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最丧尸 > 章节目录 第5章 大人物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学校真特么大啊……还有,我真的走得好慢……

    潘小闲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在广阔的校园里,作为地球上一流的【华夏】人大学,华晨大学不但面积很大而且绿化也达到了百分之八十,校园里拥有大片的葱郁森林。

    虽然大多数都是高科技实现的“一年速成林”,也就是从小树苗到参天大树只需要一年时间,但不管怎样视觉效果还是很好的,而且这种一年速成林和天然的大树据官方说并没有什么不同。

    这只能怪以前的地球环保意识太差,树木砍伐严重,而加入银河大联盟之后就不得不拼命的种树以达成联盟要求的最低标准,“一年速成林”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产物。

    潘小闲已经是近乎于绝望了,这个时间段,睡着的人都在宿舍里,醒着的人都在网吧里,校园里静悄悄的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一只,他现在也不知道他想去哪儿,总而言之就是漫无目的、披星戴月的到处瞎浪。

    浪着浪着,潘小闲就浪到了一片树林里,然后奇妙的事情发生了,他发现这片树林好像与众不同。

    这里的树林就仿佛不时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那种清香让他感觉心里特别的安宁,竟然连饥饿感似乎都在一点点的减弱。

    什么情况?潘小闲有点儿懵逼,为什么我站在这儿就不饿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喝西北风就饱了?

    等一下!既然能喝西北风就饱了,岂不是就证明了我真不是丧尸?

    不管哪个电视、电影、小说、漫画……里的丧尸,都是喝人血吃人肉的,有谁见过喝西北风的丧尸?

    这么一想潘小闲顿时龙颜大悦,整个人都荡漾起来了呢!

    于是潘小闲就站在这片树林里,双眼微闭,深深的呼吸着大树散发出来的芬芳,陶醉得不要不要的。

    而在这片树林的外面,一对祖孙正朝着潘小闲的方向走了过来。

    老爷子白发苍苍、红光满面,如果忽略他头发的颜色一眼看去会觉得他最多也就是四十多岁,但是那一双仿佛看透世情、韬光养晦的眼睛却暴露了他已经是个老人的事实。

    他身穿根据华夏传统的黑色汉服,脚下踩着千层底的黑布鞋,大拇指上还套着古朴的玉扳指,看似闲庭漫步,却是健步如飞,让他身后跟着的女孩不得不一路小跑着才能跟得上。

    而那个女孩同样是穿着一身华夏传统的女子练功服,月白色的练功服上缀的一字盘扣,搭配滚边蜈蚣盘的立领,衬托得扎了个简单马尾辫的她气质典雅、大气,宛如华夏古时的侠女。

    走到树林里的时候,老爷子才放缓了脚步,等女孩追上来便与她并肩而行,同时提出了严厉的批评:“碎碎,你来上学之前爷爷跟你说过什么?练功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看来你是都当成耳边风了,这才开学两个月,没想到你就已经退步得这么明显。开学之前你可是不会落后爷爷三步以外的,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这个大学也就干脆不要读了!”

    “……对不起爷爷,我以后会努力练功的。”女孩碎碎很委屈,这能怪我吗?爷爷你是不知道大学里绅士有多多!

    自从她上了大学,就莫名其妙的被全校男生追捧为华晨大学五朵金花之一,然后就是一个又一个的绅士们用或土豪、或卢瑟、或文艺、或二逼的各种姿势追求,简直让她不胜其烦。

    虽然碎碎从来都是毫不留情的拒绝,怎奈绅士们都有着“不要碧莲”的精神,死缠烂打、前仆后继,这自然是会影响到碎碎的武道修炼,可是她也不想把这个告诉爷爷。

    三年前她刚上高一的时候,她就把收到的第一封情书交给了老爷子,老爷子当时就掀了桌子。

    之后也不知道老爷子如何处理的,总而言之高中三年再也没有一个男生敢跟她说过话,哪怕眼神的接触都没有,就连大多数女生都跟躲避瘟神似的绕着她走……

    碎碎可不想自己的大学四年也这样度过,所以倔强的她并没有解释什么,而是违心的接受了爷爷的批评。

    “嗯,不过也不能全都怪你,练功对环境也很讲究,你们学校看着山清水秀环境幽雅,实际上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哼,这么多的树林竟然都没有灵气,全都是欺上瞒下的一年速成林,也不知道政府每年给你们学校的拨款都用在哪儿了!”

