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丧尸 > 第7章 我怕你讹人!

第7章 我怕你讹人!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片刻之后宁玉碎先忍不住了,她上前抓住了宁老爷子的手腕小声劝道:“爷爷,要不然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吧?”

        “嘶——”老爷子瞬间冷汗都下来了,我的小姑奶奶,轻点儿,嘶——轻点儿啊……

        “爷爷你怎么了?”宁玉碎奇怪的看向爷爷,然后惊讶的睁大眼睛:哎?爷爷怎么出了这么多的汗!

        “呵呵,好热。”宁老爷子笑得满脸褶子,若无其事的伸手抹把冷汗:“没怎么,爷爷就是穿多了,呵呵……”

        为了证明自己确实是穿多了,宁老爷子还特意把领子扯开了些,汉服当然不可能光着膀子穿,里面还有中衣什么的,确实不算少,但如果说穿多了,那绝对是睁眼说瞎话。

        爷爷你忽悠傻小子呢?宁玉碎可没那么傻白甜,在她刚刚记事的时候,爷爷就已经修炼到寒暑不侵的水平了。

        宁老爷子的穿着向来是不分季节、地点的,三伏也这么穿,三九也这么穿,赤道也这么穿,北极也这么穿——习武之人就是这么任性!

        可如果不是因为穿多了发热出汗,那又是因为什么呢?宁玉碎狐疑的瞟了一眼潘小闲,脑海中忽然闪现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总不会是被这个妖男给吓得吧?

        不可能!宁玉碎立即否定了这个想法,她爷爷宁平潮是什么人?

        三十年前就已经在华夏武林成名立万的老前辈,大名鼎鼎的华山派“无双剑”,怎么可能被一个年轻后辈给吓得冒冷汗?

        真是笑话!宁玉碎美眸中透着对爷爷的坚定信仰,我的爷爷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爷爷,没有之一!

        配合她这样的执着信念,她抓着爷爷手腕的白嫩小手下意识的用力一攥,宁老爷子刚抹掉的冷汗便又冒出来一茬:尼玛……

        现在都已经十一月了,这个时间段正是一天之中最冷的时候,树叶上都凝结着一层薄薄的白霜,你居然说好热?潘小闲看着宁老爷子冷笑:还说不是精神病?

        果然多说多错不如沉默啊……宁老爷子看到潘小闲的冷笑不禁老脸一红,不是,撒谎我不专业啊!

        “骚年,这地方你不想放弃,我们也想要,但一山不容二虎,这里肯定只能有一方留下。【愛↑去△小↓說△網w    qu  】”宁老爷子说着伸手把孙女紧紧攥着的小手扒拉开,顿时感觉整个世界都充满了爱。

        总算甩开这要命的小姑奶奶了,如释重负的宁老爷子笑眯眯的盯着潘小闲:“既然大家都是武道中人,不如就按照江湖规矩来。

        “我也不占你便宜,这样,我就站在这里,你来打我一拳,哪怕我打个哆嗦都算我输。

        “输了我们掉头就走,永不再来,可如果我一动没动,那就请你另寻宝地,怎么样?”

        这样一来,他打不动我,就只能离开,地方归我了,我的面子也保住了,简直一箭双雕!

        宁老爷子笑得好似老狐狸,武道中人归根到底还是拳头大的说话,我真是太特么机智了!

        既然他不给我面子,那也不能怪我老头子手黑!

        爷爷?宁玉碎震惊的看了爷爷一眼,都摆出江湖规矩了,难道爷爷竟是把这个妖男看成了同级别的对手吗?

        他真的有这么强?宁玉碎不敢相信的又看向潘小闲,却不经意间又被潘小闲那一边嘴角勾起的邪魅冷笑给秒了一下。

        长得这么帅,一定很厉害的吧?

        “呵呵……”潘小闲沉默了片刻之后,冷笑。

        怎么样?你特么忽悠谁呢?我打你一拳,到时候你往地上一躺,我特么找谁说理去?

        老爷子你还是省省吧,碰瓷儿这种事,我比你专业!

        别以为我现在脑子不好使就能忽悠我,老子心里明白着呢……也就是比平时慢一拍而已。

        卧槽!竟然被鄙视了!宁老爷子气得眼角一跳一跳的,还呵呵?这特么是看不起我啊!

        “骚年,我不管你是何门何派,但就算是你们宗派的掌门,也绝不敢把我宁平潮不放在眼里!”宁老爷子依然在笑,昏花的老眼中却是闪烁着寒芒。

        麻痹现在我是岁数大了,这要搁三十年前分分钟教你做人!

        “我……怕……你……”潘小闲又沉默了片刻之后,仿佛很为难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挤:“讹……人!”

        虽然不知道这老精神病在说什么东东,但潘小闲觉得自己还是把话挑明了的好。

        碰瓷儿麻烦你找别人,别特么在这儿跟我废话,老子还忙着喝西北风呢!

        尼玛!宁老爷子气得都笑了:“好!好!好!你用不着怕!来!你尽管打,打死我算我命该如此!”

