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丧尸 > 第6章 习武之人难免磕磕碰碰

第6章 习武之人难免磕磕碰碰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潘小闲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不灵光了的缘故,做什么事情都特别的投入,大概是因为脑子不灵光所以无法分心吧,他正在专心吸收灵气,是真的没有去注意宁玉碎。【愛↑去△小↓說△網w    qu  】

        但那只是因为宁玉碎在他的“安全距离”之外的缘故,宁玉碎向前走了两步便进入到了他的“安全距离”内,两人相隔不到一米而且还是面对面,宁玉碎还在盯着他的脸说话,顿时就打破了潘小闲吸收灵气的和谐状态。

        潘小闲吸收灵气的感觉是很爽的,他放开身心,精神沉浸在虚无的状态之中,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好像是婴儿的小嘴在大口的吮吸着甘甜的乳汁,把弥漫在周围的灵气吸入到体内。

        这种状态其实就算不是“入定”,也是极其相似了。

        灵气丝丝缕缕的进入体内时,便会让潘小闲感到过电般酥酥麻麻的舒爽,是以潘小闲简直有点儿欲罢不能。

        而这个时候宁玉碎去打破他的状态,就跟“啪啪啪”时被人冲进来打断一样,除非是偷情被捉奸在床,否则这事儿换谁都得急眼啊!

        潘小闲本能中隐藏着的嗜血欲望瞬间爆发!

        在宁玉碎凑近了睁大眼睛去看他的时候,潘小闲耷拉着的脑袋猛然抬起,那双狭长的丹凤眼陡然睁大,暗红色的瞳孔瞬间变成血红,眼白处那蛛网般的血丝也是变得越来越粗越来越密,就仿佛是从炼狱中冲出的恶魔,散发着强烈的嗜血煞气。

        艾玛!宁玉碎冷不丁迎上这对恶魔般的血瞳,又被潘小闲的煞气所迫,吓了一跳,情不自禁的惊呼一声连连后退。

        “碎碎!”老爷子顿时脸色大变,身形一闪快如闪电的便冲到了潘小闲和宁玉碎之间。

        “魂淡你敢——”老爷子真是怒发冲冠,一掌向着潘小闲胸口拍去!

        别看老爷子对宁玉碎严肃古板的各种批评教育,就好像特别不待见这个孙女似的,可实际上他却是深深隐藏着“孙女控”属性。

        否则他堂堂武道世家的家主,没事儿闲得跑学校里去看寄宿的孙女?

        老爷子的性格就是——我的孙女儿我怎么说她都行,但除了我谁敢说她一个“不”字儿试试!

        连说她一个“不”字儿都不行,更别提潘小闲竟然还吓了宁玉碎一跳,而且老爷子还从潘小闲身上感知到了强烈的杀气。

        对于他们武道中人而言,对于杀气的感知已然是形成了身体的本能,在潘小闲猛然释放杀气的瞬间,老爷子便第一时间感知到了,就好像受惊的猫浑身汗毛都炸了起来。

        在看到潘小闲只是个年轻学生时,他固然是因为自己走了眼而脸上火辣辣的,但却并没有因此而小看潘小闲。

        毕竟能够躲过他的感知,这个年轻学生又怎么可能是泛泛之辈?

        所以在感受到潘小闲的杀气时他才更害怕,如果潘小闲不是因为和他同样的理由选了这里修炼,那应该就是早就等在这里守株待兔的杀手了!

        老爷子这一掌可是存了杀敌之心,他这一掌唤作【摘心手】,光听名字就知道有多狠了——心都给摘了啊!

        潘小闲对宁玉碎释放杀气只不过是身体本能反应,宁玉碎的惊呼一下子唤醒了他,潘小闲也已经看清了打扰自己的原来是个漂亮女生,他连忙压制下嗜血欲望,顿时他那双恐怖的血瞳便恢复了原样,身上散发着的嗜血煞气也随之消失一空。

        随着潘小闲身上的杀气消散,已经打出一掌的老爷子懵逼了——这特么不是玩人吗?

        显然刚刚是因为他的孙女惊扰了对方的“入定”,对方泄漏杀气是下意识行为,这只是个误会,而且在发现是误会之后对方就已经收回了杀气。

        可问题是尼玛老子的手都要拍到你胸口上了你告诉我这只是个误会?

        你让老子肿么办?

        就连普通人发力去打人,在要打中的时候猛然停住,都会感觉到力量的反噬。【愛↑去△小↓說△網w    qu  】更不要说老爷子这种武道强者,他的反噬只会更厉害。

        可是老爷子又不能真的拍中潘小闲,否则这一掌下去潘小闲的小心肝可就成了肉炸酱了。

        “呼——”

        虽然老爷子的手还没有拍中潘小闲,剧烈的掌风已经先一步将潘小闲的衣服都给冲击得鼓了起来,潘小闲就好像迎风而立似的头发一根根往后飞舞,但是潘小闲却面不改色,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自从潘小闲变异之后,这张脸也就改不了色了。

        至于眨眼睛这种事,潘小闲才不会告诉别人,其实他眨眼睛的速度还没有老爷子发掌再收掌的速度快呢……

        “喀!”

