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最丧尸 > 正文卷 第49章 男儿膝下有黄金
    她等我,你得意个毛?

    潘小闲莫名其妙的瞥了她一眼,直接推开办公室门走了进去,进门一打眼——艾玛!我的眼睛!

    只见任红菱正坐在大班椅上微微向后靠着翻阅财务报表,紧窄的一字裙包裹着的一双浑圆修长的黑丝美腿,正翘着二郎腿一晃一晃的。

    这已经是够辣眼睛的了,更让人不忍直视的是她小西服里面衬得是低胸V领打底衫,那深邃的沟壑中还插着一瓶海蓝色的生命之泉!

    饮料瓶被白皙软肉紧紧的包裹着,看得人简直是面红耳赤、口干舌燥——好在潘经理的独特体质免疫了这些功能,但是仍然给他纯洁无瑕的小心灵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创伤。

    我是带着满满的真诚进来的,可是任总你竟然用假胸和我打招呼!

    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吗?

    你连胸都是假的,让我怎么相信你的心是真的?

    潘小闲很悲愤,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任总原来是个这么虚伪的人呢?

    一直以来潘小闲都没怎么敢仔细去看任红菱的胸,哪怕两人同床共枕的那一次,潘小闲也只是惊鸿一瞥。

    毕竟对于他而言,任红菱太高不可攀了。

    任红菱是有着神秘背景的老板娘,而他只是个贫民窟走出来的穷小子,他和她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知道任红菱的胸很大,很大很大。但具体有多大,始终没有准确的概念,直到看到了这瓶生命之泉。

    好像大茄子一般的瓶身整个儿都埋在了沟壑里,严丝合缝的,只露出了一截瓶嘴儿——这简直就是大得丧心病狂!

    然而任红菱根本就忘记了这个瓶子的存在,是看财务报表太专注了的结果,也是习惯成自然。

    再加上她对潘小闲有着一种很特殊的感情,所以她在看到潘小闲的时候便忘了这个细节,只是放下财务报表眯起了桃花眼冷冷的盯着潘小闲。

    潘小闲也是醉了,任总您在扮演冰山女总裁的时候,能不能严肃点儿?

    最起码先把胸口夹着的瓶子拔了呀!

    任红菱的秀眉微微蹙起,她本来想要先声夺人,用自己冰冷犀利的目光和上位者的威势去压迫潘小闲,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潘小闲不但丝毫没有畏惧的意思,反而还肆无忌惮的盯着她的胸口。

    如果胸大有罪,任红菱知道自己早已是罪恶滔天,所以她也早就习惯了被男人用眼睛去审判。

    当然,这些男人在审判完之后基本上都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以任红菱的深厚背景,整个华夏也没有几人有资格对她非礼。

    可是对这个不但跟她睡了一夜,还替她挡了一刀的大男生,她真的是厌恶不起来,只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好看吗?”任红菱故意冷声问道。

    “多……少……钱……”潘小闲盯着任红菱胸口,貌似很艰难的开口问道。

    “你说什么?”任红菱顿时脸色一冷,一双桃花眼也绽放出冷冽的寒光。

    “一……瓶?”潘小闲继续道。

    这就是老子的正常语速,不服来战!

    “毛?”任红菱愣住了,多少钱……一瓶?

    难道这事儿不是按次或者按夜收费的吗?

    等一下!好像频道不对!任红菱一低头,顿时霞飞双颊,这特么谁喝完了瓶子不拿走啊!

    呃,好像是我,可是我为什么会忘了啊魂淡!

    老娘的一世英名啊啊啊啊……

    然而任红菱出身名门,又久经商海浮沉,连通黑白两道,随机应变黑寡妇岂是浪得虚名?

    任红菱连忙竖起财务报表做掩护,小手握成了拳头捂着嘴干咳一声,顺手往下一捶——

    走你!

    那瓶生命之泉便瞬间沉底,却并没有像潘小闲预料的那样从任红菱打底衫下边儿漏出来,而是奇迹般的被夹住了细细的瓶嘴儿,如此一来瓶身恰好隐蔽在那高耸的山峰撑起来的“帐篷”下,竟是毫无PS痕迹!

    好弹性!

    潘小闲缓缓地伸出一只手,然后向着任红菱很用力地竖起大拇指——我是作死小能手,哦也!

    这个小流氓!

    饶是任红菱涵养功夫极好,这时也是不免梨腮上飘起一抹酡红,但只能是对此视若不见,否则今天就没法继续说事儿了。

    再想按照之前的套路来已经不可能了,任红菱只好随机应变的换了个节奏,一脸关怀体贴的道:“潘潘,听说你欠了公司六万元债务是吗?

