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最丧尸 > 章节目录 第10章 花样虐狗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得不说刘华的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是有一定效果的,在她不遗余力的诋毁下,舆论的风向便有了往张丽君那边倒的倾向。

    毕竟潘小闲看起来是真穷,而张丽君虽然颜值有限,但衣着、打扮、气质都应该是家境优越。

    而且刘华在那里理直气壮的诋毁,潘小闲却是耷拉着脑袋沉默,仿佛被人指责得抬不起头来了似的。

    就在吃瓜群众们对潘小闲的男神形象开始动摇了的时候,忽然人群一分,一个美丽女孩走进了圈子。

    她大约十七八岁年纪,眉目如画、唇红齿白,一头漆黑的秀发在脑后扎了个干净利落的高马尾。

    她穿衣服的风格简单朴素,却又淡雅大气,十分完美的衬托出了她那出尘脱俗的清冷气质。

    她刚刚一出现,就仿佛是艳压群芳般让所有的女孩都黯然失色!

    班花级的张丽君原本也算得上鹤立鸡群,但在她面前瞬间就沦落成了路人甲,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不由自主的集中到了她的身上,被她的举手投足一颦一笑牵动视线。

    女生们都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退,不是怕她,而是本能的自惭形秽。她就好像那虎牢关前的马中赤兔人中吕布,天下无双,无人能敌!

    男生们同样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退,美女会让他们垂涎三尺满脑子的意淫,可是面对女神他们却生不出半点亵渎的心思来,甚至连直视她都唯恐唐突了佳人。

    “是她是她就是她,她是大一的宁玉碎!”

    “宁玉碎是今年刚入学的新生,听说被全体男生公认为是咱们学校五朵金花之一!”

    “没想到她这么美,难怪都叫她冰山女神……”

    学生们小声议论着,事实上宁玉碎虽然是新生但是在学校里已经是风云人物,没听说过她的人真心不多。

    张丽君自然也知道宁玉碎,在面对面之前,作为班花,张丽君曾经还有过对比之心。

    可是现在亲眼看到宁玉碎,张丽君知道自己是完败了,这还用得着比吗?只要不是瞎子,简直就是黑白分明啊!

    “这就是宁玉碎吗?”刘华在张丽君旁边激动的直哆嗦就仿佛憋不住尿了似的,语速极快的在张丽君耳边叨叨着:“听说她家里是赫赫有名的武道世家,在武林能一手遮天的那种,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赫赫有名的武道世家?在武林能一手遮天?张丽君更自惭形秽了,她已经在酝酿着是不是找个机会跟宁玉碎套套近乎了。

    可是就在这时,让她,让刘华,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宁玉碎竟然是走到了潘小闲的身旁,非常自然的伸手挽住了他的胳膊,抿着小嘴儿微微一笑:“我来了,就要上课了,我们快进去吧。”

    “稀里哗啦……”

    瞬间在场的所有人不分男女都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这,这怎么可能……张丽君和刘华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宁玉碎挽着潘小闲的臂弯,如同男女朋友一样——她们不得不承认两人的高颜值搭配在一起简直就是珠联璧合、光彩照人,带给人如同模特拍画报一般的唯美视觉感官。

    “请让一让。”宁玉碎在面对张丽君和刘华的时候,微笑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若冰霜。

    宁玉碎被称为“冰山女神”不是没来由的,她天生自带“生人勿近”的强大气场,无形中就拒人于千里之外。

    张丽君和刘华身不由己的退到了旁边,就好像是在被无形的大手往后推一样。

    在宁玉碎的面前她们不但自惭形秽,更畏惧宁玉碎武道世家的家世。张丽君自尊心让她本想在宁玉碎面前保持下班花气质的,可惜她“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诚惶诚恐着后退的她跟普通女孩根本没分别。

    眼看潘小闲和宁玉碎一步一挪悠闲的走着,仿佛是在夕阳下散步的情侣,张丽君气得简直想吐血。

    说好的“快进去”呢?

    你们这是怕踩着屎吗?

    不知道秀恩爱死得快吗魂淡!

    宁玉碎这个时候也很想吐血啊,你大爷啊能不能走快点儿?我知道你是想借此机会羞辱那个碧池,可是也要适可而止啊!

    再这么磨磨蹭蹭下去,上课铃都要响了啊魂淡!

