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丧尸 > 第56章 狼

第56章 狼

        虽然感觉不到痛,但是创伤却是实打实的留在他的身体上,原本就已经很疲倦的潘小闲瞬间感觉自己好像浑身的鲜血都被抽离了,身体的冰冷让他简直无法呼吸……

        剑客脸上挂着淡定的冷笑,将带着血珠的手臂缓缓举高,而后用力往地下一甩,顿时血珠便被甩到了地板上,他的手臂皮肤亮晶晶的,就仿佛真的是金属铸就的剑锋!

        “剑客不是拿了十连胜的吗?按规矩该升到B级了吧?”

        “鬼知道,兴许还没来得及升级吧!”

        “管他的呢!反正我押剑客必胜!”

        “废话!我们都押了剑客!这回那个‘不’死定了!”

        观众们都是兴奋的好像过年一样,从剑客出现开始他们就都是在站着看比赛的。

        西门风月的目光落在了剑客的双臂上,看着那散发着金属光泽、棱角分明的双臂,西门风月“嗤”的一笑:“没想到【剑体门】的弟子也特么来打黑拳,这场可好玩了……”

        兔女郎忍不住小声劝道:“老板,这个剑客非常厉害,您现在要是修改下注的话还来得及,只需要赔付一点儿手续费……”

        “小美人儿!”西门风月笑得眼睛眯了起来,收回了蜜腿,拍了拍自己的玉膝,笑吟吟的道:“来,趴下!”

        兔女郎莫名其妙又不敢不从的跪下,趴在了西门风月的双膝上,只听西门风月轻佻的道:“乖,我来了!”

        “啪!”

        “啊!”兔女郎不禁泪流满面,老板您还真打我屁股啊!

        “啪啪啪……”

        “啊啊啊……”

        “白虎老大,”花菇小心翼翼的跟白虎汇报道:“刚才那个下注在‘不’身上的家伙,这次竟然丧心病狂的押了五十万!就是那个坐在贵宾席上……正在打屁股的女人,老大,她会不会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白虎冷冷的道:“拿钱出来的就是大爷!她有没有问题不重要,只要剑客没问题,那就没问题!”

        “是是是……”花菇连忙应和,白虎的话他也很认同,没错,只要剑客没问题就没问题,但是剑客会有问题吗?

        看着潘小闲胸口上又长又深几乎将他斜着斩为两段的刀口,白虎和花菇纷纷表示情绪稳定。

        潘小闲的情绪却并不稳定,在遭受到了生命威胁之后的他体内的猛兽发出了愤怒的咆哮,可是不知道什么缘故,这头猛兽就像是也受了重伤生命垂危,即便潘小闲眼睛血红血红的,身上也在散发出强烈的恐怖气息,但他的身体却失去了那惊人的爆发力。

        此时此刻的他红着眼睛剧烈喘息,动作更加迟缓,背部更加佝偻,浑身鲜血淋漓,就像是已经穷途末路想要拼命的凶徒,却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只是色厉内荏的困兽犹斗而已。

        “如果你只是这种水准,那就让我太失望了。”剑客冷冷的盯着潘小闲,忽地身形一闪简直是快如闪电,在接近了潘小闲的瞬间,剑客的手臂就仿佛出鞘的剑,“唰”地再次当胸斩来!

        好快的人!

        好快的剑!

        观众们竟然都是下意识的摒住了呼吸,嘶吼声也是戛然而止,他们绝大多数人只是看到寒光一闪,却是让他们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唯恐错过了最刺激最血腥的画面。

        剑客是快到了极致,潘小闲却是慢到了极致,剑客都已经冲上前的时候,潘小闲才缓缓的转身、扣脚、分手……

        接下来他该是收脚抱手双手成十字交叉上步,再握拳、弓步、斜靠,这是完整版的第八式斜身靠。

        但是剑客根本就不给他打完这一式的机会,在潘小闲缓缓转身避开了剑客当胸一剑的时候,剑客的另一条胳膊也就是另一口剑已经“唰”地劈斩在了潘小闲的后背上。

        顿时又是血光四溅,潘小闲的后背上也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巨大伤口,简直像是要把潘小闲从背后斩成两段!

        转眼间潘小闲便已经变成了血葫芦,前胸后背都是血肉模糊、鲜血淋漓,而潘小闲这一刻感觉浑身冰凉冰凉的,死亡从来都没有如此接近过他……

        他完全没有想到,受了这么重的伤,一般人估计都不能动了,为什么他还能行动自如?

        当然,这个行动自如是要打引号的,需要先忽略掉他僵硬、迟缓的动作。

        潘小闲踉踉跄跄的后退着,前胸背后两道巨大的伤口对此时虚弱的他而言简直就是雪上加霜、火上浇油。

        他感觉身体就像被掏空了一样,失去了自愈能力的他此时看起来十分的惨烈,浑身浴血、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可能倒下,但却始终都没有倒下。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糟,只是他那一双血红的眼却越来越红,红得仿佛要流淌出鲜血来,完全分不出哪里是瞳孔哪里是眼白!

