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财源滚滚 > 正文卷 第452章 来者不善
    黄金貔貅的事李东也没多说,毕竟是贺喜的礼物,人家一片好心,说多了显得矫情。

    招待了众人一会,李东便道:“杜书记还在等着,诸位,失陪一会,抱歉。”

    “杜书记……”

    众人一听愣了一下,接着有反应过来的马上道:“李总,您去忙,要不要我们一起去迎迎?”

    “不用了,揭牌仪式马上开始,我接杜书记过来就行。”

    “行行行,李总您随意。”

    “对,李总,别为了我们耽搁了。”

    众人哪还敢多说,急忙催促起李东来。

    等李东一走,才有人低声道:“这位还真够可以的,放着杜书记不接待,跑来接待咱们。”

    “人家有这个底气,放你你敢吗?”

    “嘿嘿,还真不敢。”

    众人低声笑了几句,虽然语气中难免羡慕,却也不敢多说什么。

    李东敢放着杜安民不接待,直接出来接待他们,这底气足的让他们连嫉妒的心思都不敢升起。

    省委一号去视察,哪家公司的领导不是全程接待。

    也就李东,居然在视察的半途跑人了,众人不得不服。

    就在众人闲聊间,过了四五分钟,李东领着杜安民一行人进了待客厅。

    杜安民一到,原本坐着的宾客全部站了起来,连忙出声问候。

    杜安民今天也显得很亲民,握手的握手,打招呼的打招呼,一时间待客厅中其乐融融。

    李东见状也松了口气,看了看时间,对众人笑道:“诸位,时间差不多了,要不咱们出去吧?”

    集团揭牌仪式就在远方大厦门外的小广场,因为今天还有不少远方的员工也共同参与,远方大厦那个能坐下近千人的大会议室都有些坐不下。

    人这么多,会议室就显得有些拥挤了,加上安全问题,李东便将地方定在了大厦外面的广场上。

    现在一听李东说时间到了,众人马上将视线投向杜安民。

    杜安民笑了笑也没说话,径直起身朝外走去。

    大家见状纷纷跟上,簇拥着杜安民一起朝外走。

    就在众人快要出大厦的时候,刘琪忽然急匆匆地走了过来,不过她显然没料到大家刚好出门,差点撞到了为的杜安民。

    李东一见就连忙皱眉呵斥道:“走路看着点,快到后面去!”

    刘琪一脸的惶恐,急忙走到了李东身后。

    杜安民笑了笑道:“没事,李总也别难为人家丫头,大喜的日子,板着脸可不好。”

    李东一听便笑道:“杜书记不见怪就好,小刘平时大大咧咧习惯了,以后我让她改正。”

    李东身后的刘琪鼓了鼓嘴,等两人说完,众人再度起步,刘琪才凑在李东耳边低声道:“李总,麻烦来了。”

    李东不动声色道:“什么麻烦?”

    “中天国际的李凯来了!”

    “来就来了,慌什么,大喜的日子,来者是客!我这走不开,你看看孙总或者王总有没有空,让他们接待一下,待会揭牌仪式就开始了,别乱了分寸。”

    “我看是来者不善,李总,他还带着人呢。”

    李东瞥了她一眼,低声呵斥道:“动动脑子,今天谁在这?李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在这时候撒野?”

    只要李凯不是二百五,脑袋没出问题,今天怎么也不可能乱来。

    有杜安民在,李凯那身份本来就有些犯忌讳。

    他不动弹还好,一旦引起了杜安民注意,老杜真要起了火,十个李凯也不够老杜收拾的。

    当官的平时不跟你计较那是因为他们在心里考虑得失,想想收拾你到底划不划算。

    李凯能在平川混这些年,不是真的因为他牛逼,只是牛逼的人懒得搭理他罢了。

    再加上李凯自己也不傻,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他心里都有杆秤,李凯再恨李东,也不敢在杜安民面前撒野。

    听李东这么一说,刘琪也镇定了下来。

    脸上的慌乱没了,刘琪恢复了平日的精明,马上道:“那我去找王总,王总正在维持会场秩序。”

    “去吧,别丢了远方的脸,该客气的时候客气,不该客气的时候别客气,懂吗?”

    “懂了!”

    刘琪应了一声,再次匆匆离去。

    李东摇了摇头,平时看着挺精明的丫头,今天怎么就忙晕了头。

    不过这也正常,一方面是远方平时没这么大的场面,另一点则是杜安民来的突然,有些打乱了他们的部署。

    好在目前看来虽然有些小失误,不过大的失误倒是没有。

    ……

    领着众人到了临时搭建起来的主席台上,安排好众人一一落座,远方的高管们这才松了口气。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按部就班,等待揭牌仪式正式开始就行。

    揭牌流程其实也简单,因为是民营企业,李东也没搞那么多套路。

    主持人开场白一说完,第一个便是李东上台致辞。

    原本这项任务李东是准备交给孙涛的,不过孙涛说了,他不是集团总经理,这时候致辞不合适。

    远方目前集团总经理一职还空缺着,李东这个董事长只好亲自上阵。

    简单回顾了一下远方的展史,又分别介绍了一下几家子公司的现状,李东的讲话便结束了。

    李东一说完,场下掌声雷动。

    今天到场的远方员工不少,还有一部分是原时代旗下的老员工,今天也来了不少人。

    加上嘉宾之类的,参加揭牌的人员不下千人。

    掌声很响亮,响的连数百米之外的路人都忍不住纷纷侧目。

    李东一说完,接下来便是平川市长代表平川市委致辞。

    这是早就安排好的流程,之前李东问了一下杜安民的意见,老杜摆了摆手没说话,李东也不敢强求。

    平川市长说完话,主席台上的李东轻声对沈茜道:“要不让杜书记上去说两句?”

