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丧尸 > 第34章 练武奇才潘小闲【1更】

第34章 练武奇才潘小闲【1更】

        这个矮冬瓜身影简直太熟悉了,在方铁的心里就是他在华晨大学任教以来最讨厌的对手,没有之一。

        每年华夏五校的打脸比赛,哦不,是友好交流中,武术年年垫底,近代史却是年年第一。

        方铁每次都是被宋教授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全方位对比,对比得他人比黄花瘦,不,简直就是人比菊花残!

        哼,这个矮冬瓜自己练太极拳已经是丢人现眼了,竟然还要教别人,也不知道是哪个脑残,竟然会跟他学这种“老年健身操”……方铁心里鄙夷着,昂起头用鼻孔往宋教授教授的人扫了一眼。

        等一下!

        这个脑残是……方铁定睛一看,顿时满脸卧槽——这特么不就是我要找的那个练武奇才潘小闲吗?

        他怎么会跟矮冬瓜学太极拳?

        他怎么能跟矮冬瓜学太极拳!

        麻痹啊……方铁气得脸都绿了,好不容易发现一个练武奇才,竟然去跟自己的死对头学四十八式太极拳了!

        你特么让我情何以堪啊!

        不行!我必须要阻止这个脑残的自甘堕落!我必须得让他明白,虽然他是有点儿脑残,但身体资质还是有很大潜力可以挖掘的,千万不能自暴自弃、破罐破摔啊!

        方铁怀着劝小姐从良的伟大情操,快步冲到了宋教授和潘小闲那里,深吸一口气克制住自己心头的怒火,皮笑肉不笑的道:“矮……矮油,这不是教近代史的宋教授吗?怎么?教人打拳啊?”

        好悬差点儿把私下里宋教授的绰号给脱口而出了,还好自己机智的改了口。教授之间私底下再怎么看不顺眼表面上也得维持着一团和气,这是大学教授的基本素质。

        宋教授看到方铁也是冷笑连连,华晨大学的师资力量在华夏二十四校里都是名列前茅的,可是西南五校的排名里却始终在第三第四徘徊,究其根本就是因为武术拖后腿。

        目前大学教育里,文化课和武术课各占半壁江山,所以无论宋教授他们如何努力,都只能勉强维持名次而已。要是稍微松懈一下,华晨大学妥妥的就会垫底了!

        因此好强上进的宋教授对方铁也是怨念满满,同样皮笑肉不笑的道:“矮油,这不是教武术的方教授吗?是啊,也算是为方教授分担压力嘛,毕竟咱们华晨大学的武术年年垫底,我这心里也不落忍啊!”

        麻痹能不能积点儿口德?方铁嘴角隐蔽的抽搐了两下:“多谢宋教授的好意了,我这人习惯了一人做事一人当,教人武术的事,还是交给我这个武术教授来做吧!

        “骚年,想学拳啊?我教你啊!”跟宋教授短暂交锋之后方铁便转向了潘小闲,看到潘小闲打得似是而非的太极拳,方铁嘴角一抽一抽的,好好的一个练武奇才,就特么毁在矮冬瓜手里了啊!

        “你说什么?”不等潘小闲反应过来,宋教授先急了,立即挡在了方铁和潘小闲之间,瞪着小眼睛对方铁厉声喝道:“方教授你什么意思!自己没本事,挖墙脚都挖到我宋元桥这里来了?”

        宋远桥?

        潘小闲被宋教授的名字给雷了一下,武当张三丰的大弟子啊!你儿子该不会叫宋青书吧?

        “宋教授,这怎么能叫挖墙脚呢?我本来就是武术课主任导师,他本来就是我的学生,我要教他,有什么问题?”方铁理直气壮的道,他先天就占据着名分,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可他已经拜我为师学太极拳了,我是他的师父,他是我的徒弟,你这就是挖墙脚!”宋元桥急得老脸通红,麻痹我收这一个徒弟容易吗我,你敢跟老子争老子跟你拼了!

        “什么?拜你为师?”方铁气得都笑了,你个臭不要脸的!你特么一个教现代史的,不务正业的要教人打拳,还能不能要点儿碧莲了!

        “骚年,我也可以收你为徒,只要你愿意,从此你不是我的学生,而是我的徒弟,我会把我一身所学都传授给你!”方铁本来还并没这么想,但世界上最好的东西永远都是抢来的,比如同样的东西在拍卖场上就可以拍出天价来,就是因为有人竞争。

        这么好?潘小闲听得都流口水了,方铁这个主任导师其实还是很有本事的,至少绝不是宋元桥这个近代史教授能比的,跟着方铁学的话,肯定是比跟宋元桥学有前途。

        可问题是……一来跟方铁学未必适合现在的他,二来,他已经拜宋元桥为师了,怎么能出尔反尔?

        当然,这不是古代,一个人并不是一辈子就只能拜一个师父。但是最起码现在不能,否则岂不是打宋元桥这个师父的脸吗?

