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财源滚滚 > 正文卷 第460章 除污,风暴!(三更求订阅)
    王悦走了。

    出门的时候,王悦是带着满腔的激情,满腹的抱负走的。

    她走的潇洒,走的畅快,李东却是头疼欲裂。

    群龙无首啊!

    王悦一走,孙涛坐镇苏南,江北的远方超市再度陷入群龙无首的状态。

    可他能怎么办?

    留下王悦?

    这时候留下王悦,只会消磨她的激情,打击她的信心。

    一个不能冲杀战场的悍将,留下来养老,是王悦的遗憾,也是李东的遗憾。

    他只能支持王悦,也许,下一次归来的王悦,会给他带来意外惊喜也说不定。

    ……

    不管李东有多头疼,事情都要一步步解决。

    和吴昌国约好的时间到了,李东在省委大楼旁边的茶楼和吴昌国见了面。

    这位刚刚五十出头的学长,显得有些疲惫。

    李东到了,吴昌国没有出声,轻轻按了按手,示意李东坐下。

    接着又捧起茶杯自饮自斟起来。

    坐在临窗的三楼,透过敞开的窗户,可以将小半个观海区纳入视野中。

    李东见吴昌国没说话,也没出声打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就大口喝了起来。

    正是盛夏的时候,房间里因为开着窗户也没开空调,刚从车中下来的李东感觉身上湿漉漉的。

    “咕哝!”

    李东喝茶的声音仿佛惊醒了吴昌国,吴昌国扭头瞥了他一眼,淡淡道:“牛嚼牡丹。”

    李东笑呵呵道:“茶么,不就是用来解渴的。小口小口喝,大口大口喝,我觉得吧,都是一回事,而且还加快了效率,时间可就是金钱。”

    “市侩。”吴昌国嘴角微微上扬,笑骂一声。

    李东乐滋滋道:“您这是夸奖我,当商人的,被您说一声市侩,是我的荣幸。”

    吴昌国放声笑了起来,再次吐出两个字:“滑头!”

    “滑头嘛,我得想想,这好像不是好词……”

    李东故作沉思,吴昌国也不理他,扭头继续看向窗外,缓缓道:“你看到了吗?”

    李东扭头看了一眼,笑道:“看到了,平川市区发展的不行,太慢了,我觉得应该加快步伐,加快老城区的改造……”

    “不是让你看这个。”

    吴昌国有些无奈,叹道:“算了,你是个商人,看到的和我不一样。”

    “那您看到了什么?”

    “我?”

    吴昌国顿了顿,摇头轻笑道:“我什么都没看到,一叶障目,偌大的江北,我坐在这里,能看到什么?”

    “那就下去看看,听听民生,您老可是江北的青天。一叶障目,那也只是一片叶子,拨云见雾,拉开这片叶子,后面可能就是繁花似锦。”

    “难啊。”

    “有什么难的?这就得看您老有没有这个决心了,您要是下定了决心,一些乌云挡不住这太阳。”

    “你啊!”

    吴昌国摇头失笑,好一会才道:“我就是个老头子,你太高估我了。人老了,有时候也会力不从心的。”

    “您老人家可是青天!学长,看见了吗?那里就是包公祠,包大人可是在看着您呢。”

    “哈哈哈……”

    吴昌国忍不住畅笑起来,手指着李东笑道:“挤兑我是吧?你这张嘴,应该去当律师才对。”

    “那不成,当律师那就是讼棍,说不定还得为坏人辩护,我可是一片丹心向明月,天生当好人的料。”

    吴昌国又被他逗笑了,摆摆手道:“行了,不扯这些,喝杯茶,消消暑。”

    李东闻言也没再开口,端起茶杯小口小口地品味起来。

    两人都没再说话,就这么看着窗外。

    窗外,阳光明媚,包河的水,在阳光折射下显得格外清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吴昌国才缓缓起身道:“看见了吗?包河的水还是清澈的,就算有些许污浊,可只要下定决心清理,它还是清澈的。大到江北,小到包河,都是一样。”

    说完这句,吴昌国就转身出了包间。

    李东急忙起身,追上去道:“学长,那到底是请不清理啊?我现在急着喝水呢,包河的水外面可还是有不少污水,几天再不喝水,我就快渴死了。”

    “渴不死你,放心!”

    吴昌国摇了摇头,撇下李东就径直出了茶楼。

    身后的李东嘿嘿直笑,正准备出门,茶楼的服务员走过来小声道:“先生,还没结账呢。”

    李东脸色刷地一下就黑了,骂骂咧咧说了几句老不休。

    好歹也是省委大员,喝壶茶还赖账,好意思吗?

