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最丧尸 > 正文卷 第19章 我特么还没死呢!
    跪在了潘小闲的身旁,任红菱强忍着泪水,伸手去帮潘小闲把睁着的眼睛给合上。

    任红菱的小手拂过之后一看潘小闲,竟然仍然是两眼睁着,顿时吓了一跳——这是死不瞑目么?

    潘小闲也是醉了,我特么还没死呢!

    老子不就是反应慢了点吗?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我……”潘小闲艰难的一字一顿的道:“没……事……”

    任红菱这才反应过来自己闹了乌龙,不禁俏脸一红。可是刚才她明明看潘小闲是一动不动,两眼空洞毫无焦距,脸色苍白,浑身是血,看起来就跟死人一样一样一样的,换谁都得误会好不好!

    “都这样了还说没事?”任红菱焦急的回头对保镖们命令道:“都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儿找医生!”

    保镖们都很无语,他们刚才也都以为潘小闲死了呢——如果是装的,这特么也太逼真了吧!

    “不……”潘小闲连忙出声阻止,他现在是脑子好使了,如果是之前他还就真来不及想明白呢。

    他的身体变异可不能暴露,别的不提,就只是那恐怖的自愈能力已经足以让他被国家切片研究了。

    “我……自……己……解……决!”潘小闲一字一顿的说着,任谁听他说话都会觉得他已经奄奄一息了。

    而潘小闲表现出来的行动力也是证明了这一点,他吃力的缓慢的爬起来,那艰难的慢动作让任红菱的泪水终于是忍不住流淌了下来,这真是个让人心疼的大男孩。

    任红菱连忙搀扶着潘小闲让他站起来,丝毫不在意他身上的鲜血和身体接触。

    “相……信……我。”潘小闲那冷漠、霸道、狂傲的双眼俯视着任红菱,一边嘴角僵硬的牵扯起来,露出一个冷酷邪魅的笑容,与此同时他的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恐怖的气息,就仿佛是一头潜在深渊中的恶龙露出了自己狰狞的爪牙。

    任红菱呆了一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她忽略掉了潘小闲眼中的冷漠、霸道和狂傲,忽略掉了潘小闲身上散发出的恐怖气息,偏偏就感受到了潘小闲那个冷酷邪魅的笑容……

    潘小闲僵硬的一步一步的往外走,一个保镖想要上前扶他,潘小闲条件反射的一推,那保镖竟然是身不由己的后退几步方才停下来,这才让保镖们猛然想起,千万别小看了这个青涩的大男孩,他可是敢把黑色星期五一口闷的真男人!

    见任红菱还想要追上去,一个保镖拦在了她的身前,对她使了个眼色,无声地摇了摇头。

    任红菱被这保镖一暗示,顿时就想了起来昨晚的事情。

    年纪轻轻却能把黑色星期五一口闷而毫发无损,潘小闲绝对是哪个武道世家的人,而且还得是天骄的级别。

    每个武道世家都有着他们的秘密,潘小闲既然说他自己解决,必然就是有着他的道理。

    如果任红菱坚持要做什么,反而会冒犯了武道中人的忌讳。

    想明白了这一点,任红菱按捺住心底的担忧关切,没有再去追潘小闲,只是目光复杂的看着潘小闲离开。

    联想到潘小闲平时的不显山不露水,任红菱对潘小闲有了许多种猜测……

    潘小闲走出酒吧之后发现天色已经蒙蒙亮,他拔出了那把小刀,路过一个景观喷泉时随手扔进了池子里,小刀便跟那些硬币混在了一起。

    他肚子上的伤口弥合得非常快,就好似上次搓掉了皮肉一样,而且还要更快一些。

    潘小闲在路上总结了一下,他目前除了意识上的恢复以外,其他方面基本都是维持原样,只不过身体状态前所未有的好,就像汽车加满了油一样,感觉浑身都是劲儿。

    这样的变化毫无疑问是来自于生命鸡尾酒和黑色星期五,潘小闲知道的是生命鸡尾酒里加了天成草木精华,黑色星期五里加了虫兽之血,其实如果没有这两样东西,酒水又能稀奇到哪里去?

    现在潘小闲无法确定的是,到底让他脑子恢复正常的是天成草木精华还是虫兽血液。

    如果是虫兽血液,那究竟是什么虫兽的血,竟然能够让他的脑子恢复正常?既然能有虫兽的血液让他的脑子恢复正常,是不是代表了会有其他虫兽的血能让他的身体也恢复正常?

    如果是天成草木精华做到的这一点,那是不是其他种类的精华液可以让他身体恢复正常?

