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最丧尸 > 正文卷 第58章 老师,求轻虐……
    西门风月终究是个霸气侧漏的女汉子,“呯”的一拳捶在了潘小闲胸口上:“我擦你捂个机霸!老娘什么没见过!”

    卧槽……潘小闲目瞪口呆的看着胸口伤口上被一拳打出了一股血色小喷泉,老师,求轻虐……

    西门风月也是被吓了一跳,不过经验丰富的她面不改色,从红肚兜里摸出了一个小玉瓶。

    潘小闲整个人都斯巴达了,老师我知道你有着奇尺大辱可你这把重要东西夹在沟里的习惯是跟谁学的?

    还有,能不能考虑下我的感受?我还是个孩扎!

    西门风月拔开小玉瓶的塞子,然后环顾左右似乎在找什么东西,但是没有找到,最后目光落在了潘小闲胸口插着的剑客的那根断臂上——没错,断臂一直都在!

    看着西门风月那不怀好意的目光在自己胸口上扫来扫去,潘小闲莫名地后脖颈子冒寒气。

    你,你还想干什么,我可告诉你,我,我卖身不卖艺的!

    “老娘的药可是很金贵的,待会儿多疼你都得给我忍着,否则别怪老娘扒了你的皮!”西门风月厉喝一声:“张嘴!”

    潘小闲听话的张开了嘴巴,却见西门风月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唰”地就把插在潘小闲胸口上的剑客断臂给拔了出来,跟着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塞进了潘小闲的嘴里!

    卧……槽!潘小闲整个人都惊呆了,老师你就不能先跟我打个招呼吗?也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啊,虽然我是刚才咬了人也喝了血,但是你这样冷不丁的把一条断臂塞进我嘴里也太不讲究了!

    西门风月出手极快,在拔出了剑客断臂之后,鲜血还没飙出来之前,她已经出手如风,飞快的点了潘小闲胸口几处穴位,顿时鲜血就止住了,她又极快的将小玉瓶的红色药粉跟不要钱的似的都洒在了血窟窿里,然后又转到潘小闲背后,把背后的血窟窿又洒了好多。

    不是说这药粉很金贵的吗……潘小闲也是醉了,这药粉都快把血窟窿给填满了,老师你给人治伤的水平也是没谁了!

    西门风月毫不吝啬,又均匀的把潘小闲前胸、后背、手臂上伤口全都给洒满了药粉,直到药面子把潘小闲裹得跟驴打滚似的,瓶子都空了才终于收了手,又把她的大酒葫芦拔开塞子递给潘小闲:“来,整一口!”

    葫芦嘴儿一凑近,顿时浓郁的酒香便飘入到了潘小闲的鼻子里,而让潘小闲兴奋的是,这酒只是闻味道便已经让他身体内充满了渴望,他几乎可以判定这绝对是跟生命鸡尾酒一个类型的,而且品质似乎比生命鸡尾酒要好得多……

    下意识的,潘小闲便双手去接住了大酒葫芦,顿时胯下就走了光,只不过他没发现,西门风月大大咧咧的竟然也没在意,见潘小闲把嘴对准了葫芦嘴儿,她立即一托那葫芦肚子。

    “咕咚咕咚咕咚……”潘小闲眼睛都绿了,老师你说的一口起码也得一斤吧?

    潘小闲一口气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他自从变异之后,想要喝醉真的是很难,可是西门风月的这酒竟然喝得他头晕目眩,偏偏又欲罢不能,不知不觉间他就醉得不省人事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潘小闲终于是幽幽醒来,他缓缓的睁开眼,环顾四周却发现原来这里是他的办公室,他正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好像刚刚只是打了个瞌睡而已。

    潘小闲吧唧吧唧嘴,嘴巴里是浓郁的酒香,其中隐约还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

    卧槽?我是怎么回来的?还有,我的衣服不是都爆了吗?老师你带我飞回来的时候……该不是就让我一丝不挂的吧?

    这身衣服又是谁的?谁给我穿上的?老师你……你把我灌醉之后都对我做了什么啊魂淡!

    潘小闲慌忙慢吞吞的检查了下自己的身体,所有的伤口都愈加愈合如初了,甚至是看不出曾经受过伤。

    只是这问题可就复杂了,潘小闲也不知道究竟是自己的自愈能力发挥了作用,还是因为喝了剑客的血,亦或是西门风月的药粉神奇,再或者是她的美酒功效……

    不过……恢复了就好,否则自己该怎么跟别人解释?在办公室睡了一觉,就睡得遍体鳞伤体无完肤?

    谁信谁脑残!

    “谁?”

    潘小闲猛然一回头,顿时迎来了耳熟能详的一声“喀”,潘小闲不禁脱口而出:“卧槽!”

    哎?

    潘小闲不禁愣了一下,刚才我好像说了……卧槽?

    我竟然能一次性说两个字了?

    艾玛好神奇!

    潘小闲按捺住心中的激动,先缓缓地深吸了一口气,酝酿足了之后猛地张开嘴仿佛机关枪扫射一般:

    “黑化肥发灰,灰化肥发黑!