        老爷子这火爆脾气也是没谁了……宁玉碎一看爷爷吹胡子瞪眼的样子就知道,这时候谁说什么都没用。

        就好像腐女张口就是受闭口就是攻一样,武道中人就喜欢用拳头说话。喜欢用拳头说话的人通常脾气都不会好到哪里去。虽然宁老爷子年纪一大把了,但是一旦脾气上来,照样跟人撸袖子茬架。

        “你……作……证?”潘小闲再次沉默了片刻之后看向了宁玉碎,他感觉自己有点儿兽血沸腾,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起来打架就有点儿小激动呢,哪怕明知道会是碰瓷儿还是根本把持不住。

        我特么给你作证,你打死我爷爷算我爷爷活该?宁玉碎特想骂人,但仔细想想自己要是不答应,这不是打自己爷爷的脸吗?

        这岂不是说明她不相信爷爷的实力?宁玉碎冷冷的盯着这个妖男:“好!我给你作证!”

        潘小闲嘴角缓缓地勾起一抹邪魅狷狂的笑意,很缓慢很用力的向宁玉碎竖起了大拇指:“大……气!”

        你妹!宁玉碎脸都绿了,这嘲讽放得真天下无双!

        “打不打?打不打?打不打?”宁老爷子这火爆脾气,还特么找人作证,我“宁平潮”这三个字是铁打的你信不信?

        “……打!”潘小闲盯着宁老爷子,他的眼睛瞬间充血变得血红血红的,身上猛地释放出无形的疯狂、嗜血、狂暴气息——

        别把老子当圣母,你们根本不知道老子忍得有多苦!

        自从潘小闲在公车上一觉睡醒之后,他就发现自己的心里好像藏着一头洪荒猛兽。

        这头洪荒猛兽总是会时不时的失控,不过还好他凭借着坚强的意志和逆天的颜值,一次次的把这头洪荒猛兽又给关进了心牢。

        而这一次洪荒猛兽又失控了,失控得让潘小闲都有点儿莫名其妙。

        不为别的,就是宁老爷子的挑战让洪荒猛兽愤怒,愤怒到火冒三丈连带影响得潘小闲都淡定不能。

        但是潘小闲一动,宁老爷子眉头就皱起来了。

        这特么是人还是熊在走路?步伐沉重说明不了什么,横练功夫的通常都步伐沉重,可你东倒西歪的是在搞哪样?

        就你这样不用人推自己都要倒了吧?

        难道……我又看走眼了?宁老爷子心里犯了嘀咕,但凡练过两年武功的,都是“站如松坐如钟走起路来一阵风”,可这小子简直就是“站如钟坐如钟走起路来一座钟”!

        然而不是静止的钟,是被敲得摇来摇去的钟!

        真是老了啊……宁老爷子失望的微微摇头,潘小闲站着不动的时候他还无法断定,可是潘小闲一动起来宁老爷子就敢下断言,这小子根本没练过什么武功,就是个普通路人甲。

        我竟然跟个路人甲在这里浪费了半天口舌,还把自己搞得手腕脱臼……我这是脑袋有坑了啊!

        宁玉碎在旁边看得也是连连撇嘴,也不知道爷爷是中了什么邪,这明明就是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爷爷怎么会跟他讲江湖规矩?

        这妖男虽然颜值逆天,可惜就是个普通人而已,别说是一拳了,让他打一百拳、一千拳、一万拳爷爷也不会动一下的,反倒是先把这个小白脸妖男先累趴下了。

        原本宁玉碎对宁老爷子和潘小闲的打赌还挺期待的,但是现在还没等潘小闲出拳,她已经先意兴阑珊了。

        她唯一担心的是,看来今天晚上爷爷的脸是消不了肿了……

        潘小闲脚步沉重、晃晃悠悠的走到了宁老爷子的面前,他低垂着头,额前斜斜的刘海凌乱的垂下来遮挡住了他那双血红的眼睛,那双眼睛从下往上透过发隙去盯人时就宛如一头发疯的饿狼。

        那凶残、狠辣、嗜血的眼神即便是宁老爷子都是下意识的心头狂跳,但旋即宁老爷子自我解嘲的笑了笑:真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啊,这分明就是个被打赌刺激得失去理智的混小子而已。

        虽说匹夫一怒血溅五步,但得分跟谁,年轻气盛的武大郎就算是拼了老命能打得过白发苍苍的洪七公吗?

        “吼——”

        潘小闲的喉咙里爆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吼,猛地抡起拳头向着宁老爷子当胸打去。

        渣!

        实在是渣!

        宁老爷子见状更是失望透顶,潘小闲这一拳毫无章法,纯粹就是手臂的力量,连腰胯发力都不懂,就更不要提什么内三合外三合了。

        我还是收着点儿劲儿吧,宁老爷子心想别再把这孩子给反震死了,我这一身【护体真气】可不是闹着玩的!

        宁老爷子散了护体真气,意兴阑珊的等着潘小闲的拳头——就这样的拳头我要是打个哆嗦都不是真男人!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