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最丧尸 > 章节目录 第3章 强撸灰飞烟灭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如果说身体变僵硬、动作变缓慢、反应变迟钝、说话变笨拙、脑子变呆板都可以用病了来解释,那嗜血欲望怎么说?

    ……好吧,如果说是精神病似乎也行得通。

    但是潘小闲才不会承认自己是精神病呢,他感觉越想越迷糊,干脆就不去想了,拖着沉重的步伐耷拉着脑袋,貌似很忧郁很颓废的依着生活惯性回到了宿舍里。

    “卧槽潘驴儿你可回来了!”一个又高又大又壮的家伙在潘小闲的胸口上捶了一拳:“今晚咱们宿舍全体出动去网吧包宿,就等你了!”

    尼玛……潘小闲瞬间失去平衡,仿佛被伐倒的木头桩子般直挺挺的往后倒去。

    “呯!”

    潘小闲的后背重重的撞在了门板上……一点儿也不疼!

    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的潘小闲心里松了口气——所以说养成随手关门的好习惯多么的重要,如果自己没有随手关门,肯定又是华丽丽的扑街了……

    “卧槽潘驴儿你咋这么弱不禁风了呢?”高大壮连忙扶住潘小闲的双肩,面色古怪的把潘小闲一打量:“你小子该不会是昨天晚上通宵一直玩到现在才回来吧?”

    他叫边锋,虽然长得又高又大又壮,但却长了个小脑袋,看起来很不成正比,偏偏他的绰号又叫做“大头”。

    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他明明是个小脑袋却外号叫“大头”,但是在公共浴池里遇见过他的人都认为这个绰号很贴切,总而言之跟“潘驴儿”的绰号来源很接近。

    “为了刷个三件套你也是蛮拼的!”另一个又矮又瘦又小的家伙啧啧有声的赞叹着。

    他名叫黄建,绰号“贱人”,至于他这个绰号没有人有异议,简直是众望所归。

    “通宵个毛啊!你们忘了潘驴儿今天出去打工了啊!”宿舍里唯一的胖子抖搂着一身肥肉挤眉弄眼的搭着潘小闲的肩头道:“不是兄弟说你,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撸灰飞烟灭啊!”

    这个胖子叫米春林,绰号“轮胎”,这个绰号同样是毫无争议,无论是他的名字还是他身上那大圈套小圈一圈又一圈的“救生圈”,去给轮胎当形象代言人都妥妥的。

    本以为说完之后会被打,轮胎以毫不科学的敏捷弹了出去,可是让他惊讶的是,潘小闲竟然没有去追打他,而是站在原地耷拉着脑袋沉默着,就仿佛被人说中了一样在愧疚自责。

    不会吧?真的强撸灰飞烟灭了啊?大头、贱人和轮胎三人面面相觑,这特么就尴尬了……

    “我……”潘小闲终于反应过来了,都怪这三个碧池语速太快,他一时脑子没转过来,等想明白了的时候,他想说什么这些好基友却没给他机会了。

    “咳咳,我说兄弟,别在意,人不疯狂枉少年嘛,想当年最疯狂的时候我一晚上撸了七次呢!”贱人以他独特的方式安慰着潘小闲,虽然是污了点儿,但出发点是好的。

    “潘驴儿你就在宿舍里好好休息休息吧,身体才是游戏的本钱。”大头拍着潘小闲的肩头,把潘小闲拍得一晃一晃的完全找不到重心在哪儿:“咱们年轻,不怕,睡一晚上又是一条好汉!”

    “对,你在宿舍里好好休息吧,我们就不打扰你养‘精’蓄锐了。”轮胎推着“被说中心事脸色苍白哑口无言”的潘小闲到了他的床前:“睡吧睡吧,明天早上我们会给你带早点的。”

    “不……”潘小闲还试图挽救一下自己的形象,这事儿要是不说明白了,还不知道传出去会在班里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呢。

    就因为他这“潘驴儿”的绰号,他都不敢上公共浴室,总感觉在被每个人行注目礼。

    好在每个人看过之后都是自惭形秽的低下了头,但他这个“潘驴儿”的绰号也就越叫越响,根本甩不脱了。

    潘小闲都可以想象得到,就这几个碧池,或许明天他就会又多一个“肾虚大师”的法号出来……

    “行了行了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贱人贱兮兮的道:“放心吧兄弟,我们是不会嘲笑你的,谁还没个难言之隐啊!”

