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气吞寰宇 > 第一百三十七章共鸣上

第一百三十七章共鸣上

        大楼角落里,栖息着一只只蝙蝠在月光下连成一条银色珠链,黑暗弥漫在雾气,蝙蝠化透明人影在月光里翩然起舞,旋转着……旋转,一圈声音:“欢迎您,伟大的神裔,来到暗月庄园。”

        一个角落里的重伤青年,看着这一幕,流露出恐惧:“……吸血鬼。”

        啪,一个透明女人踩在了他脑袋上,舞鞋清晰起来,头颅碎裂。

        ……

        漫天蝙蝠收拢下去,出现在小海伦面前的是一个西欧古老庄园,硕大的银月悬挂在钟楼边,下面是石砌雕花楼宇,十字架倾倒在墙角,荒芜庭院中央喷水池干涸,原本安放在上面的喷泉雕塑已不见踪影,只剩下一个冰冷基座,和枯萎散落的漆黑爬藤,一圈昏暗的砖墙在月光下没有半点光亮,但整个庄园的风格并不完全是沉黑寂寂。

        此时此刻,一扇扇镶嵌华彩的玻璃窗**出淡黄色的光,还有乐队演奏舞曲,里面似乎在……

        “砰!”

        纪伦一脚踹开门,音乐声陡清晰入耳,月光漂浮在门口空气中,伸手拂去这层淡淡薄纱,里面是金碧辉煌,大厅墙壁都是各种西欧风格的金色浮雕,水晶大吊灯没有亮着灯光,却是巨大的玻璃穹顶,月光如水在充盈着整个大厅。

        在半空中飞舞着的一圈圈绿色丝带、红色丝带,对应着地毯上一个个红男绿女,全都是盛宴的礼服,带着一种浮夸奢华,在乐队的欢快演奏舞曲中一圈圈旋舞着,旋舞着……他们或者她们,转过面孔对着门口时,纪伦看到的都是一张张半遮容貌的假面具,各型各色,这是一个假面舞会。

        面具无法完全遮住男男女女的面孔,都是英俊或美丽,穿花蝴蝶一样交错,给人一种目不暇接的感觉。

        而所有美丽舞蹈组合中,最引人瞩目是一个黑色晚礼服的红发女人,她的裙摆也是红色的藤蔓,旋舞起来时是黑夜里热情燃烧的火焰,且……她的对面没有人。

        仅仅是一个人做出对舞的姿态,像是空气里真的有个舞伴,就这样在华丽缤纷的舞池里旋转到门口的纪伦面前,停下来,拎起裙裾,做了个淑女的提裙礼,然后对他伸出纤长玉手,雪白蕾丝手套在月光中闪动着晕彩,映衬着她翠绿眸子里荡漾的温暖笑意:“欢迎你,强大的鲁国神族,今晚是我——凯瑟琳300岁的生日舞会,作血族现存最长寿者之一,艾西米亚高地女侯爵,能否有这个荣幸,邀您与我共舞一曲?”

        “谢谢,不用。”纪伦推开,就往里面走。

        小海伦跟着进来,转首盯着这个老女人,敌意深浓掏出一个手雷。

        “呀,真是不可爱的女孩……黑色眼睛?”凯瑟琳端详了一下萝莉,轻笑着,目光盯着她的雪白脖子:“我一直在找个小女孩,也和你差不多大,咯咯……能让我品尝一下你的血,确定一下,分享你的青春么?”

        纪伦皱眉,手枪对准她,但这动作丝毫没有起到威胁作用,凯瑟琳挺起丰盈胸脯贴在黑硬枪口,对他抛了个媚眼。

        啪!

        子弹穿透她胸膛,带着一蓬黑血在背后射出。

        “youstupid****——”凯瑟琳尖叫着向后退入舞池,在同伴戏谑目光里,她的神情变得羞怒,在黑裙的红色植物藤蔓一瞬间肉化,张开成一对红色的蝙蝠翅膀,扑腾着到舞池上空,张开双臂是拥抱着玻璃穹顶上的银月:“你杀不了我,因……我已经死了,月光就是我的生命。”

        纪伦看了一眼她的蝙蝠翅膀,褪下手枪的弹夹,换上一个弹夹,弹夹缝隙间银光闪动,白银金属镜面的反光映照景象中,这是一座空荡荡的殿堂,除他和小海伦,空无一物。

        但再抬眼看又是满满的人群,发生这种事情,舞池里的舞蹈又还在继续,没有影子的俊男美女似乎缺乏感情,并不在意同伴凯瑟琳遭遇的袭击。

        凯瑟琳沐浴在月光中,伤口流出的黑血又缩回去,就连衣服的破损都一瞬间修复,她俯瞰着纪伦,用一种浮夸的咏叹调:“从海洋到陆地,又从陆地到海洋,生命无休止地进化,作人类的高阶形态引领未来,我们都是这场盛大游戏的一份子,不是非得做对手。”

        纪伦举起枪口再度对准她,唰一下,她闪身不断躲闪,速度超过纪伦所见过的安东尼,几次都无法完全锁定,而听着她诱惑的声音不断响起:“加入我们血族,只需要短短的一下痛苦,你就可以分享我们的永生……”

