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最丧尸 > 正文卷 第27章 再苦不能苦了大叔!
    “啊?”刀疤呆了一呆,慌忙放开了潘老实。两人之间本来是在推拉的,刀疤非要把潘老实扶起来不可,而潘老实却是非要跪下来不可,结果刀疤这么一放开,潘老实身不由己的就又跪下了。

    麻痹啊……刀疤想扶潘老实又不敢,只好也跟着跪下了——宝宝心里苦啊!

    任红菱也是愣住了,什么情况?为什么潘老实会跪下?刀疤也立刻跟着跪下?好像……情况跟自己想的不太一样啊!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任红菱却是知道这潘老实是潘小闲的父亲。任红菱自然也是调查过潘小闲的,女人到了她这个年纪,尤其是她的家世、经历,很难会再凭感觉去相信一个人,她更愿意相信那些动用人力、资源、渠道去调查、搜集、分析得到的资料。

    任红菱调查潘小闲也不是出于恶意,她告诉自己说只是想要对自己手下的人有更多的了解,以便于推动工作进展而已。

    看到潘小闲背着植物人的母亲,残疾人父亲跪在地上一脸的哀求,任红菱心里莫名的抽痛了一下。

    “大叔您快起来!”任红菱慌忙快步抢上前去,主动伸手去扶潘老实,这顿时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不会吧?难道说这位大人物真的和潘家有什么联系?”年轻女孩惊讶的脱口而出。

    “不可能!”眼镜大叔再次站出来怒刷存在感:“这肯定是大人物起了怜悯之心,看潘瘸子可怜吧……”

    “也对,大人物们都是很仁慈的,上次山城地震的时候,好多大人物都是捐了款的……”灌汤包大婶感叹着道:“也不知道潘家是上辈子积了多大的德,能让这种大人物怜悯他们……”

    “就是就是,啧啧啧……”街坊邻居们都是感叹起来。

    “大……闺女你是……”潘老实本来是想叫大妹子的,可是看看又感觉任红菱似乎太年轻了,所以又改口叫了闺女,不过不管怎样,这位看起来很了不得的大人物似乎是来帮助自己的啊。

    “大叔,我是……潘小闲的同事。”任红菱说着瞥了潘小闲一眼,这小子怎么也不替自己介绍一下?

    “任……总……”潘小闲的脑子是反应过来了,可是嘴巴总是慢一拍,不过好在这个时候刚好接上茬。

    潘小闲看到任红菱就不免有点儿脸红,想起来任红菱可是抓过自己的把柄,她该不会是来告诉自己爸妈,要让自己对她负责的吧……

    虽然我确实是生得貌似潘安,但……人家还是个孩子,还在上学呢死鬼!

    “任总,误会,误会啊!”刀疤连忙插口道,他终于是想明白了,合着任红菱是来帮潘小闲的啊。

    这让刀疤不禁叫苦不迭,早知道这样他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找潘小闲的麻烦啊!

    要知道任红菱的这间真爱酒吧从开业开始,他们这些道上的大佬就已经得到了消息,真爱酒吧的老板有着通天的背景,绝对不能去找麻烦,所以真爱酒吧一直都是很绿色环保。

    上次刀疤之所以敢去找潘小闲麻烦,也是因为是真爱酒吧的保安经理黎胖子提出的邀请,他本来是想能通过黎胖子,搭上真爱酒吧老板的这个关系,却没想到弄巧成拙了。

    “误会?”任红菱冷笑一声,指着刀疤手下的一帮彪悍打手:“呵呵,你带着这么多人是来干什么的?”

    “我带着这么多人是来……是来……”刀疤眨巴眨巴眼睛,竟然是机智的道:“是来帮我大哥搬家的!”

    说着刀疤立即去捡起了潘老实刚才跪下时扔在地上的背包扛在了肩上,谄媚的笑道:“我这不是知道我大哥搬家嘛,特意赶过来帮忙,人多好办事不是嘛,你们说是不是啊?”

    “……是是是!”刀疤的兄弟们回过神来,立即七手八脚的去找东西拿,有帮着潘小闲拿医疗仪器的,有帮着拎箱子的,有两个实在是找不到东西,干脆合力把潘老实给抬了起来:“再苦也不能苦了大叔!”

    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任红菱嘴角隐蔽的抽搐了两下,其实刀疤他们是不是来帮搬家的并不重要,她怎么认为的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潘小闲怎么认为。

    “是……啊。”潘小闲对刀疤的表现很满意,刚巧他搬家挺困难的,他身体僵硬就不说了,还得背着老妈,也拿不了多少东西,老爸一个残疾人还拿了不少行李。

    这回有刀疤他们当免费的苦力,简直是再好不过了,而且……他们这么多人总不可能是坐公交车过来的吧?

