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丧尸 > 第11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第11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宁玉碎脚步一顿,她忽然就悟了——可不是吗,上课铃已经停了,现在再进教室肯定是要算迟到的,而迟到一分钟和迟到半小时根本没差别,不会因为迟到的时间更长而扣更多的学分。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那么慌张、狼狈的奔跑呢?

        宁玉碎深深的看了潘小闲一眼,爷爷昨晚说过,越是着急的事情就越不能着急。

        虽然这只是上课迟到的小事儿而已,可是却蕴含了爷爷话中的深意吧?

        如果是性命相搏,那是更着急的事,就更不能着急。保持冷静,不慌不忙,细心分析,然后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反应,爷爷想要告诉自己的,就是这个道理吧……

        麻痹就剩我自己了啊……潘小闲步伐沉重的蹒跚前行,这还好只是上课,要是做大保健的时候遇到警方突击检查该是何等的卧槽!

        幸好潘小闲上课的教室是在二楼,潘小闲千辛万苦的终于走进教室的时候,上课前的点名刚刚结束,班级辅导员刘波刚刚合上本子,一回头看到潘小闲便把脸一沉:“潘小闲,迟到一次,扣一学分!”

        你妹……潘小闲就知道不能幸免,如果是别班的辅导员或许就算了,反正自己也及时赶到了不是吗,能不扣就不扣学分了,毕竟学分对大学生而言是很重要的。

        可刘波绝对不会不扣,倒不是他铁面无私,而是因为潘小闲家住在贫民窟里。

        家里有权有势梁家满已经迟到不知道多少次了,刘波每次都是笑呵呵的说“下不为例”。

        可是潘小闲这只不过是第一次迟到而已——潘小闲早已见识过刘波的无耻,如果是昨天以前他肯定会跟刘波分说一下,撒泼耍赖的也得让刘波不扣学分,但现在的他却一点儿这个想法都没有。

        或许是变异影响到了他的性格,潘小闲都懒得理他,拖着沉重的步子如同孤狼般走向自己的座位。

        “哇……”班里女生们都是两眼变了桃心,虽然潘小闲迟到犯了错误,但这个年代,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颜值!

        “什么时候潘小闲这么帅了?”

        “潘小闲一直都很帅好不好!”

        “哇,今天的潘小闲好犯规啊……”

        “不行了不行了,心跳得好腻害……”

        女生们窃窃私语着,让本来还算是良好的班级秩序发生了小小的骚乱,而这让本来就看潘小闲不爽的刘波更加不爽了。

        “潘小闲,你看看你成什么样子,头发凌乱,衣服破旧,走路吊儿郎当跟个流氓似的,哪像是我们华晨大学的天之骄子?”潘小闲懒得理刘波,刘波却不想就这么放过他。

        辅导员的权威是需要时不时的巩固下的,刘波向来认为,一将功成万骨枯,而今天迟到了的潘小闲家里无权无势,正好成为他脚下的枯骨。

        刘波唠唠叨叨个不停,却见潘小闲也不回答仿佛没听见似的闷头走,还以为潘小闲是消极抵抗呢,更来劲儿了,冲上去一把抓住潘小闲的手臂:“你给我站住!我跟你说话呢?你什么态度!”

        其实他还真是误会潘小闲了,脑子慢一拍的潘小闲才刚刚反应过来刘波说什么。

        潘小闲反应过来之后不禁心头烦躁——头发长算个毛啊!梁家满特么染了一脑袋黄毛,你刘波还夸他代表了学校新风尚呢!

        衣服破旧怎么了?家里开公司的马燕红,开学的时候上身穿个小吊带,还是真空凸点的,下身穿的牛仔短裤一弯腰两瓣屁股全都露出来了,你刘波还不是视若不见?

        错了,不是视若不见,而是视若强奸!

        也不知道你拿眼睛把人家强奸了多少遍,现在反倒嫌弃我衣服破旧了?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说一千道一万,我错就错在家里穷嘛!

        在潘小闲烦躁的时候刘波竟然敢抓他手臂,潘小闲想都没想本能的就一抡胳膊。

        刘波顿时感觉一股大力袭来,身不由己的就摔飞了出去,身子顺着光滑的地板滑出去老远。

        其实刘波能当这个辅导员也是个关系户,能力实在是很有限,这一下摔得他一下子就懵逼了。

        什么情况?

        刘波趴在地上甩了甩脑袋,终于是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我特么这是装逼不成反被草了啊!

        “哗……”全班同学集体起立,难以置信的看着被潘小闲甩飞出去的刘波,毕竟是刚刚开学两个月的大一新生,还都带着高中时的稚嫩,敢打辅导员在他们看来简直就是要上天啊!

