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丧尸 > 第12章 打工狂魔

第12章 打工狂魔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老教授果然很任性,小声点儿讲还保护嗓子呢,反正有话筒也不怕学生们听不见,他就硬是没吵醒潘小闲,任潘小闲睡了整整一上午,甚至还“贴心”的阻止了班长要叫醒潘小闲的举动。

        潘小闲还真不是诚心的,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似乎身体的本能告诉他进入休眠状态能够积蓄更多的力量以支持那种惊人的爆发,完全是身体自己调节的结果。

        上午的课程已经结束了,学生们都收拾东西陆续离开,而潘小闲睡得仿佛一座雕像纹丝不动。

        张丽君收拾好了东西忍不住飞快的回头看了潘小闲一眼,很奇怪,明明潘小闲穿着破旧的衣服头发也挺凌乱的,应该有不好的味道才对,可是她坐在潘小闲前面却不断的嗅到有淡淡的迷之香气从后面飘来。

        这迷之香气很特别,不是香水味道也不是植物清香,不浓烈也不淡雅,却是仿佛罂粟一般让人会上瘾,张丽君一开始只是觉得很好闻,闻了一上午之后竟然是变得有点儿迷恋这种味道。

        潘小闲似乎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呢,以前的潘小闲是很刻苦的,除了业余时间用来打工以外,上课的时候都是认真听讲做笔记,可是现在潘小闲竟然是睡了一上午。

        可不知为何,这样的潘小闲反而更具有吸引力,张丽君眼中闪过一丝迷醉,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咳嗽。

        张丽君立即厌恶的白了潘小闲一眼:“家里穷也就罢了,自己还不知道努力,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说着张丽君回转头来对梁家满娇滴滴的道:“阿满,我们去吃饭吧,我都快饿死了。”

        “是啊,阿满你可是说好了今天中午请我们去吃蜀川天府的!”刘华在旁边兴奋的撺掇着,蜀川天府是五星级的饭店,刘华想去很久了。

        “呵呵,当然没问题。”梁家满笑呵呵的伸手揽住了张丽君的肩头,一起走出了教室,在即将走出教室门口的时候,梁家满有意无意的回头瞥了潘小闲一眼,眼中满是怨恼。

        对于早上在教学楼门口发生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这让他对潘小闲更加不爽。对于新晋校花宁玉碎,他何尝没有想法?只是知道那是他高攀不起的,所以他也只能是在心里想想而已。

        可是他高攀不起的,却被潘小闲给得到了。而他得到的,却被潘小闲不屑一顾。

        这让梁家满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该死的潘驴儿,就算你是黑社会又怎么样?社会上我认识的人多了,你给我等着!

        潘小闲寝室里蒙头大睡的大头、轮胎和贱人这三贱客,是被走廊里放学回来的学生们给吵醒的。

        隔壁宿舍的男生闯进来,对三个还赖在被窝里的二货竖起了大拇指:“牛逼!你们寝室今天算是出了名了!”

        “肿么了?出神马名了?”贱人一激灵坐起身来追问,大头一动不动稳如泰山,轮胎想坐起来,但坐到一半力不从心又躺回去了。

        “一个寝室里四个人,三个逃课一个迟到,不只是咱们专业,咱们这届新生里,你们寝室都是蝎子的粑粑毒一粪啊!”这个男生赞叹的说,其中不无幸灾乐祸之意。

        随之络绎不绝的有别宿舍的男生进来,一个个都是满脸的瞻仰之色,仿佛参观人民英雄纪念碑似的。

        “不可能!”轮胎像个皮球似的从床上弹起来了:“潘驴儿去帮我们点名了的……呃,他迟到了?这个碧池!”

        “不但迟到了而且还把辅导员给打了,然后还敢在宋教授的课堂上睡了一上午,真是牛大了!”

        “这算什么?你们还不知道他为什么迟到吧?早上在教学楼门口,他跟冰山女神宁玉碎秀爱恩来着,可把我们给虐得……”

        “可不是嘛!最好笑就是咱们班班花张丽君先拒绝了潘驴儿,然后宁玉碎出现打脸,你们可没看见当时张丽君那个脸色哟,哇哈哈……”

        握了个大草!三贱客震惊的彼此对视一眼,怎么只是睡了一觉这个世界就变得如此陌生了?

        迟到,打辅导员,上课睡觉,跟女神秀恩爱……这特么还是那个他们认识的三好学生潘小闲?

        “对了,潘驴儿人呢?”一个不知道哪班的碧池兴奋的道:“我们特地来围观的!”