    ……好吧,你们赢了!任红菱微微摇了摇头,其实她收拾不收拾刀疤还真不是什么大事,今天不是因为牵涉到潘小闲,她根本就不会来。既然潘小闲不愿意追究,那她也就干脆放过刀疤这种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了。

    这帮黑社会是来帮忙搬家的?潘老实是老实,可也不是傻,但是或许是他一直都是个弱势的人,也或许是儿子的强势已经成了家里实际上的顶梁柱,潘老实决定听儿子的。

    “任总,您这是来……”潘老实倒是挺好奇任红菱的,他人老实不假,可毕竟是过来人。

    潘老实总觉得这任红菱跟自己的儿子之间似乎有什么猫腻,但他又不敢确定,只好小心翼翼的试探下。没办法,这事儿本来该是当妈的干的,可谁让潘妈是植物人呢,潘老实当爹又当妈的不容易啊……

    既然决定了放过刀疤,任红菱原本的理由已经不成立了,不过好在她也确实是对潘小闲有了安排。

    “是这样的,大叔,因为潘小闲工作表现突出,所以公司决定聘任潘小闲出任保安经理。”任红菱说话就淡定多了,仿佛她本就是因此而来:“我是专门过来通知的,也顺带了解下潘经理的家庭情况。”

    “真的?”潘老实又惊又喜,心里却在想我要信你就是大傻子!通知一下倒是说得过去,但是十几个人带着枪支开着奔马豪车去通知,你们公司是走私军火的吧?

    潘小闲一怔,旋即想到了肯定是黎胖子东窗事发了,他已经想明白了,刀疤他们多半就是黎胖子收买的。黎胖子这简直就是监守自盗,保安经理肯定是没法当了,却没想到会轮到他头上。

    如果是以前潘小闲还真打怵,但现在潘小闲却是有信心自己能够完成工作任务,何况保安经理的收入可比保安高得多了,他正是最需要钱的时候,任红菱这简直就是瞌睡送枕头车震送套套啊!

    “谢……谢!”潘小闲毫不犹豫的对任红菱道,一间酒吧里保安经理的位置至关重要,任红菱既然信得过他,他便绝不会辜负任红菱的这份信任。

    任红菱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点了点头,回身摆动着水蛇腰桃子臀走回到了车上。

    黑西服保镖们也是迅速收枪上车走人,简直就像是一阵旋风,来得快去得也快。

    潘老实风中凌乱了,儿子怎么还真信了呢?不过,那美得跟仙女似的任总似乎也没理由骗自己父子啊……

    “大哥,我们开车过来的,走吧,咱们先上车去!”刀疤连忙招呼着兄弟们,七手八脚的帮潘小闲搬行李,有他们的分担,潘小闲轻松多了,只需要背着老妈就好,而潘老实就更轻松了,他老人家是被人抬着走的,活这把年纪从来没享受过这种待遇。

    有钱人流行骑马,哼,今天我老潘可是骑人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包子铺里的灌汤包大婶都看傻了,这帮人难道不是斧头帮的?难道不是亡命之徒?难道不是来替卷毛报仇的?为什么那大人物都已经走了,他们反倒是成了帮潘小闲搬家的呢?

    其他人也都是面面相觑,这事情的发展让他们都是感觉脑容量不够使了,怎么就看不明白呢?

    “卧槽!我知道了!”忽然眼镜大叔一拍大腿,恍然大悟的样子道:“真相只有一个——这些人根本就不是斧头帮的!”

    “不是斧头帮的?他们明明自己都说自己是斧头帮的啊!”年轻女孩呆呆的问道。

    “这是套路!懂吗?套路!”眼镜大叔不愧是读书人,立即吐沫星子翻飞的展开了分析:“他们肯定是先猜到了咱们不会放他们走,所以故意打电话喊了朋友过来假扮斧头帮,欺骗了咱们,他们就可以趁机走了。我看过咱们华夏传下来的《孙子兵法》,里面就说过虚虚实实……”

    “就是这样!”没人爱听他穷得瑟,灌汤包大婶一把将手里瓜子摔在地上:“要不然斧头帮的怎么会帮他搬家?大家想想是不是?潘小闲这小子从小就一肚子鬼主意,我早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太过分了!竟然欺骗我们!”拄拐棍老大爷气得把拐棍在地上使劲儿顿了顿:“不行!他们不能就这么走了!”

    “对!要不然真的斧头帮来了可怎么办?”水果摊大伯毫不犹豫的道:“不行!我们得去拦住他们!要不然他们就真走了……”

    “同去同去!”街坊邻居们义愤填膺——我们可都是多年的老街坊,你们潘家怎么能骗我们呢?真是岂有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