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五章反杀上
    动员完,孙铭坐到到大楼顶上,看着夕阳渐渐下沉,摊开了一本册子,扉页新鲜的墨迹名字是《神州社纲领》,西风吹过大楼,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在楼顶时,他感到遍体生寒,刚要收起书本站起来,一道拳头大小的黑影在面前擦过。

    “咦?”

    定了定神,是一只蝙蝠掠过书卷上,卷起气浪,哗啦啦啦的册子随风翻开,就有之前动员时的字迹:“术士都是旧毒瘤,维护了诸侯反动统治,必须给予消灭……”

    唰——

    黑色蝠影消失在楼道深处,孙铭摇摇首,收起书时转过拐角楼梯下去,几乎同时,接二连三的黑色蝙蝠在傍晚的夜幕下出动,飞进大楼里。

    …………

    西风劲,冬夜渐渐凉冷,城中村临时驻地,村民房间已不够用,现在是搭了临时帐篷,纪伦在排长王容的姐夫家里结束纸面办公,也回到自己一个帐篷里休息,小海伦抱着小白猫已蜷缩在睡铺里侧,金色短发在透射帐篷的月光里,似乎是一只沉睡的金毛小狮子。

    纪伦抚了抚她的头发,也要钻进被窝躺下时,听到外面一些声音,似乎有人在喊自己名字,于是起身:“什么事?”

    “报告长官!有个青年人,送来了一封信,说是给纪长官您,署名是柳清明,然后就跑掉了。”守夜卫兵说着。

    随着连队训练,渐渐正规,连守夜的士兵都有了。

    “柳清明?”

    “他怎么给我写信?”

    纪伦心中微动,拆开信封看了看,意外发现是柳清明的一封求助信,表示他的计划初步成功,但后续的推进在社里遭遇阻碍,不受认可……这点也是在预料之中,希望获得帮助……附带着一份银行账户列表和几张银行本票。

    “我说过要什么见鬼的账户?”纪伦一阵无语,仰首看看夜空中月亮,颇有种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的感觉。

    …………

    据点

    明亮的月光下,偏僻建筑阴影中,有一小组人围着地图说话:“你们在围住这里,这里,这里……”

    “是。”

    人影逐渐散去。

    “目标还没出现。”

    望远镜的淡绿色视野中,月光下街道一片灰白,西风吹过地上的沙尘,萧瑟流水波光浮了一层,镜头缓缓转过一个个街角,远远近近偏僻安静院落、一幢幢风格别致的西洋别墅、充当私人会所的豪华庄园……大部分都是黑暗,仿佛整座城市繁华背后的暗影。

    第一次来这里的人,很难相信这里是与城中村相反的高档住宅区,曾经这片北城区也是海居市的地产商用心经营,依山傍水,专门针对富人洋人,以标榜于区别老城区狭窄的弄堂……

    卖得确实不错,但是这设计后来出现问题,太过高档而低人口承载密度的稀疏豪华住宅配置,导致真正居住的人很少,靠走量来赚钱的快速消费品,有一家算一家,都亏出了血,灰溜溜滚蛋了。

    养不起普通日用商家,最后就没有多少柴米油盐酱醋茶的配套服务,偏偏位置又相对荒僻远离市中心,连买一箱烧火做饭用的煤饼都要开小汽车去跑过三条街,费的油钱都买半箱了,富人也不是傻瓜,折腾一两个月新鲜过后就不肯日常住了……

    偶尔朋友圈子聚会热闹一下,毕竟依山傍水景色用来炫耀还是不错,平时夜晚就成了鬼城,除少数几个正好在开夜宴,别的地方都很是安静。

    糟糕的是,其中有个不远一公里外的庄园就正在召开宴会,那一片区域车马往来很多,让孙铭不得不屡屡关注那边交通情况,以免错过来人。

    就在望远镜将所有交通要点都扫过去,快要巡游过半圈时,一下转回来,锁定在大楼下风口几十米外的十字路口。

    “她到底在干什么啊……”

    水银路灯下,带着毛线帽的萝莉踢了一脚路灯,哐当一声轻微响动,豪华精致木杆顶上的灯盏摇晃了下,还没等它摆正时,萝莉又踢了一下,用力并不多,路灯摇晃的幅度又更大了……

    萝莉是十几分钟前在宴会庄园那里追着一只白猫跑过来,现在小白猫爬到了路灯顶上,居高临下俯瞰着萝莉,而萝莉似乎很固执,一次次连续踹踢在幅度最高点上,形成了叠震,路灯木杆不堪重负地发出吱呀呀的声音。

    让人听得牙酸,也是干扰人的听力,而且这已经持续了十几分钟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最叫人烦躁,有个队员按捺不住地一跃而起:“这哪家的熊孩子!我去赶走她——”

