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丧尸 > 第17章 人家还是个孩子!

第17章 人家还是个孩子!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都知道了。”任红菱阻止了张小美的哭诉,她脸色阴沉的蹲下身来,伸出一根青葱般的玉指凑到潘小闲的鼻端,却没想到潘小闲这个时候却是忽然又打了个酒嗝。

        那勾魂夺魄的酒香便再次溢出,近距离的嗅到酒香顿时任红菱都有点儿醺醺欲醉。

        “他没事,就是喝多了而已。”任红菱放下了心来,既然还能打酒嗝,看来这个小保安是死不了。

        而且就从这一点来看,这个小保安绝对不是个普通人,也不知道是哪家武道世家的子弟混到自己的酒吧里来体验生活了。

        任红菱直起身来,对跟随自己的玲玲道:“派人把他送去休息!”

        “让我来吧!”张小美连忙主动请缨,虽然她只是个啤酒妹,但却比大多数人更重情义。

        “我帮你!”玲玲也对潘小闲充满了好感,不管到什么时候,能见义勇为英雄救美的男神都是值得女人珍惜的。

        同样的道理:会做家务的男神都是值得女人珍惜的;懂得疼老婆的男神都是值得女人珍惜的;会制造浪漫的男神都是值得女人珍惜的;博览群书知识渊博的男神都是值得女人珍惜的;父母双亡身世悲惨的男神都是值得女人珍惜的……

        这些道理都有一个共同之处,而这个共同之处恰好就是潘小闲的外在特征。

        看到玲玲那两眼放光的样子,任红菱不禁会心一笑,摆了摆手屏退了跟着自己的膀大腰圆的黑西服保镖,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两个弱女子。

        “红姐,”当玲玲和张小美把潘小闲合力架走之后,一个服务生凑过来对任红菱低声道:“张署长、刘主任他们过来了,现在二楼的特二号包厢里……”

        “知道了。”任红菱秀眉间闪过一丝无奈之色,这时那调酒师终于是从酒台后面挣扎着爬了起来。

        只见他竟然满脸是血,刚刚被潘小闲口中喷出的烟柱冲击到的脸上的表皮都烂掉了!

        眼中闪过一丝震惊,任红菱抬了抬手,立即有跟随着的黑西服保镖过去像抓小鸡子一样把调酒师给抓走了。

        玉指揉了揉眉心,任红菱露出和煦春风的微笑,向着二楼款款走去。

        她身上自然流露出万种风情,凹凸有致的丰腴身子在走动的时候简直如同是从画中走出来的极品佳人,尤其是夸张的丰乳在地动山摇的震颤,更是吸引了无数老司机的目光如炬。

        任红菱却是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目光,她大大方方的雍容气度,就宛如巡视自己领地的女王,让人不敢有半点妄想,只想跪舔她的高跟鞋。

        玲玲和张小美一左一右的把潘小闲给架着走,潘小闲个子虽然高,但好在不胖,却也把两个女孩给累得气喘吁吁香汗淋漓。

        “玲玲,我们,我们把他,把他送到哪里休息啊……”张小美喘息着问。

        “不知道,不知道啊,红姐也没,没说清楚……”玲玲抽空抹了把汗,红扑扑的小脸上带着满足的笑意,虽然是干了体力活,但这一路上她可是没少揩油,啧啧,别看男神很瘦,巧克力腹肌可是硬梆梆的呢!

        “那,那怎么办啊……”张小美为难的道:“员工休息室里,连张床,都,都没有……”

        “我知道了,红姐,红姐的意思,是说送到她,她办公室吧……”色迷心窍的玲玲自动做出了解读:“红姐办公室,有个休息间,红姐一定,一定是这个意思……”

        张小美这时候也没什么主见,就听了玲玲的,二女把潘小闲给架到了升降梯,这才送到了三楼总经理办公室。

        办公室里还有个放了张单人床的休息间,平时任红菱累了的时候就会在这里打个盹,有时候喝多酒的话还会在这里过夜。【愛↑去△小↓說△網w    qu  】这个休息间的打扫工作都是玲玲一手负责,别人都不准插手的。

        把潘小闲放到了床上之后,玲玲累得一屁股也坐床上了:“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死了……”

        张小美也是一身汗,但是她跟玲玲情况不一样,潘小闲没事儿了,她就担心起她今晚的业务来了,毕竟这是她的经济来源,她可不像玲玲这样大学毕业一工作就进入了管理层。

        帮潘小闲脱了鞋,给他摆了个舒服的姿势之后,张小美对玲玲叮嘱道:“玲玲,我出去工作了,如果潘潘有事,你就叫我过来!”