    挺身而出帮助潘小闲摆脱困境的宁玉碎当然不是来学雷锋的,宁玉碎现在最大的困扰就是大学里绅士太多,而刚巧碰到潘小闲和张丽君的事,宁玉碎一来是见不得能让她爷爷鼻青脸肿的男生竟被个普通人诽谤,二来也正好给她当个挡箭牌。

    其实以宁玉碎的性格,是宁愿面对不胜其烦的追求也不愿拉人当挡箭牌的,但潘小闲不一样。

    前一天晚上潘小闲竟然让她自小崇拜的爷爷吃瘪了,她当然想帮爷爷找回场子。可毕竟双方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又是同校同年的同学,让潘小闲为她当挡箭牌也就够了。

    再者既然潘小闲是爷爷亲口认证了的武道天骄,宁玉碎也不怕潘小闲会吃亏,至多就是给他添点小麻烦罢了,这正是宁玉碎想要的。

    其实宁玉碎还有点儿羞愧、后悔,毕竟长这么大头一次做这种事,对于小古板的她而言,这已经是突破了她的道德底线了。如果再让她选择一次,她可能就不会出现,而是不声不响的走开。

    可是这点儿羞愧、后悔很快就被潘小闲的“无耻”打败了,宁玉碎贝齿咬着樱唇,这个无赖怎么可以做得这么绝?

    距离教学楼大门口只有短短十几米,你当西天取经吗?

    俗话说得好,自己约的炮含着泪也要打完。既然都走到这一步了,宁玉碎也只能是咬牙跟着潘小闲一步一挪的走,不知为什么她忽然想起来自己曾经羡慕过的黄昏后落叶中携手散步的一对老人。

    当时宁玉碎默默地祈祷着自己也能够拥有这样的爱情,现在……好像实现了?

    虽然我们绝对没有他们的真挚感情,但他们也绝对没有我们走得慢不是吗?

    “喂狗粮也不带这么丧心病狂的!”

    “这是花样虐狗啊!”

    “现在油价太贵了,我就捐个火机!”

    吃瓜群众们个个表示狗眼已瞎,然而无情的上课铃声已经响起,顿时集体化身脱缰的野狗冲进了教学楼。

    张丽君和刘华也是挤在人群里往教学楼里冲,至于班花气质什么的,为了学分谁还管这个?

    只是他们在路过潘小闲和宁玉碎的时候都是面色古怪,铃声之后再进教室可是要扣学分的,这两个为了秀恩爱也是没谁了!

    你们以为我不在乎学分吗?宁玉碎的心里在流泪,我怎么会知道他是这样的无赖?

    转眼间教学楼前门可罗雀,小古板的宁玉碎终于是忍不住要收回自己的手,她还从来没迟到过呢。

    可是一直很慢的潘小闲却忽然爆发出了惊人的速度,一把抓住了宁玉碎的小手,那强悍无匹的力量让宁玉碎痛得眼泪都差点儿出来了。

    努力了几次都没能把手抽出来,宁玉碎贝齿把樱唇咬得发白,清冷的眸子盯着潘小闲:“我承认我想把你当挡箭牌是我不对,可是刚刚陪你走了这么久也够了,能不能请你放开我,我还要赶去上课!”

    宁玉碎觉得这一定是潘小闲看穿了她的小阴谋想要报复她,可是她看到的却是潘小闲迷茫的眼神。

    “你……是……谁?”潘小闲蹙着眉头困惑的看着宁玉碎,一字一顿的问道。

    刚才宁玉碎的出现太突然了,他感觉得到宁玉碎没有敌意,所以也没有对宁玉碎发动攻击。他脑子是不好使,可不是傻,只不过慢了点儿而已,他想明白了宁玉碎是帮他摆脱困境的,可是他没想明白宁玉碎为什么帮他,更没想明白宁玉碎到底是谁。

    前一天晚上他并没有在意宁玉碎,真正给他留下印象的其实是宁老爷子。别说宁玉碎今天换了衣着打扮,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就算还是同样的装扮以潘小闲现在的脑子要想起来也不易。

    “你——”宁玉碎被问得脸都绿了,合着我陪你装了半天逼,你都不知道我是谁?

    你这么会装逼你家里人知道吗?

    可潘小闲那迷茫、困惑的眼神却是在表达着,他并不是在装逼,而是真的不知道宁玉碎是谁。

    这特么就尴尬了……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宁玉碎把小银牙咬得嘎吱嘎吱响,宁大美女长这么大都没受过这种羞辱,泥垢了啊魂淡!

    “哦……”潘小闲眉头紧锁的思索了会儿,对这个答案表示满意的点了点头,放开了宁玉碎的手。

    哦你个大头鬼啊!宁玉碎气得一跺脚,甩脱潘小闲转身就跑,她可是从不迟到的好孩子。

    跑到楼梯口的时候,宁玉碎鬼使神差的回头看了一眼,却正看到潘小闲耷拉着脑袋很颓废的走着,就似是根本不在乎迟到扣学分似的。

    他为什么不怕扣学分?要知道在华晨大学,学分可是很重要的,学分不够别说学位了,就连毕业证都拿不到。而学分扣起来容易,想赚就太难了,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