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最丧尸 > 正文卷 第55章 血战到底
    潘小闲“不慌不忙”的等着大白鲨扑上来,然后慢吞吞的收脚抱手、向后退步、坐腿转腰分手跟着虚步分掌,完全是恰到好处的就把大白鲨的双拳分到了两边。

    然而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嚓——”

    大白鲨手腕上佩戴着的一对金属护腕忽然分别弹射出了三股铁刺,每一股铁刺都有半尺左右长,十分锋锐,当他握紧双拳时,铁刺刺向前方,宛如握着两把钢叉!

    看起来十分像古老经典电影《金刚狼》的男猪脚。

    “吼——”

    大白鲨虎吼一声,双手握拳猛地向前一刺,锋利的钢叉瞬间便穿透了潘小闲正在“白鹤亮翅”的双臂!

    “哗……”

    观众席上顿时传来了一声山呼海啸般的惊呼,大白鲨自从来到了这个拳场,已经连胜五擂,并且每一擂都是残忍的杀死对手,但是这五场都从来没有亮出过这两把钢叉。

    可想而知这是大白鲨的最后杀手锏,却是被这个打“老年健身操”的骚年给逼了出来。

    没有人质疑犯规与否,观众们只想看到更鲜血淋漓的比赛。而事实上也没有违规,因为黑拳赛场上唯一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

    一点儿也不疼,但是潘小闲很愤怒!

    愤怒的潘小闲瞬间浑身散发出了极其恐怖的气息,阴森、霸道、嗜血,双眼血红血红的盯着大白鲨,呼哧呼哧地剧烈喘着粗气,已经自愈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就仿佛是一头垂暮的老牛。

    “哼……”大白鲨很得意,惹毛了老子,分分钟教你重新做人!

    卧槽?为什么……大白鲨呆了一下,他本要把钢叉从潘小闲的双臂中拔出来,然后再继续叉,可是潘小闲此时攥紧双拳,手臂肌肉绷紧竟然硬生生将他的钢叉给死死夹住!

    “蠢货!”大白鲨咧开嘴狞笑着,双手猛地用力往上一挑,血肉之躯又如何能够扛得住他的钢叉?

    我这一下便将你手臂肌肉筋脉全都挑断,看你还怎么跟我斗!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潘小闲的手臂能就似是有着无数只小手在死死的抓着钢叉,他这奋力一挑竟然都没能挑动分毫,这让大白鲨不禁大吃一惊,难道这小崽子是横练高手?

    潘小闲的嘴角也缓缓勾起一抹邪魅、凶残的冷笑,只见他竟然双手松开,手腕向外翻去。

    大白鲨整个人都惊呆了,如果说这个“不”双臂肌肉绷紧能夹住他的钢叉,还是可以用横练功夫来解释的话,那这种放松状态也能夹住是什么情况——这不科学!

    然而潘小闲双手已经反抓住了大白鲨的双拳,狠狠一攥。

    “喀嚓!”

    大白鲨顿时痛得冷汗都冒出来了,他的双手竟是瞬间就被潘小闲攥成了肉饼,随着骨骼碎裂声传来,鲜血也在从潘小闲的指缝中流淌下来,剧痛让大白鲨猛地爆发出一股怪力,狠狠一脚踹在了潘小闲的肚子上。

    “嘶啦——”

    潘小闲身形往后退了一步,双手却仍旧是死死的抓着大白鲨的双拳,而大白鲨却已经是踉踉跄跄的后退开去。

    只见大白鲨的双臂竟然是齐着肩头处被硬生生的扯落了下来,围绕着大白鲨爆出了一蓬血雾,霎那间就把大白鲨染成了血人。

    “嘶……”

    所有人都是情不自禁的倒吸一口冷气,但紧跟着却是爆发出了更猛烈的尖叫声、叫好声、欢呼声。

    如此刺激的场面让他们都是立即将手中的钞票砸了出来,这让那漫天的金雨下得更持久。

    “啊——”

    大白鲨终于是痛得忍不住爆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他已经被潘小闲的狠辣吓破了胆。

    潘小闲将刺入手臂的钢叉拔出,随手将两只血淋淋的手臂丢在了地上,拖着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的逼近大白鲨,他死死地盯着大白鲨,血红的双眼就仿佛是择人而噬的饿狼!

