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最丧尸 > 正文卷 第25章 难测
    好不容易把老爸给忽悠住了,潘小闲跪下来,捡起了老爸的假腿。

    这条假腿已经很多年了,木质的部分都已经开裂,而在连接处的人造关节不知道什么时候损坏了,这是能起到保护断肢处人体作用的,这玩意儿坏了,就会不可避免的直接磨到断肢部分,上面那干涸之后暗色的血迹证明了老爸穿着这条假腿的时候有多么的痛苦……

    但是老爸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来过,所以潘小闲一直都不知道,这让他心痛如刀绞。他一直想给老爸换条高科技的拟真假腿,据说那假腿可以做手术和人体拼接,就和自己的腿一般无二。

    这是银河文明的医学科技,银河文明里的残疾人都是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生活的。拟真假肢是革命性的医学成果,进入地球时打出来的宣传口号更是夸张的说“天下无残”!

    只是一条拟真假腿至少也要一百万星币,一百万星币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而言简直就是天文数字,何况家里还有更需要钱的妈妈,潘小闲的这个想法也就一直都只能是个梦想。

    都怪我!我早该给老爸换条假腿的,哪怕就是普通的假腿也比这个坏了的好啊……潘小闲深深的自责着,只能是先帮老爸安装上假腿,然后扶着老爸父子俩晃晃悠悠的进了家。

    总共就只有一间房,好像鸽子笼似的狭窄房间同时兼职了卧室、客厅、厨房等功能,而且房间里光线很差,加上通风不好,潘小闲一走进房间里就嗅到了一股类似于发霉的味道。

    潘小闲一眼就看到了在床上躺着的老妈,枯瘦的老妈安静的躺在那里,就好像睡着了一样。

    围着床边是各种医疗设备,房间里虽然很简陋甚至连个衣柜都没有,但这些医疗设备却是价格不菲,几根管子连接到了老妈的身上,老妈现在是植物人的状态,就靠这几根管子续命。

    在十四岁之前,潘小闲的家虽然是在贫民窟,但生活还算是稳定,所以那个时候潘小闲有两个梦想,一是醉卧美人膝,二是醒掌天下权。

    但是十四岁的那年,潘小闲家里飞来横祸。老爸老妈被车给撞了,老爸断了一条腿,老妈头部受到撞击,成了植物人。

    肇事者逃逸了,而警方给出的回答是当时该路段的摄像头坏了还没有来得及维修。

    为此警方开除了相关工作人员,并在报纸上公开道歉信,以警方的名义赔偿了潘家一笔钱。

    但那笔钱也不过是刚刚够支付潘小闲父母的医疗费用罢了,老实巴交的潘老实不敢去闹,潘小闲还小拿不了主意,加上上面有人捂盖子,这件事也就没有什么后续追踪了。

    潘家的生活质量直线下降,潘小闲的梦想换成了另外两个,一是为老爸换一条拟真假腿,二是请【精神大师】给老妈做精神恢复手术,让老妈能够醒过来一家团聚。

    精神大师同样是银河文明带来的新鲜事物,与身体强大的武者不同,他们强大的是精神。

    强大的精神大师能够一念之间就让人精神错乱、产生幻觉,宛如饿鬼缠身,又能让人心神安宁、醍醐灌顶,仿佛极乐世界。

    植物人在地球上是难以攻克的医学难题,但是精神大师却可以用精神力量去帮病人修复精神创伤,就算是植物人也可以睁开眼睛开口说话,回到正常人的生活中。

    只是那同样需要大量的星币,想要请精神大师出手一次,都是天文数字,更何况普通人根本就没机会见到精神大师,只能从电视上去仰望那些仿佛站在神坛上的伟大人物。

    潘小闲走到床边,僵硬的俯下身来,伸出颤抖的手轻轻抚摸着妈妈那瘦的仿佛是骷髅蒙了一层皮似的脸颊,心里更是终于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哪怕拼了命也不能再把爸妈留在贫民窟了。

    其实刚刚考上大学的时候,潘小闲就想过要把老爸老妈接出去,可是他的顾虑太多。

    第一,他就算一天打两份工,也赚不出老妈在医院的日常消耗;第二,在医院的话老爸将失去收入,贫民窟以外的B区都是不让人摆摊的,少了老爸这份收入就更是雪上加霜;第三离开了贫民窟,他上课和打工的时候,没人能够帮助老爸照顾老妈;第四,老爸在贫民窟好歹有人能说说话,离开贫民窟之后,真是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

    种种顾虑让潘小闲只能是停留在想的阶段,而无法付诸于实干,但是现在不同了。

    现在那些顾虑还在,只是潘小闲的心已经变了。

    不知道是不是变异的结果,虽然潘小闲的脑子恢复正常之后,还是像以前一样好像没心没肺的逗逼,会玩笑,会吐槽,但是他的心里却隐藏着一头嗜血猛兽,平时都在沉睡,但在需要的时候这头嗜血猛兽就会醒来,用最粗暴最狂野的方式将挡在面前的一切撕成粉碎!