        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示意她可以走了,玲玲使出吃奶的劲儿把潘小闲推到床里面,自己躺在外侧休息了会儿,这才色迷迷的在潘小闲结实的胸肌上捏了捏,红着小脸跑出去做事了,作为总经理助理,她也是很忙的。

        人都出去了之后,潘小闲独自躺在床上,睡得就跟死了一样。但他的体内却是在不知不觉的发生着变化,那一滴虫兽之血就好像是把钥匙,激活了他生命中的未知。

        玲玲和张小美都先后来看过他,见潘小闲睡得很熟,便都又悄然离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休息间的房门忽然被猛地撞开了,醉醺醺的任红菱跌跌撞撞的闯进来。

        任红菱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她作为酒吧总经理当然是酒精沙场的,平时业务上的需要也难免应酬,但是她很少会喝醉,总是会保持着清醒,以免被占了便宜。

        可今天她却不知道为什么很容易就醉了,就好像中了魔咒似的。明明没有人灌她,她每次都是象征性的喝一口,到后来甚至只是抿一抿,居然醉得都要站不稳了。

        应酬完了之后,任红菱就顾不得别的先返回自己办公室,她要赶紧睡一觉。虽然现在有醒酒特效药,但都是有副作用的,任红菱还是习惯了喝多酒之后睡一觉自然恢复。

        也没开灯,任红菱依照记忆就走到床边,踢掉高跟鞋,她就身不由己的栽倒在了床上……

        “唔……”潘小闲终于是醒过来了,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他只觉神清气爽、精神百倍,自从下了公交车之后身体状态从来都没有这么好过。

        下公交车……下公交车之前我除了睡觉以外就只是喝了一听疑似过期了的可乐,再往前逆推就是在过马路的时候被可乐砸到了头,显然我不可能是被可乐给砸傻了,那么害我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八成就是那听可乐!

        那听可乐的味道不对,或许……并不是因为过期,谁知道那里面装着的到底是什么?

        等一下!

        潘小闲愣了一下,我的脑子,我的脑子怎么分析问题这么条理清晰了?

        难道说——潘小闲不禁又惊又喜,难道说我现在已经恢复了?真是太好了啊!

        “喀啦啦——”

        潘小闲兴奋的想要一跃而起,然后分分钟被残酷的现实教做人。

        哎呦我的胳膊肘啊,哎哟我的卜楞盖啊,哎呦我的腰间盘啊……都特么响的有节奏了啊!

        艾玛!这谁啊!

        潘小闲猛然发觉自己身边竟然还有人躺着的,显然是因为刚刚他的一跃而不起,惊动到了这人,所以这人动了一下看似是要醒过来。

        “喀喀喀……”

        潘小闲冒着颈骨折断的危险吃力的扭转脖子,入眼的是一头秀发如云如瀑的散在枕上,莹白如玉的一张绝美小脸正对着他,这是张充满了魅惑的美丽面孔,潘小闲敢发誓自己长这么大见过的女人里她绝对是能排在第三的。

        第二是宁玉碎,第一是他妈。

        任总?

        潘小闲整个人都惊呆了,我,我,我该不会是被潜规则了吧?

        呆滞的目光缓缓的往下移,潘小闲松了半口气,还好,她上身衣服虽然是很凌乱,领口大大咧咧的敞开着,或者说是被那对胸围的山峰给强行撑开的,深邃的沟壑就暴露在潘小闲眼前,但好歹衣服还是穿着的。

        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潘小闲目光继续向下,便看到了那皱皱巴巴已经卷起来到臀胯的短裙。

        短裙下露出的是万恶的打底裤,不过那一双浑圆、修长、丰腴的黑丝美腿也是足够养眼了,何况有一条腿还是压在了潘小闲腿上的。

        等一下,为什么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呢?潘小闲呆滞了片刻,总算是找到了问题所在。

        原来任红菱的一只雪白小手,竟然是从裤腰处插入到了潘小闲的裤裆里,牢牢地抓住了他的把柄。

        卧槽任总你前世是不是清朝的八旗子弟啊,咋还爱玩鹰呢?

        这也太可耻了,人家还是个孩子!潘小闲特别的悲愤,最可耻的是——我竟然没有反应!

        不好!潘小闲慌忙闭上双眼,假装还在睡着,而几乎同一时间,任红菱长长的睫毛也眨动了几下,就好似是蝴蝶震动美丽的翅膀。

        没想到啊没想到,我潘小闲一世清白毁于一旦……潘小闲悲从心起,你说她要是还想再趁热来一发,我是该从了她呢,还是从了她呢,还是从了她呢?

        任红菱的手蓦然抓紧,吓得潘小闲心里一颤,同时潘小闲终于是发现了一件无比悲催的事情,在这方面我好像,好像已经无能为力了啊……

        【感谢盈酱(100)、情~何以堪(100)的打赏,挨个抱抱,潘驴儿终于脑子正常了,接下来的故事会更精彩,所以,来张推荐票鼓励下呗】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