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财源滚滚 > 第三十六章 如此亲戚(求推荐)

第三十六章 如此亲戚(求推荐)

        8号晚上,东平大酒店。

        东平大酒店应该算是县城最高档次的酒店了,消费水平绝对不低。

        今天李家摆酒请客,向来节俭的李东爸妈却是在东平大酒店定了酒席。

        按照曹芳的话说,什么都能省,这种涨脸的事情上绝对不能省。

        此时李东正和老妈一起站在酒店门口迎客,笑了一晚上脸都面瘫了。

        见又有熟人过来,李东连忙笑道:“王叔好,陈阿姨好!”

        这些都是菜市场的商贩,李东几乎都认识。

        这次来吃酒的大部分都是市场上的摊贩,也有一些经常买菜的老客户听到消息也过来吃杯喜酒,亲戚却是没几个。

        曹芳和李程远亲戚少,李东外婆家更是远在黔省,坐火车都要两天时间,太远了也就没通知。

        “哟,东子可真是出息了!江大那可是名牌大学……”

        刚来的两人照例对着李东一阵猛夸,这些话今晚李东听了都不下十遍了,却还是笑盈盈地接受了众人的吹捧。

        等人一上楼,李东吐了口气,对曹芳道:“妈,还有没有人了,没人咱们上去吧。”

        曹芳看了看表,已经快七点半了,该来的差不多都来了。

        便开口道:“咱们先上去吧,差不多……”

        “曹芳?你们怎么在这?”

        曹芳话音一顿,转身看了一下说话的人,脸顿时耷拉下来。

        李东此时也回头看了一眼,看见来人,脸色黑的比曹芳还难看。

        “大哥,这么巧啊,你什么时候回东平的?”曹芳勉强笑了笑。

        李程辉夹着公文包,挺了挺肚子,昂着头道:“早上刚回来,请人吃饭,还没说你怎么也在这呢?”

        “我……”

        李东实在是看不惯李程辉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尽管这个人还是他名义上的大伯。

        此刻见老妈支吾着说不出话,李东不客气地插话道:“我们来吃饭难道还要请示一下大伯?”

        李程辉脸色唰地一下就黑了下来,重重哼了一声。

        见李程辉脸色难看,曹芳怕他当场发作,扯了扯李东,笑着岔开道:“小孩子不懂事,大哥别和他计较。”

        “你们教的好儿子!老二呢?”

        李程辉被李东顶的有些下不来台,撇撇嘴便问起了李程远。

        曹芳先前听到李程辉也要在这吃饭,就知道瞒不下去了,见李程辉问起,只好道:“程远在楼上招待客人。”

        “哟,你们两口子还有钱到东平大酒店请客吃饭?发财了这是?”

        李程辉摸着肚子,瞪大了眼镜,一副你们竟然也有钱在这吃饭的表情,让李东差点气炸了肺。

        正准备出声顶回去,曹芳扯了扯李东的衣衫,勉强回道:“我们哪发的了财,这不东子考上了大学,今天请人吃酒,总不能太省不是。”

        “考上大学了?”

        李程辉显然不记得李东是今年高考,不过在他看来是理所当然的,闻言板着脸道:“考大学我怎么不知道?吃酒也不说通知我,老二就是这么办事的?”

        倒不是说他想来吃酒,可通知了来不来是一回事,没通知他就是没把他放在眼里。

        他是李家老大,李程远没喊他就是不给他面子!

        这话曹芳不好接,毕竟的确是没通知人,好巧不巧的是刚好遇上了。

        李东却是语带讥嘲道:“我们哪敢通知大伯,就怕还没登你们家门就被赶出来了。”

        “哼!书读了这么多年还是这个德行!考上大学也没什么出息!我不跟你计较,就你爸那个样子,指望他能教出什么好来!”

        李程辉脸色阴沉,他是个要脸面的人,周围人这么多,他也不好发作。

        “我爸行得正坐得端,靠自己努力赚钱养家,难道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听到李程辉几次说到自己老爸,李东火气压都压不住,记忆中的场景一次次在脑海中闪现。

        俗话说血浓于水,打断骨头还连着筋!