    “红姐上次也去你家里看了,叔叔腿脚不方便,阿姨治病也要钱,要不然这样吧,红姐先替你把钱垫上,反正红姐不急着用钱,等你什么时候有钱了再还都行。”

    “谢……谢。”潘小闲完全没想到任红菱喊自己来会是这事儿,任红菱这话说得让他心里暖洋洋的,不过他也不缺心眼,账务的变化任红菱这个老板娘会不知道?

    那么问题来了,任红菱的真实用意是什么?潘小闲停顿了下,又继续道:“已……还。”

    哼!还敢跟老娘这里装逼?任红菱继续扮演着知心姐姐的角色:“是吗?怎么还的呀?”

    潘小闲低着头不说话了,一来我没必要跟你解释,二来要解释清楚得好多字呢……宝宝心里苦啊!

    见潘小闲低头不语,任红菱脸色一变,冷哼一声站起身来,绕过大班桌几步走到潘小闲面前,单刀直入的道:“潘小闲!我知道酒吧里龙蛇混杂、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对于一个刚刚成年的大男孩来说充满了诱惑。

    “本来上次我去你家的时候,我还挺欣慰的,因为一个孝顺的人,就算是学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可是我真没想到,这才短短几天,你一个从贫民窟里走出来的淳朴孩子,竟然会堕落成这样!

    “是不是我不该让你当这个经理?当上经理了你就膨胀了是不是?三万元一杯的生命鸡尾酒,你喝一杯还不够,竟然还要喝两杯!

    “你难道忘记了你妈妈还住在医院里吗?你难道忘记了你爸爸赚点儿钱要给人家修多少双破鞋吗?

    “但如果只是贪杯也就罢了,不管怎样这是咱自己家的酒吧,喝就喝了,欠就欠了,无所谓。

    “可是你竟然欺骗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孩,让这个女孩来为你还债,这叫什么?骗色又骗财?

    “潘小闲,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从今天开始,你还是给我滚回去当小保安吧!

    “我希望你能好好想清楚,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出来打工,想清楚你爸爸妈妈如果知道你变成这样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一席话喷的潘小闲整个人都懵逼了,原来……是为了这个喊我来啊!

    可是我也不是故意想欠那么多债的啊,我这不是身体需要、身不由己吗?

    再说我怎么骗色骗财了啊,我救了那女孩一条命,她替我还了四万元就两清了,这分明是她占了便宜好不好!

    偏偏潘小闲没法跟任红菱解释,这事儿一解释自己的秘密可就全都暴露在任红菱面前了。

    虽然被任红菱给狠狠的喷了,还被从经理降回了保安,但潘小闲的心里却是充满了感激。

    像这种直言不讳的话,除了自己爹妈,一般人谁会跟你说?

    那非得是把你真心当自己人的,才会掏心窝子的说这些,哪怕是被你不理解、被你记恨也没关系。

    无法解释,也就无须解释。潘小闲一言不发,向着任红菱深深的弯腰鞠了一躬,然后默默地转身离开。

    但是他才刚刚走出一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娇叱:“站住!”

    “喀……”

    潘小闲猛地往后一转,顿时膝关节就错开了,他身不由己的就跪倒在了任红菱面前。

    尼玛……让你不长记性,该!这回跪了吧?

    “哎?”任红菱吓了一跳,但旋即理解的叹了口气,看来自己刚才的话真的是触及到了他的灵魂深处,他终究是个本质淳朴的少年,只不过是一时误入歧途而已。

    想来被自己骂这一回应该是浪子回头了吧……任红菱又不禁心疼潘小闲跪着了,连忙弯腰去扶潘小闲,不忍心的道:“好了好了,既然你知道错了,改了也就是了,别这样,男儿膝下有黄金……”

    不是,我真不是那意思……潘小闲一脸苦逼,然而被她温香软玉的抱了满怀之后——好吧,我就是那个意思!

    被任红菱扶了起来,潘小闲的膝盖自己竟然就在智能接骨了,对此潘小闲表示情绪稳定。

    “谢……谢……”潘小闲真心实意的对任红菱道谢,他并没有做错什么,所以他不会道歉。

    但是他必须感谢任红菱对他的这一颗真心,这一颗真心不容辜负,千金难换!

    “不用谢我,知道错了就好。”任红菱抱着潘小闲,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后背以示安抚。

    然后任红菱放开潘小闲,转身到大班桌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叠星币来递给他:“这是五万块钱,你拿四万还给那个女孩,留一万自己傍身,不够的话再来找红姐要,就算是预支工资。

    “还有,我劝你最好是从此和她断了联系,不要再祸害人家。如果……你是真心喜欢她……那就不要再骗她!

    “答应红姐,别让爱你的女孩伤心,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