        刘波脸上火辣辣的,恼羞成怒的他猛地爬起身来想要跟潘小闲拼了,却刚好迎上走过来的潘小闲那双血红的眼睛。

        那双狭长的丹凤眼中瞳孔布满了血丝,目光中充满了凶残、狠辣、嗜血,就仿佛是一匹饥饿的独狼。

        而潘小闲身上一瞬间爆发出的气势就仿佛是恶魔一般,邪恶、疯狂、暴戾的气息让刘波甚至以为潘小闲要杀了他。

        “啊——”刘波吓得竟是不由自主的尖叫着转身就跑,他手软脚软的也不知道是怎么跑回办公室的。

        一屁股瘫在自己的椅子上,刘波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就仿佛梦魇了一般,脸色苍白,脑门上挂满冷汗,手指不由自主的颤抖不停。

        “怎么了小波?”正在嗑瓜子的同事貌似关心实则幸灾乐祸的问道,然后递过来一把瓜子:“来,嗑把瓜子压压惊!”

        “没,没事……”刘波喘息了好一会儿才算是镇定了下来,他不想把这事儿告诉同事,一是不好意思,二是他们辅导员之间还存在着竞争关系。

        他这个靠拉关系走后门当的辅导员还在试用期,出了什么差错随时可能被别人拿下。

        真是太丢脸了……刘波惊魂未定的想着,自己竟然会被一个贫民窟出来的小瘪三给吓得落荒而逃,以后班里谁还会怕自己?

        不行!我必须得去把场子找回来!刘波下定决心的一按桌子——却没能站得起来,他小腿肚子还在不由自主的抖,一点儿劲儿都使不上。

        要不……今天就算了,大丈夫能屈能伸,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麻痹下次我一定让他知道厉害……刘波很容易就说服了自己。

        刘波跑了之后教室里就是一片哗然,所有同学都是惊呆了的看着潘小闲——太特么牛逼了啊!将军真乃神人也!

        尤其是女生们,对潘小闲简直是没有了免疫力。

        “哇!没想到潘小闲不但长得帅,还这么man!”

        “好酷啊……”

        “潘小闲应该还没有女朋友吧?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

        “管他喜欢什么样的,他喜欢什么样的老娘就能变成什么样的!”

        女生们毫无节操的议论让张丽君听得心里很乱,刚刚潘小闲的表现同样让她怦然心动。

        以前张丽君并没有觉得潘小闲是不能放弃的,可是在经过了早上宁玉碎的事情之后,现在又每个人都这么说,张丽君就感觉自己好蠢,怎么会把男神当成辣鸡了呢?

        潘小闲依旧是耷拉着头一副颓废的样子缓缓的走向座位,张丽君的目光便不由自主的追着他。

        原本觉得潘小闲走路是吊儿郎当的,可是现在看起来怎么就带着一股颓废、慵懒仿佛一切都不放在心上的洒脱男人味呢?

        忽然张丽君感觉到了某个方向射来的不满目光,她知道那是昨晚上跟她表白并被她接受了的豪门子弟梁家满。

        想到梁家满,张丽君心里就平衡了不少,不管怎么样,自己也算是傍上豪门了不是吗?

        张丽君连忙先对潘小闲投以鄙夷、不屑的目光,然后回头对梁家满露出讨好的笑容。

        梁家满这才满意的放过了张丽君,转而瞪着潘小闲。因为张丽君踩着上课铃跑进教室里的缘故,他还不知道在教学楼门口发生了什么,所以此时他对潘小闲充满了敌意。

        潘小闲则是浑不在意的走到座位上,手扶着桌子,小心翼翼的坐下——他怕用力过猛把椅子给坐碎了。

        总觉得好像忘了什么似的……潘小闲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咔咔”两声关节响吓得他顿时一动不敢动,这动作实在是太危险了,要是把脑袋给摇掉了可就坑爹了。

        一位老教授已经走了进来,站在讲台上第一件事就是把手里的书本一扔,就好像那只是个没用的道具。

        同学们都很佩服他,因为课本都是他编纂的,在近代史方面他是第一流的专家。

        “同学们好,今天我们接着上回来讲。”近代史老教授双手撑着桌面,就好像老以前说评书的似的:“上回说到二零二零年的时候,一艘来自于二等星【哈尔星】的小型【星舰】意外光临了地球。

        “他们是哈尔星一所大学的大三学生,自己动手造出了一艘小型星舰,并且还真的把这艘小型星舰给开到了茫茫太空里。

        “但是导航功能的出错让他们没能去到原定的坐标,反而是阴差阳错的来到了地球,这件事让他们一举成名,也改变了咱们地球的历史进程,开启了新的纪元……

        “同学们都谅解一下,接下来我会讲的小声一点,以免影响了后面睡觉的同学。”

        学生们都配合的发出低声哄笑,不约而同的顺着老教授犀利的目光往后看去,只见潘小闲趴在桌子上,睡得是那么的安详。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