    不过看在这老头给面子的份上,李东决定还是帮他付回账算了。

    ……

    吴昌国说要去污,那江北就真的要去污了。

    老吴不是吃干饭的那种,他在政法系统干了几十年,那是脚踏实地,一步步走上来的。

    他的威望,在江北,连杜安民都不能在政法系统压过他。

    一纸“打黑令”,平川乃至整个江北,再次掀起了一场风暴。

    这场风暴来的如此猛烈,明明是炎炎夏日,可对有些人来说,却是透心凉。

    盘踞阜城数年的陈强团伙倒了,几十辆警车,上百名武警,甚至出动了防爆警察,一举将这个阜城最大的涉黑团伙镇压了。

    阜城只是开始,陈强也只是预兆。

    接下来,铜山、南湖、明城……

    尤其是江北靠北的几座城市,警车鸣笛声几乎就没断过。

    今天陈强团伙倒了,明天王强团伙也栽了,后天连街头的小混混都不敢露面了。

    夜总会的生意少了,酒吧都快歇业了,染成黄毛绿毛的小青年们,一个个走进了校园,一个个染黑了头发,夜间,很少能看到三五成群的摩托党了。

    整个世界仿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打黑令”一出,有团伙倒下,那是大家能预料到的事。

    毕竟这么大动作,总要杀几只鸡儆猴才行,所以阜城陈强第一个倒下,大家都有预料。

    可当接二连三的团伙倒下,派出所的拘留室都不够用的时候,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他们知道吴昌国是铁血都督,可谁也没想到,吴昌国会这么狠,会这么强硬!

    三天,只有三天时间!

    平川以外,被抓的人超过三百人!

    这可不是小数字,如果真要计较起来,恐怕也就只有83年那场严打才比得上这次。

    所有道上的人都吓懵了,一个个开始龟缩起来。

    尤其是平川这边,更是有股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周边城市都打了,平川呢?

    这可是省会,就在吴昌国眼皮子底下,吴昌国会放过他们?

    现在不动手,那也只是肉在碗里,他们无路可退,吴昌国想吃他们,那是随时的事。

    这一下,平川总算彻底安静了。

    ……

    远方大厦。

    李东哼着小曲,一脸的得意。

    吴昌国果然给力,这不出手则已,一出手那就是石破天惊啊。

    才三天时间,李凯就跟惊弓之鸟似的。

    别说给李东找麻烦了,这时候李凯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才好。

    吴昌国越是不对平川下手,这些人就越害怕,死亡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死亡来临前的那一刻。

    刀就架在脖子上,却迟迟不落下,这种煎熬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据吴建国所说,这两天有不少人承受不了压力,主动去警局投案自首。

    吴建国因为这事,还白捡了不少功劳,今年的任务也提前完成了,下半年平川的警察们大概都可以逍遥小半年了。

    当然,这些李东都不是太关心。

    他现在就关心吴昌国到底什么时候开刀问斩,李凯那家伙虽然被吓破了胆,可人还没进去,李东心里不舒坦。

    只有等那家伙彻底进去了,李东才能出口恶气。

    正当李东吹着小曲的时候,刘琪推门走了进来。

    见李东心情不错,刘琪也心情好了起来,欢悦道:“李总,齐经理来了。”

    “齐云娜来了,让她进来。”

    “好的。”

    刘琪点了点头,出了办公室,见到一脸风霜的齐云娜,低声笑道:“齐经理,李总心情不错,肯定有好事等着您呢。”

    齐云娜捋了捋散落的发丝,面带感激道:“谢谢刘主任提点。”

    刘琪一脸不好意思道:“别叫我刘主任,听着怪别扭的,你还是叫我小刘吧,或者刘助理也行。”

    “那就谢谢刘助理了。”

    齐云娜从善如流,感谢了几句,这才推门进了办公室。

    李东现在的办公室比以前可是大了好几倍,齐云娜一进门,就感觉特别空旷,高跟鞋踩在地摊上,也深陷的厉害。

    齐云娜没敢四处张望,心脏跳动加速了许多,快步走到李东跟前问候道:“李总。”

    “嗯,齐经理,坐!”

    齐云娜小心翼翼地坐了下来,李东笑眯眯道:“南湖的业绩我看了,从开业到现在一直都不错,看来当初让你去南湖是走对了。”

    “都是李总和孙总王总指挥的好,我就是……”

    “行了,别客气了,今天我找你来可不是为了听你奉承我。”

    李东笑了一阵,开口道:“虽然你在南湖待的时间不长,不过你的努力我都看到了,之前你也在阜城当过一任城市经理,现在如果让你回平川,你有什么想法吗?”

    “回平川!”

    齐云娜眼中喜色一闪,她齐云娜终于杀回来了!

    ps:兄弟们,求打赏,求订阅啊!助我一臂之力吧,让老鹰体会一下飞起的快感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