        老爷子猛然收手,顿时一声脆响传来,老爷子仿佛同时也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尼玛,手腕脱臼了……

        这要是换成邪派中人肯定是“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别人的生命又哪里抵得上我的手珍贵?

        但宁家乃是华夏赫赫有名的名门正派,宁老爷子可做不出滥杀无辜的事儿来。

        虽然心里在流泪,但宁老爷子可是前辈高人,流血不流泪的,再说习武之人难免磕磕碰碰,只不过手腕脱臼而已……

        宁老爷子老脸微红,隐蔽的把断了的手腕藏在了汉服袖子里。

        所以说传统服饰就是好,袖子长袖口大,不但可以装东西还可以装逼,还能施展什么【袖里乾坤】、【少林铁袖功】之类的武功,驱赶个苍蝇蚊虫什么的也得心应手,简直是妙用无穷。

        算了,虽然没有打伤他,但就当吓唬他一下好了,我宁平潮的孙女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哼!

        说起来这小子肯定已经被吓哭了吧?

        宁老爷子忍痛冷笑着看向了潘小闲,却见潘小闲面不改色心不跳,若无其事的样子就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瞬间宁老爷子脸都绿了——你特么配合一下能死啊?

        老子手腕都脱臼了你都不怕?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

        等一下!这小子肯定是个扮猪吃老虎的武道高人,否则我刚才那么凌厉的一掌,他凭什么无动于衷?

        想到这里宁老爷子就觉得自己唐突了,虽然宁家在武道世家里是排得上号的强大,但武道世家之上还有武道宗派,大多数武道世家和武道宗派都是主从关系,比如说宁家就是【华夏六大派】之一【华山派】的分支。

        华夏六大派表面上是平等并列的,但华山派在华夏六大派的实力排名,其实是最弱的一个。

        这小子说不定就是哪个大宗派又或者哪个大世家的天骄,本来只是个小误会而已,如果因此引起了什么不必要的纠纷,可就真是没事儿找事儿了,关键己方还不占理。

        “呵呵,果然江湖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后生可畏啊!”宁老爷子端着世外高人的架子,先给予了潘小闲赞赏——我夸你你总不好跟我翻脸了吧?

        你是在跟我说话?潘小闲呆呆的看着宁老爷子,他始终没搞明白这老头儿想干嘛,先嗷一嗓子冲过来要摸自己的胸肌,还没摸到又把手缩了回去,然后就开始自言自语的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这特么是个老精神病吧?

        但是潘小闲在宁老爷子的眼里可不是呆,宁老爷子定睛一看潘小闲,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卧槽!霸气侧漏啊!

        当然宁老爷子不会像他孙女宁玉碎那样只看颜值,他看的是潘小闲的眼睛。

        常言道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潘小闲的眼中流露出的是空洞、冷漠、无视一切的目光,而且并不刻意而是自然流露,这才让宁老爷子更为震惊。

        也不知道这是哪个武道宗派或是武道世家秘密培养出来的天骄,年纪轻轻就已经养成如此惊人威势……

        宁老爷子寿眉抖了抖,看他的气质,很像是出身【唐门】。

        如果他真的出身唐门可就难对付了,唐门也是华夏六大派之一,综合实力还在华山派之上。

        据说唐门中人个个都是小心眼,睚眦必报,而且唐门姥姥最是护短,这小子的臭脾气说不定就是唐门姥姥那个老三八给惯出来的……

        人岁数越大想法就越多,宁老爷子成功的自己把自己给忽悠瘸了。

        他先夸了潘小闲一句,就等着潘小闲接话,他才好继续往下说。

        这时候按照正常套路,潘小闲应该说“不敢当不敢当前辈谬赞了”,宁老爷子就可以顺势把话引到双方的宗派上去。

        六大派互相之间多少都有走动,很容易就搭上感情线,一来二去的不就化解了误会了嘛。

        可惜他碰到了个大丧尸啊,宁老爷子愣是没等到套路,这让宁老爷子特别郁闷——你好歹吱一声啊!

        你特么什么都不说让我一个人肿么演?

        可偏偏潘小闲就是不说话,这不能怪他,谁没事儿敢去接精神病的话茬啊?

        谁知道哪句话就把精神病给得罪了啊?到时候精神病一刀捅死你你都没地方说理去!

        于是宁老爷子跟潘小闲大眼瞪小眼的在那里,谁也不肯先说话,潘小闲是不想跟精神病说话,宁老爷子则是不好意思说话。

        好歹他也是个武道前辈,刚刚主动起头夸了潘小闲一句已经是放下身段了,结果潘小闲没理他,他要是再继续主动跟潘小闲说话,这张老脸还要不要了?

        爷爷你不是要替我出气的吗?怎么还跟这小子玩起游戏来了?旁边的宁玉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谁先眨眼谁输是吧?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