    杜安民既然来了,李东也想将他的作用放大最大。

    在揭牌仪式上老杜说几句,对远方可是大有好处。

    沈茜没多做犹豫,转身对着杜安民说了几句,杜安民笑了笑,转头看了一眼李东。

    李东干笑一声,没好意思直视杜安民。

    过了一会,沈茜凑在他耳边低声道:“我爸说致辞就算了,不过你可以让人准备一下,待会我爸可以给咱们题个词。”

    李东一听顿时大喜过望,急忙道:“多谢!”

    说完便对身边的陈珂说了几句,陈珂急忙下去安排了。

    平川市长说完话,中间几位子公司的总经理也上去说了几句,最后便是揭牌仪式了。

    揭牌仪式,除了远方的五位老总,另外还有杜安民,平川市长,瑶海区长,以及几位来道贺的商界人士。

    十几个人一起拉下红绸,闪烁着金光的“远方集团公司”六个大字出现在众人面前。

    掌声再次雷动!

    李东也是喜笑颜开,连忙向众人道谢。

    过了一会,陈珂带着人过来了,一起带过来的还有一张桌子,毛笔以及上好的宣纸。

    杜安民一看便笑着摇摇头道:“这么急,还怕我跑了不成?”

    李东满脸堆笑道:“杜书记,我这是激动的,您老随便给写几个字意思意思,让远方的员工们也跟着一起高兴高兴。”

    “你啊……”

    杜安民笑着指了指他,也没拒绝,拿起毛笔沉思了片刻。

    众人都屏气凝神,也不敢惊动了杜安民。

    等了片刻,杜安民大笔一挥,在纸上留下了八个大字。

    字到底是好是坏,李东也分不出来。

    写正楷字李东倒是能看出来谁丑谁美,可毛笔字,这玩意说不清,你觉得丑,说不定别人就惊为天人。

    李东也不管杜安民字是丑是美,其他人更不会在乎,等杜安民写完,众人便连忙拍起了马屁。

    李东见众人围着杜安民,也没急着上去搭话,盯着桌子上的纸张看了一会。

    “开拓进取,敢为人先!”

    这就是杜安民留下的字,意思只能说中规中矩,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不过好歹也是杜安民写的,李东看了一会便示意陈珂晾一下收起来。

    杜安民虽然在平川的任期没多长了,可老杜以后可是往上走,下一任不管是谁接任老杜的位置,就冲杜安民还没下台,别人也得给远方几分面子。

    闹也闹了,高兴也高兴完了。

    接下里杜安民这些政府官员便没再多留,车队很快就驶离了远方大厦。

    他们一走,不管是李东还是许圣哲这些人都松了口气。

    李东和众人招呼了一声,便拿起话筒对下方的员工大声道:“今天远方集团成立,公司入驻远方大厦,双喜临门!今天中午,公司包下了天湖大酒店,大家有秩序地上车,中午吃好喝好,下午全部放假,今日不醉不归!”

    “好!”

    员工们大声叫好,掌声经久不息。

    李东让孙涛他们安排好员工,自己亲自接待许圣哲这些来客。

    正当李东准备和众人一起赶赴酒店的时候,一直笑脸迎人的李凯忽然道:“李总,我公司还有点事,赴宴就不去了,你们吃好喝好,另外我再祝李总生意兴隆。”

    李东瞥了他一眼,客套道:“凯总,要是不忙的话就一起吧,生意什么时候都能做,大家一起聊聊。”

    “呵呵,真不用,李总就别客气了,那我先告辞了。”李凯笑呵呵地拱了拱手。

    李东其实也不太想和他打交道,见他执意要走,也没拦着,客气道:“那凯总路上小心,回头有时间我再单独请客。”

    “客气客气,那下次见。”

    李凯笑了几声,转身就准备离去。

    这时候一直没出现的周海东忽然从外面走了过来,走到李东跟前便道:“李总,有事跟您汇报。”

    李东随口道:“说。”

    “刚刚中天国际这边让人送了个礼物,我觉得有点不合适,您看是不是让凯总带回去?”

    这话一出,其他人脸色纷纷变了变,李凯脸上的笑意也绷不住了。

    李东眉头轻轻蹙起,他知道周海东不会在这种场合乱说话。

    既然他开口了,说明这礼物肯定有问题。

    李东瞥了李凯一眼,问周海东道:“别乱说话,一点分寸都没!对了,凯总送的是什么?”

    “一口一米八的大钟。”

    李东脸色僵硬了一下,其他人脸色也都微变。

    送钟,只要不是大山深处的野人,华夏人谁不明白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