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丧尸 > 第42章 这功能太尼玛烧钱了!

第42章 这功能太尼玛烧钱了!

        “天啦噜……”宁玉碎整个人都惊呆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美丽又纯净的大眼睛。

        明明前几秒潘小闲还被子弹给打得跟筛子似的,怎么转眼间就上演了手撕鬼子的年度大戏?

        这种神转折让她一时竟然都忘记了关注场面是多么的暴力血腥。

        “噗……”

        潘小闲插在黑风衣男子身体里的双手狠狠一攥,顿时便把抓着的血肉攥成了肉松。

        随手将两半尸体丢弃在了地上,潘小闲拔出来的双手低垂着,鲜血一滴一滴的顺着他的指尖滴落到了地面上。

        “呼哧……呼哧……”潘小闲气喘如牛,在疯狂残暴的虐杀了黑风衣男子之后,他体内那股狂暴、嗜血的情绪终于是得到了发泄,这时之前被压制了的理智也逆袭了回来。

        我……我杀了他……潘小闲眼中血光退去,恢复了清明的双眸呆滞的盯着地面上的一摊泡在血泊里的五脏六腑和两半尸体,他自己都不敢相信是自己做出来的。

        但潘小闲心里并没有什么罪恶感——他要杀我,我就先杀了他,有什么问题?

        忽然潘小闲的身后传来了呕吐的声音,潘小闲缓缓转过身去一看,却见宁玉碎正趴在地上大口呕吐。

        最初的震惊过后,宁玉碎就被眼前血腥的一幕给刺激得很难受,再加上呼吸到了空气中的腥臭味,顿时宁玉碎肚子里翻江倒海,身不由己的就喷了出来,这还是她第一次亲眼见到死人呢!

        潘小闲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宁玉碎,宁玉碎很是惊慌失措,她想到了刚刚潘小闲那凶残狂暴的样子,情不自禁的往后缩了缩,警惕戒备的看着潘小闲,唯恐潘小闲凶性大发把她也给顺手撕了。

        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要……哎?哎?你什么意思?宁玉碎呆呆的看着潘小闲脚步不停的从自己身旁走了过去,她愣了一下,回想起了在潘小闲经过自己身旁时的目光碰撞。

        那双隐藏在额前乱发中的狭长的丹凤眼,暗红色的瞳孔中流露出的是空洞、冷漠、不夹带一丝一毫情感的目光,这目光让宁玉碎回想起来时都是不由得心中一疼。

        她仿佛看到了潘小闲对她的失望,看到了潘小闲被她的戒备目光伤透了心……

        宁玉碎慌忙回头看向了潘小闲的背影,那略微佝偻的背影,看起来充满了疲惫、颓废和心灰意冷,孤独得就像是一匹因为身受重伤而被狼群抛弃了的独狼,一瘸一拐的独行在寒冷的北风中……

        “不——不要……”宁玉碎的泪水不由自主就流淌了下来,不是那样的,她并不是防备潘小闲,她只是被刚刚血腥的场面给吓到了而已!

        警惕戒备只是本能反应,她的心里其实无比的感激潘小闲……

        如果她现在没有受伤,她一定会冲上去从背后紧紧的抱住潘小闲,求他不要走。

        她会流着泪向他认错,祈求他原谅她的无心之举,哪怕他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

        比如说让她抱住贴着老军医小广告的电线杆泪流满面的大喊“我的病终于有救了”什么的,她都心甘情愿……

        不为别的,只求潘小闲能够重新接受那个伤了他的心的她……

        可是潘小闲根本没给她任何机会,脚步不停的走进了真爱酒吧的后门,这让宁玉碎心里很痛很痛,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可就是会止不住的心痛,痛得让她简直无法呼吸。

        “嗖——”

        天上飞来了一辆纯黑的【飞车】,飞车的尾喉中喷射出了两道长长的深紫色尾焰,在漆黑的夜色下毫不起眼。

        飞车是银河文明的技术,每个人都可以驾驶着飞车在空中飞驰,不但车速更快,而且也大大的减少了车祸的可能,并把地面留给了走路的行人,碰瓷儿这种在地球上还属于朝阳行业的终身制工作在一等星二等星都已经无路可走了。

        如今在地球上也已经普及了飞车,只是在A区里司空见惯,但在贫穷落后的B区就很少见到了。

        正常情况下,飞车的尾焰都是淡蓝色的,但是为了酷炫效果引人注目,很多跑车会把尾喉改装,以喷出各种独特的颜色。

        深紫色的尾焰通常会是白天的选择,夜晚的时候常见的是乳白色或者金黄色,但这辆飞车却是反其道而行,唯恐被人发现似的。

        飞车精准的降落在了这条小巷子里,然后跑出了几个从头到脚都是一水儿黑的男人。

        他们各司其职,互不影响却又配合无间,抬尸体的抬尸体、捡内脏的捡内脏、洗地的洗地,如此血腥的场面对他们的工作状态似乎没有任何影响。

        宁玉碎知道他们被组织上称作【清道夫】,专门负责为华夏国士擦屁股,他们的口号是:

        专注擦屁股五十年,擦屁股,我们更专业!

