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丧尸 > 第61章 菊花为什么这么残?

第61章 菊花为什么这么残?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浪费是可耻的!潘小闲抱着大酒葫芦把剩下的一点儿福根儿全都给喝完了,爽爽的打了个酒嗝。

        可惜了,如果这酒是昨天晚上的那种药酒该多好,虽然今天的酒里也加了生命精华,但比例小得可怜。

        好在喝得多也是有效果的,潘小闲此时就感觉浑身火烧火燎的的,满脑子就想着咬人,或者被咬。

        放下了大酒葫芦,潘小闲不屑的瞥了一眼那个躺在地上打呼噜的战五渣,小样儿!就这水平也敢跟人拼酒?

        唔,不过看起来她好像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呢……潘小闲仔细观察了一下西门风月。

        西门风月一点儿不讲究的仰躺在地上,一条蜜腿翘着,汉服下摆自然往两边摊开,两条修长、浑圆的蜜腿都完全暴露在外,只是在私密部位被汉服遮着形成了阴影看不真切。

        胸前的汉服大领子也敞开了,露出了里面的红肚兜,丰满的双峰绷得紧紧的简直是呼之欲出,两点小小的凸点若隐若现。

        醒着的西门风月跟女神这俩字儿基本不沾边儿,但睡着了之后不得不说她的颜值确实称得上是女神级别。

        两道剑眉飞扬英气逼人,面部轮廓确实是刚硬了些,但五官精致宛如白玉无瑕,再加上她那已经熟透了的性感身材,真是充满了野性的诱惑。

        潘小闲小心翼翼地伸出一根手指,在西门风月面前摇了摇,西门风月一动不动。

        唔,还不够!

        我要做的事情实在是太无耻太卑鄙了,一定要更谨慎点儿才行!

        潘小闲把手指伸到了西门风月的梨腮旁,一把掐住了西门风月小脸上的嫩肉。

        西门风月还是一动不动,简直像是死人一样。

        太棒了!

        此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西门风月又是人事不知,如果这时候不做点儿什么喜闻乐见的事儿简直愧对“北浪”之名!

        潘小闲激动的缓缓撑起身子站起来,去寻找合适的作案工具了。

        西门风月仍旧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但如果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她出了一身细细密密的香汗。

        是真的香汗,每一滴汗珠都散发着浓郁酒香!

        虽然西门风月喝醉了,但是以她的修为,可以运行真气将酒气通过毛孔散发出去。

        所以其实她想喝醉就喝醉,想不醉就不醉,武道宗师就是这么任性!

        但是之前跟潘小闲拼酒的时候,西门风月并没有作弊,这涉及到一个酒鬼的尊严!

        这个小兔崽子……西门风月暗暗攥紧了粉拳,他要是敢跟老娘耍流氓,管他是不是疯魔乱舞之体,老娘先阉了他再说!

        沉重的脚步声回来了,西门风月保持着逼真的睡眠状态,但却清晰的感知到潘小闲靠近了自己。

        一只冰凉的手摸到了自己的脸上,西门风月告诉自己沉住气,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让西门风月奇怪的是,那只冰凉的手摸完了她这一边脸之后又去摸另一边,但摸完了之后却又走开了。

        西门风月这个暴脾气啊,非礼一个喝醉酒的良家妇女都不能痛痛快快的,你特么还能干点儿什么?

        片刻之后,潘小闲又回来了,这次终于是他俯下身靠近了西门风月,双手都触碰到了西门风月身上,似乎是要抱住西门风月,其中一只手的小指甚至都攀上了她的峰尖。

        “小兔崽子!”西门风月就仿佛触电了一般,猛地弹起身来狠狠一拳向潘小闲打去!

        然而她的拳头却是先触及到了一层软绵绵的东西,西门风月瞬间便反应了过来。

        这是被子!

        他不是来非礼我的,而是来给我盖被的!

        西门风月的拳头在距离潘小闲只有一线之隔时猝然收回,只听“喀喀喀”一连串脆响,力量的强烈反噬竟是让她的整条手臂每个关节都脱臼了,但终于是悬崖勒马,没有打中潘小闲。

        “老师,为神马……你跳起来?”潘小闲一脸无辜的看着她,黑眼圈里丹凤眼睁大眨巴眨巴的,硬是营造出了活泼可爱的效果。

        为神马?还不是因为你!老娘整条手臂都断了!特么算你狠……西门风月简直欲哭无泪,为毛我要考验他的人品啊!直接教他不就好了吗!

        “因为……做了个梦!”西门风月一脸淡定,香汗淋漓,略显僵硬。

        “老师,为神马……你一身汗?”潘小闲纯洁无邪的继续问。

        “因为……做的噩梦!”西门风月的嘴角隐蔽的抽搐了两下,小兔崽子还没完了是吧?

