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丧尸 > 第46章 我不听我不听!【3更】

第46章 我不听我不听!【3更】

        天籁之音啊!牲口们瞬间就被这个声音给黏住了,要是这个声音叫起床来……啧啧!

        循声望去,所有人都惊呆了,竟然是华晨大学五朵金花之一的冰山女神宁玉碎!

        原本有人说宁玉碎是潘小闲的女朋友时,只要没亲眼见过的都是半信半疑。毕竟一个是学霸,一个是学渣,两人唯一接近的地方也就是颜值了,可是宁玉碎是那种只看颜值的肤浅女孩吗?

        宁玉碎当然不是,但此时此刻一地的玻璃心都见证了她是,她就是个只看颜值的肤浅女孩!

        否则她为什么不来找我?在场的牲口们这一刻心有灵犀——等一下!好像不小心暴露了什么……

        哼!这个辣鸡就让给你了!

        张丽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想着,论相貌我是比你差了那么一滴滴,但论眼光我能把你虐成渣啊!

        潘小闲听到有人叫自己,只能是先停下脚步,然后再缓缓的转身,在他这个分解动作做完之前三贱客的浪叫声已经炸了天:“卧——槽!真的是冰山女神宁玉碎啊!”

        是她?潘小闲不禁微微蹙眉,她又来找我干什么?

        原本潘小闲对宁玉碎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毕竟宁玉碎曾经帮他在张丽君面前解了围。

        可是在昨天晚上他救了她之后好感度就掉光了,虽然他是因为被黑风衣男人用枪指着头才暴走的,但客观上仍然是救了她,而且这事儿本就是因她而起,无论如何都能算得上是她的救命恩人吧?

        潘小闲没想要宁玉碎以身相许什么的,但是你看到我就往后缩,一脸的惊慌戒备是闹哪样?

        我特么还能强奸了你是怎么的?

        你不知道我已经……唔,好吧,你不知道,可是就算你不知道也不该这样对你的救命恩人啊!

        不能让英雄流血又流泪啊小婊砸!

        如果是以前的潘小闲,或许还会对这种级别的美女狠不下心,但是现在的潘小闲变异之后性格也受到那嗜血欲望改变了不少,辣手摧花这种事他是做得出来的。

        所以在宁玉碎手里抱着书本小跑着追上来的时候,潘小闲毫不犹豫的又转了回去,恍若未闻的继续向前走去。

        卧槽——牲口们都是倒吸一口冷气,这个畜生!他怎么能这么对待咱们心目中的女神?

        今天宁玉碎穿着一身简单朴素的纯白运动款棉服,特别凸显修长腿型的蓝牛仔裤,脚下踩着靴筒围着一圈白绒毛的白色雪地靴,一头漆黑的秀发披在肩上在初冬的寒风中轻舞飞扬,雪白的小脸儿冻得微红,手里还抱着散发着墨香的书本……

        整个人都是纯情的不得了,她在潘小闲身后小跑着追赶却被潘小闲置之不理的可怜小模样,看得人心都化了。

        当然女生就未必是这么想了,多的是幸灾乐祸的,尤其是张丽君。

        哈哈!我不要的男人,你追都追不上!张丽君瞬间优越感满满,所以说我才该是五朵金花啊!

        “潘驴儿你特么疯了!”皇上不急太监急,大头一把薅住潘小闲,作为兄弟绝不能容忍这种“注孤生”的事情发生。

        “搞毛啊!嫂子招你惹你了?”贱人也在旁边小声骂着潘小闲,同时送上助攻,紧紧抓住潘小闲另一只手臂。

        “嫂——子——”轮胎很傻白甜的冲宁玉碎招着小胖手,圆滚滚的身子一扭一扭的,声音别提有多腻歪了,瞬间就给人带来了在看百年经典老电视剧《武林外传》的既视感。

        其实论年龄潘小闲在宿舍里排老三,但是排老大的大头不愿意,在大头的老家,老大等于王八;排老二的轮胎也不愿意,在轮胎的老家,老二等于*******所以排行这事儿就没成,大家平时都是称呼外号。至于都给宁玉碎叫嫂子,贱人是给潘小闲面子,轮胎纯属习惯性卖萌。

        这一声嫂子叫得被扣着双臂的潘小闲虎躯一震——尼玛啊!我要不是怕胳膊脱臼,现在就轮你们信不?

        宁玉碎先是愣了一下,在意识到是在叫自己之后,宁玉碎不禁俏脸绯红,真想把书本拍轮胎的大脸蛋子上。

        但这两个碧池显然都是潘小闲的兄弟,宁玉碎也不知道是不是潘小闲授意的,再说就算不是,她这个时候也不敢去打潘小闲的兄弟啊,那误会更是解不开了。

        无可奈何之下,宁玉碎也只能是沉默的红着小脸继续追,然而落到周围牲口们的眼里,真是玻璃心又碎了一地。

        她居然默认了,果来是真的……牲口们个个泪流满面,最后一点儿侥幸都被杀死了啊魂淡!

