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最丧尸 > 章节目录 第15章 诈尸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看他一动不动的,这是怎么了?”

    “他该不会是死了吧?”

    “卧槽,说不定啊,那生命鸡尾酒可是要命的,何况还是他那种装逼的喝法……”

    吃瓜群众们交头接耳的议论着,虽然事不关己,可是眼睁睁看着一条生命在面前死去还是挺不自在的。【愛↑去△小↓說△網w  qu 】

    “糟了!他出事了!”玲玲顾不得谮越,下意识的伸手去虚拟光屏上把潘小闲的脸部放大。

    任红菱没有像往常一样责备她,而是也屏住呼吸去看虚拟光屏,虽然对她而言只是个小人物,可是她却不由自主的就关心起这个小人物的命运来了。如果可以,她不希望这个小保安有事。

    只见虚拟光屏上潘小闲的俊脸上冷冰冰的没有任何情感流露,而眼睛却被垂下来的刘海阴影遮挡住了。

    玲玲连忙又选择了去阴影效果,露出了潘小闲的眼睛,这双好看的丹凤眼此时此刻暗淡无光,毫无焦距的视线中透着空洞的死灰。

    “啊……”玲玲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真的死了?

    任红菱也看到了潘小闲的眼睛,心头不由得一颤,愧疚和怜悯之情宛如潮水般席卷而来。

    她本以为潘小闲不会那么快作出决定,而且她也已经准备亲自出面了,可没想到之前手都还在颤抖的潘小闲竟然会这么果决的喝下了这杯生命鸡尾酒,用他年轻的生命谱写出了一曲小人物的悲歌。

    任红菱本来是个举手投足一笑一颦都充满了慵懒、性感魅力的成熟女人,但当她做出了决断时顿时整个人的气势一变,就如同纵横沙场的大将军脚踏成千上万的尸骨,眼中绽放出杀伐果断的狠辣目光。

    “哒哒哒”的高跟鞋敲击地板的急促声音中,任红菱快步冲出办公室,但就在她刚刚出门的时候,却听身后传来了玲玲的惊呼声:“红姐!他,他,他还活着!”

    “什么?”任红菱猛然转身,杀气腾腾的眸子一扫玲玲,让玲玲情不自禁的打个寒噤,仿佛堕入地窖之中。

    他这是……

    刀疤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在之前他还脊背生寒的觉得自己死定了呢,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突然。

    “刀疤哥,你看他一动不动的……”

    “刚才喝得那么猛,我看他多半是翘辫子了!”

    “卧槽,吓得老子菊花一紧啊!”

    刀疤的手下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让刀疤终于是回过神来,他距离潘小闲最近,仔细看看潘小闲,只见潘小闲一双眼睛毫无焦距的看着前方,身体僵硬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是死不瞑目吗?

    好像老电影里的战斗英雄一样,死了都保持着一个大义凛然的姿势直到字幕滚完都不倒下!

    “妈勒逼!敢跟老子做对?这就是你的下场!”刀疤顿时又趾高气扬起来,吓死宝宝了,还真以为遇到个隐藏的大牛呢。

    银河大联盟当然是有法律的,【地球联邦】的法律尤为苛刻,但是潘小闲自己喝酒喝死,警方也不好判定责任,多半就是死了白死。

    “潘潘!”张小美终于是趁机挣脱开了两个大汉的束缚,扑到了潘小闲的身上,泪流满面的哭喊着,她的心里充满了愧疚,这件事本是因她而起,却害死了仗义的潘小闲。

    毫无疑问的,潘小闲屹立不倒的“尸体”被张小美直接扑倒在地,这也让潘小闲的“死亡”被盖棺定论了。

    可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众人眼里已经死了的潘小闲竟然倒在地上仰面向天打了个大大的酒嗝。

    艾玛!包括刀疤他们在内的所有人都是瞬间脸色苍白的往后弹出去——这尼玛是“诈尸”了咋的?

    张小美也是吓了一跳,但是她嗅到了潘小闲嘴里散发的酒香,顿时喜出望外,连忙搀扶着潘小闲站起来。

    潘小闲的身子还是很僵硬,而且每个动作都会发出让人牙酸的关节摩擦响声——也不知道吓尿了多少纯爷们儿,这特么是真诈尸了啊!咋还诈尸诈成了丧尸捏?

    终于在张小美的搀扶下,潘小闲“加速度”的站了起来,然后推开张小美,一步一步摇摇晃晃的走向了刀疤。

    妈蛋!刀疤脸色大变,身不由己的后退着,同时手摸上了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银质十字架,阿弥陀佛,也不知道这玩意儿对诈尸管不管用……

    “你,你要干什么……”刀疤的声音都在不由自主的颤抖。

    潘小闲一双炙热狂野的红瞳死死盯着他,嘴角很艰难的牵扯出一个妖异的邪魅笑容:“再……来……一……杯!”

    “卧槽……”刀疤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吓死宝宝了,既然他能说话,那看来不是诈尸了。

    等一下!他刚才说什么?刀疤目光呆滞的看着潘小闲,再来一杯?你特么……还是人么?

