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最丧尸 > 正文卷 第50章 厉害了word哥!
    “……好。”潘小闲还能说什么?这个要求并不高,可问题是,任总你这个要求给我这只单身狗造成了会心一击啊!

    我特么哪儿来的爱我的女孩啊任总!

    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潘小闲觉得自己大致能猜出来原因,无非就是自己替任红菱挡了一刀。

    但这个世界上知恩图报的人少,忘恩负义的人多,就好比宁玉碎……好吧,那只是个误会。

    可像任红菱这样能够因为一次恩惠而真心实意对他的人,真心没有几个——且行且珍惜吧。

    钱,潘小闲接过来了。

    他不接,任红菱肯定不放心。反正说好了是预支工资,到时候从他的工资里扣也就是了。

    任红菱对潘小闲的认错态度非常满意,浪子回头金不换,关键是在自己的当头棒喝之下回头的,这就好像调教正太一样慢慢的成就感,想想还有点儿小激动呢。

    她温柔的双手轻轻的帮潘小闲把系得歪歪扭扭的领带解开,然后又飞快、熟练的帮他打好。

    后退一步仔细端详了下,任红菱这才满意的道:“好了,既然你能知错就改,就继续当你的经理吧。不过别再有下一次,否则……别怪红姐替叔叔阿姨管教你!”

    说到这里,任红菱意识到这话似乎容易被曲解,连忙又补充了一句:“既然叔叔阿姨同意你在我这里工作,就等于把你交给了我,你在别处我管不了,但是在这里,你必须听我的!”

    潘小闲嘴角隐蔽的抽搐了一下,总感觉今天的红姐好像哪里不太对,但是好像又没错……她是老总,我是员工,在这里我当然必须听她的,这还用得着重点强调吗?

    “是……姐。”潘小闲再一次偷工减料了,自从他发现原来省略字数也可以正确表达意思之后,就不可自拔的爱上了这个方式。

    对潘小闲给她直接叫“姐”,任红菱很满意,微笑着点了点头:“好,既然你叫我姐,我就当收下你这个弟弟了吧。不过你既然叫我一声姐,以后可就别怪我这个当姐的管教你,听到没有?”

    “……有。”潘小闲也是醉了,省略一个字没想到还有这福利。

    不过潘小闲倒是也很开心认这个姐姐,只要是真心实意的对他,有没有血缘关系又怎样?

    “行了小弟弟,快去工作吧。”任红菱说完之后才猛然发现有语病,立刻急正色的摆了摆手,示意潘小闲可以滚蛋了。

    潘小闲嘴角隐蔽的抽搐了一下,弟弟就弟弟,你加个“小”字什么意思?我小不小,你还不知道吗?

    唔……潘小闲这才猛然想起来,自己和任红菱可是发生过亲密的关系,虽然我还不知道她的深浅,但是她知道我的长短啊!

    这样……当姐弟真的没问题吗?

    等潘小闲出去了,任红菱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她也是一下子想起来了,她可是亲手测量过的,这个弟弟可一点儿都不小啊……

    “呯!”

    任红菱这一松气,倏然生命之泉的瓶子就从她的打底衫里掉了出来,在地上摔个粉碎。

    霎时间任红菱俏脸就红得跟熟透的苹果似的,真是的,为什么自己在这个小流氓面前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失态呢?

    这以后还怎么在小弟弟的面前维持大姐姐的尊严啊?

    “红姐?”恰好这时玲玲推门进来,一眼看到任红菱红着脸站在那里,地上饮料瓶子摔得粉碎,顿时玲玲勃然大怒。

    那个小保安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看把红姐给气得脸涨通红,还史无前例的摔了东西,真是太过分!

    玲玲小辫子一甩:“红姐,我叫人去收拾那个小保安!”

    “站住!”任红菱连忙叫住她:“我只是自己没拿稳而已,和他没关系。对了,潘经理已经被我认了干弟弟,你以后别再老是小保安小保安的叫他了,不然别怪我这个当姐姐的替他出气!”

    “啊?”玲玲一脸懵逼——不会吧?红姐你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啊!

    明明之前跟我说的是要撤了他的经理,怎么他一进一出,经理没撤不说,还成了你的干弟弟了?

    那小保安把你都给忽悠瘸了吧?

    这要是让他再进来晃一圈,总经理都是他的了吧?

    早上潘小闲下班之后,照例是回学校,先在约炮湖跟宋元桥学太极拳,学完之后买早点回宿舍。

    “潘驴儿你回来了,正好!”一看到潘小闲,正围在桌子前吃早点的大头端过来一碗汤:“我们特意给你买的老鳖汤,趁热赶紧!”

    “是啊,你看你都虚成什么样了,赶紧补补吧!”轮胎特同情的看看潘小闲的黑眼圈、红眼睛、青嘴唇,这分明就是纵欲过度嘛!

