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最丧尸 > 正文卷 第29章 他是武侠
    小巴刚刚启动,憋了很久的兄弟们就实在是憋不住了,额外贡献出一个新手机的狗四儿想要死个明白,所以他抢先第一个问刀疤道:“大哥,我们为什么要怕那对贫民窟的父子?我们不是来替卷毛报仇的吗?为什么不但不报仇,还要帮他们搬家,给他们送到医院里来,还凑钱交了住院费,还要把我的手机也给他们?”

    狗四儿一口气把自己心里的疑问都问了出来,其他兄弟们便都没有再问,而是附和的道:“是啊,刀疤哥,为什么啊?咱们可是斧头帮!黑社会来的!为什么要怕他们?”

    刀疤扫一眼自己的兄弟们,他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大大损害了他在兄弟们心中的威望,其实就算没有人问他也会给大家解释的,不过有人问了就更好,刀疤冷哼一声,掏出香烟来点燃了一支,抽了两口吊足了大家的胃口这才说道:

    “昨天晚上,真爱酒吧的黎胖子找到我,希望我帮他收拾一个小保安。他肯拿出五万,一定要那个小保安死!虽然他没告诉我为什么,但是我看到他断了一只手,而我记得昨天中午碰到他的时候,他的手还是好好的。”

    “黎胖子的手是被那个小保安打断的?”有人不禁惊呼道:“听说黎胖子十几年前是道上有名的铁牌打手,出了名的敢打敢拼,最牛逼的一次就是五个刀手围砍赤手空拳的他,不但被他逃走了,还反杀了两人。

    “现在黎胖子也不过才四十岁而已,就算是胖了不少也不是谁都能随便揉捏的,这小保安也太牛逼了吧!”

    刀疤点了点头:“不错,就算是我要打断他的手也不容易,更何况一个小保安的命能值五万?这本身就说明了问题。

    “所以我设了个陷阱,骗那个小保安喝生命鸡尾酒,那个小保安一口就喝光了一大杯生命鸡尾酒,结果你们猜怎么样?”

    “死了吧?”有人下意识的道。

    “要是死了就好了!”刀疤冷笑着摇了摇头:“他打了个酒嗝,跟我说——再来一杯!”

    “卧槽!生命鸡尾酒里面可是加了草木精华的,酒精含量据说高达七十度,这酒我特么闻都不敢闻,这小保安敢一口闷?”兄弟们都是倒吸一口冷气,议论了起来。

    “除非这个小保安是个武者,否则根本承受不了这么烈的生命鸡尾酒……”

    “不对,如果他是武者,又怎么可能会只是个小保安?那些武者哪个不是军方警方的大人物?就连咱们黑社会里的武者,也都是能威震一方的大佬,谁会去酒吧里当个没权没钱没女人没地位的小保安?”

    刀疤没解释,而是继续说道:“我当时想着既然他要作死,那我当然是要成全听了。于是我要了一杯黑色星期五,刚好昨晚我身上还带了一小瓶虫兽血液,你们都知道的,是替人带的私货,今早我赔钱出去了的。”

    “大哥他不会又一口闷了吧?”

    “我擦这真是拿生命在装逼啊!”

    “黑色星期五那是众所周知的禁酒,酒里还掺了虫兽血液的,我不信他还敢装这个逼!”

    “就连武者都不敢喝黑色星期五,那小保安真的敢喝?”

    兄弟们都是绷不住的各抒己见,刀疤很满意这个学术讨论般的气氛,冷笑着道:“没错,他又是一口闷了,而且还安然无恙。刚刚我们才跟他分开,我想你们应该都知道我说的是谁。”

    “嘶……”兄弟们都不约而同的倒吸一口冷气,狗四儿惊讶的叫道:“大哥,那小保安……该不会是位武侠吧?”

    “不知道,或许吧。”刀疤觉得自己虽败犹荣,不是谁都能在招惹了一位武侠之后还全身而退的。

    “天呐……”

    “我听说武道等级是按照这么分的,最初级是【武徒】,是武道刚入门者,但即便是最初级的武徒,三五个人也不是他的对手。

    “在武徒之上是武者,武者的最低标准,就是一个打十个!像清末民国赫赫有名的霍元甲、叶问他们就都是武者中的代表人物,而在武者之上才是武侠!

    “武侠又称‘百人敌’,比如耳熟能详的郭靖、萧峰他们都是在这个层次,能够在大军之中斩杀主将,来去自如,也是因为郭靖所说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而命名这个级别的武道强者。

    “每一位武侠都是国家的瑰宝,那个小保安怎么可能会是武侠?他,他才多大啊?”

