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财源滚滚 > 正文卷 第七章 打听行情
    外面的天还黑着,客厅中已经传来细碎的脚步声。

    李东一个鱼跃翻滚起身,急忙穿好衣服推门出去。

    李程远刚准备出门,见到儿子穿好衣服走了出来愣了一下关切道:“是不是吵醒你了?你明天休息,回去多睡一会,才两点多呢。”

    “没,是我自己起来的。”李东急匆匆地用冷水洗了洗脸,道:“爸,我和你一起去!”

    老妈还没起来,李东放低了声音。

    一般情况下是老爸先去进货,然后老妈才跟着去开摊,所以每天能比老爸多睡一会儿。

    “你跟我去干什么?回去睡觉,外面冷……”

    “爸,我去看看,咱家卖鱼这么多年我还没去过你进货的地方呢,反正白天没事的时候回来补觉就行了。”

    不由分说地推着老爸一起出了门,李程远无奈之下只好任由儿子跟着。

    四月份的天不算冷,不过夜里起露还是有点凉的。

    李东紧了紧衣衫,李程远已经取出放在楼下运货的脚蹬三轮车,招呼李东坐下就蹬着三轮车向郊区方向骑去。

    一路上父子俩没有太多的话语,父亲和儿子之间总是沉默的时候居多。

    直到骑了近二十分钟,黑暗处才传来一片灯火,隐隐有人声传来。

    李程远找了个地方停下三轮车,拍着李东的肩膀边走边介绍。

    “这是东平大市场,平时进货都在这,不单单是咱们,什么蔬菜水果也都在这进货。都是夜里大货车送货来,天亮了就走。”

    “平时也有乡下来的二道贩子也在这出货,来得早有时候能遇上些好东西,便宜不说还好卖。”

    “不过也要看仔细了,这些家伙没个好相与的,以次充好不是一次两次,灯下黑走眼也常有。比如说活虾中掺一部分死虾……”

    “还有,有时候有的批发商来的迟,先来的就叫高价,不进货又怕后面的人不来到时候断了货,咬牙进了高价货,结果后面批发商又来了,价钱就掉下去了,前面进货的就亏了,卖高价卖不出去就得折本……”

    李程远一路给李东介绍着,倒不是想着让儿子接他的班,而是让儿子多点人生阅历。

    这些经验只有他们这种老资格摊贩才知道,要不然都赚钱为什么有那么多新开的摊子赔本关门。

    不管以后做什么工作,多点经验总是好的。

    李东乖乖地听着,不时打量一下各个大货车中的水产。

    李程远有熟悉的供货商,领着李东走了几分钟才在转角的一辆卡车边停下。

    “老汪,这次有没有什么好货啊?昨天你那虾都死了一半你还坑我,赔了一百多块……”

    隔着老远李程远就大声招呼了起来,卡车边蹲着几个人正在看货,一个矮胖的中年汉子急忙转身笑骂道:“一听就知道是你这个大嘴巴,搅合了我生意你高兴是吧?昨天虾子死了一些我都跟你说了,不是给你便宜了么……”

    两人闲扯间李程远开始看货了,李家的摊子不大,进的东西不算多,所以不用跑几家供货商,这一家就足够了。

    李东也没闲着,趁着老爸看货自己四处乱转,看看有没有贩卖龙虾的。

    前后看了七八家,果然东平这里不兴这玩意,有倒是有,不过很少。

    几家加在一起恐怕都没五百斤,这里可是东平最大的水产批发市场,整个东平县城一天龙虾的销量居然只有这么一点。

    就算现在还没到正式吃龙虾的季节,可东平县城近四十万人吃龙虾的也太少了。

    李东有些失望,难道自己要去乡下收购不成?

    东平虽然地处内陆,不过河湖不少,龙虾这玩意繁殖快好养活。

    乡下那玩意倒是不少,可是卖的人不多,农村人都喜欢拿来喂鸡鸭,剩下的顶多也就家里吃,没多少人专门养殖这东西。

    “唉!”

    叹了口气,难道自己出师不利,第一桶金还得想其他法子不成?

    正愁眉间,刚刚和老爸说话的老汪走了过来,递了一根烟笑道:“娃子,老李家的?”

    “嗯,谢谢!”