        贱人看了看手表:“下午没课,这时候他肯定是去打工了。【愛↑去△小↓說△網w    qu  】”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这碧池也是有大毅力的人。

        “你们不用等了,半夜两三点都是早的!”轮胎揉着自己那好像屁股一样的下巴,很有经验的道:“他是打工狂魔,晚上还在酒吧里兼职,就算是天亮回来也不稀奇。”

        “啊……”碧池们都很惋惜。

        但轮胎还真是犯了经验主义错误,事实上潘小闲还在教室里睡觉的,因为下午没课,所以后来来了一些上自习的也没人叫他,他竟然就一直睡到了黄昏,直到被手机疯狂的震动给唤醒。

        潘小闲猛地站起身来,顿时“轰隆隆”的一连串巨响,前后桌椅竟是倒了一大排。

        他独自站在昏暗的教室里,一双血红的眼绽放凶光,呼哧呼哧的喘息着,好一会儿才渐渐清醒过来。

        手机仍在不屈不挠的震动,潘小闲愣了一下,然后用僵硬的手指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

        那不间断的震动让潘小闲很烦躁,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好像现在脾气变得特别的暴躁,所以他手指狠狠一戳通话键。

        “喀!”

        我尼玛……潘小闲整个人都斯巴达了,缓缓的把手指从手机里拔了出来。

        那通话键竟是被他给按成了粉碎,不过好在电话还是接通了,一个耳熟的男人声音正在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潘小闲!你特么到底还想不想干了?昨天晚上旷工连个电话都没有,今天晚上你还不来是吧?我告诉你啊,这地球没了谁都一样转,今天晚上你要是不来,以后就永远都不用来了!”

        这男人也不管潘小闲怎样,反正他一通咆哮之后就直接切断了电话,态度十分恶劣。

        他是谁?潘小闲沉默了片刻,终于是想起来了,从开学的第二个月开始,他每天晚上都固定在一家真爱酒吧当保安。

        没办法,谁让他什么学历都没有呢。好在他还有个一米八四的个子,所以在真爱酒吧应聘上了保安。

        因为课程安排的缘故,白天没有固定的时间打工,只能是干点儿零工,比如说洗盘子发传单什么的,只有晚上可以有固定的时间,而晚上能干的工作选择实在是不多。

        打电话来的人就是真爱酒吧的保安经理黎胖子,潘小闲的顶头上司。

        我是贫民窟里走出来的孩子,我必须努力多赚点儿钱……潘小闲虽然脑子不太灵光,可是这个信念却是无比的清晰,就仿佛是烙印在他脑海里的一样,所以他把手机塞回裤袋,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出了教室。

        潘小闲从教室里出来,走出校园到公车站,上车、转车最后到达真爱酒吧的门口,这段路对于潘小闲而言简直像是一个轮回,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在做之前这看起来就像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是真的做完之后好像也就是这样而已。

        “潘小闲,你特么还知道来啊?”真爱酒吧门口,正在跟保安们训话的保安经理黎胖子插着水桶腰,横眉立目的指着潘小闲吼道:“能不能麻利点儿?磨磨蹭蹭的,你特么是老太太啊?”

        黎胖子身高一米八,体重一百八,膘肥体壮宛如一头直立行走的野猪,西服袖子故意撸起来到胳膊肘,露出他手臂上纹着的黑色盘蛇,十足就是个黑帮打手。

        而事实上他年轻的时候也确实是道上混的,即便现在岁数大了找了工作,也仍然跟道上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据说他在黑白两道都很吃得开,有他当保安经理才镇得住场子。

        就连辅导员刘波都需要杀鸡儆猴来立威,更别说是保安经理黎胖子了。

        在选择“鸡”的方面,黎胖子倒是和刘波不谋而合了,刘波不敢招惹那些家里有权有势的学生,黎胖子又何尝愿意去招惹那些彪悍的退伍军人或者道上混过的老流氓?

        “妈勒逼的!老子说话你特么听不见啊?聋了啊?”黎胖子见潘小闲仍旧走得很慢,而且也不还嘴,就好像在消极抵抗似的,黎胖子自认为找对了软柿子,火冒三丈的大步迎上去,用他小擀面杖般的手指头狠狠的,一下一下的戳着潘小闲胸口:

        “我去年买了个包!你是不是不想混了?跟特么谁摆脸色呢?信不信老子随便一个电话喊一车人来弄死你……卧槽?你特么想干什么?”

        黎胖子正喷得爽,却不料一直闷头不语的潘小闲忽然伸出手一把攥住了他的手。

        顿时黎胖子感觉就像是被老虎钳子给钳住了似的,他咬着牙低吼道:“潘小闲!老子只说一遍,快给老子松开!否则老子保证你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