        “是,你很强大,但你只是一个人,你的国家太弱小了,这片土地的神明都陷入沉睡,你没有战友,你孤身一人……”

        “加入我们吧,我知道你们这些青年的热血,你还可以做神州社社长,做你任何想做的事情,保护任何你想要保护的人……你无法对抗寰球大势,但在这片土地的废墟中,血族会是你最强后盾,你会成为暗夜的君王——”

        砰——

        一枪击穿了凯瑟琳的翅膀根部,她折翼扑地,尖叫着。

        纪伦已经用子弹做出冰冷的回答,一个浑厚的男声就呵呵笑着,响在大厅里:“你拒绝了永生的邀请,人类……那么,欢迎你来到我弗拉德的夏宫……”

        这个名叫弗拉德的陌生男人这句是对纪伦说,下一句是对同伴们:“先生们,女士们,让我荣幸地为你们介绍,鲁国的神族,伦·纪……吸了他的血,最低等的血仆都能变成男爵,吸光他,男爵能一跃变成公爵!与我同样的存在!对了,这位强大的灵界君王身受重伤,已无法在我们的巢穴强行展开星桥!先生们,女士们,你们还等什么呢?”

        俊男美女的舞蹈身形停顿,齐刷刷转首盯着纪伦,这反应与凯瑟琳说话时的无人问津不同,不知道是弗拉德说话,还是神血诱惑,这些人的眼睛里都冒出银色的光,张开嘴巴露出了獠牙,整张脸都变得苍白,瞬间显出本质,扑向纪伦。

        哗,雾气喷出,淹没了师徒二人,但在玻璃穹顶月光压制下只有几米直径,还在滚动着向前。

        “跟紧我。”

        纪伦牵着小海伦的一只手,在浓郁白雾中快步行走,闭着眼连连开枪,银色的子弹在空气里划出一道波纹,精准预判在一只吸血鬼闪避的位置上,送进它的脑袋里。

        噗——

        重金属银质与吸血鬼的冻结脑浆剧烈反应沸腾,一瞬间烧空了它的脑袋,火焰透出七窍还在蔓延往身体各处,它发出无声嘶吼,在飞灰中结束所谓的永恒生命。

        砰砰砰砰——

        每一枪都带走一个吸血鬼生命,化漆黑飞灰,小海伦握着手雷停顿几秒,扔出去,“轰”的爆炸在吸血鬼群里耀亮起来,带着灼烫的白光传统雾气。

        “啊——”很多吸血鬼都不堪刺眼光照地遮住面孔,靠近爆炸核心且比较弱小一点的甚至直接成灰。

        “嗯?直接燃烧?”

        纪伦一瞬间计算了其中比例,作为随机样本采样,还不太确定,对小海伦:“再扔两个!”

        “好。”小海伦顺手扔出了手上的三个,怔了怔,举手看看三个空拉环:“扔多了……”

        轰轰轰——

        接连的爆炸终撕开了吸血鬼巢穴的内幕,场上看似人多势众的吸血鬼,大部分都是弱渣,纪伦猜测它们只是最低一级血仆,如果在同个世界战斗的话,基本和小镇英灵武士差不多的力量——看似弱点只有脑袋和心脏,力量和敏捷不错,但养尊处优的反应速度和战斗意识,都离真正战士差的太远,直来直去的肉搏,正面对上全甲老兵们的以伤换命打法,根本是找死。

        更别说现代战争的火力封锁,它们的正确使用方法应是艰苦的游击战,但让吸血鬼学会艰苦……能学的会,它们也不会选择逃避成死者了。

        剩下稍微强一些不会炸死,大概是吸血鬼男爵,也都是愚蠢硬抗,远没有伯爵安东尼那样快速闪避、聚散躲避伤害的战斗水准,更没有侯爵老鬼凯瑟琳的飞行闪避敏捷与沐浴月光修复……

        “不知道有没有基本的吸血恢复能力。”

        纪伦这样说,却不准备给它们修复机会了,留下最后一颗白银子弹,退出弹匣握在手里。

        枪声停顿下来,凯瑟琳惊喜叫着:“他没子弹了!冲进去堆死他——他只有一个人!一个人!”

        浑厚的男声也在殿堂上空回荡,用浮夸咏叹调:“孤单的战士,他将长眠于此,留下孤独的墓碑……”

        呼——

        手中燃烧起灵能火焰,白银如蜡泪融化,出现在一柄长刀刀锋上,顺着斩下一个要冲过来捡便宜的吸血鬼头颅。

        头颅在半空中就化作飞灰。

        弗拉德还在吟唱:“强大的鲁国神族,灵界的君王,你的英灵战士们呢?沉睡不醒,你的族人将刀剑对向你,让你重伤,将枪口对准你的仆从……你在为谁而战?你在失去方向,丧失着力量源泉……”

        噗——

        一颗颗吸血鬼头颅飞起来,陪着半空中的歌声,好像是无言嘲讽,华夏式的冷幽默,让弗拉德浮夸的咏叹都是一滞,有点气急败坏:“杀了这个粗鲁东方野蛮人!我要用酒杯喝它的血——”(未完待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