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气吞寰宇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六章反杀下
    “谁?”

    孙铭最初还以为是队友,接下就反应过来,一下跳起来,神情紧张,听得手雷爆炸还在不断响起,他就知道自己错算了敌人的未知帮手,抓紧一个起爆器,大喊:“社长教训过,我不会听你这魔鬼任何鬼话蛊惑……”

    “正好,我还有事,也没有兴趣对你说话。”纪伦声音淡淡,身影出现在白色雾气外面。

    “抓住你了——”孙铭死死盯着对方,确定是真身不是幻影,掀开大衣,显出里面绑的满满的炸药块。

    孙铭一瞬间不动,他抬头看了看周围,这是埋设的炸药,又向后望了一眼,这是小月医院的方向,突挺立不动,手指压在起爆器上,直接按下去:“去死——毒瘤,诸侯爪牙,洋人走狗!”

    下个瞬间,白色雾气冲过了他,孙铭整个人身体僵在了那里,手指按着起爆器引爆的最后一小段距离,就是差几毫米,无法引爆。

    纪伦举枪对着青年的额:“你需要对……几个青年的死负责……记得他们名字么?操盘手周宏,银行员工赵金……”

    孙铭瞪大了眼睛,按照神州社传统的风格,硬着脖子想要说话,就看见对方根本不准备回答,手指微扣。

    微不足道的力量,扳机扣动,枪口喷出火花。

    “砰!”

    子弹穿透眉心,孙铭脸上还带着意外而茫然神色,似乎无法理解对方这样干脆开枪,无法理解自己会在这里死掉……“啪”的一声,身后一摊脑浆和血浆混合物喷在墙上,没有立刻倒下,呆立了一秒,才倒下去,鲜血在身下渗出。

    小海伦抱着小白猫走出来,十个手指上都是空的崭新拉环,她低首看了一眼青年队长尸体,仰首看着老师:“就这样?”

    “嗯,就这样。”

    “交换课程的最后一步,记住要学会分辨对象的智商,有部分人,是无法交流,也不需要交流……走,我们去找柳清明……不许叫他师弟,我不会承认教过这种笨蛋。”纪伦没好气说着。

    “是。”小海伦捡起地上起爆器,翻来覆去研究着,跟着走几步,突拉住纪伦衣服,盯着大楼来处的白雾:“老师,那里。”

    白雾正在发生变化,黑色墨水注入清水中的渲染,迅速染黑。

    哗……蝙蝠漫天冲出。

    …………

    一公里外欧式大庄园,沿着石墙种满了葡萄,现在冬天还是藤条沉寂,马车络绎行驶过门口,放下客人又离开,将位置留给排队在后面下一辆马车,这样不断送进来客人,流水人群穿过小花坛。

    男人们西装革履、风度翩翩,女人们优雅的夜礼服、发型争奇斗艳,多数是洋人,各种语言讨论今晚宴会,其实是临时开办,场地是一个华夏人,不过内容与他关系不大……

    有个贵妇人和她的金发女儿介绍:“这都是布列艾坦人联合商会的吸引力,顺便问鲁国追捧着这个圈子的一些愚蠢土豪收些入场券,给个接触机会……”

    “女士您太客气了,用我的话说,这是给他们作食物上餐桌的机会……资本的饕餮盛宴,他们的金钱,和血液一样哗哗放出来。”一个男性银行家笑说,目光在母女身上流连了会,很快又转移到狩猎对象的鲁国土豪身上……资本狩猎快感远比男女之间的性快感更吸引他这种秃鹫。

    到前庭院子里,这里竖立有一个赤果胴体的少女天使像,雕塑细腻而优雅,但翠色的植物藤条缠绕着她,植物触须似乎深扎入她的肌肤,稍给人微妙的感觉,这少女手托着瓶子,汩汩流出清泉来,洒在水池上,十几尾红色锦鲤在游动。

    有客人经过时,捻起女仆托盘里的面包屑,投进池水里,女人们看着这些生物的争抢,就发出一阵笑声。

    “很有意思,不是么?”有个灰发商人说着,拍拍手,继续和一个红发同伴聊着往里面走:“最近布列艾坦人倒霉了,不过听说又有了转机,大概是想要重振信心,举办了这次宴会,是想说明什么?”

    “没有实际内容的话,没有用的,各家已经虎视眈眈,准备在倒下猛虎的尸体上瓜分一口……别管本岛实力多强,这里是黑暗远东啊……赚一笔,回去退休吃高利贷……做个食利者。”

    “不愧是弗兰斯人的梦想,你不如说是做个食腐秃鹫……或者吸血蝙蝠……”

    “我的上帝,黑暗远东的晚上别说这个……”

    漆黑钟楼上,一身黑色配暗红色繁复风衣的银发男人,皮肤苍白,面容深刻,英俊华美,端着一杯血红的酒,俯瞰下方进入大宅的客人,嘴角微弯。

    “你在笑什么,弗拉德。”一个女人走出暗影立在旁边,她的容貌和下方少女雕像一样,黑色的露肩夜礼服,甚至花纹也是下方雕像身上翠藤样式,只是……这花纹是血色。

    “没什么,瑟琳娜,享受和平的人类,总会忘记他们其实在战争中……一场永远不会停息的古老战争。”男人露出浅浅的笑,尖利的两颗牙齿稍瞬而逝:“奴仆窃据房子太久,就总会忘记房子的真正主人。”