    “哗……”顿时吃瓜群众们都集体高潮了,太尼玛带感了啊!

    一口闷了一杯生命鸡尾酒没事儿也就罢了,竟然还敢要再来一杯!这个逼装得我给九十九分,还有一分怕你骄傲!

    然而潘小闲并不是在装逼,他是真的还想再来一杯。自从昨天走下公共汽车,他就没有再感受到过温度了,而刚刚那杯生命鸡尾酒让他终于重温了下有体温的感觉。

    明明在以前都是不会在意的东西,现在却是让潘小闲发自内心的感动。

    所以潘小闲伸出一根僵硬的手指对刀疤缓缓的勾了勾,那意思是我懒得重复,赶紧的!

    刀疤是厮混在c区的亡命之徒,虽然他猜测潘小闲的真实实力在他之上,但也不代表他就连负隅顽抗的勇气都没有。

    见潘小闲跟他勾手指,那冷漠的目光中自然流露出无视的轻蔑,这让刀疤一咬牙一瞪眼,麻痹的来啊!互相伤害啊!老子赔的是钱,你赔的是命,咱们看谁赔得起!

    刀疤对看热闹的调酒师一招手,吼道:“看你麻痹看!给老子调一杯黑色星期五!”

    “卧槽……”吃瓜群众们个个惊得倒吸一口冷气,黑色星期五啊!麻痹那可是世界禁酒啊!

    有一首上个世纪诞生的魔鬼般的曲子,据说听过的人纷纷自杀,数以百计,自杀者留下遗书都是说自杀因为无法忍受这无比忧伤的旋律。这首曲子是公认的世界三大禁曲之一,曲名就是《黑色星期五》!

    而鸡尾酒黑色星期五便是由此而得名,因为喝过黑色星期五的人很多都是疯狂的大笑死去,又或者是歇斯底里的哭泣着身亡,这种鸡尾酒是公认的世界十大禁酒之一。

    如果说生命鸡尾酒是武者才有资格和实力去喝的酒,那么黑色星期五就连武者都不敢轻易触碰!

    “麻痹你还愣着干什么?”刀疤恶狠狠的瞪着那调酒师:“调不出来我保证你今晚走不出这间酒吧!”

    “这……”调酒师战战兢兢的看了一眼潘小闲,虽然是同事,但大家并不是很熟,保安和调酒师之间基本就没什么接触,当然也就谈不上什么感情。

    这个调酒师并不知道潘小闲有多么可怕,但他是害怕刀疤的,所以没有节操的他很快就做出了决定:“调配黑色星期五我会,但我们这里缺少一种最重要的东西……”

    “让你调你就调!”刀疤把在潘小闲那里受的窝囊气全都发泄在了这个调酒师身上,他猛地抄起一个酒瓶子砸了过去,仿佛要吃人般咆哮道:“我知道你缺什么!老子这里有!”

    “他竟然真的给调了黑色星期五!”玲玲气得攥紧小拳头:“红姐,我去教训他!”

    “等一下。”任红菱拉住了玲玲,一双亮晶晶的杏核眼盯着虚拟光屏上的潘小闲。

    之前是觉得这个小保安呆头呆脑的木讷,可是现在任红菱却觉得自己看走了眼,这应该是他那超乎常人的冷静镇定吧?

    “红姐?”玲玲迷惑不解的看着自己的老板。

    “放心,他不会有事的。”或许是因为之前潘小闲惊世骇俗的表现,任红菱对他很有信心,她也想看看这个小保安到底是何方神圣,没想到自己这酒吧里还藏着条真龙?

    “真的?”玲玲很萌的眨巴眨巴大眼睛,又担心的道:“可是黑色星期五是禁酒,如果传出去警方会不会来找我们麻烦?”

    任红菱忍俊不禁的笑了出来,伸手在玲玲的小脸上掐了一把:“你这么天真,怎么活到现在的?”

    而调酒师已经把步骤进行到了最后一步,在他的手指间那一杯梦幻紫色的液体正在不断的旋转出小小的漩涡,看起来就如同美轮美奂的艺术品,但似乎还缺了一点儿什么,给人一种白璧微瑕的感觉。

    调酒师眼巴巴的瞅着刀疤,刀疤冷哼一声,从身上取出了一个便携式试管型容器,故作豪迈的随手丢给了调酒师,调酒师却是慌忙双手去接住了那试管容器,仿佛捧着千金之宝般小心翼翼。

    开启了试管的合金外壳,调酒师拿出了一小瓶神秘的墨绿色液体,看起来十分诡异。

    当这墨绿色液体暴露在空气中时瞬间变得狂躁起来,很荒谬,明明狂躁是用来形容生物的,但这墨绿色液体却真的好像有生命一般,狂躁的跳动、震荡着,仿佛是一条恶龙在翻江倒海、兴风作浪!

    【感谢手动发佘(100)、盈酱(100)的打赏,挨个抱抱,欢迎归队】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