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最丧尸 > 章节目录 第4章 精神病人思路广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肯定不是丧尸,丧尸哪有帅到这种惨绝人寰程度的?潘小闲努力的自我安慰着——不过话说回来,我到底是怎么了?

    唔,我得从头捋一捋,这种不对劲的情况大概是……从下公交巴士的时候开始的,而在下车之前我是在睡觉,睡觉之前我在上车,上车之前我在横穿马路,横穿马路的时候我被一罐不知道哪个丧心病狂的家伙扔下来的可乐砸到了头……

    等一下!这中间好像少了点儿什么!

    ……还是想不起来,算了,心好累,而且这种突如其来的强烈的饥渴难耐是怎么回事儿?

    潘小闲手指一松,“啪啦”一声化妆镜从他的手指间滑落摔碎在了地上。

    如果是平时,潘小闲肯定得赶紧想办法补救,最不济也得毁尸灭迹,要知道这化妆镜可是轮胎的美发三宝啊!

    轮胎的美发三宝:牛角梳、化妆镜、发胶,类似的还有美容三宝、减肥三宝等等,不管是哪一种三宝对轮胎都是真爱如血,前天贱人去泡妞偷着用了轮胎的发胶,轮胎知道了把贱人一路追打到操场,这要是知道了潘小闲把他镜子摔了还能得了?

    但是现在这种状态下的潘小闲根本没想到这茬,饥渴难耐的他猛地站起身来,强大的爆发力竟是将铁架子床都给撞得狠狠撞击在墙壁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潘小闲冲到桌子前,桌子上摆着不知道谁倒的一杯水,潘小闲一把抓住杯子,却听“喀嚓”一声,这玻璃杯竟是被他一把攥得粉碎,水全都洒到了地上,碎玻璃碴子却是深深的刺入了潘小闲的掌心。

    尼玛……难道我已经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吗?

    等一下!好像哪里不对!

    我的手……潘小闲非常僵硬迟钝的把手举起到眼前,他的手肤色苍白得像纸一样,修长的手指好似得了帕金森似的不断微微颤抖着,指甲就好像涂了指甲油呈现出诡异的青黑色。

    在掌心部位刺入了一片片的碎玻璃碴子,但是并没有流血,而且,他一点儿都不疼!

    对了,为什么我一点儿都不疼呢?

    潘小闲终于是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好像自己从公车上摔下来时,摔得那么重也是毫无感觉。不但如此,就连之前自己从脖子上搓下来一片肉,也是一点儿都不疼……

    唔,比起掉下来的肉还能再粘回去,这都已经不叫事儿了。

    潘小闲犹豫着,伸手去拔碎玻璃碴子,因为手指不可抑止的微微颤抖,伤口都因此被划开的更大。

    还好我不是医生……潘小闲现在脑回路也有点儿不正常,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精神病人思路广,脑残患者欢乐多”吧?

    碎玻璃碴子在伤口被扩大之后很容易就拔出来了,然后潘小闲就清晰的看到了自己的伤口。

    只见伤口处的血肉上果然是有着无数只半透明的小触角,就好像蜗牛的触角似的,不断四面八方的探索,在碎玻璃碴子被拔除之后,伤口两端的半透明小触角很容易就勾搭上了。

    就仿佛一对久别重逢的奸夫银妇旧情复燃,瞬间就水乳胶融了。当所有的半透明小触角都胜利会师之后,伤口就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如初,只留下一点儿淡红色的印子。

    但是在潘小闲把所有的玻璃碴子都拔除之后,再回头看第一个伤口时,就连那点儿淡红色的印子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真是……神奇的地球!

    潘小闲坐着呆滞了好一会儿,事到如今他已经无法自我欺骗了。事实就是他不得不承认,他好像真的已经变异成丧尸了……

    不过,好像跟电影小说里面出现的丧尸不太一样,具体怎么不一样他这个资深学渣实在是总结不出来,更何况现在他的脑子也有点儿不好使,倒不是变成白痴了,就是总感觉想问题不赶趟,而且还有点儿一根筋。【愛↑去△小↓說△網w  qu 】

    变成丧尸了啊……

    潘小闲的情绪很混乱,有伤心、有绝望、有失魂落魄、有自暴自弃……但是没过多久他就又被那让人要抓狂的饥渴感给提醒了,然后就把之前的各种情绪都给选择性遗忘了。

    饱暖才思银欲,当一个人又渴又饿的时候,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充实自己的肚子。

    奇怪的是,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比之前更饥渴了。

    潘小闲伸手抓向了另外一个水杯,不过有了前车之鉴,这一次他有意控制了力气,小心翼翼的抓住水杯,然后一点儿一点儿的施加力气,终于是成功的把水杯给拿到了面前。

    尼玛!

    是个塑料杯!

    潘小闲真是吐槽无力,他把水倒进了嘴里,连一秒都没到他就“噗”的一口喷了出来。

    这特么是什么?