    “别动,说不定敌人也正在观察这里,你出去……岂不是暴露出这里有网?”孙铭冷静说,又重新举起望远镜:“关于纪伦的情报显示,此人的反侦察很强……我们不能暴露出一丝蛛丝马迹,或者风吹草动,鱼肯定就跑了。”

    于是队员们只能无语地蹲着各自位置上,听着那个萝莉制造的刺耳噪音,无声诅咒教出这熊孩子的家长。

    过一会儿,路灯的灯杆,咔嚓一下折断了……折断了。

    在众人呆滞目光里,破坏力惊人的萝莉抱着她脑袋上的毛线帽,和沿着灯杆跳下来的小白猫一起逃窜。

    “快跑~~”

    “喵~~”

    路灯折倒的烟尘弥漫在街口,一萝一猫消失在黑暗小巷子里,孙铭都忍不住又一次将望远镜移动回来,盯着这个发生事端街口,以防有问题。

    烟尘中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走出来,停在街口,似乎意外地看看地上横倒的灯杆。

    “黑风衣,平头短发,面容……是他,目标出现了!他过来了……”

    “各队请注意……请注意,鱼已上钩……等等,他又停下了!”

    “他停在那里干什么?”

    “已经停了半分钟了……还不过来?”

    “好像在和巷子里那个熊孩子说话。”

    “我们是在上风口,别出声……安静,安静。”

    路灯倒地后滚动辘辘声,碎灯泡玻璃的滑落声,沙尘簌簌声,终逐渐平息。

    而纪伦在那边下风口,说话的声音是断断续续,也有些可以听见:“不要随便破坏公物,你家长是谁?对,就是你……有没有素质了?会不会教孩子?”

    这些话说出了队员的心声,不过,纪伦和巷子里的家长对话声音也太久了,虽是解气,但又引起了一种的烦躁……这样的连续事件涣散注意,没有人留意到之前的一萝一猫都已经消失不见。

    一直到了五分钟,纪伦才挥挥手,似乎和巷子里的家长结束了对话,走过来,没有什么停留和犹豫进了大楼,黑色风衣在望远镜的追踪视野中消失不见。

    孙铭深吸一口气:“大家不用怕,他受伤很重,不敢随意调用星桥力量,但也别掉以轻心,不要听他任何蛊惑,各小组准备……”

    …………

    “交出柳清明!”纪伦声音打断了孙铭的命令,出现在所有队友耳侧。

    他们下意识转首看了看自己周围,完全看不到身影,而只有声音平静在自己耳侧响起:“再对你们说一遍,交出……柳清明。”

    “他怎么知道柳贼已经……”

    “我们这二楼已进入术士的范围了!危险——”

    “快开枪——”孙铭喊着。

    “啪啪啪!”一片白色迷雾在楼梯上涌动上来……行动队青年个个大骇,对着雾气里连连开枪,也不知道打中还是没打中。

    正在这时,一道白影窜过头顶,在阳台上抛下来个黑色小东西,有人定睛看了看,大喊:“手雷——”

    轰!

    火光爆炸的火焰淹没了他,苏小小眉蹿到了一个阳台上,举动敏捷而驾轻就熟,没有任何迟疑和回顾,喵星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回到一个楼梯转角,金发小萝莉取下她的毛线帽子,是满满的一兜手雷,手指上又套了个新拉环。

    一拉,丝丝青烟,抛手雷递给小白猫,小白猫一叼,看着她身影消失在阳台一角……继续准备新的手雷。

    几秒时间,小白猫又蹿到了一个高度,抛下手雷。

    自然丛林和钢铁丛林都是猫科动物擅长舞台,更别说是夜里了,完全捕捉不到小小的白影,连敌人正主都没出现,就已经给整个埋伏队伍极大压力和死亡恐惧。

    这些恐惧几乎混同着水雾,是呼吸间,就淹没了他们,有人忍不住对着阳台乱开枪,但这只是暴露了他自己的位置,小小白影很快就会将手雷送到这里……用通风管、窗口、阳台这些他们想不到的角度。

    轰!

    爆炸声在接连起伏地发生,纪伦没有上来……只是在小海伦与苏小小眉合作下,青年身体倒地声音在各处传来,不断变小。

    迷雾中,纪伦从容举步进入,在地上抓起一个重伤青年衣领,拍打了两下他的脸颊,盯着他的双眼:“你们的头,是谁?”

    “孙铭大哥。”青年刚喃喃出口,脸色就变得恐惧,盯着魔鬼一样盯着纪伦。

    “柳清明……不在这里?”纪伦说,用的是肯定语气。

    青年闭嘴不说,纪伦已得到了答案,丢下他走出几步:“看来你们已逮捕了他,而且他还……拘捕?你呼吸急促了几分,不是?那是他手下拘捕?很好……谢谢。”

    这样一路顺便问过去,到了楼顶,纪伦就已了解全部情况了,对着一个人影说着:“孙铭队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