    这时,又几个俊美的男女上来,瑟琳娜提起裙摆,优雅地行了一个礼,就告退离去,融入暗影之前回首看了眼窗外的整座庄园,在普通人无法觉察到的一种视角下,洒满了月光,栖满了蝙蝠……

    ……宴会大厅里,黑色燕尾服的金发管家对着名单,对一个儒商中年男主人汇报着,男主人有点神经焦虑不断翻出挂表,对着时间:“夜宴马上开始了,我还邀请了刘易斯教授,他没来么?”

    “没有出现,主人。”金发管家一丝不苟,做着鞠躬的动作,目光淡漠平静。

    中年儒商就有点失望地离开,几个男女朋友端着酒杯,跟着他走……排除掉只能在花园里参加的一些地方土豪,他们可算是宴会正席中以主人朋友身份参加的仅有几个国人,有个女人体贴地笑说:“刘易斯,国人,还是洋人?很重要的人?”

    中年儒商点首说:“刘易斯教授,很有钱的一个华侨,两年前带着投资项目回国来的,明面上是加里敦大学的经济学客座教授,但情报显示此人受雇于孤星国一家新成立的‘熊与茉莉’银行——主要股东都是些红脖子,包括北欧商圈的几个家族、孤星国内核心企业的负责人、大学校长,可能是那个国家新组建的财团,带着和我国合作的意向过来,开始几个月这个教授还做过咱们的经济顾问……后来请辞了,想起来没?”

    女人就眼睛一亮,拍手说:“哦,想起来了,那年市政厅的年宴舞会还见他带女儿出席过,名字是忘记了,人还记得,他那个女儿海伦给人印象深刻,太漂亮了……金发,蓝眼,手上带着一串紫水晶手链……腿脚好像有点不太方便,没跳舞。”

    侧边楼梯黑色裙摆浮动,下来一个西洋人女性,身穿黑色的露肩夜礼服,面容可比少女更娇艳,眸子翠绿色的暖意,微笑看着几个国人:“你们在聊小海伦?”

    “啊……凯瑟琳女侯爵,您也认识她?”

    “不,没见过小女孩本人,但听说过,在我们的世界里,她的母亲身份可不一般……”凯瑟琳露出个微笑,在经过的侍者盘子里端起一杯葡萄酒,对他们举杯,敬了一杯就端起裙摆离去,她的目光扫过一些角落。

    月光之下,很多身着繁复礼服的年轻俊美男女,在宴会里自得其乐,随着乐队的曲声翩然起舞,或明明就在主人和宾客的面前走过去,甚至伸手取杯喝酒,都没有人看见他们,除了她……和他们。

    这个宴会就是一艘豪华游轮船分作了上下两层……一层在月光中,一层灯光中,相互交融,相互干涉。

    “真是个绝世美人儿,听说你这庄园原本是她一个亡夫的财产,院子里喷泉雕塑都是以她为原型……”

    一个青年商人恋恋不舍望着凯瑟琳的背影,想起了原先话题,点首:“小海伦,我想起来了,上次凯瑟琳问我打听过,那个十岁小姑娘是混血儿,而且是东欧中亚一带的血统,所以符合我们国人审美……据说是刘易斯教授那个露西亚族的亡妻留给他的女孩,所以很宝贝,当小公主一样。”

    中年儒商若有所思:“难怪……那次宴会上,他什么事情都要问问女儿意见,父女间的相处给人感觉有意思。”

    “还是你们文人观察仔细,那个我倒是没留意,用的都是外语,完全听不懂。”女人笑着说,承认自己无知。

    “什么文人?商海里混口饭吃……”中年儒商一笑,说:“我也听不太懂,经济学术语太多了,隔行如隔山……倒是这次布列艾坦的事情似乎牵涉到洋人的命门,可以问问刘易斯教授,可惜又没来。”

    “啊,你胆子真大,还敢吃洋人不成……”

    “交情归交情,生意归生意。”

    “宴会还没结束呢,不过可别报多大希望,他在女儿失踪之后就变得消沉,合作项目再也推行不下去,背后财团还发函到外交部要求追查无果,愤怒下可能是误会我们没有诚意,听说投资也取消掉了……”

    啪啪啪啪——

    枪声响起在不远处,门口往来的宾客都一怔,目光都看过去:“怎么回事?”

    而庄园大厅的光鲜客人们,都还沉浸在觥筹交错、歌舞升平中,没有听到外面动静,直到轰一声爆炸声响起,才顿住,涌到窗口、门口去看:“发生什么了?”

    “看不见有枪战和爆炸,但声音又近在耳侧,怎么回事?”

    …………

    下个瞬间,纪伦和小海伦目光中,一幢庄园徐徐浮现,只是却是月光下,充满了黑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