        潘小闲只不过是说话慢而已,但是在方铁和宋元桥眼里却是解读出了别的意思来。

        方铁再次下了重注:“骚年你选择吧,只要你肯拜我为师,以后你就是我的真传弟子,你在校期间习武所需的一切费用都我包了!”

        嘶……好大的手笔!潘小闲都惊讶了,要知道穷文富武,练武是最花钱的,无论是功法、场地、药剂……都是用钱的地方,而且还是无底洞,方铁还真是舍得啊!

        宋元桥知道自己没什么竞争力,但是仍然不肯死心的道:“徒弟,师父只能承诺这辈子就只有你这一个徒弟,包括习武在内,你在校期间的一切费用,师父都包了!”

        方铁“嗤”的一笑,宋元桥这条件实在是没什么竞争力,习武费用才是大头,至于其他的像伙食费、通讯费、书本费那都是小钱儿,而两个师父之间的实力差距才是最关键的,只要不是脑残都知道该怎么选的。

        潘小闲先面朝方铁微微躬身,方铁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优越感十足的瞟一眼宋元桥。

        宋元桥顿时面如死灰,自己才刚刚收的开门大弟子,未来的衣钵传人,这么快就要失去了吗……

        然而潘小闲马上又转过身来对宋元桥微微躬身:“师……父!”

        方铁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整个人呆若木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这小子还真特么是个脑残啊!

        宋元桥却是又惊又喜,高兴的一把抱住了潘小闲的大长腿——这是最萌身高差的锅。

        “好徒弟!师父说到做到,一定会把你教成栋梁之材!”宋元桥大牙都要乐飞了,而经过这一件事,潘小闲在宋元桥的心里位置跟坐了火箭似的飙升,宋元桥已经是把潘小闲当自家人看待了。

        “栋梁之材?”方铁又是失望又是羞恼,冷笑一声道:“好啊!那以后我就不教了!你教!我倒要看看你能教出什么栋梁之材来!”

        说罢方铁恨其不争的盯了潘小闲一眼,转身而去,今天就算是老子送脸下乡了,矮冬瓜,你给老子等着瞧!

        “好徒弟,来,这个给你!”宋元桥从兜里掏出一张信用卡来拍在潘小闲手里,豪气万千的道:“随便花,师父给你报销!”

        师父你是我的好师父,但我真不是冲着这个……潘小闲毫不犹豫的把信用卡推了回去:“不……”

        根本不容潘小闲说完,宋元桥一瞪小眼睛,把信用卡强行塞给潘小闲:“你这是干什么?师父给你的,你就拿着!我告诉你啊,你再跟师父犟,别怪师父家法处置!”

        说罢宋元桥转身就走,好像唯恐潘小闲反悔一般。

        到了宋元桥这个岁数,这个身份,这个地位,钱其实已经不重要了,他更在意的是精神上的满足感。

        再说了,撇去其他收入不说,宋元桥每个月光月薪就高达十万星币,他一个学者又没什么太高的物质需求,日常所需学校都给发放福利,他要那么多钱也没处花啊!

        收了一个得意弟子,还正面战败了方铁,宋元桥哼着京剧调子,一脸幸福的去办公室了。

        潘小闲手里拿着这张信用卡,望着宋元桥矮冬瓜的背影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宋元桥对他是真好,以后他有出息了必然会加倍报答宋元桥,本来他是不想要这张信用卡的,但这张信用卡正是他现在急需的。万一赚不到足够的钱,也就只好拿这张卡去医院刷保护费了。

        至于失去了被方铁收为弟子的机会,潘小闲虽然也很惋惜,但并不后悔。因为他收获了宋元桥这个好师父,且不管宋元桥能不能教好他的拳,至少对他的这份感情他是认定了的。

        而且正如同他所想的那样,四十八式太极拳确实是简单易学无门槛,就只是这一早上,他已经学完了第一段:起势、白鹤亮翅、左搂膝拗步、左单鞭、左琵琶势、捋挤势、左搬拦捶、左掤捋挤按共七式,在下次传授之前他就需要去巩固并吃透这七式。

        然而接下来就悲催了,上午的课恰恰就是方铁的武术课,潘小闲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就是觉得方铁要是不做点儿什么,实在是不符合他的身份地位啊!

        “潘驴儿,你这一早上干嘛去了,连早点都没给我们带!”轮胎气呼呼的摸摸自己的大肚子:“把我饿瘦了你赔啊?”

        大头白了轮胎一眼,对潘小闲关心的问道:“潘驴儿,你又是一宿没睡啊,武术课能不能撑啊,不行干脆请病假得了!”

        “嘘!别说了,铁人正盯着我们看呢!”贱人小声报警。

        潘小闲抬眼一看,果然方铁正一脸哀怨的盯着自己,好似是被丈夫抛弃了的深闺怨妇……

        【爆发求推荐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