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丧尸 > 第18章 被掏空的感觉

第18章 被掏空的感觉

        潘小闲很郁闷,这对于一个自从踏入青春期就立志要“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的骚年而言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所以连什么时候任红菱把手从他裤裆里抽出去的,他都没心情理会,也就更没在意任红菱蹑手蹑脚的走出休息间。

        生无可恋的躺在床上,潘小闲有种被掏空了的感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任红菱醒过来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竟然会和一个近乎于陌生的男人同床共枕的睡了一晚上,而且她的手还直接接触到了对方的最隐私部位,最重要的是还是她主动的……

        自从五年前丈夫死了之后,任红菱就再也没和哪个男人亲密接触过。却没想到昨晚上发生了意外,而且这个男人……准确的说这只是个男孩,足足比她小了一轮!

        这让任红菱实在是倍感羞耻,可她毕竟是个正常的成熟女人。所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她正是如狼似虎之年,又怎会对性没有需要?

        任红菱不得不承认,当今早她醒过来发现握着潘小闲的把柄时有那么一瞬间心神荡漾,男人身上特有的阳刚气息一下子就勾起了她压制在心底的欲望,可是——她不敢、不想更不能做什么,这只是个意外,只是个误会而已。

        她和他,并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虽然近在咫尺,却是远在天涯。

        走到办公室里任红菱面色潮红的拿起桌子上的文件来胡乱翻阅着,但心里乱乱的她都不知道看的是什么。

        偏巧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任红菱飞快的整理了下自己的仪容,这才应了门。

        几个牛高马大的黑西服保镖走了进来,他们往两边一分,便露出了被他们夹在中间的一个满脸是血、遍体鳞伤的男人。

        这个男人浑身哆哆嗦嗦的就好像是受惊了的鹌鹑,被一个黑西服保镖在肩头上一按,顿时是身不由己的就跪倒在地上,抽泣着哀求道:“任总,我没有,没有做过对不起酒吧的事,真的没有……”

        任红菱若无其事的微笑着,慢条斯理的取出女士香烟来,点燃之后仰靠在靠背上,眯着眼睛吸烟。

        她有着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尤其是眯起来的时候,看着谁都好像是脉脉含情的,十分勾人。

        吸烟的女人大多姿势不是很雅观,但任红菱拿烟的姿势很特别,她只用拇指食指掐着香烟,中指、无名指和小指高高的翘起,形成一个兰花的形状,当她吞云吐雾的时候给人一种优雅雍容的美感。

        但是跪在地上的男人却没有胆子去欣赏,他见任红菱不理会,慌忙用膝盖往前蹭了几步,可怜兮兮的道:“任总,我黎斌真的是掏心窝子的给您办事的,我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但是既然您认为我做错了,那我就一定是做错了,我给您磕头谢罪!”

        说着黎胖子立即给任红菱“咚咚咚”的磕头,他也是个狠角色,硬是把额头都给磕出血了也不停下。

        任红菱嫣红的嘴角撇了撇,什么年代了还玩这招,我不说饶了你你就不停下了是吧?

        我倒要看看今天你是不是真的能磕死在这儿!

        黎胖子一开始磕头磕得还挺有节奏感的,但是当他磕了一会儿发现任红菱根本无动于衷时,他便泄气了,终于是一头磕在地上便不起来了,就把额头顶着地面“呜呜”的哭。

        任红菱嗤笑着摇了摇头,她觉得自己真是看走眼了,当初怎么会认为这个胖子有担当的呢?

        就在这个时候,休息间里忽然传出一声重物落地的闷响,顿时几个黑西服保镖都是脸色大变,他们都是专业的保镖,不需要沟通就已经自动做好了分工,两个保镖立即冲到了任红菱的身旁贴身保护,另外两个保镖一个踹开门冲了进去,另一个拔枪在门外掩护。

        那保镖当然不可能是直接跑进去,而是在踹开门之后就像传奇足球巨星金色轰炸机克林斯曼一样贴着地面俯冲进去,落地之后却是刚刚好和趴在地上的潘小闲四目相对。

        两人面对面的趴着,大眼瞪小眼,彼此都是吃了一惊。

        尤其是那个保镖,如果是不认识的人,保镖肯定是要开枪了,可问题是由于昨天晚上潘小闲的高光表现,并且得到了任红菱的重视,保镖对潘小闲有着很深的印象。

        认出了潘小闲之后,保镖再一看潘小闲的姿势明显是从床上滚下来的,再加上他苍白的脸色和浓重的黑眼圈,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保镖顿时露出了男人都懂的古怪笑容。

        也难怪啊,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嘛!

        保镖很理解任红菱和潘小闲的一夜风流,他唯一不理解的是——为什么不是我?