        另外两个从头到脚都是一水儿白的男人抬着担架过来,把宁玉碎给抬走了,他们是【急诊医生】,专门对华夏国士的受伤成员进行急救,跟清道夫的关系向来是秤不离砣、双宿双飞。

        “等一下!”宁玉碎挣扎着撑起身子抓住了急诊医生的手臂,焦急又担心的道:“还有一位受伤的同志!”

        急诊医生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们并没有收到其他同志的自救警报。”

        “什么?”宁玉碎大吃一惊,这怎么可能?

        所谓自救警报,并不是他们自己发出的求救讯号,而是虎符会智能监测主人的身体状况,一旦主人重伤需要急救,虎符就会自动发出警报通知总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总部会第一时间调派急诊医生过来。

        这次过来的急诊医生,就是收到了宁玉碎的虎符自救警报,但是急诊医生却说没收到其他的自救警报。

        难道说……那个无赖并没有受重伤?

        宁玉碎简直不敢相信,她明明亲眼看到潘小闲被打得跟筛子似的浑身枪眼儿,没当场嗝屁就算不错了,竟然都不算重伤?

        而她才中了一枪就被自救警报了,虎符这双标玩的666啊!

        又或者是潘小闲真的没事?爷爷他并没有看走眼,而是我错了,潘小闲真的是个武道天骄!

        潘小闲当然是听到了身后宁玉碎的哭喊声,但是他头都没敢回,不是因为对宁玉碎的失望,失望源自于希望,他本就对宁玉碎没抱有什么希望,又哪儿来的失望?

        也不是怕脖子骨折,他已经骨折习惯了。

        对他而言,折折更健康!

        他怕的是只要稍微停留,就会被宁玉碎看出了他的身体异样。

        潘小闲的身体自愈能力已经发挥了作用,其实在他走到黑风衣男子面前时,他双腿中的子弹已经被那无数只半透明的小触角百米接力似的当接力棒给传递了出来。

        子弹出去之后腿上的伤也是迅速的痊愈了,而当他转回身走来的时候,胸腹部的子弹也在被小触角往外推,潘小闲不得不尽力走快一点儿,否则就得在宁玉碎面前露馅了。

        潘小闲才刚刚进了门,就听到“叮叮当当”的声音在脚下传来,那正是一颗颗弹头在地板上跳跃着。

        “呼……”潘小闲长长的松了口气,但旋即强烈的饥饿感就仿佛潮水般袭来,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熟悉了!

        果然是因为身体受了重伤自愈而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吗?

        潘小闲之前总结的原因也算是得到了论证,但现在的问题是他好像又得去签单一杯生命鸡尾酒了……

        一杯生命鸡尾酒的标价是三万,换句话说潘小闲一分钱薪水没拿过,还得给真爱酒吧白干三个月!

        我特么要是再玩“附近的同志”就剁手!潘小闲血瞳中眼泪婆娑,这功能太尼玛烧钱了!

        含泪喝下了一杯生命鸡尾酒之后,潘小闲在身体得到了满足的同时,也伤透了心,他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从今天开始再也不喝生命鸡尾酒了,每天凌晨下班就去小树林喝西北风去,否则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虽然手里有宋元桥送的信用卡,但是潘小闲可不敢把钱花在酒吧里。

        要知道消费记录是可以查询的,这要是让宋元桥知道潘小闲把钱都花在酒里了,还不得把老头子给气得翘辫子?

        总经理办公室里,玲玲给任红菱汇报完情况之后,面色古怪的补充了一句:“对了红姐,潘经理今天又签单了一杯生命鸡尾酒。”

        “那又怎样?”任红菱秀眉一挑,一双妩媚的桃花眼瞟了玲玲一眼旋即垂下眼睑。

        “我这不是怕他还不起嘛,他一个月工资才两万,生命鸡尾酒一杯就是三万,这都两杯了……”玲玲小声嘀咕着:“万一他跑了我们找谁要钱去?”

        “我都不急,你急什么?”任红菱似是毫不在意的笑了笑,纤纤玉指却是有意无意的在虚拟光屏上拨弄着,不断的切换着监控的每一个窗口。

        “红姐,别找了,今天晚上潘经理很奇怪,就只是晃了三圈,之后就一直在经理办公室里没有出去过。”玲玲笑嘻嘻的道,女孩子的八卦天赋,让她敏锐的察觉出了任红菱看似随手行为的内涵。

        “谁说我在找他了?”任红菱俏脸上浮过一丝红霞,一把揪住了玲玲脸蛋上的肉肉。

        动作娴熟自然宛如行云流水,这是在玲玲入职以后这几个月里任红菱自创的独门武功——“专揪玲玲脸蛋肉肉的百发百中龙爪手”!

        “呜呜,红姐,求放过……”

        【感谢散光不足道(2000X2)、蜀中参军(1888X2)、小书虫aaaa(100X2)、没有翅膀的猫咪(100)、握勒棵草(100)等兄弟的打赏,挨个抱抱,都是咱们国之重器的好同志啊!这一章其实是昨天的第二更,昨天坐了一天的车,白天没时间只能是晚上熬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