    很自然地接过烟,借着火点燃,李东深吸一口,这才想起来自己重生回来居然忘了抽烟。

    这是好事,自己上辈子干销售抽的多,身上一股烟味洗都洗不掉,为了这个还丢了好几笔单子。

    “我看你转了一圈,是要接你爸的摊子?”老汪见眼前的小伙子抽烟动作熟练忍不住笑了笑,看来也是个老烟杆子。

    “呵呵,暂时还没这想法。就是看看,对了,汪叔,我看这龙虾好像不怎么多?”李东装作不经意地说了一句,老汪毕竟是行家,肯定比自己清楚。

    吐了口烟圈,老汪笑了笑道:“那玩意不好卖,价钱也不高。听说平川那边倒是挺好卖的,不过咱们在那边没门路,路途又远,懒得费那个神。”

    “怎么着,你有想法?”

    李东心里一动,这做生意的果然没有简单的,自己还以为没人知道平川那边的行情,没想到老汪居然知道。

    不过好在东平的这些批发商只守着自己这一亩三分地,没几个有雄心去省城闯闯的,要不然也轮不到自己。

    “能有什么想法,这不昨晚在烧烤摊那边吃了一盘味道不错,这不想着要是行情好让我爸也进点货赚点小钱么。”

    李东避重就轻地应付了过去,继续道:“汪叔,你说我要是进个几千斤在东平能卖掉吗?”

    “呵呵,有点难。不过这玩意耐活,就算离水一个星期也死不了,几千斤的话应该亏不了,不过恐怕也赚不到,劳神又费力。”

    老汪对李东的想法嗤之以鼻,不过也没劝,年轻人想法多些正常,反正又不是他儿子,亏了也不是亏他的。

    “我倒是想试试,汪叔,我看这批发龙虾的不多,想要几千斤挺难的吧?”李东继续套话。

    “哈哈,那你倒是错了。这玩意乡下多了去了,就是都懒得进货罢了,利润太少。你要是真想要,就你汪叔给你弄来个万把斤也不是难事。”

    老汪暗道,蚊子腿再小也是肉,要是这小子真能进个万把斤货,那利润也有好几千了。

    听到老汪的话李东心中一喜,峰回路转,看来这钱自己赚定了。

    连忙招呼老汪到一旁低声道:“汪叔,我倒还真有点想法,你给说说这龙虾进价多少一斤?”

    “红壳的两块五,青壳的一块五,你要多少?”老汪是行家,价格随口就来。

    青壳的不好卖,李东没兴趣,红壳的才两块五,和后世动辄三四十简直没法比。

    不过现在省城的行情他还不清楚,虽然知道肯定比东平高,可李东也不想冒险,想了想道:“汪叔,你给我个电话,我回去想想,想好了到时候给你电话。”

    “你爸那有……”

    “别,您老可别和我爸说,我爸那人你知道,胆子小。要是被我爸知道了肯定不能同意,我想自己先试试看,到时候要是赚了再和我爸说。”

    老汪是个人精,赚钱的生意不做白不做,闻言连忙递了张名片给李东。

    就算生意不成也没关系,反正就是一张名片的事,要是成了几千块钱进账也不错,龙虾那玩意在乡下收上来也就块把钱一斤。

    和老汪继续扯了几句,那边有人要结账,老汪开始忙起来,也没工夫再和李东闲扯。

    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李东见老爸还在扯皮,继续走了几家刚刚有龙虾卖的商家,用同样的方式弄来了几张名片这才罢休。

    再回到老汪这,李程远已经进好了货。

    见李东来了,笑道:“怎么样?是不是都没见到过这么多种水产,咱们家摊子小,品种也少,等哪天有闲钱了咱们也弄个店面。”

    李东笑着敷衍了两句,暗道摊子小都够你忙活的了,要是大了还不得累死人。

    就老爸老妈那性格肯定舍不得雇人,甭管能不能赚钱,还是趁早结束这生意才好。

    和老爸聊了几句,李程远还要回市场准备开摊,李东没跟着一起去,自己先回了家。

    他准备今天就去省城探探路,在平川他前前后后呆了十二年,对那里门清,找到门路不难。

    要是真能赚钱,自己就得准备铺货。

    至于本钱的事自己也有办法,趁着这段时间到正式入夏的信息断层,自己可得好好赚上一笔才行。

    一旦等平川那边的消息传开了,东平的商人再傻也不会放过。

    不管是人脉还是渠道本钱自己都比不上他们,到时候肉再多也没自己的份,这段时间累点就累点。

    这么想着,李东脚下的速度不由得加快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