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丧尸 > 第47章 节操满地

第47章 节操满地

        宁玉碎无声的哭泣着,晶莹剔透的泪水滑落梨腮,带着哭腔的声音哀求道:“求求你,能不能听我解释!”

        “……能。”潘小闲终于是停住了脚步,其实被宁玉碎从身后抱住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换成是被大头或者轮胎抱住也没什么分别,但他却是能够凭借着野兽般的直觉去感受到宁玉碎的伤心难过。

        那双藕臂圈着他的腰杆,颤抖得很厉害,但却又抱得很紧很紧,唯恐放松一点潘小闲就会离开。

        虽然看不到,潘小闲也能够察觉到女孩哭了,那压抑着的抽泣让人心情也随之沉闷起来。

        所以潘小闲决定就给她个解释的机会,反正解释不解释在于她,原谅不原谅在于自己。

        好烦!

        总被个女神级美女死皮赖脸的纠缠也不是个事儿啊对吧?

        得到了潘小闲的肯定回答,宁玉碎终于是稍稍松了口气,吸了吸小鼻子,可怜兮兮的哀求道:“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好不好?”

        “……好。”潘小闲叹了口气,真是够了!

        就玩了这么一回“附近的同志”,一点儿好处没得到,平白挨了十枪,又搭上一杯生命鸡尾酒,本以为这样就够倒霉了,没想到今天还要被这个白眼狼大庭广众之下败坏我冰清玉洁的名声——

        你让我还怎么在学校里交女朋友?

        正在宁玉碎看不到的角度对潘小闲默默竖起大拇指的三贱客如果知道此时此刻潘小闲的想法,起码吐血三升。

        麻痹像潘驴儿这样一个满脑子“注孤生”想法的碧池都有女神纠缠不清,而时刻准备着脱团的我们却熬成了团干部……

        老天爷你也看不下去了是吧?为什么不干脆一个雷劈死他!

        宁玉碎见潘小闲答应了,唯恐他又反悔,连忙绕到潘小闲身边,双手紧紧搂住了潘小闲的胳膊,梨腮上还挂着晶莹泪珠,转嗔为喜的道:“那我们走吧,我知道一个地方,特别的幽静,不会被人打扰……”

        “嗷……”单身狗组成的狗仔队这一刻都被虐得化身为狼望月而哭,尼玛一对奸夫银妇去一个不会被人打扰特别幽静的地方……

        还能干什么?

        转职野战军呗!

        一张张生无可恋的猥琐面孔彼此对视,却是心有灵犀,都是赶紧用手机把刚才拍摄到的画面发到社交软件的朋友圈里,或者是登录到学校论坛发帖子道德批判。

        平时空了吹都劲劲儿的,好不容易今天有图有真相,不水他个波澜壮阔、巨浪滔天怎对得起我“华夏水军”赫赫威名?

        要知道现在的网络有多么发达,最多也就是三分钟,“冰山女神流泪哀求、颓废男神浪子回头”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华晨大学,因为有图有真相,瞬间成为了校园今日头条。

        冷着脸的潘小闲在前面走一只手被后面的宁玉碎拖着、宁玉碎从背后紧紧搂住潘小闲泪流满面、宁玉碎脸上挂着泪珠微笑的搂着潘小闲的胳膊两人并肩离开……

        无数把细节勾勒得淋漓尽致的相片,从各个角度的体现出了两人之间暧昧不清的关系,尤其是还有更给力的视频,视频里还透露出耐人寻味的只言片语,真是给了人们脑洞大开的好机会。

        一时间流言四起,什么潘驴儿劈腿被宁玉碎抓了现行、什么宁玉碎劈腿被潘驴儿抓了现行、什么宁玉碎嘲笑潘驴儿“大材小用”、什么潘驴儿嫌弃宁玉碎“不识大体”……

        这种男神女神之间的绯闻本来就是校园里喜闻乐见的,很快就成为了所有人都在跟风热议的话题,要是不站出来标新立异的显摆两句秀一下智商,就跟自己跟不上时代节奏了似的。

        而最终得到多数人认同的版本是宁玉碎怀了潘驴儿的孩子,却因为害怕而瞒着潘驴儿去堕了胎,潘驴儿愤而分手,宁玉碎流泪挽回,终于两人重归于好,找个幽静的地方重新“做人”……

        这个时候前方狗仔队实时传来最新战报,恰好为这个版本做了完美的佐证——男神女神共赴约炮湖,同登啪啪岛,一场激烈的野战即将打响!

        这就是你说的特别幽静的地方?潘小闲目光古怪的看着宁玉碎,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湖叫做约炮湖,这岛叫做啪啪岛……

        如同约炮湖的名字来源一样,这座小岛本来是叫湖心岛的,但是因为每到晚上的时候,岛上小树林里总是会传来“啪啪”声,所以得了这个名字,本名反倒是渐渐的很少被提起。

        至于“啪啪”声是怎么来的,只有纯洁的老司机才知道。

        “我偶然发现这里特别幽静,所以经常会来这里看书,除了你,我谁都没带来过。”宁玉碎期待的看着潘小闲,绝美的小脸上仿佛写着四个大字——快来夸我!