        “老师,为神马……你的手臂?”潘小闲天真烂漫的追着问。

        “因为……压得麻了!”西门风月的眼角隐蔽的跳了两下,你特么十万个为什么啊!

        “老师,为神马……”

        “泥垢了!”

        西门风月冲进了隔壁房间,三下五除二把自己的手臂脱臼全都给接好了,习武之人难免磕磕碰碰,止个血、接个骨什么的,天空飘来五个字儿——那都不是事儿!

        接好骨之后西门风月调整好了心态,再走出来的时候已经又恢复了她平时豪放不羁、大大咧咧的样子,就仿佛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了,现在咱们开始特训!”

        “老师!”潘小闲刚刚开口,西门风月把小脸一沉:“不许问!”

        “我保证不问!”潘小闲赶紧先声明:“我就是想提醒下您,您好像说过,只要我喝赢了您,今天的特训就结束了?”

        “……没错!”西门风月冷笑:“这是明天的!”

        “握了个草?”潘小闲惊呆了:老师你这样真的大丈夫?

        “你应该听说过,那些有钱有权的人家,家里的孩子都是在母亲怀胎的时候,母亲就会有专门的医师给制定出养胎计划,从胎儿时期就各种进补,更有精神大师念经安胎……

        “到孩子出生之后又会有针对性的调理,比如洗澡都是药浴,吃饭都是药膳,随身佩戴的饰物同样是特制的能够无时不刻的增进孩子的体质,帮孩子静心安神。刚刚满一周岁,就有精神大师和武者来启蒙抓周,以选择好未来的发展方向……

        “从孩子上幼儿园开始,如果选择了习武,就已经开始了各种基本功练习,吃的、喝的、用的莫不是最好的,就算是说用草木精华来泡澡都不为过,这样他们可以得到最优越的成长……”

        西门风月眯着睡凤眼冷笑:“你从小家境贫穷,天生起跑线就落后于人,又浪费了太多的宝贵光阴,所以现在我们必须争分夺秒,抓紧时间,还要付出比别人加倍的勤修苦练,才能够追赶得上那些抢跑的孩子。

        “现在,我说咱们开始明天的特训,你服不服?”

        “我服!”潘小闲缓缓地用力地竖起大拇指:“老师我最服的就是您这种人,一本正经的忽悠,还不脸红!”

        “……从现在开始你给老娘闭嘴!”西门风月俏脸绯红,银牙紧咬:“再敢多说一个字,老娘就让你知道菊花为什么这么残!”

        看着潘小闲吓得菊花一紧,西门风月这才做了个大口深呼吸调整心情,麻痹跟这小兔崽子说话多了折寿!

        “听着,今天老娘准备教你一套醉拳,醉拳的开山祖师爷,是【丐帮】的功夫泰斗苏乞儿。

        “醉拳是模仿酒鬼动作的一种拳术,这种拳打起来很像是酒鬼醉后跌跌撞撞、摇摇晃晃的动作,但实际上是形醉意不醉,是由严格的武术手法、步法、身份等组成的套路……

        “所以老娘带你喝酒是为了让你体会那种似醉非醉、半醉不醉的感觉,可惜你辜负了老娘的一片苦心!”说到这里西门风月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试图挽回一点儿老师的颜面。

        潘小闲再次缓缓地用力地竖起大拇指:虽然我不说,但是你懂的!

        西门风月不禁俏脸一红,只当没看见,继续说道:“老娘教你的醉拳又叫做【醉八仙拳】,以‘拳无拳、意无意、无拳之中是真意’为宗旨,做到醉中藏法、法法似醉、形醉意不醉、步醉心不醉……

        “吕洞宾,醉酒提壶力千钧……铁拐李,旋踵膝撞醉还真……汉钟离,跌步抱酲兜心顶……蓝采和,单提敬酒拦腰破……张果老,醉酒抛杯踢连环……曹国舅,仙人醉酒锁喉扣……韩湘子,擒腕击胸醉吹箫……何仙姑,弹腰献酒醉荡步……”

        西门风月一边吟着醉拳小诗,一边借着酒意打起了醉八仙,只见她行踪飘忽不定、身形如狂似癫、步法东扯西牵、拳法刚柔相济,明明看着颠颠倒倒的却又总是出其不意的发起致命一击,指东打西、拳无定势,直看得潘小闲心花怒放、如痴如醉。

        这简直就是为我量身打造的啊!潘小闲瞬间就被深深的打动了灵魂——老师,求带飞!

        “呵呵。”打完了醉八仙,西门风月看着潘小闲那饥渴难耐的样子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醉拳看起来简单,但其实博大精深、包罗万象!

        单单手型就有拳、掌、勾、指四种,拳又包含四平拳、端杯拳,掌包含了柳叶掌、自然掌,勾是五指勾,指是酒瓶指等等……

        老娘虐不死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