        在大头和贱人的助攻下,宁玉碎追上了潘小闲,然后她很感激的对大头和贱人道:“谢谢你们……”

        “不客气嫂子!”贱人、轮胎和大头异口同声的道,大头又习惯性的无脑盲从了,浑然忘记了他才是宿舍老大。

        宁玉碎被他们叫得真是小脸跟梳头了的苹果似的,本想解释一下,可是潘小闲在被大头和贱人放开之后,毫不犹豫的继续前行,宁玉碎顿时急了,顾不得解释什么先追上去一把抓住了潘小闲的手:

        “等等我!”

        “嗷嗷嗷嗷——”大头、贱人、轮胎他们集体送上助攻,男生女生配这种事,适当的起哄很重要,往往本来没什么意思的两个人被人起哄多了就有意思了,更何况在他们看来这两人已经是一对奸夫**了。

        散了吧,都散了吧。牲口们一个个生无可恋的踉跄走开,一朵鲜花只能插在一坨牛粪上,咱们这些牛粪就只能在瑟瑟的寒风中孤独的等待着风干、变硬……最后粉碎。

        潘小闲缓缓的回过头,长长的刘海下一双红瞳冷漠的注视着宁玉碎:“干……毛?”

        你原谅我就是这么粗俗啊,实在是一次性说三个字太辛苦了,反正也不熟,咱们一切从简吧!

        宁玉碎原本红扑扑的小脸儿瞬间就变得煞白,从潘小闲那空洞、冷漠、无视的眼神中,她解读出了很多。

        然而说一千道一万,最终都是因为她在被救了之后对潘小闲的错误反应造成的。

        宁玉碎很想跟潘小闲解释清楚,但是这里人多嘴杂,宁玉碎是个要脸的人,她只能是紧紧抓着潘小闲的手,可怜兮兮的小声哀求道:“我们能不能换一个地方说,找一个安静点儿的地方……”

        “不……能!”潘小闲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她,然后不管不顾的继续前行——你跟防强奸犯一样防着我的事儿不解释清楚了我哪儿都不跟你去!

        虽然我叫潘小闲,绰号潘驴儿,“潘驴邓小闲”这情圣五德我占了其四,但不代表我就真的是个见了女人走不动道儿的风流情种!

        如果你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原谅你,那就真的是图样图森破!

        潘小闲说完就想甩开宁玉碎的手,哪知道还没能把这一只手给甩开,另外一只小手又抓上来了。

        两只柔软、雪白的小手一起紧紧抓着潘小闲的手,宁玉碎着急的道:“求求你了!我真的有重要的话要对你说!”

        “不……听!”潘小闲再次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并再次继续前行——我不听我不听!

        宁玉碎真是被逼得都无计可施了,出身于名门正派的她本身就很讲原则,更何况她还有个老古板的爷爷,长期的耳濡目染,更是把她给带成了个小古板。

        昨天一晚上她翻来覆去都没能睡着,今天这事儿要不解释清楚了,她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

        “我知道你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误会了我!”宁玉碎双手拖着潘小闲的手,身子努力往后坠,又气又急的不知不觉就抬高了音量:“但是你能不能听我解释?请你相信我,那真的只是个误会!”

        “嗷——”周围还有些没散去的牲口顿时来了精神,第一时间转职为吃瓜群众。

        大八卦啊!

        关键词:昨天晚上!误会!

        想想看,一对情侣晚上会发生什么?

        开房?

        车震?

        还是打野战?

        请原谅我们的联想能力就是这么匮乏,但是一对情侣晚上不“啪啪啪”还能干什么?

        这都毋庸置疑的,关键会是什么误会呢?

        吃瓜群众们有的蹲下假装系鞋带、有的背靠着大树抽烟装忧郁、有的立刻盘腿坐地上打开书本就地复习、有的掏出手机来打电话却只是“嗯嗯啊啊”……各有各的招,反正谁都不肯走,个个竖起耳朵听墙角。

        “不……信!”潘小闲再再次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并再再次继续前行,一句话就想我原谅你,哪有那么容易的?

        “我真的不是故意想要伤害你……我当时只是因为害怕……我……”宁玉碎简直急得都要哭了,国之重器的事情对外是保密的,而且宁玉碎执行的任务也是机密,她根本无法说出来。

        但无法说出来就无法解释清楚,宁玉碎有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郁闷感,可这又是非解释清楚不可的,潘小闲又是在不断的继续向前走着,丝毫没有被她打动停下脚步的意思。

        情急之下,宁玉碎就把她曾经想过的给付诸于行动了。

        宁玉碎放开了潘小闲的手,从背后一下紧紧的抱住了潘小闲,在眼眶里打转许久的晶莹泪水不由自主的就滑落了下来。

        “嗷……”吃瓜群众们瞬间转职狗仔队,纷纷掏出手机从各种角度隐蔽的偷拍着这对奸夫*******感谢林笑曌音(588)、人生173(100)的打赏,挨个抱抱,今天三更送上,其实本来想多爆点,但这本书其实看起来轻松写起来真的挺费时的。以往写书基本上两个小时都能写完一章3000字,但这本书一章起码三个小时起步,有时甚至四个小时,还要反复雕琢,真心挺累人的。希望写长了之后速度能提上去吧。这周的推荐位不给力,请同志们推荐票助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