        潘小闲很郁闷,他其实是想要起床的,可惜脑子虽然是恢复正常了,身子还是一样的僵硬。

        由于高估了自己的实力,潘小闲一个手脚配合不当,就从床上滚了下来。

        他本意是想等外面的人都走了再出去的,没想到被任红菱的保镖撞了个正着——这特么就尴尬了。

        潘小闲僵硬的挤出了一个古怪笑容:“早……”

        他其实是想说一句话的,脑子恢复正常之后他就盲目自信了,但事实证明他的舌头还是又粗又大又硬。

        不过任红菱的保镖也误会了,竟然是带着讨好意思的跟潘小闲点了点头:“早!”

        现在大家身份地位可是颠倒了,他虽然是任红菱的保镖,可人家潘小闲才真正是任红菱的“身边人”呢,说不定以后得当主子伺候着的!

        他们长期跟随任红菱,知道任红菱不是个随便的女人,所以对潘小闲就格外的高看一眼。

        眼看着潘小闲吃力的想要爬起来,却一副手软脚软的样子,保镖很体贴的帮忙把他给搀扶起来。

        同为男人,保镖特别能理解那种被掏空了的感觉……

        当潘小闲拖着沉重的步伐,脸色苍白、嘴唇发青、眼圈发黑,好像被榨干了一般踉踉跄跄的走出休息室时,所有人都是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唯有任红菱是风中凌乱。

        黎胖子惊呆了——原来是因为这个?怪不得连夜派人把我打个半死给抓了过来,合着这个贱人是在替她的小情人报仇啊!

        那这事儿看来是没法善了了,黎胖子相信自己找了刀疤他们暗算潘小闲的事情肯定也被任红菱掌握了。以己度人,黎胖子想想谁敢动自己的女人,自己会怎么做,他瞬间就做出了决定。

        趁着众人的注意力全都在潘小闲身上的时候,黎胖子悄悄从鞋筒里拔出了一把小弹簧刀。

        这是黎胖子当年在道上混的时候养成的习惯,那时候他是连睡觉都不会让刀离身的。

        谁也没想到,跪在地上磕头姿势的黎胖子忽然抢步上前,手里“唰”的一下亮出了白刃,以跟他的体型完全不成正比的敏捷速度扑向了正在扶额的任红菱,他要铤而走险挟持任红菱!

        这一下真是出人意料,保镖们把黎胖子打个半死也没见黎胖子反抗,再加上黎胖子只是个已经退出江湖的老混混,以及黎胖子跪下磕头表现出的胆小,他们都小看了黎胖子,却没想到黎胖子竟然是个能隐忍的狠辣人物。

        不过大家都没着急,在黎胖子刚刚扑出去的时候,保镖们的枪口就已经瞄准了他,而任红菱的纤纤玉指也已经搭在了大班台的控制按钮上,这张大班台可是特制的。

        但就在这时,又一个意外发生了。

        拖着沉重步伐的潘小闲已经走近了,看到黎胖子要对任红菱不利,潘小闲本能的就想要从侧面拉住黎胖子的手臂,他也没想过英雄救美,有那么多保镖在呢,他只是想阻拦一下黎胖子就好。

        但是他明显又高估了自己的敏捷,结果就是左脚绊右脚,一个前扑摔了出去。

        “噗哧!”

        潘小闲刚好就是扑到了黎胖子的前面,挡在了黎胖子和任红菱之间,黎胖子的小弹簧刀一下子就捅进了潘小闲的肚子里。

        卧槽……潘小闲心都碎了,这一刀挨得真特么冤啊!

        “噗噗噗……”

        消音后的枪声连续响起,四个保镖都急眼了,这特么要是让任总的小情人死了,我们还混个屁啊!

        黎胖子一脸绝望的抱着潘小闲摔倒在地,他知道任红菱虽然貌美如花却是狠如蛇蝎,在真爱酒吧的这段时间他也见识到了任红菱的杀伐果断,所以他才想拼死一搏挟持任红菱,却没想到又栽在了潘小闲的身上。

        这小子真特么是我的克星啊……倒在地上的黎胖子死不瞑目,他身上流出的鲜血瞬间就把潘小闲都给染红了。

        谢谢了啊!潘小闲感动的悄悄把黎胖子的血多蹭点在自己身上,否则还真不好解释他为什么中了一刀却没流血。

        任红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顿时失去了平时的从容,惊慌失措的跳起来绕过大班台冲到潘小闲的身边,一把推开了黎胖子压在潘小闲身上的尸体,看着肚子上插着把小刀浑身是血的潘小闲,任红菱的眼圈红了,感动的泪水在眼帘中淤积成雾。

        【今天老婆生日,所以……你们懂的,我正在拼命赶稿,也不知道十二点前能不能赶出下一章来,等不了的兄弟就先睡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