦不看好能有几个人真心加入,但能带走几个青年也是埋下种子,这支队伍终还是要走向城外农村。

    “倒不是那些莫名的理论,而是农村里有最大的兵源。”纪伦暗暗想着:“最重要的是,城市里没有我立足和发展之地。”

    …………

    破旧城中村,二三十个黑衣青年疾行,簇拥着叼着根殷洲雪茄一个矮壮汉子过来,各个神情不善,腰间鼓鼓,走路占着路面当中,螃蟹一样,让行人畏惧躲避,窃窃私语:“清水帮……”

    “行动队……”

    “又要执行私刑了,没人管啊……”

    “警察局的局长、行动队长据说都是他兄弟……”

    快到村口时,矮壮汉子看到挤满了围观的村民和市民,没有人对自己有反应,取下雪茄按在一个市民的肩上衣服上熄灭,在对方愤怒又转为惊恐目光中,冷冷:“去喊警察来吧……”

    那人屁滚尿流,黑衣枪手都是笑成一片,矮壮汉子不太满意手下人散漫,也没阻止,哼了一声:“就是这儿?”

    带路的一个瘦子在前面呼喝着人群让开一条通道,在村民们看向他……和他身后人的敬畏目光中得到了极大满足,回过身来对着矮壮汉子时,脸色带着讨好和邀功的笑,点头哈腰:“是,韩哥,那些工人都往这里聚,引着过来的就是那四个杀害我们清水帮成员的凶手……昨天还在这里站队,哪里来的乡下小毛贼……拿着个木棍就以为是枪了,笑死……看,现在一个个还背对着我们站木桩,这不是傻……”

    “少废话!”

    韩哥暴起一脚将瘦子踹进通道里,掏出手枪:“都冲进去给我抓凶手,胆敢拘捕,格杀勿论……”

    “是!韩哥!”

    清水帮汹涌冲进去,挥舞手枪“砰砰”几声警告,喊:“清水帮行动队!闲杂人等散开!”

    “一排都有!”军哨声响起。

    韩哥霎时一惊,脚步不由缓了缓,经验丰富隐入手下人群里,而清水帮枪手们冲进去,就是一呆,只见刚刚还背对着村口几十人队列,随着口令声刷刷转向……并不算整齐,但接着放下来的一杆杆黑洞洞枪口……是真枪。

    “预备……”

    村口的闲人们顿时一哄而散:“别挡路……”

    “要火并了——”

    “快跑——”

    他们见到了之前操练,谁敢当着射击方向,谁就要倒霉,但初来乍到的枪手反应就慢了半拍,就连心有退意的韩哥也是在半懵,习惯性多撂下句狠话:“叫你们当家的出来……”

    “射!”孙晋喊着口令。

    之前是工人的士兵迟疑了一下,明明是面对敌人的手枪指着,无法扣动扳机……但在他们身前,第一排精选出来的六七个退伍老兵,就已跟着王孙刘季四个长官瞄准冲进来的会党枪手射击,瞬间的枪口光焰闪动连片……

    不远电话亭,一个人紧张打着电话:“警察局,警察局,我这里发生枪战了,是黑帮抢地盘的火并,是,都开枪了,不信你听听……”

    啪啪啪啪啪……惨叫声……哭喊声……求饶声……枪声。

    “听见了吗?”对着电话声音压抑而小下去,却已要绝望了,直到一个声音:“马上出警……”

    “老兵伍,上刺刀!”

    “杀——”

    最后剩下躲在后面的韩哥,趴在地上逃过一死,双手高举,凶横的脸庞上涕泪交错:“饶命!军爷饶命!”

    踏踏踏,军靴出现他视野里,代理排长刘麟走到面前:“听说你要找我们,格杀勿论?”

    “误会,一切都是误会……”

    “把他给我绑木桩上!”一排长王容命令,扫视那些畏缩新兵:“没开枪的都上前一步,上刺刀,给地上的补刀!”

    “你们敢——”韩哥撕下痛哭认罪的演戏面具,厉声大吼:“我和警察局的马局长是兄弟,我……我刚刚已喊人报警了,你们这群造反的贼匪还不快跑……”

    这声音自有一股气势,但士兵在老兵们的督战逼迫下,脸色紧张扭曲地冲上去,压住了面对敌人枪口的恐惧,发出更响吼声:“啊啊啊啊——”

    地上躺着的黑帮伤员们也是“啊啊啊啊——”的惨叫。

    场面血腥到远远近近自家房间里偷看的村民、市民都晕了过去,就算胆大一想到自己之前还围观甚至看笑话,不由都是一阵后怕,有人缩在电话亭里:“完蛋了完蛋了,火并已完了,清水帮的行动队死光了……”

    …………

    片刻,一辆辆巡警车飞驰过来,嘎吱停在了村口。

    砰砰砰砰的车门开启和关合声,几十个荷枪实弹的黑皮巡警跳下车,就举着盾牌自保,神情是紧张而不怎么害怕,没有黑帮敢在警察面前大动枪械,那几乎与造反无异……

    巡警大队长也跳下车,气势汹汹地举起喇叭:“里面的匪徒立刻放下武器,出来投降,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哗!

    一面血红的军旗挂起在村里,巡警大队长神情一惊,迟疑不定:“你们是哪个单位的兄弟?怎么进来不去军营?海居市可是一座大城而不是你们在乡下,我们没得到你们要来海居市的通报。”

    “现在你得到了。”

    纪伦手捂着白手帕在口鼻之间,伸手挥散战场上的硝烟和淡淡雾气……无视两面枪林弹雨,走到面前。

    “……”巡警大队张紧张回应着,直到看全纪伦的旗号、番号,气势汹汹样子就顿了顿,消停了很长时间,一边翻看证件和番号,一边观察了这支小小队伍……都对上之后,才收拾警队撤退。

    原本压抑对峙的云雾连里,爆发出一阵欢呼声……打赢了一场战斗。

    村民们都在围观,没有人吭声

    这时,态度才稍微改变了一点,等到纪伦回去房间里要休息时,小海伦走过来:“告密贼在孩子那里查到了。”

    “告密贼?”

    纪伦按下这件事情,连队刚建,人心未齐,事情要一件一件来,稳定再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