    失去了双臂的大白鲨已经失去了战斗的手段,他肝胆俱裂的不断后退着,退着退着忽然后腰处被拦了一下跟着身不由己的往后一翻,就翻到了擂台底下,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退到了擂台边。

    守在擂台边的两名黑衣壮汉沉默着走上前抓着大白鲨,强行推搡着把他推到擂台边,要将他扔回擂台上去。

    大白鲨仿佛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一样,疯狂的挣扎着,然而那两名黑衣壮汉却是毫不犹豫的就拔出了腰间的军刺,照着大白鲨的两肋“嗤嗤嗤”毫不留情的连续刺入,拔出,再刺入,再拔出……

    在最后一张星币落地之前,大白鲨果然已经是倒在了血泊中,再也站不起来了。

    西门风月又坐回沙发里,眯缝着睡凤眼,舒舒服服的享受着两个兔女郎的服侍,直到潘小闲撕掉了大白鲨两条手臂时,她才懒洋洋的伸出一双小手来拍了两下,然后又继续喝酒去了,如此血腥的战斗在她眼中却视若无物,就像那一把买命钱不是她撒出去的似的。

    两个兔女郎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西门风月的豪赌赢了一大笔,她们也会有可观的提成。

    更多的人则是在狂热的抛出了大把星币之后,才终于回过味儿来——不对啊!我好像买的是大白鲨赢啊!

    办公室的玻璃墙后,白虎冷冷的看着站在擂台上发呆的潘小闲,头也不回的问道:“血战到底?”

    “是啊老大,”花菇连忙答话:“老大,我已经预先安排了疯狗出场,疯狗是九级生命,还是银牌拳手,应该没……”

    “让剑客上!”白虎懒得听他啰嗦,粗暴的打断了他。

    “啊?老大,剑客可是十级生命,刚刚升的B级拳手……”花菇下意识的道:“这不合规矩啊……”

    “我说他是C级,他就是C级!”白虎猛然回过头来,双眼冷冷的盯着花菇。

    花菇吓得缩了缩脖子,连忙道:“是是是,他还是C级拳手,老大您息怒,我这就通知他!”

    潘小闲呆呆的站在擂台上,他的双眼已经渐渐血丝淡去,身上的恐怖气息也已经渐渐收敛,他回归冷静之后顿时感觉疲惫仿佛潮水般袭来,让他连站着都似乎耗尽了全力。

    让他意外又窃喜的是,双臂拔出了钢叉之后,伤口并没有再被那无数透明修复,而是变成了六个小血洞。

    他的血液也变得没那么粘稠了,鲜血正不断的从小血洞里往外流淌着,染红了双臂。

    现在的他看起来似乎又变回了一个普通人,然而他知道这只是错觉,因为他完全没有感觉到痛。

    所以这只是出于某个不明原因导致他现在看起来像个普通人,而事实上他还是个变异体——只是那强横的自愈能力去哪儿了?

    好像自愈能力在修复了他胸口断裂的肋骨之后,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似的……

    不过这样也好,如果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自愈了,那也就暴露了。

    就在潘小闲打算走下擂台的时候,裁判主持人却已经是又带起一波新节奏:“雷滴森俺的乡亲们!不——果然是不同凡响!他成功的战胜了凶残的大白鲨!秘诀是,他比大白鲨更凶残!

    “但是他刚刚在大白鲨杀死黑鱼还没下场的时候登台,作为挑战者强势的开启了血战到底模式!

    “按照老规矩,在他杀死了大白鲨之后,还得接受下一个拳手的挑战!只有再战胜新的挑战者,血战到底才算是结束!

    “所以让我们来看看下一个挑战者是谁呢?是谁呢?啊哈——是剑客!这可是我们的老朋友了!

    “下面请我们用热烈的掌声请出——剑不离身的剑客!他的剑从来都不必担心会丢,因为他的剑就长在他的身上!”

    “哗啦啦……”掌声顿时如潮如雷,尖叫声、欢呼声远远超出了之前给大白鲨的待遇,不断的有人高喊着“剑客”,渐渐的竟然形成了节奏,全场几百人都在异口同声的高喊“剑客”,就仿佛是明星开演唱会一般。

    一个骨瘦如柴的中年男子跳上了擂台,他穿着条肥大的灯笼裤,上身则是光着膀子,一根根排骨清晰可见,他的两条胳膊非常特别,不但瘦而且扁,棱角分明,尤其是在手握成掌刀形状时,他的两条胳膊看起来就好像是两把出鞘的锋利长剑!

    他的目光也仿佛是雪亮的剑锋,充满了攻击性,目光扫向谁的时候,谁都会感觉眼睛有点儿刺痛,就像被剑锋刺了一下似的错觉……

    “不……”潘小闲一脸的懵逼,不是,咋还没完了呢?

    “没错!不!将迎来他的挑战者,剑客!”裁判主持人立刻抢过话头,声嘶力竭吐沫横飞的吼道:“到底会鹿死谁手呢?下面让我们拭目以待——”

    “当——”一声钟响,潘小闲目光呆滞的缓缓扫向了贵宾席的西门风月,然后悲愤的发现西门风月竟然把刚刚赢来的一托盘金晃晃的星币再次压了上去,兔女郎输入数字的时候激动得手指都在颤抖。

    老师,恕我直言,你真是个碧池……

    “噗哧!”

    潘小闲身不由己的踉跄后退了几步,在他的胸口上绽放出一溜儿血花,一道深深的刀口出现在他的胸口上,血肉在往外翻着,显得分外狰狞,透明的触角却仍旧没有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