        你就没发现这里环境有什么不对?潘小闲嘴角抽搐的看着一棵大树树干上的一片干涸的白色不明液体,位置刚刚好能到人的腰际。

        好在华晨大学的学生都懂得爱护环境的道理,如果丢得到处都是“日用品”肯定这里会变成闲人止步,所以他们都自觉的战斗之后带走“日用品”,还把自己的子孙留下守护这片纯洁的圣地。

        “说……吧。”潘小闲站在这种是非之地不免有些心里发毛——她该不会是先败坏我冰清玉洁的名声,又要再败坏我冰清玉洁的肉体吧?

        “……对不起。”宁玉碎委屈的红了眼圈,她从小就是女神胚子,在整个成长过程中都是被众星捧月的活着,还是头一次被一个异性如此冷待。可是因为对潘小闲有亏欠,她在潘小闲面前也摆不出女神架子来,只能是含着泪道:“昨天晚上……

        “我真不是有意的……我当时被吓到了,所以才不敢看你的……但我真的很感激你……我愿意用我能做到的一切来报答你……不管你要什么我做什么都可以,只求你能够原谅我……”

        “什……么……都……”潘小闲神情古怪的看着她:“可……以?”

        “嗯!什么都可以!”宁玉碎勇敢的抬起了头直视潘小闲——他总不会真的让我抱住贴着老军医小广告的电线杆泪流满面的大喊“我的病终于有救了”吧?

        “走!”潘小闲毫不犹豫的道。

        “……去哪儿?”宁玉碎呆了一呆,却见潘小闲已经摇摇晃晃的向前走去,他的双腿仿佛灌满了铅,十分沉重,那低着头、弓着背步履蹒跚的样子刺激得宁玉碎爱心泛滥成灾。

        这是为了保护我而受的枪伤吧?

        可是他却提都没提过,看他走路的样子就知道一定是在强忍着极度的痛苦……

        原来他是个真正的男人,只不过不懂得如何表达情感而已……

        宁玉碎想着想着眼眶就湿润了,她飞快的抹了一把泪水,小跑着追了上去,仍旧像之前来时那样双手搂住潘小闲的胳膊。

        卧槽!潘小闲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想抽出手臂来,宁玉碎却是坚定的紧紧搂住不放。

        潘小闲猛地一用力,“喀”,肘关节敲响了警钟,于是潘小闲就老老实实的认栽了。

        搂着就搂着吧,反正我的金刚钻也不好使了,这辈子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揽瓷器活儿……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前方狗仔队实时传来最新战报——男神女神战斗结束离开啪啪岛,女神落泪真相疑似因男神快枪手……

        下一刻,整个华晨大学节操满地,无人认领。

        “真爱酒吧?”宁玉碎搂着潘小闲胳膊站在真爱酒吧的大门口不禁俏脸绯红,真没想到他竟然是要带自己来酒吧。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进过酒吧呢,只听说酒吧里很黄很暴力……

        想到这里宁玉碎就紧张起来,她虽然没去过酒吧,但是听别的女生说起过,据说很多女孩都是去了酒吧之后一夜之间变成了妇女的,这让宁玉碎又害怕又好奇,究竟要怎样才能一夜之间把女孩变成妇女呢?

        他该不会是……想把我从女孩变成妇女吧?

        好可怕!

        潘小闲伸出手去抓住卷帘门,稍微用力向上一托,卷帘门便“哗啦”一下自动卷了上去。

        宁玉碎小手不由自主的抓紧潘小闲的胳膊,好似潘小闲就是她的依靠。自从被潘小闲救了一命之后,她已经不知不觉的就把潘小闲当成了可以信赖的人,就如同她崇拜的爷爷。

        整个人都紧紧的贴着潘小闲,仿佛挂在了潘小闲身上一样,宁玉碎心里忐忑的跟着潘小闲走进了黑洞洞的酒吧。

        奇怪的是酒吧里大白天的一个人都没有,能把生意做得这么差也是没谁了!宁玉碎嘀咕着跟潘小闲左转右转来到了一个房间里,这里倒是亮着灯,而且房间里摆设和普通公司的职场没什么分别。

        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宁玉碎晕乎乎的搂紧潘小闲,看着潘小闲跟一个女人要了张单子放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是什么?”宁玉碎莫名其妙的接过单子。

        “买……单!”潘小闲说,他认为这就是宁玉碎该为他做的。

        这一刻潘小闲就像是蟠桃园里定住了七仙女的孙猴子,放着七个不能动弹的如花似玉大美女不偷,反倒去偷桃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