        “嗷嗷嗷——”观众们顿时被剑客的先声夺人刺激得发出了阵阵狼嗥,他们早已见惯了鲜血淋漓的场面,可是仍然每一次都会不由自主的热血沸腾,一定要用沙哑的吼声发泄出来才痛快。

        “剑客!砍死他!剑客!砍死他!剑客!砍死他……”人们疯狂的呐喊着,浑然忘记了他们之前还在潘小闲撕掉大白鲨双臂时,声嘶力竭的为潘小闲呐喊助威过。

        或者说他们并没有忘,只不过他们来这里就是为了寻求刺激,根本没有什么忠诚可言。

        就好比他们进夜场里看跳艳舞一样,你跳得好我给你砸钱,她比你跳得好我就给她砸钱,至于你和她跳艳舞的时候突发心脏病,又或者跳完艳舞之后出门遇到抢劫犯——那关老子鸟事!

        西门风月的睡凤眼不知何时已经瞪得溜圆,她目不转睛的盯着擂台上的潘小闲,手里的酒也忘记了去喝,就连兔女郎送到她唇边的葡萄果肉都顾不上张口去吃……

        现在知道后悔了?活该!挨打了的兔女郎眼中含泪捂着屁股,谁让你不听劝的,这一把能赔死你!

        “已经结束了。”白虎放松的笑了,转过身来对一旁哆哆嗦嗦的兔女郎招了招手。

        兔女郎乖乖的过来,跪在了白虎的面前,白虎粗鲁的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把自己还带着血丝的把柄蛮横的塞入她口中:“给老子舔干净!”

        至于旁边的花菇,早已习惯了一样,只当没看见,专心致志的看着擂台上的发展。

        “已经结束了。”擂台上的剑客也是淡然的自言自语着,看着潘小闲的目光中是满满的轻蔑与不屑。

        就让我送你一剑归西吧!

        剑客的目光渐渐凝实,忽然身形一闪已经到了潘小闲的面前,他的手臂在半空中兜了个美妙的弧线,“噗哧”一下深深的刺入了潘小闲的胸口,这一下竟是硬生生将潘小闲刺了个对穿!

        在潘小闲背后方向的观众们瞬间集体高潮了,他们扯着嘶哑的嗓子尖叫起来,因为他们看到了剑客的手刀出现在了潘小闲的后背,鲜血染红了剑客的每一根手指。

        竟然在千钧一发之刻扭了下身体避开了心脏吗?剑客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意,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这,只不过会延长你的痛苦时间而已,呵呵,本来你可以毫无痛苦的死去的!

        等一下!

        他这是……剑客呆了一呆,潘小闲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搭上了他的双肩。

        麻痹!剑客脸色一变,刚想用另一只手臂给潘小闲致命一击,却是骤然感觉到双肩剧痛传来!

        “噗哧!”

        潘小闲的十根手指,就如同十把锋利的小刀,瞬间就穿透了剑客的肩头血肉,牢牢地抠住了剑客的肩胛骨!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潘小闲的双手足以攥碎剑客的肩胛骨,但此时的他无比的虚弱,身体疲倦得已经没有那样的力气。

        但饶是如此,也仍然让剑客痛得冷汗淋漓、脸色苍白,一双手臂完全抬不起来。

        卧槽……怎么会这样……剑客简直不敢相信,明明刚才的潘小闲已经是随时可能会倒下,为什么现在又能做出如此犀利的反击,而且……这种反击方式根本不像人,反倒更像是……野兽!

        对!

        野兽!

        就好比是……狼!

        剑客小的时候听家里的老人讲过“狼搭肩,莫回头”的故事,据说狼会跟在人身后,把前爪搭到人的双肩上,人被搭肩肯定会下意识的回头去看,而人一回头,狼就会咬住人的喉管!

        此时此刻与那个故事何其相像?剑客下意识的抬起眼,正迎上潘小闲那散发着凶光的血红双瞳!

        艾玛好可怕!剑客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这双血色眼眸,凶残、狠辣、嗜血,简直就像是一匹饥肠辘辘饿得发疯的狼!

        虚弱的恐慌、受创的愤怒和嗜血的疯狂欲望给潘小闲带来了三重折磨,也仿佛洪水滔天冲垮了潘小闲一直坚守着的人性堤坝。

        他鲜血淋漓的双手死死抠住剑客的肩胛骨,一双血红瞳孔死死地盯着剑客的脖子,不由自主的张开嘴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两颗不知何时已经长长了些的犬齿分外尖锐!

        【感谢月华玫瑰殇(100)、书眼里的虫哥(100)、尾晶蝎(100)、我爱艹b(100)等兄弟的打赏,挨个抱抱,是时候来一波高潮了!票票在哪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