        这李家亲兄弟之间就算有隔阂也不至于让李东这个小辈三番两次顶撞李程辉。

        此前李家两兄弟间的纠纷暂且不说,毕竟李东的立场肯定是站在自己老爸这一边的,不能说完全客观公正。

        可李东知道,李程辉不是表面上冷漠古板,而是个真正的冷血动物。

        至今他都忘不了,当初李程远重病躺在医院,李程辉这个当老大的连看一眼都没看过。

        不是相隔万里之遥,李程辉家就在青阳,距离东平不到两个小时的车程!

        李程远和曹芳病重的后期,家里存款用完了,房子也卖了,李东走投无路之下厚着脸皮找上门借钱,钱没借到一分,奚落倒是收了一箩筐。

        要是李程辉是个土里找食的,他李东也能不计较,毕竟谁都不容易。

        可他一个建筑公司的大老板,身家不说千万,几百万肯定是有的。

        亲侄子上门借钱给亲弟弟看病,还借的不多,两三万而已,是个人也不会一毛不拔。

        可李程辉做到了!

        不但做到了,还做的很彻底,连弟弟弟媳的丧葬事宜都没瞅一眼。

        要知道李程辉是李程远唯一的亲兄弟,李东爷爷奶奶早就过世了,这种事怎么说也要帮衬一下侄子。

        可李程辉没有,甚至他全家都没一个人过来哪怕看上一眼!

        如此冷漠,如此无情,说出去恐怕都没人相信。

        当然,这是有原因的。

        据说,据李东那个堂哥说的,他们全家去国外旅游了,没时间回来,这就是原因!

        弟弟弟媳重病垂死,当大哥的还有心情带着全家出国逍遥,何其冷血!

        若是李程远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也就罢了,可李程远对他这个大哥真的没什么话说。

        这种人还指望着李东把他当亲戚,简直可笑。

        李程辉铁青着脸,几次三番被侄子当面顶撞,这张脸算是丢尽了。

        和李东他没什么好说的,他知道李东嘴皮子利索,当即指着曹芳喝道:“这就是你教的好儿子?你们就是这么教他的,没家教!”

        “谁没家教谁清楚!”

        李东冷笑不已,在他心中李程辉连陌生人都不如,他可不惯着他!

        “混账东西!”

        李程辉气的脸都白了,指着李东破口大骂。

        “……”

        当李程远收到消息赶过来的时候,李东都差点要和李程辉干上了。

        要不是曹芳在一旁拉着,就凭李东的脾气真有可能揍李程辉一顿。

        直到李程远来了,李东这才强压着火气闭上了嘴,李程辉他不在乎,老爸的面子总是要顾及的。

        李程远急忙给阴沉着脸的李程辉赔不是,这才转头狠狠训了李东几句道:“给你大伯赔不是,能耐了你?跟长辈怎么说话的!”

        李东梗着脖子不吭声,能无视李程辉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打死他也不会向李程辉道歉。

        李程远知道儿子性子倔,从小到大都和李程辉不对付,现在也不是说教的时候,转身对李程辉堆笑道:“大哥,东子不懂事,回去我肯定收拾他。”

        毕竟今天是吃喜酒,李程远怕李程辉不肯罢休,又解释道:“吃酒没通知大哥是我的不是,原本我想着你在青阳忙,回来一趟也麻烦,这才没告诉你。”

        “现在刚好你回东平了,酒席还没开席,大哥,上去喝两杯吧。”

        “喝个屁!我还差你那两杯酒!”

        李程辉没给李程远好脸色,等李程远说完便黑着脸骂了一句,转身就进了酒店的包间。

        李程远脸色有些尴尬,李东见状不以为然道:“搭理他干嘛,没他咱们还不吃饭了!”

        说罢便拉着曹芳往楼上走,反正他很不喜欢老爸对待李程辉的态度,人家不把你当亲人,你把他当亲人只会被伤害的更深。

        李程远叹了口气,摇摇头没有解释。

        怎么说李程辉也是他大哥,他就这么一个兄弟,难道还真能不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