    “……滚!”潘小闲胸口连中两刀,从此咱们友尽了!

    “不是,我们真不是耍你,你都不知道我们有多羡慕!”贱人捶胸顿足的道:“要是有冰山女神这样的女朋友,不!哪怕是班花那样的,让我们金尽人亡都行啊!

    “可我们没有啊!潘驴儿,就当兄弟们求求你,看在这碗老鳖汤的份上,不!看在兄弟们的膝盖的份上,拉兄弟们一把吧!”

    “……滚!”潘小闲再中一刀,你们这群魂淡让一个纯情小处男,背负花花公子的恶名,有没有考虑过老鳖汤的感受?

    考虑到老鳖汤的感受,潘小闲含着眼泪喝干了它,然后跟着大家去上武术课。

    以前的时候,每次潘小闲上武术课都好像是在渡劫——战五渣的痛,你们不懂!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潘小闲手里已经有了方铁亲自颁发的“免死金牌”,以后武术课老子想睡就睡,要呼噜响亮,就算没有人为我鼓掌,至少我还能够,勇敢的自我欣赏昂昂昂昂……

    一进体育馆,潘小闲就发现气氛不太对,之前体育馆里浓厚的学习气氛让人感动,就仿佛全民练太极,让潘小闲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今天却是一个练太极的都没有了。

    而且当潘小闲一出现的时候,同学们齐刷刷的目光都扫了过来,或仇恨、或幽怨、或羡慕、或崇拜……

    看到他们潘小闲也愣住了,为什么一个个看我的眼神都很奇怪?尤其是……潘小闲路过高明和高觉这哥俩儿的时候停住了,这哥俩儿都是鼻青脸肿的,看他的目光充满了怨恨。

    “咋……了?”潘小闲很是莫名其妙,你们挨打了恨我干毛?

    “咋了?都是因为你!”高明说起来都是眼泪:“我们学了太极拳,去找人报仇,结果根本就不好使!我才打人家一下,人家打我四五下,我打人家一点儿都不疼,人家打我嗷嗷疼……

    “你看看,我们哥俩儿都被打成什么样了!”

    这特么能怪我吗?没有我这把子力气,你也敢学人家打太极?

    潘小闲一甩刘海儿——东施效颦!

    “喀……”

    我尼玛……

    好吧,你们是因为我挨打了,可是你们呢?潘小闲又看向了其他人,咱们什么仇什么怨?

    “牛逼啊潘驴儿!”常立志作为精英队的老大哥,又是宁玉碎的暗恋者之一,酸不拉唧的道。

    “咋……了?”潘小闲被他夸得都不好意思了,快说说,快说说我哪里牛逼了?

    “咋了?你不知道?”常立志忍不住放嘲讽:“别装了好吗?昨天你跟宁玉碎的高清无马都出来了,全校谁不知道?厉害了word哥,你现在是我们大家的偶像啊……哎?哎?你什么意思?”

    常立志目光呆滞的看着潘小闲放到自己手里的一枚硬币。

    五毛,请拿好。潘小闲算是服了这些人了,尼玛我要是真干了也行,你们说啥我都认了!

    可问题是老子还纯洁的跟一朵小白花似的,你们狠得下心来这么无情的糟践我?

    “铁人来了!”常立志刚想摔了这五毛,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顿时之前还一盘散沙的学生们眨眼间就站成了整齐的队列,常立志也不例外,唯独把潘小闲给剩下了。

    一群畜生……潘小闲嘴角僵硬的抽搐了一下,全都欺负劳资!

    老子不跟你们玩了!反正我有免死金牌!潘小闲干脆就站在那里不走了,自成一列!

    方铁走出来一看都愣住了,什么情况?潘小闲你是要造反呐!

    不过正好——方铁皱着眉头道:“其他人原地待命,潘小闲,跟我来!”

    “嗷——”学生们集体高潮了,铁人这是上一次还没练够啊!今天还要跟潘小闲继续单练!

    常立志顿时爽了:“你们就放心吧,铁人要是盯上谁,不把他榨干成渣决不罢休啊!”

    精英队的同学们纷纷给予认证,顿时三贱客都是忧心忡忡起来,其他人倒是跟过年似的——死道友不死贫道,反正练的不是我就好!

    什么情况?潘小闲跟在方铁身后很迷惑,琢磨琢磨,懂了!这是为了掩人耳目吧?

    单独先把我带到休息室去,然后休息室随便我折腾,只要不出去就行了对吧?

    我懂我懂,得照顾铁人你的面子嘛!潘小闲自己想的挺嗨,然而休息室里竟然还有另一个人等在那里。

    【感谢路痴本性(100X2)、人生173(100)、彼岸の杀戮(100)等兄弟的打赏,挨个抱抱。同期书里咱们的点击是最少的,请诸位兄弟姐妹丧尸粉帮忙宣传宣传,不能让潘驴儿流血又流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