    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变化,让本来发现了自己已经东方不败的潘小闲,从生无可恋的绝境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脱掉了沾满黎胖子鲜血的外套,潘小闲把它里子朝外的裹起来,在这寒冷的凌晨,虽然只穿着件长袖t恤看起来怪异了些,但总比穿着件血衣要好,起码不会有人报警。

    乘坐早班车回到了华晨大学,潘小闲步履蹒跚的走回了宿舍,换了一身衣服之后他悲催的大清早就在洗手间里洗衣服。

    “喀嗤喀嗤喀嗤……”

    潘小闲觉得自己现在这样也不是全无好处,虽然搓洗衣服的动作单一了些,但是双手泡在凉水里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而且潘小闲意外的试出了自己的一个特殊能力,只要在脑子里预先设定了是在洗衣服,那么他不管脑子接下来去想什么了,身体都是在忠实执行动作的。

    等他回神的时候,衣服已经被他给搓烂了……

    “潘驴儿,搞毛啊!大清早的不睡觉洗衣服?”轮胎揉着眼屎钻进来刷牙洗脸。

    “……嗯。”潘小闲言简意赅的道,他很庆幸自己现在节约了思考的时间可以直接做出回答,可是“笨嘴笨舌”的他也只能做出最简单的回答,能一个字说明白的绝对不用两个字。

    贱人也探头进来:“潘驴儿别洗了,时间差不多了,今天上午可是铁人的武术课,迟到了会死人的!”

    “……好。”潘小闲答应着缓缓的收拾了东西,从洗手间里晃晃悠悠的走出来。

    “兄弟你这状态行不行啊?”大头担心的看了一眼潘小闲,苍白的脸色、浓重的黑眼圈再加上颤颤巍巍的老头步:“武术课可没地方睡觉去,要不然你别去了,我们到时候替你点名。”

    “大头你傻了啊?”贱人插嘴道:“武术课不是点名不点名的问题,咱们班总共四十个人,对练的时候刚好两人一组,咱们替他点名倒是行,可到时候对练有一个落单的怎么整?”

    “也是啊……”大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皮,其实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武术课是出勤率最高的一门课。

    “我……”潘小闲缓缓的伸出手去拍了拍大头的肩头:“去!”

    “艾玛……”大头被潘小闲给拍得身子一软差点儿就跪了,一脸震惊的看着潘小闲:“潘驴儿,你这是要拍死我啊?”

    “没……”潘小闲无语了,他现在力量究竟有多大自己都不知道。

    看来必须尽快适应力量的控制,否则很容易出事儿啊。潘小闲心里记下了这事儿,然后收拾了一下,跟随着其他三人,一起赶去上武术课,当然路上他的步速也没少引来三贱客的吐槽。

    武术课的教室是在学校体育馆里,体育馆的大门外拐角隐蔽处,梁家满带着他的两个跟班,正在和一个剃着板寸头的男人一起吞云吐雾,这个板寸头男人虽然比梁家满他们年纪都大,可是在梁家满面前却是笑得十分谄媚。

    “力哥,潘驴儿那小子竟然敢跟我们梁少抢女朋友,真特么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梁家满的跟班之一高明义愤填膺的对板寸头男人说着,就好像被抢的是他女朋友似的。

    另外一个跟班高觉跟上:“不过听说那小子是混黑社会的,身上有纹身呢,我们这些学生可不敢招惹他。”

    这两个跟班是对双胞胎,父亲在梁家满家的企业担任高管,所以心甘情愿的跟在梁家满屁股后边当小弟。

    板寸头男人立即心领神会,对梁家满把自己的胸肌拍得“啪啪”响:“放心吧梁少,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了!我是华晨大学的教员,就算他是黑社会,也分分钟教他重新做人!”

    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好吗,你特么就是个助教!不过,收拾潘小闲是足够了。梁家满满意的笑了:“力哥,那这事儿就拜托你了。”

    “梁少您太客气了,都不是外人,应该的……”板寸头男人力哥陪着笑,他媳妇进公司财务科的事儿还得靠梁家满呢

    潘小闲他们走进了体育馆武术课大教室,不一会儿上课铃声响起来,学生们自动集合站队,然后武术课导师绰号铁人的方铁和助教张力也就是板寸头力哥一起走了进来。

    现在时代不同了,在上个世纪的时候,武术已经渐渐衰退。但是随着地球加入了银河大联盟,与银河文明接轨之后,武术却反而重新成为了主流,这完全是因为银河文明中存在的【生命等级】概念。

    根据银河文明中推行的《生命等级联盟法规》中所解释的,提高人类的生命等级,依靠身体修炼才是最科学的方法,所以和银河文明接轨的地球也已经在五十年前就大力推行了全民习武,如今已经卓见成效。

    【感谢月华玫瑰殇(500+100)的打赏,兄弟欢迎归队。虽然已经过了12点,好歹还是保证了更新,洗洗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