    崂山白花蛇草水还是黑松沙士?要不然一定是格瓦斯或者东方树叶,总不会是红色尖叫吧?

    这酸爽的味道……也是没谁了!

    算了,好歹还是润了润嗓子,现在找点儿东西吃吧,我真是要饿死了……

    潘小闲晃晃悠悠的走到了轮胎的柜子前,他本来是想要坐在马扎上的,但是僵硬的双腿完全不配合,就好像不是他自己的似的,潘小闲一使劲儿,用力过猛直接就一屁股压了下去。

    “喀嚓!”

    悲催的马扎被他一屁股坐得支离破碎,不,支离破碎都不足以形容,准确的说应该是——藕断丝连!

    算了,碎了就碎了吧,以后我基本上也就告别马扎这种东西了……

    潘小闲有气无力的耷拉着脑袋,暗红的眸子里不经意间流露出了淡淡的忧桑。

    颤抖的手指拉着柜门,潘小闲感觉轻轻一拉就给拉开了。作为资深吃货,轮胎的柜子里满满的都是福利,但是因为怕被偷吃,轮胎平时都是把柜子锁起来的,今天怎么没锁?

    还有,那些在地上“叮叮当当”跳来跳去的铆钉是怎么回事?

    唔,好饿!这种时候就不要在意那些不重要的小细节了吧?潘小闲的注意力全都在那些零食上,薯片、饼干、泡面……甚至还有经典的茶叶蛋和辣条!

    拿起一包辣条,这是潘小闲平时最爱吃的,他手指笨拙的强行撕开了包装,然后拿起一根塞进嘴里。

    “噗——”

    潘小闲一口把辣条喷了出去,妈蛋过期了!

    明明香辣可口的辣条,为什么味同嚼蜡难以下咽?妙龄美妇泣血控诉:大师夺我丈夫你情何以堪?悔不当初,儿媳自杀公公含泪为哪般?三载漫漫上访路,结发妻终将重婚丈夫拉下马!青年惨遭毒手变身侏儒,女友忠贞不弃仍与同居!亲生父母竟成禽兽,未成年少女被迫卖身洗浴中心……

    心好累……潘小闲接连拆了几袋,不管是薯片、饼干还是茶叶蛋,味道都跟那包过期的辣条是一样一样一样的。

    难怪轮胎总是把柜子锁着,原来是怕我们吃了过期食品食物中毒啊,真是冤枉他了……

    虽然还是饥渴难耐,潘小闲却感觉心里凉冰冰的……唔,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刚才的想法哪里不对劲。

    好累……潘小闲有种身子被掏空的感觉,刚才的翻箱倒柜好像消耗完了他所有的力气,他现在只想躺床上睡一觉。

    谁也不要叫我,就让我一个人静静的睡到发芽吧……潘小闲想睡就睡,竟然是直接上身往后一仰,“呯”的一下砸到了冰冷坚硬的水泥地板上,闭着眼睛浑浑噩噩的潘小闲舒服的呻吟了出来:这床好大好软……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潘小闲终于是再次被那牵肠挂肚的饥渴感给刺激醒了,他猛地坐起身来,旁边铁架子床发出刺耳的尖叫,险些要被他用力过猛的动作给掀翻了。

    潘小闲暗红色的瞳孔在渐渐的变成血红,眼白处原本一丝丝细细的血丝也瞬间变多变粗,仿佛整个眼白都是被鲜血染红了,他“呼哧呼哧”的喘息着,一种叫做嗜血的欲望仿佛从沉睡中被唤醒了。

    他已经恢复了力气,但是却更为饥渴难耐。

    不行了,必须出去觅食了。潘小闲看了一眼窗外,夜色朦胧,也不知道是几点钟了。

    不过就以我现在的智商,基本也就看不懂手表了吧?潘小闲自我解嘲的笑了笑,苍白脸上那暗青色的唇勾起一抹邪魅的弧,简直是颠倒众生。

    多余的想法都马上就被那能把人逼得发疯的饥渴感给不等价置换了,去特么的丧尸,就算死也不能是饿死的啊!

    潘小闲站起身来,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的向外走去,然后站在门前,他深深的理解了什么叫做“上山容易下山难”,同理可证“关门容易开门难”,那驴日的门锁就跟他较上劲了。

    “呯!”

    潘小闲狠狠一拳捶在了门锁上,于是一直宁死不屈的房门终于是屈辱的打开了。

    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大概是因为饥渴难耐吧,他现在的脾气很暴躁,很暴躁。

    世界如此美好,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你买了个表!别特么站着说话不腰疼啊魂淡!

    【感谢的多少1(2000+1000)、王新亮002(500)、金胡子枫火(100)等兄弟的打赏,么么哒~新书就像嗷嗷待哺的小baby,大家有事儿没事儿多奶两口啊~】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