    “可要不是武侠,又怎么能喝了黑色星期五还安然无恙?”

    “难怪老大一直对那小保安,不,对那位武侠以礼相待,那可是武侠啊……百人敌啊,咱们这几个人根本不够他塞牙缝的……”

    “刀疤哥太英明了!那位武侠正是还未崛起之时,现在投资的人情可太金贵了!等以后那位武侠成长起来,只要他肯提携一下咱们刀疤哥,整个C区就是刀疤哥一手遮天了吧?”

    兄弟们说着说着都集体高潮了,武侠对于他们而言,都是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啊,没想到今天竟然见到活的了!更关键的是他们还跟武侠搭上了关系,简直是跟做梦一样啊。

    这个时候也没人再提钱不钱的了,狗四儿更是满脸放红光:武侠都是用的我的手机,太特么有面子了啊!这是一个能吹到死的牛逼!这辈子就靠这个牛逼活着了!

    刀疤含笑不语,他早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所以经过今天的事情之后,不但不会散了人心,反而还会让队伍更有凝聚力呢!

    转念一想刀疤又后悔了,早知道多带些人来,这样传播出去的速度也更快,让道上不论大佬小弟都知道他刀疤有个武侠朋友,山城C区以后谁还敢招惹他刀疤?

    在刀疤他们离开之后,潘小闲不禁叹了口气,他刚刚问了刀疤的虫兽血液是来自于什么虫兽。

    但刀疤也不知道那是什么虫兽的血液,他只是替人走的私货而已,而托付他的人对此保密。

    线索到了这里似乎就断了,潘小闲暂时也无力去查这个,毕竟他现在还只是个学生,不但要学习,还要努力赚钱打工去帮老妈支付住院费,刀疤他们支付的只不过是一个月的住院费罢了,剩下的还要靠潘小闲自己。

    所幸的是任红菱给了潘小闲这个工作的机会,保安和保安经理的薪水差距实在是太悬殊了,在真爱酒吧当一个月的保安只有两千五百元星币,但是保安经理的月薪却是高达两万元星币。

    当然二者需要承担的责任也不同,不过潘小闲觉得再难也值得去搏一把,毕竟两万元星币已经足以支付老妈的住院费和日常支出,这就解决了他的燃眉之急。

    帮老爸把病房里安置好之后,天色就已经黑了,潘小闲在老妈的病床边守了一会儿,这才跟老爸告别。

    “儿子,等等。”潘老实一瘸一拐的追着潘小闲走出病房,他脸上洋溢着对未来充满希望的笑容,完全让人想象不到他的腿断处已经磨得血肉模糊,这是个很有韧劲儿的老男人。

    父子俩就在病房外的走廊里靠着阳台站了,潘老实掏出了他的大前门,竟然是先发给了潘小闲一支。

    这还是破天荒第一次呢,即便是潘小闲从来不抽烟,也没忍住接了过来。不为别的,就为父亲能把自己平等对待的转变,这种感觉真是挺微妙的。

    “儿子,”潘老实手指间夹着烟却没点燃,看着窗外的园艺花草,感叹的道:“不知不觉的,你就长大了啊……”

    “爸……”潘小闲心里一疼,看着潘老实未老先衰的样子,真是说不出的难受。

    “儿子现在是大人了,有出息了,爸真是打心眼里高兴。”潘老实伸出胳膊想去搂潘小闲的肩头,却发现儿子已经比自己高出了一个头,只能是无可奈何的搂住了儿子的腰杆:“爸不管你要干什么,反正爸就是那一句话,对得起自己的心就行!”

    “……是。”潘小闲答应着,他知道老爸的意思,老爸是怕他跟刀疤他们这些黑社会交朋友学坏了,不过虽然老爸老妈一直都没怎么管教过他,他却是在父母身边耳濡目染的形成了自己的性格。

    他没想过做什么好人,当然也不想做什么坏人,他只想能做个男人,真正的顶天立地的男人!

    离开了医院之后,潘小闲就往真爱酒吧去了,今天晚上可是他走马上任的第一天。

    天色虽然已经全黑了,但这个时候也不过八点左右,丰富多彩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而已。

    潘小闲走到了真爱酒吧门口,便看到几个保安在门口聚着抽烟,平时有黎胖子镇压着他们,现在没了黎胖子,秩序似乎就有了乱套的倾向。当看到潘小闲的时候,那几个保安立刻就严肃了起来,远远的先立正了身子,齐声打招呼跟潘小闲打招呼:“潘经理!”

    “……啥?”潘小闲的嘴角牵扯出一个冰冷邪气的微笑,都没吃饭吗魂淡?大声点!我听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