    “不!不够!我还可以挑战更难的!

    “黑化肥发灰会挥发,灰化肥挥发会发黑!

    “还是不够!我的实力绝不仅仅是这种水准!

    “黑灰化肥会挥发发灰黑讳为花飞,灰黑化肥会挥发发黑灰为讳飞花!”

    “不!这还不是我的极限!

    “黑化黑灰化肥灰会挥发发灰黑讳为黑灰花会回飞,灰化灰黑化肥会挥发发黑灰为讳飞花回化为灰……

    “哇哈哈哈……”潘小闲激动地热泪盈眶,我们“东淫西荡南骚北浪”四贱客终于可以叕贱合璧,重出江湖啦!

    身为四贱客中的“北浪”,潘小闲的三寸不烂之舌,绝对是四贱客的金字招牌!

    这几天可把潘小闲给憋得……现场直憋啊!

    不过现在好了,一觉醒来,潘小闲仿佛又找回了曾经的自己——等一下!刚刚那是什么?

    潘小闲按捺住自己心中的狂喜,看向了窗子,刚才他眼角余光扫到窗外似乎隐约有个黑影在晃动,但是扭头去看的时候,黑影就消失了。

    僵硬的站起身来,潘小闲悲催的发现自己恢复的就只是一张嘴而已,他只能是拖着沉重的步子晃晃悠悠的过去,推开了窗子。

    窗外什么都没有,夜风中潘小闲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往下方张望,仍然是一无所获。

    在他的头顶上方,西门风月正在倒挂金钩。

    仅用豆蔻般的两根脚趾夹着一根手指粗的电缆,木屐带子卡在精致的小脚趾上的,她整个身子就只是靠着那两根脚趾夹着电缆,却是优哉游哉的还在往嘴里灌着美酒。

    说也奇怪了,她人的体重就不说了,那大酒葫芦起码也是千斤开外的重量,却偏偏就能毫不科学的吊在电缆上,电缆却毫无变形,就仿佛只是站了一只小鸟无足轻重,还在随着夜风微微荡漾着。

    当潘小闲又把窗子关上之后,西门风月这才脚趾一松,轻飘飘的落向地面。

    哪知道她还没落到地面的时候,潘小闲的窗子又猛地被推开了,他居然杀了个回马枪。

    卧槽……西门风月慌忙使了个千斤坠,顿时“BIU”的一下就闪没入了路边的绿化带里。

    潘小闲仍旧是一无所获,只能是怏怏的又把窗子关上了,西门风月长长的出了口气:“这个小兔崽子……哎?哎?卧槽?”

    西门风月扯了扯自己的粗麻布汉服,没扯动,再稍微使劲儿一扯,“嗤啦”一下,汉服就被挂开了个大口子。

    尼玛……谁特么在绿化带里还种了荆棘的?脑袋有坑啊!

    虽然都已经是后半夜了,恢复了语言能力的潘小闲却是神采奕奕精神百倍,拖着沉重的步伐摇摇晃晃的出去浪——麻痹老子终于能好好说话了,小婊砸们就问你们怕不怕!

    第一个来撞枪口的竟然是总经理助理玲玲,玲玲在走廊里遇到潘小闲,没忍住就放了个嘲讽:“哟!这不是潘经理嘛!怎么没多睡会儿啊,再睡一会儿刚好醒了就直接下班嘛!”

    “你胸小,别说话!”潘小闲毫不客气的张嘴就喷——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刚好拿你丫祭旗!

    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玲玲被喷得一脸懵逼,反应过来之后羞得简直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仿佛瞬间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集中到了她的胸部一样。

    玲玲是个大眼睛的可爱女孩,各方面都还不错,唯独就是胸小,尤其是长期跟在波霸红姐身边,更是没自信,被潘小闲一句话就造成了会心一击,还附带眩晕效果。

    自从潘小闲进入任红菱视线之后,玲玲没少找机会“欺负”潘小闲几句,但潘小闲始终也没形成有战斗力的反击,这无形中助长了玲玲的气焰。轻敌,又盲目自信,结果就造成了此时此刻的不堪一击。

    一句话喷傻了玲玲,潘小闲得意洋洋的拂袖而去——浪浪的我走了,正如我浪浪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个时间点儿就算是擅长夜战的酒吧员工也是熬得两眼发黑打哈欠流眼泪,然而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一场噩梦竟然毫无征兆的袭来。

    潘小闲如同鬼魅一样出现了,他孤魂野鬼般漫无目的的在大厅里游荡着,但凡谁敢跟他打个招呼,立即就会被他蜜汁亲切的拉住好一番嘘寒问暖、家长里短,要是没人打断绝不放手……

    【感谢洁癖晚期无可治疗(500)、西门小白他哥(500)、至尊鑫哥1998(100)、虐杀黑光(100)等兄弟的打赏,挨个抱抱,潘驴儿终于是能正常说话了,掌声在哪里,推荐票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