    老爷子冷哼一声摇了摇头,领着碎碎继续往前走去:“我感应到前面依稀有着灵气弥漫,应该是天然成林。你以后就在那里练功,在灵气熏陶之下便能事半功倍。”

    “知道了爷爷。”碎碎被爷爷严厉批评之后有些心神不定,耷拉着小脑袋跟在爷爷身后走着。

    忽然老爷子毫无先兆的停住脚步,碎碎没来得及反应便超过了老爷子,却被老爷子一把抓住了手腕,一股绵力恰到好处的中和了碎碎的前行之势,顿时碎碎身不由己却又自然而然的就停了下来。

    怎么了?

    碎碎惊讶的看了一眼老爷子,只见老爷子气势为之一变,就仿佛是猛虎在发现猎物之后浑身紧绷了起来酝酿着石破天惊的一击,变得绵长的呼吸和眯起来的双眼都证明了老爷子遇到了能够与他放手一搏的对手。

    因为碎碎很了解她的爷爷,所以才更为吃惊,要知道老爷子在整个华夏大区都是极有名望的武道高人,能够让老爷子如临大敌,难道这华晨大学的校园里还有其他武道世家的强者出没?

    循着老爷子的目光,碎碎向林中望去,现在时间大概是凌晨四点多,天还没亮,但是习武之人五感要强于常人,所以碎碎便看到了在树林之中立着一个黑乎乎的影子。

    如果不是老爷子如临大敌的样子,碎碎一定会以为那是棵枯死的树干。

    因为那个黑乎乎的影子立在那里一动不动、无声无息,即便有老爷子的提醒,碎碎仍然是不敢确定那真的是个人。

    “爷爷?”碎碎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问道:“那里有个人?”

    “嗯。”老爷子皱着花白的寿眉,轻声对碎碎说道:“此人非同小可,竟然连我都没能提前察觉到他的存在。

    “碎碎,你看他只是随随便便往那里一站,便仿佛融于自然,给人以空无一物之感。

    “【入定】能达到这种程度实在让人叹为观止,也不知是你们学校的哪位校长在此地练功。

    “呵呵,既然遇到了,那就过去打个招呼吧,或许是我认识的老朋友也说不定……”

    校长级的大人物吗?

    碎碎不禁有些紧张,要知道华夏最顶尖的大学就是二十四所“华”字头的大学,合称“华夏二十四校”。

    能够担当华晨大学的校长,哪怕是副校长,都能让一位基地【总督】以礼相待。

    华夏大区包括了亚洲的东亚、东南亚地区,而如此广袤的地域总共只有三十六个人类基地,每个基地人口都在五千万以上。

    一个基地的最高长官就是总督,可想而知华夏大学的校长副校长有着怎样的社会地位。

    即便碎碎出身于武道世家,也是小心谨慎的跟在爷爷的身后,不敢有半点的逾越。

    但是当走近了之后,老爷子却再次毫无先兆的停住了脚步,碎碎再次没收住脚超了过去。

    不过这一次老爷子却出乎意料的没有拉住她,碎碎“噔噔噔”几步就走近了那个黑乎乎的身影,然后在她看清了那个身影的样子时,顿时惊得瞪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

    那个身影竟然是个男生,看起来应该是华晨大学的新生,穿着其实是挺朴实无华的,就是那股子颓废、忧郁的气质实在是太深入骨髓了。

    他站在那里耷拉着头,额前的斜刘海垂下来遮住了双眼,只露出苍白得像纸一样的脸颊,却有着宛如雕刻般的轮廓。

    他那暗青的唇色搭配苍白脸色有着惹人怜惜的病态美,就连碎碎都是不由得看着心疼。

    碎碎并没有花痴属性,只是最初被潘小闲的颜值震撼了一下而已,毕竟这么吸引人的“妖男”她还是头一次见到,但她很快就恢复了平常心。

    老爷子可是个死要面子的人,刚刚他那么笃定的认为林子里是个武道强者,现在肯定脸都肿了吧?

    碎碎悄悄回头瞥了一眼,果然老爷子正一脸懵逼的看着潘小闲,刚才老爷子没及时抓住她显然也是被这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给惊呆了,毕竟之前他是那么的自信……

    原来爷爷也有错的时候,碎碎不禁心中暗笑,但是也不想爷爷尴尬,便连忙走到潘小闲面前,很诚恳的对潘小闲自我介绍道:“同学你好,我是今年炎黄系武功专业的新生宁玉碎,能不能打扰你一下?”

    正吸收着灵气爽得不要不要的潘小闲恍若未闻,连看都没看她一眼,更别说回答她了。

    “这位同学?”宁玉碎秀眉微蹙,又向前走了两步凑近了试图去看清潘小闲的眼睛。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