    就好比在体育馆里,如果是以前的他,绝对不会选择对助教张力以牙还牙,也无法在刚才对卷毛以血还血,他毕竟出身贫民窟,内心里还是有着根深蒂固的卑微。

    可是现在的他已经打碎了卑微,他的心里隐藏着嗜血猛兽,他却反而更活得像一个人,一个顶天立地、无所畏惧的人!

    所以让那些顾虑都见鬼去吧!我潘小闲要做的事,哪怕豁出去性命,也一定会做到!

    “潘老实一家要搬走了!”

    “不会吧?他们能搬到哪儿去?”

    “他们就是害怕卷毛那些道上朋友的报复,不搬走难道等死啊?”

    “不对!他们走了,卷毛的那些道上朋友来了,找不到他们岂不是要连累了咱们?”

    “说得对啊!不行!不能让他们走!”

    之前还对潘小闲满口夸赞的街坊邻居们自发的走了出来,组成了一道人肉长城,挡住了潘小闲一家人。

    “我说老潘啊,你们家这事儿办的不地道啊!”水果摊大叔肚子也不疼了:“你们走了,卷毛的道上朋友找过来,找不到你们拿我们出气可怎么办?我们都是普通人,可没有你儿子那么大的本事啊!”

    “小潘,你大爷我说两句公道话。”拄着拐棍的老大爷也不咳嗽了:“这事儿是因你而起,你儿子还把卷毛给打废了,怎么说也得等把事情都解决完了再走吧?”

    “反正你们今天不能走!”灌汤包大婶掐着水桶腰,怒气冲冲的道:“要不然出事了我们找谁去?”

    “放心吧!”刚才替潘小闲解释的眼镜大叔很有把握的劝说道:“你们就留在这里,真要是那些流氓来了,我们这些街坊邻居也不会干看着你们挨欺负的,大家说是不是啊?”

    “没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逼急了咱们跟他们拼了!”年轻女孩激动的挥舞着小拳头。

    他们很容易就带起了节奏,街坊邻居们全都变成了苏秦张仪般的说客,或晓之以理、或动之以情、或蛊惑人心、或道德绑架,总而言之就是不想让潘小闲一家人走。

    跟卷毛那种不讲道理的流氓,街坊邻居们是绝不敢阻拦的。可是潘小闲就算刚才爆发出了强大的实力,但是街坊邻居们自认为是看着潘小闲长大的,知道潘小闲是个好孩子,肯定不会对他们怎么样的,所以反而是有恃无恐起来,死活拦着不让走。

    潘老实被他们的话给成功的蛊惑了,小心翼翼的跟潘小闲道:“儿子,他们说的也有道理,这件事毕竟是因为咱们而起,那些黑道流氓不讲道理的,咱们要是走了,迁怒到他们身上怎么办?再说,都是多年的老街坊了,咱家出事他们是不会坐视不理的……”

    他们刚才就坐视不理了好吗?潘小闲也是醉了,自己这个老爸哪里都好,就是太老实了,也太容易相信人了。

    可是这些老街坊确实是掐住了潘小闲一个死穴,他可以不管这些街坊邻居,但是他真的无法对这些看着他长大的人挥舞拳头,毕竟他们并不是坏人,只是一群自私的可怜人罢了。

    就在这时,忽然一声嚣张霸气的吼声从人群外传来:“超耐磨!潘瘸子家在哪儿!”

    瞬间刚刚还七嘴八舌的街坊邻居们都鸦雀无声,他们不约而同的回头一看,只见街头方向走来了七八个膀大腰圆的壮汉,这些壮汉清一色的黑西服戴大金链子剃着铮亮的光头,个个都是一身的彪悍气息,仿佛一群豺狼般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

    为首的一个起码有两米左右身高,虎背熊腰彪悍异常,满是横肉的脸上一道刀疤从额头处斜着到了嘴角,把鼻梁都给完全断开了,仿佛这一刀是要将他的头都斩开一般,如蜈蚣般的暗红色疤痕看起来分外狰狞。

    “妈了个巴子的敢废了我们斧头帮的兄弟,真特么活得不耐烦了!说,你们谁知道潘瘸子爷俩儿在哪儿?”

    随着这个刀疤壮汉的一声大吼,刚刚还围着潘小闲一家的街坊邻居们转身就走,各自缩回自己的家里,扒着门缝心头狂跳的偷窥,转眼间就只剩下潘小闲一家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