    “真,不,是……”潘小闲急了,抬起头来想为自己辩解,他已经很努力的加快了语速,听起来就好像是人一字一顿的说话,潘小闲觉得这样也不错,显得自己说话很有力度,但是看到他的脸,轮胎、大头和贱人都惊呆了。

    “还说不是?”贱人指着潘小闲的脸又好气又好笑的道:“你看看你都虚成什么样了?这大黑眼圈黑得跟我爱罗似的,这眼珠子红得跟写轮眼似的,这脸色苍白得跟基力安似的,这嘴唇青得跟布兰卡似的……”

    “心里知道就行了,非得说出来!”大头一巴掌拍在贱人的后脑勺上,然后自认为很得体的对潘小闲安慰道:“潘驴儿你休息吧,明天我给你买碗老鳖汤回来补补。”

    其实你是在补刀吧?潘小闲嘴角僵硬的抽搐了两下,他已经没有力气去辩解什么了。

    轮胎、大头、贱人终于是走了,为了不伤害到潘小闲那受伤的心灵,他们一直憋到出了宿舍门才忍不住笑喷出来。

    这三个碧池……潘小闲也是醉了,不过其实他们宿舍里关系挺和谐的,虽然平时经常互相挖苦打趣,但两个月同寝同食的日子已经让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基情……

    既然人都走了,潘小闲也就踉跄着过去把门从里面插上,然后拿起了宿舍里“第二颜值担当”轮胎的化妆镜。

    别看轮胎胖,却是超级自恋,每天都对着镜子把头发梳成标准的中分打上发蜡一丝不乱这才肯出门,还总是非常自信的嘲笑别人不修边幅拉低了宿舍平均颜值。

    潘小闲好似帕金森病人一样手指颤抖的拿起了化妆镜对着自己一照,顿时难以置信的浑身一震,

    只听“喀嚓”一声,竟然是镜子都被他无意中的用力而掐碎了,在一片片龟裂的镜子碎片中,潘小闲睁大眼睛仔细审视着自己。

    这尼玛真的是我?

    潘小闲的发型是复古的斜庞克发型,本世纪初曾经风靡一时,很多男明星都喜欢剪这种发型,不过现在是世纪末了,这发型早就过时了,但搭配潘小闲的逆天颜值反而有种叛逆懒散的帅气。

    而此时他额前斜斜的刘海蓬乱的垂下来,遮蔽住了他的双眼,露出苍白得像纸一样的脸颊,搭配着暗青到近似于黑的唇色,竟然是有种让人心生怜惜的病态美。

    潘小闲伸出僵硬的手指缓缓撩起了刘海,顿时产生了电视广告般的慢放视觉效果。

    于是露出了他那双狭长的丹凤眼,瞳孔是诡异的暗红色,而眼白处则是一丝丝细细的血丝仿佛蛛网,再加上围着眼睛的浓浓黑眼圈,让他平添出浓浓的妖异、邪魅气质。

    最让潘小闲惊讶的是他眼中不由自主流露出的目光,空洞、冷漠、不夹带一丝一毫情感,可那分明不是他想要表露出来的情绪。

    潘小闲有意皱了皱眉头,顿时隐藏着的凶残、狠辣、嗜血等负面情绪凝聚出的慑人眼神释放出来,即便是明知道镜子里的人就是他自己,他都是感觉有些心惊肉跳。

    忽然潘小闲留意到自己脖子上好像有什么纹路,他扯着衣领吃力的歪过脸照镜子,这个动作真的是挺难为他的,他甚至都感觉好像听到颈椎仿佛要断了一般发出生涩的“咔咔”声。

    果然他从镜子里看到一道道青黑色的血管纹路从他自己的锁骨一直延伸到了脖子上,也不知道是不是瘦了他的锁骨现在看起来很清晰很性感,苍白的皮肤搭配青黑色的血管纹路看起来就好像图腾纹风格的纹身,充满神秘、诡异、邪魅的美感却是浑然天成。

    潘小闲下意识的用僵硬的手指去搓了搓那些青黑色的血管纹路,却没控制好力量,一下子竟然搓掉了一片皮肉!

    卧槽?潘小闲手里捏着一片自己的皮肉,风中凌乱。

    肉啊肉,你这是一言不合就分家啊!

    我只是轻轻搓了一下而已,你肿么就掉了呢?

    等一下!好像哪里不太对!

    潘小闲看看自己手里的皮肉,皮肉上的血液是暗红色的,粘稠得像是番茄酱,更惊人的是这块明明已经脱离了自己身体的皮肉,竟然好像是有生命一般,还在他手里轻轻的蠕动着。

    我最近是不是真的撸多了?

    潘小闲呆呆的把手里这一片皮肉凑近了仔细一看,只见那片皮肉上就好像生出了无数只半透明的小触角,正在不断的四面八方探索着,就仿佛是在寻找着什么。

    而他竟然是没有经过大脑完全本能反应的就把这片掉了的皮肉给贴回了原处,他的动作固然很慢,但脑子转得更慢,等脑子反应过来的时候,皮肉已经贴上了。

    我擦我到底在干什么啊!潘小闲觉得自己可能真是得了精神病了,就算没得也得吓出精神病来!

    他连忙想再去把那片皮肉给拿下来,却没想到手摸到的地方竟然是一片平滑。

    怎么会这样?潘小闲再用那碎裂的镜子一照,只见那刚刚掉了皮肉的地方竟然已经伤口弥合了!

    如果不是从边边角角上还能看到一点儿半透明的小触角在彼此纠葛并融合,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刚是真的掉了一片皮肉。

    自愈能力?

    我这是要上天啊!

    潘小闲惊呆了,他坐在床边拿着镜子也不知道愣了多久,忽然想起来又拿碎裂的镜子照了一下自己的脸:这哪里还是人啊,分明就是科幻电影、小说里常见的丧尸嘛!

    不过,还是那么帅!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